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 Light

大家想必記得2016年的八月,當Pokemon GO這個手機遊戲剛上市時,那瘋狂的寶可夢熱潮。走在路上,不論男女老幼,全部低著頭用食指瘋狂往上刷螢幕,每個人都在抓神奇寶貝,在醫院裡,想當然也感染了這股寶可夢狂熱,當時也發生了許多荒謬的情結。

比如說,有病患不顧建議在術後堅持要下床行走,平常怎麼勸他都不肯下床,但為了抓寶可夢他可以忍痛走路到走廊,間接的進行術後復健;在病房裡固定有一個病患會在寶可夢站灑櫻花,這也連帶的讓他在病友間的地位不斷上升,幾天下來儼然成為了病患的領袖,僅僅因為他願意幫助大家抓寶可夢。總之,那陣子的寶可夢的旋風簡直驚天地泣鬼神,相信許多人都印象深刻。

 

身為專業肥宅,小時候最喜歡的卡通帶來的風潮怎麼能錯過呢?就算身為醫院低階藍領勞工,我們的心中仍然燃著熊熊火焰,立志成為寶可夢大師。稍微有鑽研過的資深玩家一定知道,稀有寶可夢常出現的地點往往不是輕鬆就能到達的地方,台中梧棲港、嘉義東石港或者新竹南寮…等等。

我們這批菜鳥醫師狂熱到什麼程度呢?許多人選擇外放的醫院時,毫不猶豫的就選了台大醫院新竹分院,為的就是能就近到南寮抓寶可夢。

我也加入了新竹的外放團,我記得當我們到新竹分院報到時,第一件事不是跟人事處阿姨認識周遭環境了解工作內容,拿了宿舍的鑰匙後馬上借腳踏車去,我們早就打聽好新竹分院只有提供三台腳踏車,不趕快幫自己搶到一台的話,下班就要走10公里才能到南寮抓寶可夢囉!

 

說來奇怪,儘管我們內心迫切的期望自己能站上寶可夢大師之巔,但可能肥宅當久了,出門滑手機大剌剌的展示自己在抓寶可夢,要是被病人或者學弟妹認出來,好像還是有點害羞尷尬。

「蓋瑞學長怎麼癡癡的看著手機猥瑣的笑著?到底在看什麼低級的東西阿這個學長?」
「咦?那是上次在醫院裡看過的蓋瑞醫師?他走路怎麼都不看路一直看手機,撞到小朋友了啦!」

光想到走在路上要是遇到認識的人,但他卻無法理解我的狂熱,甚至打從心裡鄙視本肥宅時的窘境,就讓我每次抓寶可夢時總是芒刺在背,畢竟真的不是每個人都像我們這樣,願意為寶可夢拋頭顱、灑熱血。

 

也因此,我每次和戰友們出門抓寶可夢時,總是穿著相對應的全套運動服,假裝自己其實是在運動的陽光少年,偶爾滑滑手機罷了,雖然看起來很假,不過這樣的偽裝總能帶給我滿滿的安全感。

要去中正紀念堂抓寶,就穿著排汗上衣搭配跑步鞋,一身要去跑步的裝扮,絕對不是要去當什麼亂七八糟的寶可夢大師;要去河濱公園,就揹上網球袋假裝自己其實是為了打網球的,絕對不是因為那邊常出我缺的寶可夢;騎腳踏車到南寮,當然也是假掰的戴著安全帽穿著壓縮褲,裝作是騎腳踏車路上順路抓抓寶可夢而以。現在回想起來,真的像個白癡一樣,根本沒人會在意邊緣肥宅的穿搭吧?

 

 

總之,某個沒有值班的周末,我和戰友「頭油塌」約好了要去大安森林公園抓寶可夢,「頭油塌」的典故來自於他每天熬夜抓寶可夢,只要雷達一偵測到,再晚他都會去抓,如果很遠的話也沒關係,就開著家裡的Toyota去抓。

也正是因為如此的不辭辛勞與舟車勞頓,他的頭髮又油又塌,為他贏得了這個充滿雙關的綽號。儘管大眾可能會看不起這樣的肥宅,但在我們圈子裡,頭油塌無庸置疑的是最棒、最挺拔的逐夢男子漢阿!

 

理論上,週末要去大安森林公園這種郊遊勝地,就是要假裝自己在野餐或者遛狗,但野餐的缺點在於機動性不夠,我們沒辦法隨時戴上野餐墊和食物就去追逐寶可夢,況且兩個男人自己野餐有點不舒服,而我們兩人又都沒有養狗。所以,在討論一陣子後,我們決定帶上一顆橄欖球,假裝是要去大安森林公園丟球的華僑,蠢到一個極致。

一到大安森林公園,第一件事就是把橄欖球往地上一丟,立馬打開手機開始搜尋附近的寶可夢,一如往常的迅速與效率的展現肥宅專業,並且我們的根據地也是精挑細選過的,我們找了一個充滿寶可夢補給站的精華地段,在那裡,總有玩家會不間斷的灑櫻花。

「這邊超完美欸,在這邊待一整個早上沒問題柳!」頭油塌滿意的點點頭,
「對阿!超讚的啦!這邊超多櫻花耶!」我也興奮的附和,這個地點簡直無懈可擊。

 

我話才剛說完,一個剛路過我的老杯杯立馬轉過身來,四處張望。

「哪裡?大安森林公園這時候有櫻花?!」
夭壽,他會錯意以為是現實生活中的櫻花了,有夠瞎。

 

正當我們要跟阿伯解釋這尷尬的誤會時,定睛一看,我咧?這男子不正是醫院裡赫赫有名的大老前輩,謝賣瓜嗎?

