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學系在幹嘛?│過目不忘

前陣子在家裡附近的全家便利超商門口,總會有個穿著白吊嘎的阿伯微笑的看著我。第一次遇到他,是在久違的跑完中正紀念堂後。

「啊嘶,今天真是太為自己感到驕傲了,跑完了一圈。」
「這種高強度的肌肉痠痛和吃力感,減肥有望,呵呵呵。」
「很瘦很棒,是時候犒賞自己一下了。」然後,我就拐進中正紀念堂旁的全家便利超商買阿華田喝。

 

正是在那邊,我遇到了吊嘎阿伯。

頭髮稀疏的阿伯站在門口,全家明亮的燈光照在他的頭上微微反光,他總是一邊甩著手一邊偶爾踢踢腿,在每一次賣力的踢腿,都似乎在展示他的穿搭,紮很高的卡其短褲配上毛襪與機能涼鞋。

買完阿華田後一飲而盡的我,發現這位阿伯正盯著我瞧,眼帶笑意的朝我點了點頭。

「……?」出於習慣,我也向他點了一下頭。

或許是個很友善很愛社交的阿伯吧?我也沒多想什麼,走了回家。

 

 

幾天後,我又在跑了一圈中正紀念堂後,帶著滿心的成就感踏進全家買阿華田,而這次在進入全家前,常駐於門口的阿伯問候了我。

「運動完啦?」他笑著對我說。
「嗯…..? 是啊哈哈。」愣了一下後,我尷尬的擠出笑聲後,走進了超商。

看這態勢,阿伯想在門口抓人聊天,我得避避風頭,於是我一邊拿著阿華田結帳,一邊觀察他甩腿的空檔,盤算著如何避開他的視線逃逸。

很好,他的目光被旁邊的垃圾車吸引了,有破綻!趁現在!

 

 

「在補充熱量啊?」手刀衝刺到一半,背後傳來他慈祥的聲音。
不妙,還是被叫住了,這阿伯的防守真是滴水不穿。

「唔……是啊」
「蓋瑞同學,啊現在在哪一科啊?」
「咦啊?」

我當下茫然的看著他,努力的在腦裡尋找我和阿伯人生中可能的任何交集,很明顯他應該是醫院的某位長輩,可能是醫界前輩或者某位病患,但我腦中始終沒有找到答案。

「很不好意思,請問您是?」
「啊唷我是C教授啦,大五時我們不是有小組討論過?」

大五都是幾年前的事了,這怎麼可能記得。

 

 

經過一次次的提點,我終於在即將和C教授告別前,依稀想起他的課,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他幫我們小組10個學生上了約莫2小時的課,僅此而已。

「夭壽,這阿伯記憶力也太猛了吧?下次如果看到他就直接放棄阿華田好了。」回家的路上,我暗自盤算著如何避開這種尷尬的寒暄。

 

 

是說,我後來中正紀念堂連跑都沒跑了,自然也不曾再遇到C教授,造成後續這樣發展的原因除了C教授固定會在全家堵人外,還有下面這樣的插曲。

「欸老婆,你知道我今天竟然遇到XX科的C教授欸!」
「在哪裡遇到的?」
「中正紀念堂旁邊那個全家。」
「嗯?你怎麼會到全家去?」
「買阿華田。」

事後,我被念了一頓,並且被教導了阿華田的熱量就算加上基礎代謝也超過跑中正紀念堂一圈(2.1公里),再這樣跑下去說不定越跑越胖。

從此,沒意志力的我跑中正紀念堂的頻率一落千丈,畢竟我禁不起再失去阿華田的痛苦(欸。

 

 

 

話說回來,幾年在醫院待下來,總覺得記憶力好的人比比皆是,多虧了我們政府一貫的大鍋炒特性,把一批記憶力好的人濃縮到了我們圈內。除此之外,以醫學的特性來講,好的記憶在醫學訓練中很吃香,並且醫學系的課業中也充滿各種背誦。

總會有一些人,在醫學的高強度記憶力訓練後,搭配先天優秀的腦力,這批人演化成了過目不忘的外星人,C教授可能就是這樣的案例。

 

 

很久以前,病房裡也有一個這樣的前輩醫師,他總是希望別人叫他黃叔叔,也常用第三人稱叫自己。

「來今天中午,黍叔請大家吃八方雲集!」
「今天下午黃黍叔要幫學生上課,會議不能到。」

他的形象一般而言,是位溫和又慈眉善目的中年男子,或許大多時候是這樣,但偏偏黃叔叔也是演化成外星人的一員,除了記憶力特好外又同時擁有絕佳的觀察力,說實在這有點給人壓迫感。

 

 

