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學系在幹嘛│地獄評鑑(上)

當過台灣人都知道,評鑑和考核這類的東西無所不在,有事沒事就要繳一堆文書作業,更糟的是,這些文書作業往往毫無參考價值,甚至和平時的工作內容毫不相干。

 

舉例來講,對醫學相關人士來講,最萬惡最煩的學習護照就是個很好的例子。

學習護照這本數十頁的小本子,上面密密麻麻的佈滿了數百個格子,要醫學生或年輕醫師紀錄自己從病患身上學到的東西,紀錄完之後由當時指導學習的醫師蓋章審核。這些文書作業看似合情合理,但實際上寫起護照會發現困難重重。

 

大五的時候,我第一個見習的病房是腎臟科病房,熱心教學的學長小顏找上了我,帶我去看他分配給我學習的一床病患。

「學弟阿,這個病患阿姨是來做腎臟切片的,她最近意外在健康檢查抽血結果發現腎衰竭,本身是沒什麼症狀啦,一直找不到原因。」
「來,你可以試試看講幾個腎衰竭常見原因給我聽嗎?我們可以一起看看她的抽血和影像檢查。」

臨床學習大多是這樣,老鳥帶著菜鳥講解病情、拜訪病人,然後菜鳥回家自己讀點書,漸漸的累積臨床實力。

 

「蓋瑞,那麼這個病患就討論到這邊,你回去可以讀讀看腎病症候群,改天有空再來討論。」
「OK!謝謝學長!」

那時候,我還是個懵懵懂懂的乖乖牌醫學生,在學習後的第一件事,就是從口袋裡掏出學習護照,準備把今天的學習內容填進護照裡。

 

 

第一格,病患的病歷號碼。

理論上這是點開電腦查一查就好的小事,但大多時候,整個護理站的每一台電腦都會有學長姐在使用,所以我排了十分鐘的隊,趁某位學姐離開護理站的空檔,速速的把握時間把病歷號碼抄進了格子裡。

「馬的,下次一定要事先記下病歷號碼,有夠麻煩。」我心想。

 

第二格,學習內容。

這個病患是腎衰竭而需要腎臟切片,但有寫過學習護照就知道,學習內容可不是簡單的寫上「腎臟切片」四個字就好的,必須填上相對應的英文代碼,而代碼對照表在護照的第一面,洋洋灑灑的如下:

1. 發燒
2. 全身倦怠
3. 頭痛/頭暈
4. 心悸
5. 胸痛
6. 咳嗽/呼吸困難
7. 腹痛
8.體重減輕
9. 食慾不振
10. 噁心/嘔吐
11. 黃疸
12. 排便異常
13. 水腫
14. 寡尿/多尿
15. 下背痛/關節痛
16. 皮疹
17. 焦慮/失眠

很不幸的,這位阿姨是健康檢查是意外發現的腎衰竭,根本沒有主觀的症狀,所以上面1到17的代碼根本沒任何一個能填進去,還花了我幾分鐘再次回顧病史,試著找出可以勉強填上數字的擦邊球症狀。

「算了,先跳到下一格吧……」無論怎麼想,沒症狀就是沒症狀,這個根本沒辦法填啊…..

 

第三格,學習方式。

又要翻到第一面去對照學習方式的代碼,填上對應到ABCDE的學習方式,到這邊已經有點失去耐心了,怎麼每一格都要查一堆代碼阿?

 

好不容易填完後,我只剩下最後一個任務,找到小顏學長請他幫我蓋章。只不過,在當下環顧四周,剛剛還在護理站忙進忙出的小顏學長早以不見身影,人咧?

 

「你要找小顏喔?他去幫病患掃超音波了啦!」看到我像無頭蒼蠅般在護理站亂晃擋路,護理師看不下去,好意提醒我。

「喔喔不好意思…..那請問小顏學長什麼時候會回來呢?」
「大概下午五點吧?你先在討論室等他好了。」

那時候是下午三點,為了蓋這個章要等到下午五點,這種事實在太沒效率。所以,我決定隔天再來找小顏蓋章。

隔天,早上小顏去跟門診,當他下午回到病房時,我則正好被排了和其他主治醫師的討論課,再次擦肩而過。

 

再隔了一天,歷經千辛萬苦,我終於和小顏碰到面,請他幫我在學習護照上蓋章。小顏早就聽說有個見習醫師四處在找他,而當他發現我只是為了蓋學習護照的章時,他放聲大笑。

「哇蓋瑞,你知道學習護照大家都亂寫的嗎?」
「蛤?」

「這本學習護照太麻煩了啦,你以後不用找我蓋章,直接在指導醫師那邊假造我的簽名就好了齁。」
「學長….這樣好嗎?」
「菜逼巴,認真寫學習護照是很浪費生命的事,你以後就會知道學習護照真正的寫法了。」小顏甩一甩白袍的衣袖,帥氣的轉身離去。

 

此話當真不假,一來病患的病情千百種,前面提供的代碼和學習方式根本常常不知道能填什麼,二來最後要找指導醫師蓋章時,又不一定能順利遇到當時指導的人,畢竟我們常常每兩三個星期就換病房,每個人又都有自己的臨床業務,運氣不好的話搞不好一整個月都見不到面。

更何況,這本護照就像前面說的,有上千上百個格子要填,後面甚至還有心得要寫,一些乍看之下還會以為是給小學生的作業,就像下面這種鬼東西:

 


單元學習反省實踐 – 從經驗中學習與成長
一、 您於訓練中所遇到困難或不舒服的經驗? 建議您將正面與不是那麼正面的部分記錄下來。

二、此經驗對您有何影響?此經驗對病人有何影響?此經驗對整個團隊有何影響?

