醫學系在幹嘛?

醫學系在幹嘛?│番外篇(金山見聞錄2)

(金山見聞錄1看這邊) 「我們真的這樣就要回去嗎?這種天氣,下一次能出門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了。」 「也是,那不然我們在這附近走走逛逛好了。」
醫學系在幹嘛?│番外篇(金山見聞錄2)

醫學系在幹嘛?│番外篇(金山見聞錄 1)

在我們大五時,必修課有兩週的外放訓練,見習醫師要到雲林分院或者金山分院去實地社區參訪,了解在醫院以外的偏遠地區,民眾們需要什麼樣的醫療幫助。 我們這一小組的五個人,因為聽說在金山外放可以住院長宿舍,所以毫不猶豫的選擇了到金山進行社區學習。
醫學系在幹嘛?│番外篇(金山見聞錄 1)

醫學系在幹嘛?│大隻雞慢啼

大學後的人類可能會分兩個方向演化,第一種是戶外型,參加大量社團活動,上健身房參加球隊都來一點,晚上再和夜生活團去吃宵夜喝酒,每天早出晚歸;演化的另一個方向是居家型,基本上足不出戶,除非要點名或想去上課再說,其他時間都待在住處,晝伏夜不出,24小時居家防盜。
醫學系在幹嘛?│大隻雞慢啼

醫學系在幹嘛?│老臉萬歲

有些產業需要的是年輕的人手,有些則仰賴豐富經驗的人手,就醫療業來講,扣除掉需要外表包裝的醫美產業外,大多數的科別都很吃重經驗的累積。
醫學系在幹嘛?│老臉萬歲

醫學系在幹嘛?│班平均定理

先來一道簡單的數學問題,班上有120個人一起考大體解剖期末考,滿分100分,平均分數是80分。在這次考試,皮卡昌得分是80分,請問皮卡昌的班排名應該是?
醫學系在幹嘛?│班平均定理

醫學系在幹嘛?│命運好好玩

大家可能有耳聞,醫師的訓練過程十分辛苦,對於這點我給予肯定的答案。
醫學系在幹嘛?│命運好好玩

醫學系在幹嘛?│門診大佛(下)

門診大佛(上)看這邊 門診大佛(中)看這邊 「病患是個60歲女性,這次的主訴是今天早上上廁所後,看到便便上面有血,本身有糖尿病和高血壓的病史,規則的追蹤和服藥。」 「很好,那請問病患看到的血是紅色的鮮血?黑色的血?還是混合的?」
醫學系在幹嘛?│門診大佛(下)

醫學系在幹嘛?│門診大佛(中)

門診大佛上集看這邊 在主治醫師的介紹後,見習醫師鐵甲詠嬌羞的點頭示意,並帶著這位阿姨到隔壁診間進行問診,而在他們剛離開診間沒多久後,馬上又出現了敲門聲。
醫學系在幹嘛?│門診大佛(中)

醫學系幹嘛?│門診大佛(上)

之前在網路上看了一篇抱怨文,說在診所看病時,醫師只不過是坐在那邊用手指敲鍵盤,問個幾句話,就把他敷衍走了。 「憑什麼講幾句話就要收100元掛號費?他也沒做什麼了不起的事阿?開開感冒藥和咳嗽藥水就能賺錢?」
醫學系幹嘛?│門診大佛(上)

醫學系在幹嘛?│水泥腦

讀醫學系的人,八成都是理工組上來的,從小到大的教育無不崇尚科學的思考與縝密的邏輯,在讀醫學系的七年更是接受著徹底的科學教育。 醫師王水泥就是這樣的科學崇拜者之一,他的水泥腦不是坊間傳統的水泥腦,他的腦袋灌的是高級的科學水泥。
醫學系在幹嘛?│水泥腦

醫學系在幹嘛?│家教故事(愛情講座)

大學的七年,我全部的家教學生都是國高中的男生,半個女學生都沒有。想想也還算合理,畢竟要是以後我有女兒,打死我我都不打算請男大學生來幫她家教,開玩笑,簡直跟引狼入室沒什麼兩樣。
醫學系在幹嘛?│家教故事(愛情講座)

醫學系在幹嘛?│橄欖球教室

大家想必記得2016年的八月,當Pokemon GO這個手機遊戲剛上市時,那瘋狂的寶可夢熱潮。走在路上,不論男女老幼,全部低著頭用食指瘋狂往上刷螢幕,每個人都在抓神奇寶貝,在醫院裡,想當然也感染了這股寶可夢狂熱,當時也發生了許多荒謬的情結。
醫學系在幹嘛?│橄欖球教室

醫學系在幹嘛?│奧斯卡最佳臨時演員(下)

奧斯卡最佳臨時演員上集 看這邊 第二個挑戰,也是位退休教授,曾經在20年前不遺餘力的研究傳染性疾病,為台灣醫學帶來重大突破,現在仍致力於當代公共衛生與流行病學教學的前輩,我們叫他王老先生。
醫學系在幹嘛?│奧斯卡最佳臨時演員(下)

醫學系在幹嘛?│奧斯卡最佳臨時演員(上)

醫學系學生從大五開始就進入臨床見習,顧名思義的就是到各科去體驗各科的工作內容與生活,聽起來雖然有趣,但其實往往在各科的見習中,都會有很多需要注意的眉眉角角,偶爾一個不注意,就可能會被釘得滿頭包。
醫學系在幹嘛?│奧斯卡最佳臨時演員(上)

醫學系在幹嘛?│七代聚

我在學時的學號是61號,而我的直屬們就是每一屆的61號。每一個學期我們都會辦一次七代聚,把醫學系一到七年級的61號們聚集在一起吃飯。   七代聚算是醫學系的傳統,幾乎每一個學號都會有自己的七代聚,也有自己的七代聚規則。 好比說,就61號而言,七代聚每年由大二的人來負責聯絡每一個人,並且挑餐廳,而邦妮的號碼則是由大七的挑選餐廳,其他人彼此互相連絡。
醫學系在幹嘛?│七代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