好比說,某天中午的會議,科部幫大家準備了木盒便當,有雞腿和排骨兩種口味,雞腿飯的內容是坊間那種常見的木盒菜飯配上一個紙袋裝雞腿,而排骨飯則一體成型的塞在木盒裡。

「Hmmmmmm……要挑雞腿還是排骨呢?」我看著兩袋木盒便當,猶豫不決。

 

此時,黃叔叔走過了我的身邊。

「蓋瑞,沒辦法決定要吃什麼嗎?」
「黑啊,兩個好像都不錯。」
「那怎麼不像以前一樣拿雙主菜就好?」他笑笑的隨口一提。

此話一出,或許乍聽之下別無他意也不知所云,但本肥的雙腳卻像灌了鉛般的定在原地,背後開始冒冷汗,而這樣的原因得回溯到半年前的一個中午。

 

 

 

在好幾個月前的某個中午,科部會議也定了一模一樣的便當組合,排骨飯與雞腿飯,而同樣的,當時我也面臨這兩個便當的抉擇。

「Hmmmmm……真是難決定阿,我的老天爺。」
「決定了,先拿個雞腿飯!」我隨手抓了一個木盒,再挑了一隻看起來比較大的雞腿回座位。

 

一坐下來,我津津有味的啃起雞腿,然後打開了木盒。

「咦?我的木盒裡面怎麼有塊排骨?」看著那一塊閃著棕黃油光的厚排骨,我疑惑了一下。

很快的,我發現我拿錯便當了,理論上吃雞腿飯的人要拿菜飯的飯盒配上一隻紙袋裝雞腿,然而我卻一個不小心拿成了排骨飯的飯盒。

 

「蓋瑞,你得拿去還,不然後面就會有某個人只能吃菜飯。」我心中的小天使這樣告訴我。
「免啦蓋瑞,齁這個排骨配上雞腿,雙主菜爽一發啦!」小惡魔則這樣講。

陷入兩邊拉鋸的我,天人交戰約莫2秒後,決定聽惡魔的話保留雙主菜,畢竟根據我的沙盤推演,最後吃到菜飯的很可能是最近在減肥的葉胖。

「讓葉胖吃菜飯,也算是幫助他減肥,何樂而不為呢?」我買單了內心小惡魔的一切說法。

當時吃著雙主菜時,我自認神不知鬼不覺,殊不知在某個角落,黃叔叔盯著我的一舉一動,然後把這整件事記在了他腦中。

 

 

 

 

在超過半年後,黃叔叔竟然還能一語驚人的帶起深藏我內心的猥瑣往事,足足讓我嚇出一身冷汗。

「黍…..黍叔,你究….究竟是如何知道的?」當下的我,微微結巴。
「黃黍叔知道很多東西呢,上上個月何醫師放在用膳室桌上要送給蔡主任的油飯,我總感覺好像只有8成滿。」

槓咧,黃叔叔竟然連我和87誠一起偷偷吃了主任一部分的油飯都知道,而且我們當時還用心的把剩下的油飯均勻鋪平,我們所做的勾當竟然還是被黃叔叔給發覺並記了下來。

 

看著黃叔叔那溫和的笑容,我感受到無比的壓力,或許在他的笑容底下,我幹過的所有壞事都像電腦檔案一樣被存在了硬碟裡,除了會被永久紀錄外,他還可以隨時信手拈來。

事態不妙,那我前幾天在燒肉飯來的時候,偷偷檢查每一盒的燒肉數量,最後挑了燒肉最多的走,這件事說不定也難逃叔叔的法眼。

「燒肉飯半肥半瘦的有兩盒,讓我來瞧瞧哪一盒的燒肉比較多,呵呵呵。」
「噢,這盒燒肉量也太不營養,我拿另一盒,這盒母湯。」我依稀記得,另一個點半肥半瘦的正是黃叔叔。

照黃叔叔記事情的功力,要是和他結下燒肉之仇,想必會被記恨一輩子,照他在醫院的影響力,我想必會面臨職涯危機。

 

 

「蓋瑞,隨便選啦,拿好就快點入座!」看到我愣在兩袋便當前,總醫師忍不住催促我,也把我從充滿不安的回憶中拉回了現實。

望著在位置上慢條斯理吃著午餐的黃叔叔,我不禁開始擔心我的職業生涯,在醫院這樣的人絕對不少,平素為非作歹的我,會不會其實早已有一堆把柄在別人手上了呢?

「蓋瑞,你都是被87誠那些壞朋友帶壞的,你平常很乖,前輩們一定都知道的。」隱隱約約,我彷彿聽到內心的小惡魔這樣說。

還好一路上一直有小惡魔陪我。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