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學系在幹嘛? 醫師大小事 | Doctors

醫學系在幹嘛?│門診大佛(中)

門診大佛上集看這邊

在主治醫師的介紹後,見習醫師鐵甲詠嬌羞的點頭示意,並帶著這位阿姨到隔壁診間進行問診,而在他們剛離開診間沒多久後,馬上又出現了敲門聲。

「叩叩,叩叩叩!」
「請進!」

這次,換另一位中年女性探頭進來左顧右盼,後面跟著一位像是她兒子的年輕男性。

「咦阿?請問…這邊是陳醫師的教學門診嗎?」

電腦上顯示的下一位病患,應該要是個23歲男性才對,看來病患是後面那個兒子囉?

 

「請問是胡先生嗎?跟你核對個生日和姓名噢!」
「恩沒錯,胡先生你好,我是主治醫師陳善良,後面是我們醫院見習的醫學生。想必櫃檯有解釋過教學門診的運作方式,所以等等會由蓋瑞同學來幫你進行簡單的問診。」陳善良倒背如流的跑著SOP,而我則在後面努力擠出善良的微笑。

聽完教學門診介紹醫學生的SOP,年輕男性友善的朝我點了點頭,看那暖男式的微笑,想必他也是個好人吧?

 

 

於是,我請這位暖男和他媽媽移駕到另一個空著的診間,和他們面對面的坐下來,開始了人生中的第一次的門診病史詢問,而為了妥善的和病患互動,前一天在家裡的時候,我把自己找到的「醫病溝通」講義給讀過了一遍。

「打招呼、習慣聆聽、以問代答、正向回饋…..再唸一次,打招呼、習慣….」走向診間的路上,我在心中不斷複習著醫病溝通的四個要素,提醒自己要隨時想起這四個溝通技巧。

 

年輕暖男就定位後,我也準備好要開始問診,理所當然的,第一要素「打招呼」登場,打招呼要呼喚對方的名字,直視對方眼睛,握握手並且微笑的自我介紹。

「胡暖男先生您好,我是見習醫師蓋瑞,來幫您做簡單的病史詢問。」語畢,我們兩人握握手,他的手燙燙的,真是個徹頭徹尾的暖男阿!

緊接著,第二要素,習慣聆聽。

聆聽可不是就坐在那邊「嗯哼」、「然後」、「還有呢」這樣的簡短回應,醫病溝通講義上教的可是更高級的聆聽:要有眼神交會、要在病患講述時給予適當的情感交流,皺眉、微笑點頭、若有所思的摸下巴等等,還要提出開放式的問題讓病患能更詳實的描述病情與需求,最後,為了讓病患知道他講的話你有聽進去,在每一個段落都要重複並整理病患講的話。

「胡暖男先生,請問這次需要什麼幫忙呢?」
「喔我從前天開始就一直拉肚子。」

來,給他一個開放式問題。

「您還有沒有其他的症狀呢?」
「唔….我想想噢…..」

很好,那我就微笑的點頭,準備好好的來聆聽一番吧!

「沒有,就拉肚子。」
「都沒有其他不舒服?」
「恩就拉肚子而已,劈哩劈哩的一直拉,其他都還好。」

講義上說過,當我們給予病患開放式的問題時,他們會更能精確的描述他的病情,我照做了,也準備好耐心的聆聽病患的苦衷,卻沒想到,眼前的這位病患十秒鐘就吐完苦水了。

沒關係,老師有教過,有時候病患對於一些該注意的症狀警覺性比較低,所以我們需要進一步的提問,讓他釐清症狀的細節,好比說「有沒有伴隨嘔吐」、「有沒有發燒」、「在糞便中有沒有看到血絲」,這些進階的問題是病史詢問舉足輕重的要點,往往病患在經過提問後,才會想起一些他沒注意到的症狀,也才會侃侃而談。

 

 

所以,我決定先覆述一下他提供的病史,然後再給他一些更進階的提問。

「好的,胡暖男先生,最近就只有拉肚子,沒有其他症狀,然後是劈哩劈哩的拉,這樣對嗎?」
「呃…..對。」
「那我想請問一下,您的拉肚子有沒有伴隨嘔吐、發燒或者在糞便中看到血絲呢?」
「喔,都沒有。」

糟糕,眼前這傢伙根本沒有要侃侃而談的意思,腦中規劃好的問題都像石沉大海一樣,音訊全無。
更糟的是,我們的病史詢問想當然爾,陷入了冷場,雖然明明就是胡暖男害我們冷場的,但他和他媽卻一起盯著我,等著我說下一句話。

沒辦法了,硬著頭皮隨便丟幾個問題吧!

