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學系在幹嘛?│班平均定理

先來一道簡單的數學問題,班上有120個人一起考大體解剖期末考,滿分100分,平均分數是80分。在這次考試,皮卡昌得分是80分,請問皮卡昌的班排名應該是?

應該很直觀,皮卡昌考了班平均的分數,班上有120個人,皮卡昌排第60名左右應該是合理的答案吧?

 

公布正確答案,皮卡昌的班排名大約會落在100名左右。

搞屁阿?怎麼會有這種答案呢?

我們需要考慮了一個因素:皮卡昌讀的是醫學系,裡面的同學都是從考卷中殺出血路的考試超人。

 

透過這個引言,我在這裡向大家隆重介紹一個很冷門的數學定理,醫學系眾肥宅們所推導出來的班平均定理:

【班平均定理:當你不幸處於一個同學都很會考試的環境,並且你的分數趨近班平均時,不要懷疑,你的排名是倒數的】

這個推導可不是空穴來風,正如同前面所講的,這是我們班肥宅們共同討論出來的結果,起碼實際上拿我們班的分數和排名去比對,十之八九都證明班平均定理的正確性。

 

 

現在就來告訴大家為什麼會有班平均定理這種怪現象的發生,過程會有點長。

首先,在一班一百個人的醫學系班級裡,大概會有十幾個人根本沒在讀書,可能是他們的興趣在於別的領域,被逼著填醫學系,也可能是沒有家人管教後陶醉在多采多姿的大學生活,又或者他們純粹懶得念書。

這些人完全不怕被當,期中期末考裸考甚至不去考都是家常便飯,考試分數大約都落在0~30分之間,一腳踏進留級暑修的領域。

 

一百多個人裡面剩下的人,則大多是經過我認證的考試超人。

我的認證過程也十分的科學理性,在當實習醫師的那一年,我在某個星期陸續拿了兩道考題給遇到的住院醫師、實習醫師和見習醫師們作答。

 

這兩道考題的特別之處,在於我只有給選項,沒有給題目,正是下面這兩題,一題歷史一題物理。

題目一(104年度全真模擬試題):
A:諾曼王朝的亨利一世
B:金雀花王朝的亨利二世
C:都鐸王朝的亨利八世
D:斯圖亞特王朝的查理一世

題目二(105年度學測考題):
A:需用到光及電子的波動性
B:需用到光的波動性及電子的粒子性
C:需用到光的粒子性及電子的波粒二象性
D:需用到光的粒子性,不需用到電子的粒子性或波動性
E:需用到電子的粒子性,不需用到光的粒子性或波動性

 

每個人看到我這種不三不四的問題,首先都是困惑的看著我,然後第一反應都是:

「這什麼阿?只給答案怎麼回答啦!」
「最好是吼,這我怎麼可能會阿!」
「蓋瑞你在搞什麼鬼?這個就算答對也是運氣好啦!」

每個人都說他不會,不知道怎麼回答,但眼前這位肥宅卻不為所動陰魂不散,堅持要他們寫下最可能的答案。

最後呢,每個人都一邊滴咕著「唉唷我不會啦」一邊作答,大部分的人竟然還真的看著這些選項,認真的思考答案,少部分的人則說「算了隨便猜一個」後快速作答。

 

交卷後,幾乎所有人兩題答案清一色都選C,大部分的人都拿了滿分,那些說他們「算了隨便猜一個」的人,也不約而同一起「隨便」猜了C。

這個小實驗絕對是真的,畢竟我也拿這兩題騷擾了無數學長姐、同學和學弟妹,他們可以隨時出來指控我浪費他們時間。

 

我國考試很夭壽的其中一點,在於考試技巧可以大大的左右你的成績,有技巧的人甚至根本不需要弄懂這門學科,就像這批臨床的醫師一樣「隨便」猜都能答對,甚至還能只看選項就推理出正確答案的。

當我告訴他們,他們兩題都答出正確答案後,大部分前面還在撒嬌說「唉唷我怎麼可能會」的人,反而都冷靜的說:

