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學系在幹嘛?

醫學系在幹嘛?│門診大佛(下)

門診大佛(上)看這邊 門診大佛(中)看這邊 「病患是個60歲女性,這次的主訴是今天早上上廁所後,看到便便上面有血,本身有糖尿病和高血壓的病史,規則的追蹤和服藥。」 「很好,那請問病患看到的血是紅色的鮮血?黑色的血?還是混合的?」
醫學系在幹嘛?│門診大佛(下)

醫學系在幹嘛?│門診大佛(中)

門診大佛上集看這邊 在主治醫師的介紹後,見習醫師鐵甲詠嬌羞的點頭示意,並帶著這位阿姨到隔壁診間進行問診,而在他們剛離開診間沒多久後,馬上又出現了敲門聲。
醫學系在幹嘛?│門診大佛(中)

醫學系幹嘛?│門診大佛(上)

之前在網路上看了一篇抱怨文,說在診所看病時,醫師只不過是坐在那邊用手指敲鍵盤,問個幾句話,就把他敷衍走了。 「憑什麼講幾句話就要收100元掛號費?他也沒做什麼了不起的事阿?開開感冒藥和咳嗽藥水就能賺錢?」
醫學系幹嘛?│門診大佛(上)

醫學系在幹嘛?│水泥腦

讀醫學系的人,八成都是理工組上來的,從小到大的教育無不崇尚科學的思考與縝密的邏輯,在讀醫學系的七年更是接受著徹底的科學教育。 醫師王水泥就是這樣的科學崇拜者之一,他的水泥腦不是坊間傳統的水泥腦,他的腦袋灌的是高級的科學水泥。
醫學系在幹嘛?│水泥腦

醫學系在幹嘛?│家教故事(愛情講座)

大學的七年,我全部的家教學生都是國高中的男生,半個女學生都沒有。想想也還算合理,畢竟要是以後我有女兒,打死我我都不打算請男大學生來幫她家教,開玩笑,簡直跟引狼入室沒什麼兩樣。
醫學系在幹嘛?│家教故事(愛情講座)

醫學系在幹嘛?│橄欖球教室

大家想必記得2016年的八月,當Pokemon GO這個手機遊戲剛上市時,那瘋狂的寶可夢熱潮。走在路上,不論男女老幼,全部低著頭用食指瘋狂往上刷螢幕,每個人都在抓神奇寶貝,在醫院裡,想當然也感染了這股寶可夢狂熱,當時也發生了許多荒謬的情結。
醫學系在幹嘛?│橄欖球教室

醫學系在幹嘛?│奧斯卡最佳臨時演員(下)

奧斯卡最佳臨時演員上集 看這邊 第二個挑戰,也是位退休教授,曾經在20年前不遺餘力的研究傳染性疾病,為台灣醫學帶來重大突破,現在仍致力於當代公共衛生與流行病學教學的前輩,我們叫他王老先生。
醫學系在幹嘛?│奧斯卡最佳臨時演員(下)

醫學系在幹嘛?│奧斯卡最佳臨時演員(上)

醫學系學生從大五開始就進入臨床見習,顧名思義的就是到各科去體驗各科的工作內容與生活,聽起來雖然有趣,但其實往往在各科的見習中,都會有很多需要注意的眉眉角角,偶爾一個不注意,就可能會被釘得滿頭包。
醫學系在幹嘛?│奧斯卡最佳臨時演員(上)

醫學系在幹嘛?│七代聚

我在學時的學號是61號,而我的直屬們就是每一屆的61號。每一個學期我們都會辦一次七代聚,把醫學系一到七年級的61號們聚集在一起吃飯。   七代聚算是醫學系的傳統,幾乎每一個學號都會有自己的七代聚,也有自己的七代聚規則。 好比說,就61號而言,七代聚每年由大二的人來負責聯絡每一個人,並且挑餐廳,而邦妮的號碼則是由大七的挑選餐廳,其他人彼此互相連絡。
醫學系在幹嘛?│七代聚

醫學系在幹嘛?│家教故事(蛋頭主播)

葉蛋頭的成長過程和許多高中同學一樣的「平凡」。 在小學時,他補習數學、理化和英文,學過兩年的心算和一些才藝,在每次的段考前,他認真的做著參考書上的練習題,並反覆訂正。
醫學系在幹嘛?│家教故事(蛋頭主播)

醫學系在幹嘛?│家教故事(人類實驗)

基本上,我相信有天才的存在,但那僅僅是超級少數的人,在我們周遭那些才華洋溢,看似天資聰穎的人,更多的是努力的普通人。
醫學系在幹嘛?│家教故事(人類實驗)

醫學系在幹嘛?│家教故事(混血王子篇)

大學期間,我前前後後接了十幾個家教,多虧了這樣的兼差賺外快,我得以遇到了不少奇妙的事情,除了超級霹靂土豪家庭外、最特別的大概就是混血小弟的故事了。 (家教故事 - 土豪篇看這邊)
醫學系在幹嘛?│家教故事(混血王子篇)

醫學系在幹嘛?│家教故事(土豪篇)

大學期間,我相信有許多人都會兼差工作,而對醫學系學生而言,賺外快的方式許多人都選擇了當家庭老師,邦妮和我也不例外的兼了幾個家教。 當家教,除了能補貼點生活費外,最有趣的是能接觸到不同的家庭,感受每個家庭的不同價值觀與生活態度。
醫學系在幹嘛?│家教故事(土豪篇)

醫學系在幹嘛?│急救賽跑(下)

第三次的急救,在凌晨三點多時,當時我正準備走回值班室。 「登~登~登登。」全院廣播響起。
醫學系在幹嘛?│急救賽跑(下)

醫學系在幹嘛?│急救賽跑(上)

從大五在臨床見習開始,或多或少會開始遭遇到心跳停止的病患,自此開始,醫學生們也漸漸的會越來越熟悉急救的流程。 急救的開始,大多始於醫界宣導的「叫叫CABD」六個步驟。
醫學系在幹嘛?│急救賽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