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Type to search

醫學系在幹嘛? 醫師大小事

醫學系在幹嘛?│糕點達人

「明天早上9點,你們5個人要到信義區景X里參加里民健康活動,不要遲到!」
「你們齁,平時都待在醫院象牙塔內,這種深耕社區的活動反而是學習的好機會,千萬別小看基層醫療。」

誠如主任所說,現代醫學除了治療已經生病的人外,更大的部分建立在疾病預防和衛生觀念倡導,也因此,醫學訓練在醫院裡的病房門診教學外,往往也會安排到社區或者基層診所,除了能進一步認識一般大眾的健康觀念外,也能參與最前線的疾病預防和健康宣導。

 

「好好學習啊,別以為醫學就是你們在醫院看到的那樣,大錯特錯,偏遠地區和你想像的絕對不一樣!」

是說,主任講話也太咄咄逼人了吧?更何況,信義區景X里到底算什麼偏遠地區,根本就在台北101隔壁。

「蓋瑞你有在聽嗎?我剛剛說明天幾點要到?」
「呃…..9…..9點?」
「8點50!上課要認真聽啊,你們年輕一輩最缺的就是態度,了解嗎?」主任長嘆了一聲後,搖搖頭走出教室。
「了解,主任不好意思,謝謝主任。」

即便不明就理的被訓斥了一頓,我仍心如止水,多虧醫院帶給我的訓練,讓我五根清淨萬物皆空,體認到唯有前輩和主管的話才是真理後的我,早已立地成佛,笑看俗世。

 

「奇怪,我記得他最一開始明明就說9點到啊?」主任前腳一離開醫師室,同事張燒餅馬上略帶笑意的對我說。

只能說,語言真的能蠱惑人心,前一秒才在心平氣和我佛慈悲的本肥,在聽到這句話後修行立馬破功。

「馬的咧!主任超機車,自己明明就說9點!」
「我下次一定要在他的熱美式裡面加龜甲萬醬油,他奶奶的!」不再是得道高僧的我,瘋狂的造口業吹牛著自己的復仇計劃。

 

 

 

隔天早上8點半,張燒餅騎著機車,風塵僕僕的載著我前往景X里里民活動所。

「喏,你要吃嗎?燒餅?」在機車上,他遞給我一個紙袋。
「噢謝啦,你們家附近的店嗎?」
「沒有,我自己做的。」
「嘎?自己做的燒餅?」

他的稱號之所以會叫張燒餅,便是從這時候開始,而也是透過和他一路在機車上的聊天,我才體認到高手在民間這句話。

 

「自己做燒餅?是用烤箱嗎?」
「蓋瑞你在搞笑嗎?燒餅當然要用窯烤才會香啊!」

窯烤?這傢伙當真?

「你…..我記得你是租屋的不是嗎?你租的地方有窯?」
「本來沒有,不過我弄了一個大型的,不然做燒餅和蔥油餅都不夠力。」
「你的房東看到房間裡多一個窯,都沒說什麼嗎?」
「沒有,他應該很高興我幫他添購一個傢俱。」

到底是什麼狀況?這人真是奇人一枚,而且我很納悶真的會有房東為此高興嗎?

 

 

一路上,我體認到張燒餅對於料理的執著與講究。

「滷汁就是要陳年才會香,才夠入味,我有一鍋從大四滷到現在的滷汁,每天固定拿出來滷。」
「蓋瑞你有吃出我燒餅油酥的不一樣嗎?自己做的哼哼。」
「我最近一直想練習川菜,不過每次油煙只要散出去,防火巷對面的鄰居總是會幹譙說我的油煙辣到他們眼睛張不開,狂流眼油。」

一邊聽著張燒餅精彩的做菜史,很快的我們就到達了目的地的里民活動所。

 

 

 

一到里民場所,才發現里長和里民對里民活動的重視遠遠超乎想像,現場排滿了桌子並且有著大量穿著背心的工作人員,現場有量血壓體重的攤位、有來自各間高中職的義工學生幫忙著大小雜務,還有一個個熱心的阿姨,搬來一桶桶的食物和飲料,一碗碗發送給現場的老小。

