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學系在幹嘛?│老臉萬歲

有些產業需要的是年輕的人手,有些則仰賴豐富經驗的人手,就醫療業來講,扣除掉需要外表包裝的醫美產業外,大多數的科別都很吃重經驗的累積。

有時候讀書讀得再好,把課本教材都背了下來,也比不上實際看過一個在眼前的病人,真正接觸病患不只讓人印象深刻,還會發現和課本上描述的情況大有不同。當然不能否認,年輕醫師常常有走在醫療尖端的新知識,但在實戰上,經驗仍然是不可取代的。

不只我們自己覺得經驗重要,民眾來也覺得經驗很重要,但這邊有個很大的問題,醫界的人判斷一位醫生有沒有經驗的方式,和大部分民眾的判斷方式差很多。

 

 

我們是怎麼判斷經驗呢?首先當然是檢視醫生的臨床資歷和專長領域。

年紀大不代表他臨床經驗多,班上會有因為種種因素而年紀大別人一截的同學,有些人上大學時,早就一堆碩博士學位在手,只看年齡是不準的。

另外,看學歷也不準,我的學長廖書卷就是個很好的例子,他囊括了民眾可以想像得到的各種學歷,從台灣日本到德國美國,每一個國家都拿到了學位,履歷表滿分。但廖書卷的興趣是讀書研究而非臨床,也因此他自從台大畢業後,再也沒有接觸過醫院的病人,對於病症的處理可能也生疏許多。

 

臨床資歷要考量的點有臨床個案多寡,有些醫院待一年,得到的經驗值勝過其他醫院兩年,加入這些醫院不僅保障你滿滿的紮實訓練,還附贈雙層下巴與三層肚腩,成為會員滿一年還有機會抽中微禿頭頂。

最後的一個考核點,當然是專長,就算都是同一張專科執照,卻還是能劃分更細節的領域,圈內誰擅長什麼,打聽過後大家都略知一二,也成為專項經驗判定的依據。

上面這坨就是圈內人的經驗判斷方式,八九不離十是這樣。

 

 

那麼,民眾怎麼判斷醫師的經驗豐不豐富呢?

最常見的兩個方式,在家裡當然是上網搜尋醫師的資料,看醫療院所幫他掛的履歷,看論壇的評價別人的推薦,這是人之常情。

出門在外直接遇到醫師呢?先看外表就對了,娃娃臉先輸一半,白袍太新太閃亮再輸一半,頭髮灰白、神情滄桑並身著陳年白袍的先加個20分準沒錯。

 

 

葉慈祥是位讓我無比尊敬的加護病房醫師,臨床知識和修養都一流,和病患互動總是充滿耐心,對下級醫師也是循循善誘。

這樣的好醫師,病人當然也是無比欣賞,幾乎在每次查房時都可以聽到病人對他的讚賞,「很謝謝葉醫師把爸爸照顧得這麼好」、「葉醫師真是仁心仁術的代表」這些都是家常便飯。

 

有一次,一位家屬阿姨大概是太過欣賞葉慈祥,瘋狂讚美著他,從臨床醫術一路吹捧到最後,開始誇獎起葉慈祥的外表。

「哇~ 葉醫師您看起來很年輕呢!」
「哈哈,謝謝。」

「哇葉醫師你阿,我看看噢,看起來不像有60歲柳!請問你都怎麼保養的阿?」
「那個…..我…..」

「矮唷葉醫師,請問您都怎麼保養的呢?」
「呃我猜應該是因為我只有45歲吧…..」

 

多虧了葉慈祥那滿頭的白髮,直接幫他把臨床經歷給往上加個20年,老實說當葉醫師公佈他的年齡時,我也被嚇了一大跳。

當然,這位阿姨趕忙賠不是,但葉慈祥也只是淡淡的笑了笑,轉頭告訴我:這件事也不是第一次發生了……..

 

 

扣除掉對於自信的打擊外,擁有資深的外表對醫生大多是件好事,尤其是我們這種年輕醫師,如果能有一個滄桑的外表加持是再好不過的事。

去年,我們在病房遭遇了艱困的考驗,一位80歲的阿伯腹腔感染住院,外加嚴重糖尿病,在住院期間卻強硬的非剉冰不吃,家屬不論買什麼山珍海味給他,他不是鬧脾氣不吃就是吃幾口便吐掉,最後家屬都會妥協,給他來一碗剉冰。

無可奈何的家屬,找上了我們來勸阿伯不要只想吃剉冰,第一個出馬的是實習醫師謝古意,他一貫的風格是忠厚老實style,對老一輩的病人屢屢有奇效,不交給他交給誰?