「我記得每次只要歷史考卷出現亨利什麼的,就把亨利八世給他催落去準沒錯啦!」
「物理那題,感覺C選項最符合考試最喜歡的答案。」
「其實可以從選項去刪,C選項最符合邏輯。」

果然,明明就都都是考試超人,剛剛還在那邊裝蒜。

 

不過扣掉這些考試技巧一留的考試超人外,在這邊,我還必須大力的表揚一位神人醫師暴鯉龍,即便高中考試對他來講已經是十幾年前的事,他明確的給了我一個他選擇出正確答案的原因。

「蓋瑞阿,我選擇亨利八世是因為:亨利八世本來先因為政治聯姻娶了西班牙王妃凱瑟琳,但他之後又為了要迎娶安寶琳,不惜與西班牙和天主教廷決裂,這在在的成為了英國國教派之後發展的重要契機….」
「另外呢,幾位亨利一世二世和查理一世,則在高二的世界史裡面沒有太多的著墨,課本則花了兩頁左右提到英國國教的發展史,根據我的印象,亨利八世是最可能的答案。」

邊聽暴鯉龍醫師一付理所當然的解釋理由,我一邊思考著這傢伙腦袋到底都在裝什麼。

「物理的那題呢,就要回顧我們高三所學的光電子通過單狹縫後,投射於能夠探測電子的屏幕上….」
「夠了夠了,暴鯉龍,我知道你為什麼會答對了….」我阻止了暴鯉龍的落落長演講。

(暴鯉龍是我給神人同學們的通稱, 醫學系暴鯉龍的故事看這邊 →  醫學系在幹嘛│鯉魚大賽 )

 

 

在這些考試超人的超高分加持下,我們可以回到這篇文章的主題,班平均定理。

六個醫學生一起考試,平均分數是80分的話,六個人的分數分佈大概會像這樣:
1. 考試超人們貢獻了100分,95分,95分和90分
2. 皮卡昌考了80分
3. 裸考的醫學生整張考卷都用猜的,考了20分
4. 6個人平均分數是80分。

80分的皮卡昌排名第幾名呢?六個人裡面的第五名,換算起來正是120個人裡面的第100名。

 

在面試時最能深切感受到班平均定理的不公不義,考官可能會看著成績單說:「你這個成績…..你是不是蠻不用功的阿?」

這個國家實在是充滿考試超人,從成績單上的數字來判斷誰不用功,實在是有夠不公平的啦!

 

一直以來,我國的考試不斷的篩選出考試超人,成績好的人在大多數情況下都十分吃香,大家都說這些人是資優生,是天才。

教育把資優生定位成能考高分的人,而不是願意努力並且有熱情的人,最後就變成許多家長和孩子都在追求考試卷上的分數。有時候也不能怪家長怪補習班,畢竟如果不幸自己的興趣是一堆人搶破頭的領域,那麼唯一擠進窄門的方法也只有成為考試超人這一條路。

不過大家也別為了沒能在考試卷中殺出血路而灰心,畢竟那是一條很可怕很殘酷的路,壓力之大難以想像,擁擠且沉悶。

 

 

高中以前的我,大概可以算是個考試小飛俠,應屆考進台大醫,成績不錯,自我感覺良好。

上大學後,我發現到一個粗心多錯一題,又或者讀書稍為摸魚了點,不像高中以前一樣還可以混個前幾名,成績一公佈,不妙,我的某一科好像考了班平均左右的分數。

夭壽,根據【班平均定理】,我的那一科排名大概是倒數的了,而在學期末成績單寄發後,也驗證了這個定理。

身為考試小飛俠的我在上大學後,面臨了無數勁敵的考驗,考試鋼鐵人、考試浩克、考試隊長以及考試黑寡婦,總之班上的考試者聯盟實在是太猛,隨隨便便就會成為【班平均定理】的受害者。

 

這還只是在台灣,如果放眼世界的話,考試這條路實在是太過恐怖又看不見盡頭,而且說到底,我到底想要什麼樣的人生呢?