「各位景X里的朋友大家好!偶素里長XXX!」主持人里長拿著大聲公,中氣十足的大喊。
「今天是偶們里的大日子!等等柯文哲,丟系偶們柯素長!也會來跟偶們一起共襄盛舉!景X里真正讚!」

在健康日這一天,整個里民活動場所就像園遊會,該有的食物舞台看板一應俱全,連卡啦OK和舞台燈都給搬了出來,不過,在應有盡有、鬧哄哄的會場裡,也有著格格不入的5個人,那5位剛從醫院象牙塔走出來的年輕醫師顯得十分多餘。

 

 

「呃,該怎麼辦?這種場合要怎麼參與民眾的健康?」
「我也不知道,想不到健康日竟然這麼像園遊會……」
「不然,我們先去問問里長要怎麼幫忙好了?」眾人的嘈雜中,不知道是誰提出了這樣的建議。

就這麼辦!我們去問里長要如何融入健康日的活動現場!

 

 

我們一行人默默的站到里長身邊,跟著里長後面看他熱情的四處寒暄一陣後,我走上前向里長介紹我們。

「里長您好,我們五個是XX醫院來的醫師,醫院有幫我們安排教學活動是來參與景X里的健康日,想請問我們有哪裡能幫上忙嗎?」官腔十足。
「哎唷喂!那麼多醫師噢!哇哇哇我都不知道你們要來,噢這真正讚!」裡長停下了腳步,興奮的轉頭打量我們。

果然沒錯,我們自始自終就是多餘的存在,那股格格不入感無比的真實。

 

「母擱,我們今天血壓站那邊有一個張小姐帶護校的學生們在幫忙了,應該是不缺人了。」里長搔搔頭說到。「啊每個地方好像人都很多了齁,那我也不知道你們能幫忙什麼。」

突然,里長瞥到了一個個鐵桶和蒸籠,靈光乍現的拍了拍手。

「啊哈!不然年輕的醫師啊,你們就去幫陳老師的忙好了!偶們齁,今天有個活動是要做發糕,人越多越好。」

不等我們反應過來,里長就遠遠的對著陳老師大喊:

「陳老師噢!偶給你找了好幾個很厲害的幫手後!都是醫生溜!」語畢,里長馬不停蹄的朝著下一個攤位開心的寒暄去,丟下我們幾人愣在原地。

 

 

陳老師是個耿直的阿姨,擅長烹飪的她,在里民健康日負責黑糖發糕的製做,不過,突然被分配到五個醫院來的發糕學徒,她也是一頭霧水。

「ㄟ?你們幾個是醫師?」她睜大眼睛看著默默點頭的我們。
「ㄟ唷,那你們醫師來做發糕幹嘛?啊算了算了,來開始做吧,沒時間了!」

對於陳老師的問題,我們也不知道怎麼接話,畢竟我們也不知道我們怎麼會在做發糕。就這樣,我們一行人倉促又茫然的開始了發糕學徒的修練。

 

 

 

健康日這天做發糕的意義在於關懷獨居老人,在這個里內,有許多年邁的長輩早已不良於行,無法出門參與大大小小的熱鬧聚會,而透過主動的製做並且發送發糕給這些平日無法出門的長輩,除了可以了解爺爺奶奶們的生活狀況外,也算是獻上一點心意和祝福。

只不過,這次操刀發糕製作的,除了一位資深的陳老師外,還有幾個完全不成氣候的半路出家學徒,看來爺爺奶奶們的發糕堪憂。

「ㄟ這邊,應該每個人都會做,或者看過爸爸媽媽做發糕吧?」開始動手前,陳老師不放心的朝我們問了問。
發糕…..這….應該沒什麼人會做吧?老師千萬別對我們抱有錯誤的期待啊!

「會,做過很多次了。」
槓咧,哪個混帳亂回答?

