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學系在幹嘛?│大隻雞慢啼

大學後的人類可能會分兩個方向演化,第一種是戶外型,參加大量社團活動,上健身房參加球隊都來一點,晚上再和夜生活團去吃宵夜喝酒,每天早出晚歸;演化的另一個方向是居家型,基本上足不出戶,除非要點名或想去上課再說,其他時間都待在住處,晝伏夜不出,24小時居家防盜。

當然,這只是兩個大演化方向,所有大學生都分散在「戶外型 ←←→→ 居家型」這張量表上的某一點,而我的大學室友們,無一例外的和我一起座落在居家型的那一端。

我們住的四人房裝著四個臭宅,即便都是臭宅男,但居家度還是有高下之分的,在我們四人中,有一人居高臨下的傲視著我們,他是同樣就讀醫學系的阿恭,人稱防盜鎖阿恭。

 

從高中開始,我就以身為宅男的身分自豪,然而在遇到阿恭後,我的宅男自我認同面臨嚴峻考驗,一度懷疑我到底有沒有符合宅男的門檻。

我還會出門上課、吃飯練球,偶爾和朋友出門聚聚,但阿恭自我開始住宿的那一天開始,我回宿舍看到他不在房內的次數,用手指頭數得出來,好啦可能沒這麼誇張,不過再加腳趾頭就一定夠了。


早上八點整,阿恭睡大覺,
早上十點半,阿恭吃泡麵,
中午十二點,阿恭睡午覺,
下午兩點半,阿恭上大號,
傍晚六點時,阿恭去買飯,
直到凌晨兩點半,阿恭打電動,
不用怕被偷,鑰匙不用帶,天下只有阿恭好,有阿恭的舍胞是個寶。     《宿舍童謠  – 防盜鎖阿恭》

由於阿恭選修和必修課一概都選不點名的課,所以他唯一需要出門的時段只有期中和期末考兩段期間,中間的每一天,阿恭都待在宿舍敲鍵盤和睡覺,偶爾出門到沒幾公尺外的學生餐廳買飯,日復一日。

宿舍跟他住同一間,讓我有了我根本不宅的錯覺,甚至還以為自己是陽光潮男,社交花蝴蝶。

 

 

很多人認為讀醫學系的都應該要很認真,或許高中時是如此,但大學是充滿魔力的關卡,讀過都知道,在我們班,翹課摸魚夜衝被當都大有人在。但大家也別擔心這樣的醫學生醫術會不好,畢竟,真正的經驗累積往往都在臨床後才開始,到了臨床後,有心當醫師的醫學生不太會選擇翹課,並且臨床要翹掉也要經過重重關卡,難度高上不少。

除此之外,大部分翹課的人也會把上課的東西讀一讀,甚至有許多狂翹課卻也狂考高分拿書卷獎的人,況且,去上課的人也不一定有在聽課,所以我覺得只要肯把該學的東西補起來就OK了。

當然,上課能得到許多書本上沒有的東西,但反之翹課也可能會獲得書本上沒有的東西,總之一切看個人選擇。

 

回到我的好室友阿恭,我猜阿恭應該是個能輕鬆掌握課業的人,畢竟在他那年的聯考,他以理科幾乎全部滿分,搭配普通的英文、不及格的國文考進了台大醫,大一大二的必修大多是理科,對他來講應該是小菜一疊。

唯一讓人有疑慮的是體育課,體育這種幾乎每次都點名的課他要怎麼翹?但阿恭自己都老神在在了,我也別幫他亂操心了。這麼厲害的防盜鎖一定有他的本事在,我是這麼想的。

結果,這位宿舍防守悍將第一個學期就慘遭二一,我記得他在查成績的那一天,看著成績單面無表情的罵了一句髒話後,便默默的躺回去睡覺。

 

 

一直以來,阿恭都稱值的擔任著宿舍居家警備員的角色,毫不掩飾的自稱魯蛇。

「欸我剛剛和我導師吃飯,他說我是他當多年導師以來,最擔憂的學生耶,成績太爛搞不好畢不了業!」
「今天助教叫我交藥理學作業,馬的我才發現這是我這個月第一次和女生說話欸!超級魯的啦!」
「我昨天打電動,被一個小學屁孩電到抬不起頭,爛到笑哈哈。」

 

即便阿恭把魯蛇的角色扮演的淋漓盡致,但他卻往往在朋友們的人生裡扮演著心靈導師,並在大家徬徨時給予心理支持。

「完了我這次期中考都還沒讀,這學期會不會被當阿…..」
「哇賽,本人阿恭都沒在擔心你在擔心什麼?我不只考試沒讀,作業還沒交,教授想當你的話…..」「也要先過我阿恭這關齁!!!」

阿恭這番義薄雲天的話可不是蓋的,他貨真價實的被當過無數次,並且每個人和他相比起來大概都顯得很認真,所以教授在給期末成績時,心中可能是這麼想的:

「哇這學生也太混,這麼簡單還給我考50分?當掉!」
「咦阿?這個阿恭只考10分?難道我考太難了嗎……那不然….我當掉這個阿恭就好了….」

阿恭的存在間接的減少了教授當人的次數,阿恭慈悲,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

 

不只這樣,阿恭也是個成功的月下老人。

「唉,我到底要不要衝一發跟我喜歡的女生告白阿….失敗了會超尷尬的耶….」
「衝下去了啦,都曖昧不知道多久了還在那邊想東想西!我從小到大喜歡的女生搞不好都不知道我存在世界上咧!」阿恭對著那位男生發自肺腑的怒吼。

最後,那對男女成為了情侶,成為了夫妻。

和阿恭熟識的人,應該沒人不喜歡他,隨和貼心又充滿喜感,但阿恭的父母和導師則一直擔憂阿恭的學業狀況,以及他的社交情形,這樣不愛讀書,大剌剌又什麼都滿不在乎的宅男,就算成功的從醫學系畢業,有辦法勝任醫師這種需要大量溝通的職業嗎?