「呃…那個….胡暖男先生….您….您….」
「您的拉肚子是劈哩劈哩的,而不是嘩啦嘩啦的囉?」

馬的,我到底說了什麼?

「蛤?什麼東東?!」胡暖男似乎懷疑自己聽錯了,大聲驚呼。
「沒…沒事,請問您拉肚子是大部分都是水的水便,還是有成型的糊便?」
「唔….應該算糊便吧?」

終於,他媽聽不下去我笨拙的問診了,打斷我們的雞同鴨講,霸氣的問道:「請問蓋瑞同學,他這個可能是什麼原因?該怎麼治療呢?」

糟糕,被他媽嚇到了,當下的我不知所措,學到的知識也無法清楚的表達出來。

 

算了,都走到這步田地了,不如就按部就班的採用四要素中的下一樣技巧「以問代答」吧!

「嗯哼…..這個嘛………」
技巧一,不要馬上回答。

「請問病史到這邊,胡暖男先生還有什麼想補充的嗎?」
技巧二,提問取代回答。

「呃…沒有。」
「請問之前有這樣的症狀過嗎?」
「唔…應該沒有。」
糟糕,沒有技巧三了,話接不下去了。

到這個時後,我腦中已經不想管什麼「醫病溝通四要素」或者任何講義上的東西了,眼前這位就是個拉肚子的暖男,真真正正的只有拉肚子,到底還能問什麼東西?!阿算了,剩下的就丟包給老師好了!

「好,我把病史大概紀錄完了,等一下會報給主治醫師聽,那您們有什麼其他的疑問他都會幫忙解答,請您們先在外面等候!」

 

在暖男和暖男媽回候診區等待時,我稍微的彙整一下問到的病史,準備報給陳善良聽,是說,要彙整的東西也沒多少,畢竟除了拉肚子外他也沒其他症狀,然後他也想不出什麼可能的相關事件。

「哦?蓋瑞同學這麼快就問完了?很好很好,準備好就可以報給我們聽了。」陳善良看到我早早的就回到教學門診,略帶驚奇的問道。

「恩好的,病患是個23歲男性,自述一向健康,這次來的主訴是拉肚子兩天。」
「嗯哼,很好,年齡性別和過去病史都有帶到。」

「沒有發燒、咳嗽或其他症狀。」
「嗯哼,繼續說。」

唔…還能說什麼呢….

「他不是水便,是糊便,糞便沒血絲。」
「恩…好,請繼續。」

「呃…….沒了……..」
「嗯?就這樣?」
「是的老師。」
「哈哈沒關係,來,我也問一下給你們看,你們可以參考一下。」

陳善良也沒多說什麼,笑笑的請護理師招呼胡暖男和他媽媽進來。

 

「胡暖男先生,請進。」
「哇你才23歲阿?好年輕,還在讀書嗎?」
「喔對阿,我們家暖男,現在在讀台大電機研究所柳!」暖男媽搭著兒子肩膀,得意的講道。
「哇真好,這個年紀很少小孩和媽媽感情這麼好的,又是高材生,不簡單捏!」

不愧是主治醫師,在一個打招呼中融入了多重元素,不僅讓人覺得他是個親切的醫師,還同時連環馬屁,句句精準的命中暖男媽的心坎,逗得暖男媽花枝亂顫,值得學習!

這時,我發現皮卡昌又悄悄的靠近我,並在我耳邊短促了講了一句「他是媽寶」後,緩緩的遠離我。
馬的,這傢伙真是陰魂不散。

 

「這次來,蓋瑞醫生說是從前天開始拉肚子,請問還有其他的症狀嗎?」
「有有,他一直覺得身體散熱很差,一直流汗。」暖男媽毫不猶豫的講道。

咦阿?剛剛不是說就只有拉肚子嗎?而且散熱很差是啥?現在是九月然後他穿著「極度乾燥」的風衣兼羽絨衣,散熱怎麼可能會有多好?!

