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學系在幹嘛?| 鐵甲詠外傳

認真說起來,鐵甲詠的話題性比皮卡昌少了許多,就我來看,這得歸咎於鐵甲詠外表給他帶來的偶像包袱以及他的個性使然。

 

鐵甲詠除了五官深邃,身材勻稱又有六塊腹肌外,還有著一百分的膚況,這輩子大概臉上沒長出過半顆痘痘,當實習醫師那一年,還曾經有病患家屬拿手機偷拍在護理站的鐵甲詠,被鐵甲詠發現後,那位年輕女性還興奮的叫鐵甲詠不要動,她想要拍出好照片。

「醫師你別動唷!我要拍帥哥給我朋友看啦!」

「喔哦?呃…..好的….」

這種事基本上是真帥哥才會遇到的,像我這種不到門檻的男人,大概都是聚集在早餐店和小吃店這心靈的避風港,等著老闆娘用熟悉的大嗓門叫我帥哥,尋求最低端的慰藉。

 

 

這件事雖然尷尬,但用腿毛想都知道,當事人鐵甲詠一定是暗爽在心裡,也因此當他私底下和我們聊天提到這件事時,醜男團都是皮笑肉不笑,表面上該有的吹捧一個都不少,內心卻是默默瘋狂幹譙著他。

「唉,那女的講超大聲,讓我整個超不知所措的啦…..」鐵甲詠一邊幫我們複習他被偷拍的事,一邊努力的假裝自己深受其擾。

「嘖嘖….太帥了吧~  人帥真好耶~ (OS: 馬的咧,再炫耀阿)」
「太神了吧~ 潘安在世阿~  (OS: 哼哼,可惜你手汗很多阿)」

總之,鐵甲詠類似的經驗並不少,間接導致了他內心的包袱,他不能像猥瑣男皮卡昌或者肥宅我一樣,每天擠眉弄眼拍醜照,在社交軟體上到處秀下限。只要鏡頭對著鐵甲詠,由於他有著帥哥包袱以及氣質形象要維護,別無選擇的他一定會斯文的微笑,人生十分辛苦。

 

話說回來,我這樣的評語大概都還是酸葡萄心態居多,畢竟如果給我選擇,我也寧願背著偶像包袱而生活著,而不是每天都定時到早餐店買醉,用阿姨例行的叫賣麻痺自己。

 

 

即便鐵甲詠是個讓人不爽的小帥哥,不幸的在我的人生中,超過一半的歲月都有著鐵甲詠的身影。

 

我和鐵甲詠很小的時候就認識了,他是我的鄰居,我們幾乎天天都會見到面。小學的時候,我們只是還不熟的點頭之交,但從國中開始,補習班的位置恰巧被安排在一起的我們一拍集合,從此越來越熟,高中和大學又繼續當了十年的同學。

 

 

鐵甲詠並不是典型會讓老師頭痛的小孩,他個性算是負責任並且還是個勤勞的小孩。國中時,我家人每天開車接送我上下學,幾乎在每次上學的路上,都可以看到鐵甲詠正騎著腳踏車上學,一年四季始終如一。

有時候,當我們家的車和鐵甲詠交錯而過,我媽總會看著他努力踩著踏板的身影有感而發。

「蓋瑞你看,人家鐵甲詠都會自己騎腳踏車上下學柳。」

語畢,我媽回頭看著正懶洋洋的在汽車後座吃蛋餅配大冰奶的我,不禁悲從中來。
「結果我們家兒子剛起床…..現在還在車上吃蛋餅…..」

 

總合起來,鐵甲詠有著偶像包袱,個性溫和,也不常主動搗蛋,這些條件對於成為像皮卡昌這樣的搞笑藝人都十分不利,他不是這塊料。

不過好加在,他有兩項鮮明的特點,讓他勉勉強強的能儕身諧星行列。

 

好比說,他手汗夭壽多,多到會滴的那種。

如同上面講的,我國中補習班坐他旁邊,而身為中二又叛逆的國中生的我們,作業互相抄襲什麼的都是家常便飯,我想大家八成也都經歷過。

 