「王阿伯,挖謝醫師啦!阿伯哩愛甲剉冰,挖災….」
「呃醫師,爸爸講國語的。」

「阿伯,我知道你很想吃剉冰,不過你現在還在生病,你幫我們一個忙,吃均衡健康一點,阿伯你就更有機會早點出院,出院就可以吃了,好不好?」

他這一番誠懇的話並沒有打進阿伯的心坎,阿伯瞪著他,臭著臉一語不發,謝古意的關懷像是石沉大海般杳無音訊。

 

下一棒換我,謝古意的失敗成為了我的借鑑,也讓我決定走搏感情風。

「王阿伯!哇你今天有沒有起來動一動阿?」
「。」

看到我被句點,家屬回答了一句「他整天都躺在床上」,給了我一個台階下,也讓我繼續有機會裝熟搏感情。

「阿伯~ 吼,我自己也很喜歡吃剉冰捏!」
「。」

可能看我開場太爛,家屬這次連台階都不給我了,直接勸我再換一個來。

 

在當下我的世界晴天霹靂,豈有此理,連嘗試的機會都沒有了,我鬱悶的走出病房。一走出病房,剛當上主治醫師的學長謝潮男似乎是看出了我的苦惱,拍拍我的肩膀,示意我跟上他。

「來蓋瑞,這種被寵壞的病患有時候要用兇的,對家屬也要用一樣的說話方式,這樣他們才會更嚴格的督促病患。」

 

一走進病房,謝潮男自然沒讓我失望,迎頭就來一句:

「伯伯又不吃東西?!阿你這樣病怎麼會好的快?營養根本不夠阿!」
「爸你有沒有聽到?醫生叫你要多吃一點阿!」這樣的開場立馬搏得滿堂彩,連日被伯伯所困擾的家屬們馬上附和。

「阿家屬也要幫忙我們阿!就是因為你們怕他肚子餓會妥協,之前就叫你們不要給他剉冰,讓他餓一餓自然就會吃了不是嗎?」
「我…..我…我們會心疼爸爸阿!」

學長清清喉嚨,準備開始義正詞嚴的給他們上一堂課,想不到一句話都還沒說,阿伯打開他的金口,用更高的分貝量大聲斥責:

「叫主治醫師來行不行阿?」
「你們都只是學生,講的話我不信啦!」

謝潮男也是主治醫師阿,只不過看起來又潮又年輕罷了,但阿伯卻瘋狂不買帳。

讓人沮喪的,在阿伯激動的怒斥下,由於學長怕有腦血管病史的他氣到中風,我們並不打算再堅持我們的立場,打算結束這次的攻防。

 

外人可能會覺得「醫生何必向病人妥協呢?如果病患不接受醫囑就不給予他治療就好了嘛!」

說實在,這樣的想法也常常浮現在我們心中,但問題在於病人或家屬只要一個不開心,找個小理由投訴醫師,醫師就要花一大堆時間和精力向醫院解釋一切的情形,緊張的醫病關係也提升了被告下去的機會。

有句話叫公理自在人心,對我們來講當然是如此,在法院在醫院,大多數情況也都支持醫師的行為,幾乎所有的醫療訴訟也都是醫師勝訴,但為了爭一口氣而花上大把時間耗在法院,耗在紙本文件上,除此之外,現在網路上的訊息真偽難辨,一個不幸被冠上負面評價,想要翻身必須花費更多精力,這些對生活繁忙的年輕醫師來講更是一大負擔,也因此大多數人會選擇低頭。

除此之外,阿伯有腦出血病史更是一大考量,訓斥阿伯的過程中讓他出血性中風是沒有醫師想承擔的風險。

「算了,等他的主治醫師來勸他吧…..」謝潮男憤憤然的走出病房。

 

 

 

隔天早上,我例行性的訪視到這位阿伯時,本來以為又會是千篇一律的阿伯鬧脾氣情節,想不到一走進病房,阿伯正坐在病床上吃著肉粥。

我一度懷疑自己的眼睛,第一反應當然是向家屬確認倒底發生了什麼事。

「哇你爸爸怎麼今天這麼肯吃?肚子太餓了嗎?」
「沒有啦,昨天下午有個醫師來跟他聊了一陣子後,喔很有效耶,他晚上之後就比較肯吃了。」

奇怪,昨天他的主治醫師門診人數爆滿,一路看到了晚上八點多,應該沒空來和他聊一陣子吧?

 

就在那時候,我的眼光瞥到了病房外的護理站,一位白袍微微臘黃的見習醫師,大六的迷你柯,又稱小柯P。

迷你柯的厲害之處,在於儘管他是應屆考生,卻有著一張超齡的臉,長得很像柯P外,身穿土色方格襯衫搭配西裝褲,穿著超級機能鞋,也不像同學們都背學生背包,迷你柯隨時都提著公事包,全身的成熟度都UPUP。

會特地來和我照顧的病患聊天的人,除了主治醫師、我和學弟外,我實在是想不到別人,再加上迷你柯那神似柯P的外表,那位醫師是誰我已經了然於胸。

 

看完病患後,我找上了迷你柯,為了感謝他,開始吹捧起他的老臉。

「厚學弟,你真的超猛的,你知道昨天大家怎麼勸阿伯,他都不肯吃嗎?」
「一直叫我們找資深的來啦!超盧的,還好有你欸,比當主治的謝潮男還猛。」
「看來你這張臉在醫院可以橫著走了,夠老,讚!」

想不到,迷你柯困惑的看著我一陣子後,才突然恍然大悟。

 

「夭壽噢蓋瑞,昨天下午去找他的是王教授啦!他挑了幾個病史比較特別的個案帶外國交換生看吼!」
「誰跟你老臉,馬的咧。」

阿糟糕,尷尬了。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