 

謝賣瓜在圈內算是個有名的人,年過70的他屢屢發言自誇,告訴大家他的當年勇,基本上以現代的環境以及競爭來看,他的豐功偉業其實並不怎麼樣,不過他還是會瘋狂對媒體放話,讓大家覺得現在的年輕一輩醫師都是米蟲、草莓族、沒醫德又不肯傾聽病患的心聲,總之,每個上過他的課的醫學生,大概都會被他氣得牙癢癢的。

好加在,我跟謝賣瓜沒什麼交集,臨床的分組剛好都不用上他的課,所以儘管他仇恨值超級高,我對他倒沒什麼先入為主的刻板印象,就是個以為大安森林公園八月會開櫻花的詭異路人。

然而,對頭油塌而言,謝賣瓜跟他算是熟面孔了,頭油塌從大五開始,每次的臨床課程總是會遇到謝賣瓜的教學,選病房也因為簽序太爛而被迫選擇謝賣瓜所在的病房,在一次次聽從謝賣瓜的教誨後,頭油塌當之無愧的成為世界上最憤世嫉俗的醫師之一。

 

更糟的是,謝賣瓜一眼就認出頭油塌了。

 

「咦阿?阿你不是那個頭油塌嗎?今天沒值班阿?」
儘管頭油塌對謝賣瓜的言論不滿已久,但人家是來運動的前輩,而我們是來逐夢的寶可夢大師,咱們井水不犯河水,所以,頭油塌還是客氣微笑的點頭回應。

「阿你也是本院醫師嗎?」謝賣瓜轉過頭來,對我問道。
「喔不是,我是電機系的,是頭油塌高中的學弟。」

學長和同學們都說過,為了自己的身心健康,和謝賣瓜的交集還是越少越好,所以我果斷的一秒變電機系,儘管頭油塌看著我的眼神充滿了「WTF」,我還是故作鎮定的扮演著電機系學弟的身分。

 

「你們週末出來踏青嗎?」
「哈哈老師,我們平常太少運動啦,趁有空出門動一動。」頭油塌還煞有其事的拉個幾下筋給謝賣瓜看。

很好,看來謝賣瓜的話題已經轉走了,我們不用解釋櫻花了,水!

 

「橄欖球阿…..」謝賣瓜可能是吃飽太閒,竟然停下來和我們聊天,而正是我們放在地上那顆灰色的橄欖球,吸引到了他的興趣,他示意我們給他球,並興致勃勃的拿著球在手上把玩。

「你知道以前我們台大….橄欖球很強嗎?」

馬的,變成電機系也沒用,他就是硬要講古,而且這種開場方式,搭配謝賣瓜的一貫風格,看來最後一定是要告訴我們:他自己橄欖球很強。

也不等我們回答,謝賣瓜就繼續講了下去。
「以前阿,建中橄欖球隊算是世界上有名的,而台大橄欖球隊也很大部分是建中成員,裡面自然充滿菁英。」

說實在,他說的是真是假我們根本不在意,我們只在意寶可夢。

 

「我自己阿….以前也是打橄欖球的。」果然來了,傳說中的老謝賣瓜,自賣自誇。
「你們來丟橄欖球的阿?那你們會丟出橄欖球的正確螺旋嗎?」說完,他還做做樣子,用手指在橄欖球上面順時針比劃。

這種情況,當然是趕快把頭油塌賣了再說,要是說自己會丟的話,搞不好就要和謝賣瓜傳接球了,這我可不幹。

 

於是,我立馬指著頭油塌說道:「前輩,他很會丟橄欖球,建中橄欖球班際比賽冠軍,隻手遮天。」

頭油塌一樣一臉WTF的表情,然後慌亂的一邊搖頭一邊揮舞著手否認這整件事。

好在謝賣瓜實在是太想自誇了,所以即便聽完我浮誇的介紹,他也無動於衷,繼續他的自吹自擂。

「橄欖球如果重心一偏,丟出去的螺旋就會越晃越大,彈道就不可能準了….」
「拿法,球的拿法很重要,丟出去後還要有一個扣腕的動作,扣腕。」

夭壽,他到底有沒有要丟?如果他要找人傳接球的話我就可以丟下頭油塌和他丟球自己去抓寶可夢了,可是他卻只是站在原地不斷做示範動作,告訴我們怎麼丟可以丟的「直、狠、準」,然後一次都沒有真正的丟出去過。

 