轉過頭朝聲音的來源看過去,張燒餅氣定神閒的回答到。

好吧,如果是張燒餅這種奇葩的話,可能真的做過很多次,只不過他也真不上道,不僅沒考慮我們廣大普通人對於做發糕焦慮的心情,還沒考慮到收到發糕的爺爺奶奶心情。

「ㄟ唷不錯,做過就好,那就趕快開工吧!」陳老師滿意的開始備料,萬事休矣。

 

 

 

 

「發糕的製做,ㄟ最重要的,在於糖水一定要均勻、透明清澈。」語畢,陳老師拿了一鍋溫水和一包黑糖給我,示意我開始攪拌。

天將降大任於俺也,剛上路就被分配到最重要的工作,看來陳老師應該覺得我筋骨驚奇,是塊做發糕的料。

「然後我們這時候也不要閒著,另一個人來篩麵粉、泡打粉糯米粉,來美女妳來。」陳老師指著女同事阿黑,把篩子和鐵盆一併交給她。

「ㄟ美女啊,妳一定要篩到都沒有一塊一塊的喔,這個步驟是做發糕最最最重要的!」
「那邊那個攪糖水的,ㄟ攪好就趕快來幫忙,待會還要攪拌更重要的東西!」

慢著,一分鐘前不是才剛說我攪拌糖水的工作是最重要的嗎?怎麼一瞬間我的存在便顯得那麼可有可無?

 

 

是說,發糕的製做真心好上手,步驟基本上沒幾個:
1. 混合糖水。
2. 麵粉糯米粉泡打粉小蘇打粉全部ㄌㄚˇ一ㄌㄚˇ,然後過篩
3. 混合以上所有東西,攪拌均勻後分裝
4. 拿去蒸

「蓋瑞,你這個糖水和粉要攪拌到沒有顆粒,現在阿捏實在母湯。」
「蓋瑞你裝這麼滿到時候發糕炸出來給你看!8分滿!啊你上面的枸杞和南瓜子要放漂亮啊!」

不過再怎麼簡單無腦的料理,遇上龜毛講究的張燒餅也可以變得很複雜,他一邊熟練的做著發糕,一邊看著我笨拙的手法搖頭糾正,有夠雞巴。

 

 

分裝完數十個發糕後,只剩把它們拿到蒸籠去蒸了。

「來那邊那個壯壯的男醫師,你來幫忙搬去蒸,ㄟ小心別弄翻了,這個過程最重要!」又被指名了,然後拜託陳老師別再欺騙我的感情了,搬發糕去蒸是能重要到哪裡?

把發糕一個個在蒸籠裡排列好後,陳老師打開了瓦斯,剩下的就是等發糕成形囉!看來,我們的任務也到了一個段落,可以摸魚苟且去了。

「開始蒸就趕快回去幫忙了,我們今天還要做幾百個!」陳老師腳步匆匆的轉身離去,並遠遠的對著在樹蔭下納涼的我大聲喊。

還要幾百個?天亡我也啊!

 

 

走回去的路上,我發現在發放炒麵和貢丸湯的攤位旁,一個熟悉的身影正鬼鬼祟祟的捧著碗埋頭狂吃。

這傢伙不是剛剛在過篩的阿黑嗎?怎麼沒在幫忙做發糕,在這邊偷吃炒麵?

 

「欸阿黑,妳躲在這邊衝蝦毀?」一開始,這傢伙還試著假裝沒看到我,可惜我不算給她任何裝蒜的機會。
「噓,先偷吃個早餐,實在不想回去和張燒餅一起做發糕,他好囉嗦。」

吾道不孤,遇到張燒餅這種饒富職人精神的發糕大師簡直就是個噩夢,在他的高壓監督下,想摸魚打混也是合情合理的吧?

 

「那我也來吃個炒麵,晚點再回去,呵呵呵呵。」於是我也領了一碗炒麵,拿著筷子吃了起來。
「欸蓋瑞,你剛剛幫忙把發糕拿去蒸,那個要蒸多久阿?」
「老師說15到20分鐘。」
「想不到做發糕這麼簡單,好期待成品噢!」

是啊,想想這也是生平第一次做發糕呢,想著想著也不禁期待發糕出蒸籠的那一刻。

 

 

決定了,在回去前先回頭看看蒸籠裡的發糕們!