如果以選科和後續升學來講,的確要繼續在這條考卷之路浴血奮戰,但如果要在臨床成為一個好醫生,那麼繼續戀戰的意義似乎不大,對病人用心、俯仰無愧就好。

 

而且話說,我的大學導師曾經告訴我他二十幾年來教學所統整出的心得:

「成績最好的學生,要對他們好一點,因為他們最後十之八九會升教授,變成領域內的專家,有問題都需要向他們請教。」
「成績中段的學生,你也要對他好,他們最後大概都會變你的同事。」
「成績最差的學生們,一定要對他們很好,不知道為什麼,他們都會賺大錢回來捐錢,甚至選上市長。」

這麼說來,好像不管成績怎樣都還OK嘛…..路畢竟是人走出來,就別為了考卷上的分數傷神吧!

 

 

另外,有人可能會注意到「成績最差的選上市長」這件事,我當下也有注意到,並問了心中的疑惑:「咦阿老師,你說選上市長的成績很差,可是媒體都說他是台大醫第一名捏!」

聽完我的問題,老師盯著我幾秒後,嘆了口氣回答:
「唉蓋瑞,到現在的許多篇媒體報導,沒有任何一篇寫到他是台大醫第一名好嗎?」
「都馬是寫他高中第一名,然後再來就是『畢業後的醫師國考』第一名齁,你新聞要讀熟阿…..」

從那一天起,我更加確定讀書這件事真的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就連快退休的老教授都能「讀熟新聞」,我看我還是看開一點好了。

如果在你的印象中,選上市長的人是台大醫第一名,別灰心,考試小飛俠與你同在。

 

醫學系在幹嘛?│系列文

考試與讀書

當前輩們準備要開始電人時,就會有充滿自信,拼命跟學長對到眼的醫學生,與低頭匆忙翻找口袋書上的小抄,拼命低頭、眼神游移,絕對不跟學長對到眼的醫學生。
「那請在座的各位舉手投票,每個人都要投票,請問這位病人最像是什麼呢?」當全場醫師一頭霧水,努力思索要投給哪一個答案時,鐵甲詠想到了絕佳的計策......

情報搜集

專業醫學生如我們,有一個良好的共識:在每一堂課前,必定要做足完整的情報蒐集,不是對於醫學知識的情報準備,而是對於老師喜好與個性的準備。
醫學知識太博大精深,永遠無法充足的準備好;老師的個性與喜好就不一樣了,只要能妥妥的投其所好,包準又能美好的度過一天。

鯉魚大賽

傳統的第一志願台大醫學系,讀起來到底是什麼感覺呢?就像是跟一堆大型鯉魚,在一個小小池塘裡一起游泳。
身邊游著各式各樣的大號鯉魚,花色漂亮,甚至還有已經跳過龍門的狂爆鯉魚。和他們一起游泳了七年,有什麼感受嗎?

麥當勞

每個成功畢業的台大醫學系學生後面,一定有著一間偉大的麥當勞,默默的為台灣的醫療貢獻一份心力。

賺帥哥

常常會聽到說,成就感是沒辦法被衡量的,這點在我身上不一樣。在我心中,帥哥已經變成一種單位,只要被叫一次帥哥,我就會得到1帥哥的成就感。
25歲那年,開始在醫院上班,氣場整個變了,光第一個早上就得到了10帥哥的成就感,用想的就熱血沸騰起來了。

謊言終結者

「同學們,這一次的期末考比較簡單,祝大家考完試後有個美好的暑假!」語畢,全班歡聲雷動。
成績出來後,哀鴻遍野,美好的暑假個頭,這個暑假要在醫學院上課囉。

動物實驗

在系上的學習過程,充滿了各種動物實驗。青蛙解剖完,有一個作業是拼蛙骨,要經過處理後把青蛙的骨頭用三秒膠拼成像外面買到的模型一樣交出去。
於是,我跟老婆就在晚上11點帶著清潔好的蛙骨,默默的坐進台大側門的麥當勞,挑了個偏遠的位置,偷偷摸摸的黏起蛙骨.....

 

更多醫院與醫學系精彩小故事

Stay in touch!

加入好友

 

 

一般留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