附帶一提,就算他真的丟了出去,那顆橄欖球八成也很難用標準的方式筆直旋轉,原因是標準的橄欖球價格太昂貴,所以我們為了節省預算,網購時買的是價格不到三分之一的「犬用趣味橄欖球」,基本上整個縫線設計和材質就是要讓狗咬的,不是要給人丟的。

但反正謝賣瓜也沒有要丟的意思,他就是拿著橄欖球,講著自己以往的豐功偉業,並且告訴我們他之前有人以為他肋骨長腫瘤了,其實根本沒有,那個疑似腫瘤的亮點是他以前英勇的打橄欖球時受的傷。

最後,好不容易謝賣瓜的長篇大論終於準備要收尾了,更出乎我意料的是,他拿起橄欖球,仔細的喬了喬縫線和握法後,竟然準備要把球丟給我們。

「喏,接著!」他努努嘴,後退幾步,而我們則期待著他丟出一個,所謂的標準、橄欖球螺旋。

 

他手臂一甩,蝴蝶袖微微晃動,出手後擺臂、扣腕!

當下時間彷彿停止,我們眼睛專注著盯著飛過來的犬用趣味橄欖球。

朝我們飛過來的,是不規則晃動,彈道詭異下垂的橄欖球,我們和謝賣瓜距離不到五公尺,但他丟出的那顆球連飛行五公尺都沒能辦到,「咚」的一聲掉我們前面一公尺的地上後,往旁邊不規則彈跳走了。

搞毛阿?就算是犬用歡樂趣味橄欖球,這球也丟得太爛了吧?

 

不過,當我們困惑的去撿球時,謝賣瓜已經走遠了,看著他自信的背影與在風中飄逸的白髮,我們兩人都不知道剛剛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到底這個人是來幹嘛的?

算了,抓寶可夢去!剛剛的事就當作做了一場怪夢吧!

 

 

我相信不論是在醫界或者各行各業,都不乏這種喜歡吹牛自誇的人,有許多人嘴巴上總是掛著自己的豐功偉業,自己人生的輝煌。反正,別人也無法求證,一切都是自己說了算。

這些話往往經不過考驗,甚至就像謝賣瓜丟的橄欖球一樣,一經考驗,就發現和嘴巴上說的有著巨大的落差,但吹牛的人卻總是不自知。但他們不自知就算了,許多周遭的人,卻會被他們這樣的吹牛影響了自信。

總會有人炫耀著自己完美的生活,誇耀自身滿滿的經歷,兩相比較之下,似乎讓自己的人生顯得一團混亂。

時代不同,周遭的環境也不一樣,每個人努力經營的人生,本來就不需要和別人比較,歐巴馬50多歲就當完兩屆美國總統,而川普則在70歲時住進白宮,但我相信大家一定不會覺得歐巴馬的人生比川普的精彩。

更何況,我們所看到的「別人的人生」,往往都是經過層層的包裝,七彩斑斕的夢幻泡泡,卻一戳就破。

 

在持續努力的前提下,人和人的差距絕對不如想像中大,不論是家教過的學生或者是自身經驗,我都這樣深信著,往往讓我們卻步的是不夠的自信,與打從內心的不相信自己。

“Shoot for the moon, even if you miss, you’ll land among the stars”是我還算喜歡的一句話,當我們把目標訂在月亮時並且努力的去追逐,即便最終我們沒到達月亮,但我們也會發現自己在璀璨的星空中,終究還是落在點點繁星中。

好比說,今天我要上健身房練出模特兒身材,那與其給自己一個「每週上三次健身房,每次一小時」這種目標並且確實達到,還不如訂一個「我的體脂肪一定半年內要比彭于晏低」的目標,就算最後沒有比彭于晏體脂肪低,只練出陳漢典混搭阿Ken的身材,說實在應該也比第一個目標來的厲害一點。

不過老實說shoot for the moon那句話有些科學上的瑕疵,技術上來講,星星離地球比月亮還要遠,不過算了。

 

醫學系在幹嘛?

《醫學系在幹嘛?》新書上市! 博客來購書連結

 

考試與讀書

當前輩們準備要開始電人時,就會有充滿自信,拼命跟學長對到眼的醫學生,與低頭匆忙翻找口袋書上的小抄,拼命低頭、眼神游移,絕對不跟學長對到眼的醫學生。
「那請在座的各位舉手投票,每個人都要投票,請問這位病人最像是什麼呢?」當全場醫師一頭霧水,努力思索要投給哪一個答案時,鐵甲詠想到了絕佳的計策......

情報搜集

專業醫學生如我們,有一個良好的共識:在每一堂課前,必定要做足完整的情報蒐集,不是對於醫學知識的情報準備,而是對於老師喜好與個性的準備。
醫學知識太博大精深,永遠無法充足的準備好;老師的個性與喜好就不一樣了,只要能妥妥的投其所好,包準又能美好的度過一天。

謊言終結者

「同學們,這一次的期末考比較簡單,祝大家考完試後有個美好的暑假!」語畢,全班歡聲雷動。
成績出來後,哀鴻遍野,美好的暑假個頭,這個暑假要在醫學院上課囉。

 

更多醫院與醫學系精彩小故事

Stay in touch!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Related Posts
Blogimove部落格搬家技術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