三、您是怎麼從經驗中學習的?如果再次遇到類似的情況,您下次會怎麼做?

 

自我學習評價
一、學習中您認為最寶貴的是哪個部份?

二、指導老師給您哪些意見來協助您達成目標?

三、您將如何根據意見修改自己的學習目標與生涯計畫?

更糟的是,這裡每一題都會給予你一整面的空間讓你好好的發揮,前面填格子就已經很浪費時間了,現在還要手寫作文,問答題目還一整個逼你寫出充滿官腔的八股文,蠢到不行。

到了最後,真的正如小顏講的,醫學生們漸漸的都會領悟出寫學習護照的奧義,好比說,下面這張圖。

 

 

為什麼會有這麼神奇的學習護照呢?陳憤世主任說,這是最高層的長官們一起開會出來的結果,主要是為了評鑑所需。

評鑑才是真正的大魔王,學習護照只是魔王手下的小兵,大概就像雞米花在肯德基XL套餐裡扮演的配角一樣,基本上可有可無。

「而且齁!馬的咧,你們要知道,我們的評鑑超混亂,一堆妖魔鬼怪,超多有的沒的制度,每個國家的制度混在一起。」陳憤世情緒憤慨的幹譙著。

 

 

說實在,對於這樣的場景完全不難想像。

今天長官A到了美國去參訪,一到美國的醫院,美國人向A吹牛起他們為醫院制定了多完善的考核,每個人事單位如何的檢視下面員工的工作情況,應用了哪些聽起來很厲害的評鑑規章。

「握,美國這套真的很優秀,我看台灣應該要引進。」長官A一邊吃著招待的牛排,一邊尋思。

 

同一時間,長官B到了日本參訪,在日本的兩週,B被熱情的招待,同時感受到日本醫療文化、職場倫理的美好,B覺得,日本式的醫療模式與評鑑該被引進台灣,刻不容緩。

還沒提到,這個時候,長官C正在德國,而長官D則在法國,族繁不及備載的長官們散步在各個國家就是了。

 

回到台灣後,整坨拉庫的長官們聚在一起開了評鑑相關的會議,每個人把自己國外的經驗帶了回來,提出各自對台灣醫療評鑑的看法。

正常來講,在這樣的會議中理當討論出一個共識,並且為這個共識一起努力。但台灣的會議通常劍走偏鋒,每個人提出自己的看法後,誰也不讓誰。

 

「Dr Michael說得很好,這個齁,員工要有足夠的工作態度和熱情,才能帶給病患最好的Care!態度和熱情都要教的,也才不會去在意工時。」A說到,不可一世的環視全場。

話才講到一半,B馬上打斷他。

「我的好朋友啦,在日本發過很多paper的山口教授在院內引進的責任制,厚,那個規範的精細和明確,是我認為台灣一定要走的方向。」
「另外,我跟山口、還有東大的那個野村都認識很多年了啦!」這是B這場會議的第5次跳針。

長官們雞同鴨講一陣子後,各派人馬爭得面紅耳赤。

 

然後,就會有一位整場都在打瞌睡或用手機的最資深長官出來緩頰順便總結,雖然聽他一講話,就可以知道8成他都沒在聽,不過,由於他輩分地位最高,所以他必須講點什麼。

「ㄟ那個齁,幾位的意見都很好,都是台灣,我們醫界很需要的齁,我想,這些意見都可以再討論啦齁,很謝謝各位願意分享。」
「襪,這個時間也差不多了齁,那麼很感謝今天各位的參與啦!」

然後,就莫名其妙的散會了,夭壽。

 

台灣的評鑑該學誰呢?說實在,各國風土民情都不一樣,台灣又有著世界上罕見的健保制度,學誰好像都不太對。

更何況,你到國外參訪,每個國家都馬想盡辦法只呈現好的一面給你看,短短幾週的時間,大概也只會看到一派和諧的表面,檯面下的問題藏得好好的。

但無論如何,最後長官們經過多次開會後,決定各國都學一點,美國、日本歐洲都來,A長官來的時候我們就呈現美國的SOP給他看,B來的時候就走日系,C和D則只會看到歐洲的指引,下面做事的人疲於奔命,為這四不像又不適合台灣的考核焦頭爛額。

更何況,我們還沒說到這些評鑑很多都是在喊口號,乍看之下充滿浩然正氣和使命感,但仔細看條文會以為是在搞笑反串的那種………

 

(地獄評鑑下集看這邊)

 

Stay in touch!


醫學系在幹嘛?

《醫學系在幹嘛?》新書上市! 博客來購書連結

 

考試與讀書

當前輩們準備要開始電人時,就會有充滿自信,拼命跟學長對到眼的醫學生,與低頭匆忙翻找口袋書上的小抄,拼命低頭、眼神游移,絕對不跟學長對到眼的醫學生。
「那請在座的各位舉手投票,每個人都要投票,請問這位病人最像是什麼呢?」當全場醫師一頭霧水,努力思索要投給哪一個答案時,鐵甲詠想到了絕佳的計策......

情報搜集

專業醫學生如我們,有一個良好的共識:在每一堂課前,必定要做足完整的情報蒐集,不是對於醫學知識的情報準備,而是對於老師喜好與個性的準備。
醫學知識太博大精深,永遠無法充足的準備好;老師的個性與喜好就不一樣了,只要能妥妥的投其所好,包準又能美好的度過一天。

謊言終結者

「同學們,這一次的期末考比較簡單,祝大家考完試後有個美好的暑假!」語畢,全班歡聲雷動。
成績出來後,哀鴻遍野,美好的暑假個頭,這個暑假要在醫學院上課囉。

 

更多醫院與醫學系精彩小故事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