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Type to search

醫學系在幹嘛? 醫師大小事

醫學系在幹嘛?│地獄評鑑(下)

(地獄評鑑上集看這邊)

上網Google評鑑的宗旨,大家可以看到像中小學作文徵稿一樣的制式作文:


醫院評鑑是確保醫療品質及病人安全的方式之一,期許能藉此協助受評醫院有效率的呈現實際作業情況與成效,並讓評鑑委員能客觀、有效的進行訪查,且提供醫院實質之改善建議,以持續提升國內醫療照護水準,最終獲益的是全國具醫療需求的民眾。因此請各界支持醫院評鑑之存在與價值。    
衛福部

評鑑的初衷是要讓病人得到更好的醫療照護,實際上則因為醫院的醫療業務太多,在公務以外還要疲於應付評鑑,病患得到的醫療品質究竟是變好還是變差,每個人看法不一。況且,所謂的評鑑也大多是檢查紙本作業和隨機抽考一些和現實完全兩回事的小知識,就像機智問答一樣,十分綜藝。

 

 

多數醫院員工對評鑑都是充滿無奈,當面臨隨機抽考和一大疊文書作業的考驗時,院內員工們彷彿都變成了忍者,使用各式各樣的忍術來面對評鑑大魔王。

 

首先是經典款忍術,遁逃之術,用於應付評鑑委員的抽問,精通這門忍術的忍者,非學長阿傑莫屬,在忍界人稱評鑑小次郎。

阿傑從學生時期就勤練隱身術,忙裡偷閒的技巧爐火純青,屎遁尿遁之術信手拈來,輕易自在。

 

 

在大五和阿傑一同被分配到同一病房時,我親眼見證了這位史詩級忍者的精湛忍術。

評鑑的某一天上午,阿傑的公務機響了,他在小教室裡放下自己的早餐,懶洋洋的接了起來。

「喂阿傑嗎?我總醫師啦,評鑑抽到你噢!現在方便來和委員應答嗎?」
「學….學長不好意思,我….我在大便….吃…吃壞肚子了……」
「……..還好嗎?」
「學….學長….真的很不舒服…..等我好了一定馬上過去…..」
「喔喔,學弟你慢慢來沒關係。」

很明顯的在這個對話中,「慢慢來」只是個客套的用法,一般人都馬趕快衝過去,但身為評鑑小次郎的阿傑可不會這麼想,公然撒謊就算了,他還慢條斯理的把早餐拿了回來,一邊啃著一邊滑手機。

 

十分鐘後,學長又打給了阿傑,告訴他不用過來了。

「阿傑,你不用過來了,評委改抽另一個人了。」
「啊是是是…學長不好意思,真的很抱歉。」
「現在怎麼樣了?」
「啊謝謝學長關心,通體順暢。」

阿傑屎遁的精髓在於不管他屎遁的意圖再怎麼明顯,他還是會很敬業的把整齣戲演完,不管屎遁尿遁的招術用過多少次,他都會不厭其煩,不怕被譙的再三使用,讓上級醫師們除了心中暗自碎念「馬的這傢伙也太常腸胃炎」以外,對他基本上是無可奈何。

要達到阿傑這種境界,需要極厚的臉皮以及對於未來極度的樂觀,畢竟醫界很小,頻繁使用屎遁尿遁的風聲要是傳了出去,對於生涯會有什麼影響沒人知道。

不過大忍者阿傑和我們並不一般見識,三不五時有會議查房點名或者評鑑時,他的腸胃炎就會再次來襲。

 

 

然而,在我們交友圈裡,存在著一位傳說級的忍者,阿傑的忍術對他而言只不過是半吊子,不成氣候的笑話,這人正是曾經出現在我們問答文章裡,擁有濃厚腳臭的詹姆士,忍界尊稱他為評鑑太郎。 (問答文章看這邊)

詹姆士的忍術強得讓人屏息,即便是臉皮超厚的阿傑,在他面前也不過是螻蟻一隻,大概就像台北天母國小足球隊對上巴西國家隊一樣的絕望。

 

找藉口遁逃這種最基本的忍術他自然是得心應手,但除此之外,他還加入了多重元素在遁逃中。

「詹姆士醫師在嗎?咦剛剛還有看到的啊?」
「學長,詹姆士請我幫他報病史,他有急事。」

有時候是隱身術,有時候是替身術,更厲害的,連金蟬脫殼之術都有,他會拖下他的白袍,和聽診器一起塞入後背包,偽裝成普通的病患家屬消失在醫院裡,讓人目不暇給的遁逃之術。

 

 

評鑑的抽考抽不到他以外,就連滿滿的紙本文書作業,詹姆士都能用驚奇的招式把它們逐個擊破。

第一個出現的忍術也是經典款之一,影分身之術,適用於會議紀錄和各種沒人有空細細檢查的文件。詹姆士只要每次要寫紙本作業,一次都是拿起兩張紙,一手寫一張,兩張紙都鬼畫符似的寫了滿滿沒人看得懂的英文後,在紙張最下面蓋上自己的印章。

說實在,這個術式並沒有什麼特別的,不少人都是箇中高手,詹姆士的厲害之處,在於他還會加入更進階的元素,72種變化。

 

某天早上,我走進護理站裡的醫師室,發現三個學弟正埋頭寫著作業。

「哇學弟們流年不利啊,教學部又要教什麼作業了?」
「學長早,不是教學部的作業啦,這是科內的會議紀錄,我們每個人都要寫一篇,還有個案報告。」
「哇辛苦了,大五竟然要和我們寫一模一樣的作業,慘啊!」