「這樣阿….平常都習慣穿這麼厚嗎?」陳善良笑著提問。
「是阿,暖男喔,他本來就比較體虛的啦!」
「穿比較厚,散熱當然比較差啦!哈哈哈!」
「喔也是啦….哈哈哈!」

這對話,充滿醫病溝通的奧妙,難以參透,我往旁邊的皮卡昌一看,看到他也不知所云的「哈哈哈」乾笑著。

「那再請問胡先生,這次拉肚子前有吃壞肚子?發燒感冒?還是其他的狀況嗎?」
「這倒都沒有。」胡暖男篤定的回答。

想不到,在這時後,他媽媽馬上插了一句話進來。

「哪裡都沒有?我突然想到,你前天早餐給我吃什麼咧?」
「冰棒!他那天早餐竟然吃外面賣的那種巧克力雪糕!」
「吼媽,我常常那樣吃,那個才不是原因咧!」

陳善良看著他們,尷尬的笑著,準備再進一步問病史時,這位媽媽卻不打算就這樣放過他兒子。

「而且他這幾天大的便,都很臭!」
「大便不是本來就很臭嗎?!你到底在說什麼啦!」胡暖男也不甘示弱的迎擊。
「你那個不是一般的臭…」

面對這一發不可收拾的局面,陳善良快速的安撫了眼前吵得不可開交的母子。

「好了好了,我來統整一下,胡先生的腹瀉很難確診原因啦!一來媽媽你說他大便很臭,這有可能是吃到不乾淨的飲食造成腸胃炎,阿他早餐吃冰棒也是很奇怪,所以腹瀉也有可能只是對飲食消化不來,總之呢….」
「總之他的腹瀉情形不嚴重,再加上也沒有其他症狀,暫時可以先症狀治療就好,我們給他止瀉藥,然後再觀察看看就可以。那拉肚子要注意的警訊有幾個,首先呢….」

看到陳善良不僅中止了兩人的爭吵,更清楚的講解了病情,這就是教學門診的意義吧?不是死板的照著講義傻傻的問診,而是要掌握當下的情境,拿捏講話的分寸,套句老掉牙的成語,這次的門診真是讓人獲益良多阿!

 

「好的,那我就開些止瀉的藥給胡先生,回去也要注意飲食的清潔還有調整自己的飲食習慣噢!」
「這樣就可以了,謝謝你們來讓我們的年輕醫師學習噢!」
「哎唷太客氣了,謝謝陳醫師和蓋瑞醫師,他都很愛亂吃,唉講不聽捏!」暖男媽媽笑著回應,顯然對這次門診十分滿意。

氣氛在這個時候,已經是一片和樂融融,大家都自然不做作的笑著,阿,一切是多麼的美好。

怎知,我的眼角餘光又看到了緩緩靠近的身影,馬的皮卡昌又湊過來了,他想幹嘛?

「欸,胡先生拉肚子,猜一句成語。」
「蝦毀?我怎麼知道?」
「猜一下啦拜託~」
「煩欸,胡….胡拉..胡拉圈?咦不對….」
「公布答案,落腮鬍(烙賽胡),鏘鏘鏘鏘~」

槓,這哪門子成語?

 

 

胡暖男母子前腳才剛踏出診間,緊接著,鐵甲詠就回來了。

「哦?蓋瑞已經問完,而且老師還看完診了?」鐵甲詠詫異的問道。
「嗯,他的那個病患病情比較簡單,那麼鐵甲詠,就換你報問到的病史給我們聽囉?」陳善良醫師說道。

 

醫學系在幹嘛?│門診大佛(下)看這邊

 

醫學系在幹嘛?

《醫學系在幹嘛?》新書上市! 博客來購書連結

 

考試與讀書

當前輩們準備要開始電人時,就會有充滿自信,拼命跟學長對到眼的醫學生,與低頭匆忙翻找口袋書上的小抄,拼命低頭、眼神游移,絕對不跟學長對到眼的醫學生。
「那請在座的各位舉手投票,每個人都要投票,請問這位病人最像是什麼呢?」當全場醫師一頭霧水,努力思索要投給哪一個答案時,鐵甲詠想到了絕佳的計策......

情報搜集

專業醫學生如我們,有一個良好的共識:在每一堂課前,必定要做足完整的情報蒐集,不是對於醫學知識的情報準備,而是對於老師喜好與個性的準備。
醫學知識太博大精深,永遠無法充足的準備好;老師的個性與喜好就不一樣了,只要能妥妥的投其所好,包準又能美好的度過一天。

謊言終結者

「同學們,這一次的期末考比較簡單,祝大家考完試後有個美好的暑假!」語畢,全班歡聲雷動。
成績出來後,哀鴻遍野,美好的暑假個頭,這個暑假要在醫學院上課囉。

 

更多醫院與醫學系精彩小故事

Stay in touch!

你也許會喜歡

無留言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