某一次,我數學作業沒寫,緊急拿了鐵甲詠的作業來抄。

「欸鐵甲詠救命,借抄借抄!」
「OK,義不容辭!」

翻開鐵甲詠講義的那一刻,我總覺得紙張特別的皺,整個講義放進洗衣機再晾乾過一樣凹凸不平。

「欸鐵甲詠,你這個答案寫什麼阿?22還是25?」
「哦…..我看看噢…..恩….25吧?」

「挖賽你是在哪裡寫作業的阿?怎麼這麼多水漬阿?字都看不清楚了。」
「呃….那其實是我的手汗啦….」

那是我第一次見識到他的手汗威力,當是正握著筆的他,在自動鉛筆的尾端有一粒水珠正準備滴落下來,而他則熟練的拿起準備好的衛生紙擦去水滴。

他這種大魔王等級的手汗,讓他在日常生活中成功的製造了一些笑點,打球時拿不住球,隨時都像剛洗完手的樣子這類的怪事。

 

 

除了手汗特別多外,鐵甲詠還有個明顯的特質,做事慢條斯理,像隻蝸牛。

首先,他講話特別慢,偶爾尾音還會意謂不明的拉長,很拖戲,但這基本上不構成太大的問題,真正困擾的是他這慢郎中風格造成的大量時間誤判。

 

「蓋瑞,我今天大概6點15會到你家。」
「OK。」

他的6點15是指泰國時間的6點15,換算回台灣中原標準時間是7點15,由於我已經很熟悉鐵甲詠的時間定義,對於他每次的遲到也習以為常。

 

我記得,大一時早上第一節課是在八點十分上課,鐵甲詠會和我們在前一天約好一起騎腳踏車去上課。

 

「蓋瑞,我們明天先去買個早餐再去上課唄?聽說這附近新開一間還不錯吃。」
「OK阿OK,那我們約7點50在宿舍樓下見面?」
「好,不見不散。」

隔天早上8點,我從宿舍樓下打給了鐵甲詠詢問他的進度。

「欸靠你睡過頭噢?」
「沒有齁,我還在刷牙啦!等我五分鐘馬上出門!」

十分鐘後,他龜速走下宿舍,龜速解開腳踏車上的密碼鎖,在上車前叫住了我。

「等一下,我綁個鞋帶!」

 

最後,等到我們走進教室時,第一堂課已經差不多上完了,雖然這可能和我們還是去排隊買早餐比較有關,但一切的一切都肇因於他那慢條斯理、不疾不徐的生活態度。

所以說,要是在新書發表會當天,大家沒看到鐵甲詠的身影也別太訝異,他大概剛準備從家裡出發吧……

 

醫學系在幹嘛?

《醫學系在幹嘛?》新書上市! 博客來購書連結

 

考試與讀書

當前輩們準備要開始電人時,就會有充滿自信,拼命跟學長對到眼的醫學生,與低頭匆忙翻找口袋書上的小抄,拼命低頭、眼神游移,絕對不跟學長對到眼的醫學生。
「那請在座的各位舉手投票,每個人都要投票,請問這位病人最像是什麼呢?」當全場醫師一頭霧水,努力思索要投給哪一個答案時,鐵甲詠想到了絕佳的計策......

情報搜集

專業醫學生如我們,有一個良好的共識:在每一堂課前,必定要做足完整的情報蒐集,不是對於醫學知識的情報準備,而是對於老師喜好與個性的準備。
醫學知識太博大精深,永遠無法充足的準備好;老師的個性與喜好就不一樣了,只要能妥妥的投其所好,包準又能美好的度過一天。

謊言終結者

「同學們,這一次的期末考比較簡單,祝大家考完試後有個美好的暑假!」語畢,全班歡聲雷動。
成績出來後,哀鴻遍野,美好的暑假個頭,這個暑假要在醫學院上課囉。

 

更多醫院與醫學系精彩小故事

 

Stay in touch!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