當下我沒有多想,但我印象中,大五的學生應該是不用寫個案報告和治療討論的,不過話很難說,難保制定醫學教育的大老們又想出了什麼新把戲來惡搞學生也不一定。

 

隔天,詹姆士帶著一抹神秘的微笑,把一疊紙塞進自己的櫃子,滿面春風的笑著。

「詹姆士,你在開心什麼?」禁不住自己的好奇,我問到。
「哼哼哼,我的作業都已經拐學弟幫我完成了,姆哈哈哈哈哈 ~」
「蛤?」
「我叫那三個學弟一人一篇,把我這幾週的教學紀錄都KO了啦,哼哧!」

忍者大師按捺不住喜悅的奸笑了起來,中二到一個極致。

這也正是他在影分身之術裡融入的個人絕招,日本漫畫常見的魁儡之術,利用階級誘拐逼壓學弟們(沒錯只有學弟,學妹們很安全)來協助紙本作業,就像操縱傀儡一樣,行雲流水的掌控全場,是我詹姆士。

 

 

不過,詹姆士被尊稱為評鑑太郎的最主要原因,還是來自於他那驚天動地的幻術,忍術‧貍貓換太子之術。

上一集提過學習護照是每個醫學生的心頭大患,要花費無數的時間去填空格寫心得,每一本護照都寫著自己的姓名,想要使用魁儡之術操縱學弟來寫基本上不可行,更何況每篇心得和學習紀錄後面都要有上級醫師蓋章審核,讓各種忍術的施行都阻礙重重。

 

面對最艱難的學習護照,沒有按部就班定期寫護照的後果就是,審核前得花費大量時間抱佛腳,狂抄猛寫,最後想辦法讓上級醫師的章蓋在審核的格子,抄捷徑的可行性很低。

然而,對於忍術大師詹姆士來講,這些都是凡夫俗子的煩惱。

 

在交學習護照前幾天,所有人無不把握工作上的零碎時間,瘋狂的動筆狂寫學習護照,賣命的兩兩互抄,唯獨詹姆士輕描淡寫的坐在電腦前面,悠哉的看著病人的抽血數值喃喃自語。

「詹姆士你護照都寫完了?」
「那當然。」
「真的假的啦?這麼厚一本欸!」
「哼哼哼哼……..姆哈哈哈哈哈!」

就像每個魔王級角色在放招式前都會奸笑一段,詹姆士也仰天長嘯。

「就讓你看看我的學習護照吧,姆哈哈哈!」看著一臉狐疑的我,詹姆士遞來一疊本子。

 

我拿起本子仔細端詳,封面那醜陋的標楷體,內頁冗場的說明和芭樂的口號,搭配摸起來那粗劣的質感,這….這是學習護照沒錯。

只不過,翻開詹姆士的學習護照,會發現很違和的現象,以往寫字如鬼畫符的詹姆士,學習護照裡面卻是滿滿娟秀的字體,工整乾淨,並且認真的把每一格填好填滿。

 

「欸這不是吧,你的字有這麼漂亮?」
「沒錯,這是學姐小周的學習護照,我死纏爛打才跟她要來的。」

即便如此,這疊本子封面的姓名確實大大的寫著詹姆士醫師幾個字,難不成他…….

 

看著一臉不可置信的我,大忍者詹姆士滿意的點了點頭,娓娓道來。

「我想你也懂了吧蓋瑞,我先把自己的包皮拆了下來,學習護照的包皮,你懂吧?割包皮那樣?」
慢著,一般人都叫那個封面吧?

「接著,我把我的包皮套在了學姐上面,我是指學姐的學習護照,當然我是請外面影印店幫我的,他們比較會換包皮。」

大概是醫院待太久的遺毒,詹姆士無法用「封面」兩字來敘述書本的最外頁,但無論如何,那是我這輩子第一次見識到這樣的忍術,也讓我對詹姆士的勇氣和變幻莫測嘖嘖稱奇。

「忍術‧包皮置換之術!姆哈哈哈哈哈!」

不過,我還是比較喜歡叫這招貍貓換太子之術。

 

Stay in touch!

醫學系在幹嘛?

《醫學系在幹嘛?》新書上市! 博客來購書連結

 

考試與讀書

當前輩們準備要開始電人時,就會有充滿自信,拼命跟學長對到眼的醫學生,與低頭匆忙翻找口袋書上的小抄,拼命低頭、眼神游移,絕對不跟學長對到眼的醫學生。
「那請在座的各位舉手投票,每個人都要投票,請問這位病人最像是什麼呢?」當全場醫師一頭霧水,努力思索要投給哪一個答案時,鐵甲詠想到了絕佳的計策......

情報搜集

專業醫學生如我們,有一個良好的共識:在每一堂課前,必定要做足完整的情報蒐集,不是對於醫學知識的情報準備,而是對於老師喜好與個性的準備。
醫學知識太博大精深,永遠無法充足的準備好;老師的個性與喜好就不一樣了,只要能妥妥的投其所好,包準又能美好的度過一天。

謊言終結者

「同學們,這一次的期末考比較簡單,祝大家考完試後有個美好的暑假!」語畢,全班歡聲雷動。
成績出來後,哀鴻遍野,美好的暑假個頭,這個暑假要在醫學院上課囉。

 

更多醫院與醫學系精彩小故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