「欸阿黑,我想先看一下發糕蒸得怎麼樣了,有夠好奇的。」
「喔OK啊,那我也去瞧瞧。」

我們回到了蒸籠旁邊,掀起蒸籠一探究竟。

 

 

一掀開蒸籠,白霧撲鼻後,映入眼前的是和坊間一模一樣,三角柱型從正中心往外散出的棕色發糕,即便仍然在成型階段,但由現在的樣子可以預期,這批發糕會長得十分經典。

「喔喔喔,這有夠成功的啦!」我驚呼。

 

話還沒說完,手上的蒸籠蓋邊緣一滴滴小水滴落了下來,不偏不倚的打中了幾個位處邊緣的發糕。

「欸蓋瑞,水滴打中發糕了!這樣OK嗎?」阿黑擔憂的看著我手上的蓋子邊緣,那一滴滴的水珠。
「嘎?會怎樣嗎?」

往那幾個發糕看過去,不得了,成型過程中被水滴打到的發糕就像月球表面一樣,坑坑洞洞的,爺爺奶奶的經典款發糕被我升級成隕石砸過的發糕了,不妙。

「夭壽,快!關起來!」

蓋上蒸籠後,假裝沒這回事的肇事逃逸,我們回到發糕製作現場繼續攪拌著材料。

 

 

 

大概十分鐘後,張燒餅帶著第一批完成的發糕回來包裝。

「來蓋瑞,你看看這是怎麼回事,怎麼有幾個發糕上面有小洞?」回來的第一件事,張燒餅便找上了我興師問罪。

「咦啊奇怪…….為什麼會有小洞?」裝蒜打死不承認就對了。
「到底是哪個雷包打開鍋蓋,有夠沒sense的……」張燒餅狐疑的盯著我幾秒後,喃喃自語的走了。

 

 

 

正所謂熟能生巧,效率越來越高的我們,很快便把一批批發糕做完,並且分裝成小包裝,準備交由在地的阿姨們分送給里內的老人們。

「今天謝謝幾位醫師的幫忙,ㄟ那這樣就可以了,等等四個人跟我們去發送發糕吧!」陳老師一邊擦拭著汗水,一邊笑著點點頭。

哦?四個人?所以有一個人可以留下來摸魚。

 

 

 

經過一番猜拳血戰後,最終的勝利者我,得以留在熱鬧的會場四處逛逛吹風,不用在炎熱的太陽下東奔西走,簡直是上天的恩賜。

「再去拿碗貢丸湯吧,呵呵。」我得意的向張燒餅挑挑眉,這垂頭喪氣的喪家之犬。

 

正所謂得意沒落魄的久,才正準備出發去領貢丸湯,陳老師馬上叫住了我。

「ㄟ那個壯壯的醫師,你沒有要去的話,可以幫張太太搬一下她做的蘿蔔糕嗎?」

只能用一個慘字來形容,抬頭望向張太太的方向,可以看到她的推車上有一疊一疊的蘿蔔糕,而她則笑吟吟的看著我,看來此劫難逃

 

搬起張太太蘿蔔糕的那一剎那,我立馬為剛剛猜拳的勝利感到不值,馬的,這一個個直徑媲美PizzaHut大披薩的蘿蔔糕也太重太厚了吧?張太太的蘿蔔糕是要做給整個信義區吃的嗎?

「肖連欸不錯噢,很會搬蘿蔔糕。」
「握,這個看起來很紮實,密度很高,一塊應該10公斤有。」同事們一個個笑容滿面的提著輕盈的發糕經過我身邊,每個都嗆個一兩句,而我心如槁木。

 

話說,我們今天不是來參與社區醫療的嗎?做發糕搬蘿蔔糕,這一切的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

 

 

2 Comments

  1. Nina 2018-08-23

    真的太好笑了,太有趣的經歷

    回覆
  2. 匡大 2018-08-24

    幫蓋瑞下個結論。

    你們是去療癒民心的喔。

    相信被幫忙的人都有被療癒到!!!!

    回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