 

現在看起來,阿恭是個超完美醫師,對同事、病人、醫院老闆來講都是如此。

首先以同事的角度來看,阿恭簡直無懈可擊,在醫院工作後,他在值班室給自己清出了位置,就此在值班室住了下來。

「我覺得住醫院蠻好的,不用擔心上班遲到,也沒有下班時間壓力,事情可以心平氣和的做,還可以跟小夜和值班的人一起訂便當,一整天都不出醫院也沒關係,讚啦!」
「哦要排班噢?阿沒差啦你們先排,我隨便啦,反正我也不一定會回家。」
「咦你還沒下班噢?那不然你先回家,剩下的交給我沒關係。」

而在臨床以後的學習,和單純的讀書考試差很多,阿恭很幸運的對臨床學習充滿熱情,更如虎添翼的是,他完全不介意花大把時間去了解病史研究病情,畢竟下班的時間他也多半待在醫院,也因此他的臨床實力進步神速,遙遙領先同期的醫師。

和病人互動更是不成問題,對於病患和家屬的問題有問必答,只要有問題,便講解到聽懂為止。臨床往往會有許多家屬分批的訪視病患,常常都會要求醫師再去解釋一次病情,這對一般醫師來講是個困擾,但對阿恭來講完全不成問題。

把醫病溝通做到最好的阿恭,收到了無數的感謝卡,而學識豐富的他也在科內倍受器重,不論對病人或醫院來講,阿恭都是個很好的醫師。

阿恭有辦法勝任醫師這個職業嗎?謎底揭曉,完全可以。

 

這世界,常常很快就會有人下定論,阿恭醫學系一路讀過來,不知道在背後飽受多少評論。

「聽說他成績很差,都不讀書,搞不好要被退學了。」
「每天都待在房間,怎麼會有女朋友?」
「什麼都不在意的,讀到台大醫也沒用啦,這怎麼當醫生?」

每一次的過年,阿恭都和大家一樣默默的被親戚檢視,被鄰居否定。不過現在看起來,阿恭用優異的表現狠狠的甩了那些妄下定論的人一巴掌。

 

每個人都有專屬於自己的天份所在,每個人願意投注熱情的領域也不一樣,大部分的人都沒辦法幸運的在最一開始就找到屬於自己的路,防盜鎖阿恭也是醫學系留級幾年畢業後,才漸漸在醫院生活中找到適合自己的學習方式,脫穎而出。

更何況在台灣,我們是在懵懂的高中時選科系,我懷疑有多少高中生會知道自己真正的興趣在哪呢?

多數的故事是高中生們在選完大學科系後,照著科系裡多數人的志願序再去選擇下一條路,並且「愛你所選」的讓自己去適應下一條路。這些主流的路,充滿了要讓我們知道的「規」和「矩」,當有人在這些大家習慣的路走得跌跌撞撞時,失敗者的稱號就被提前冠在了這些適應不良的人上。

 

 

這些人是失敗者嗎?當然不一定,總是會有防盜鎖阿恭這樣後來居上的人。

以阿恭來講,他現在仍然像以往一樣自嘲是魯蛇,他的理由是他打從娘胎起到現在單身快三十年了,但平心而論,再也沒有人覺得他是魯蛇了,甚至逐漸也有「黃金單身漢」、「單身暖男」的稱號被冠在他身上。

每次,青春洋溢的女同事們呼朋引伴在揪唱歌時,第一個納入的名單一定是阿恭。

「欸揪阿恭,超級暖男耶!對所有人都超有耐性的!」
「找阿恭,他講話很好笑!」

「那還要找其他人嗎?蓋瑞這種的(輕聲)?」
「不要啦(輕聲),我覺得阿恭好多了。」

聽到這句話時,背對著她們打病歷的我,默默的流下了兩行男兒淚,看著剛走進護理站的阿恭,心中本來想要趁他被揪走之前,趕快搶先找他今晚打電動,宅男如他一定會馬上答應,這樣他就去不成KTV,我的自尊也不會飽受打擊了。

但就在開口的那一剎那,我的心中響起了一個聲音:「放手吧蓋瑞,你認識的那個阿恭了已經不在這個世界上了。」

Stay in touch!

醫學系在幹嘛?

《醫學系在幹嘛?》新書上市! 博客來購書連結

 

考試與讀書

當前輩們準備要開始電人時,就會有充滿自信,拼命跟學長對到眼的醫學生,與低頭匆忙翻找口袋書上的小抄,拼命低頭、眼神游移,絕對不跟學長對到眼的醫學生。
「那請在座的各位舉手投票,每個人都要投票,請問這位病人最像是什麼呢?」當全場醫師一頭霧水,努力思索要投給哪一個答案時,鐵甲詠想到了絕佳的計策......

情報搜集

專業醫學生如我們,有一個良好的共識:在每一堂課前,必定要做足完整的情報蒐集,不是對於醫學知識的情報準備,而是對於老師喜好與個性的準備。
醫學知識太博大精深,永遠無法充足的準備好;老師的個性與喜好就不一樣了,只要能妥妥的投其所好,包準又能美好的度過一天。

謊言終結者

「同學們,這一次的期末考比較簡單,祝大家考完試後有個美好的暑假!」語畢,全班歡聲雷動。
成績出來後,哀鴻遍野,美好的暑假個頭,這個暑假要在醫學院上課囉。

 

更多醫院與醫學系精彩小故事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