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 Light

讀醫學系的人,八成都是理工組上來的,從小到大的教育無不崇尚科學的思考與縝密的邏輯,在讀醫學系的七年更是接受著徹底的科學教育。

醫師王水泥就是這樣的科學崇拜者之一,他的水泥腦不是坊間傳統的水泥腦,他的腦袋灌的是高級的科學水泥。

科學水泥腦的他,鮮少能忍受別人在他面前講不科學的話,只要有人在他面前提到「不科學的思維」,不管當下場合適不適當,他一定是先糾正再說。如此機車的他也律己甚嚴,總是100%的要求自己講的一字一句都很科學,不論是在病情解釋或者和醫病溝通上都是如此,絕不苟且。

 

看他和病患互動超級有趣,幾乎每一次,都可以看到病患困惑錯愕的神情。

「醫生,我的寶寶剛剛的電腦斷層有看到什麼問題嗎?」年輕媽媽抱著剛出車禍的小孩,焦急的問道。
「有,在左側大腦鐮附近有硬腦膜下血腫,這個要住院觀察。」

「硬腦…血腫..什麼的,那個是什麼?很嚴重嗎醫師?」媽媽聽到一串詭異生硬的醫學術語後,第一反應,想當然是追問下去。
「硬腦膜下血腫是硬腦膜和蜘蛛網膜之間的血腫,嚴重情況視出血量以及臨床症狀而定,你小孩出血量大概不到3毫升,保守觀察是比較合理的作法,暫時先不考慮外科手術治療。」

當病患媽媽還在消化這句落落長的話背後的艱深含意時,王水泥甩甩白袍,告訴病患媽媽剩下的問題都可以問蓋瑞醫師後,帥氣的離開。

「那個…..不好意思….我還是沒有很懂,可以再講一次嗎?」困惑的媽媽看著我,面帶愧疚的再次詢問。
「沒關係,我可以理解。」100%可以理解的,到底有哪個民眾可以消化這樣的話?

「你小孩撞到頭後,電腦斷層看到一點點腦出血,但出血量不大,所以暫時先不用開刀,住院觀察就好了。」
「喔喔!原來是這樣,不好意思,我剛剛還沒聽懂….」

不用不好意思,王水泥就是這樣的一個醫生。

 

在王水泥的字典中,是沒有感冒這種用詞的,他一定是講標準的「懷疑感染」,然後再追加說,可能是「細菌」或者「病毒」感染,但也不能排除其他罕見的微生物感染或者病因。總之,他跟病患互動就像在幫醫學生上課,用字標準專業,一絲不苟。

「欸水泥哥阿,你幹嘛不直接講他感冒,然後幫他治療就好,在那邊扯一大串,病患反而一頭霧水不是嗎?」有一天,我實在是忍不住的問了他。

「我跟你講,我沒辦法講出不科學的話,我如果不這樣講,就會覺得自己講得不精準,心理就會有個疙瘩。」
「另外,心理有疙瘩是借代修辭,只是形容內心的不適,並不代表心臟真的有結構上的突起。」
「呃….好的水泥哥,我理解了。」

「話說蓋瑞,你剛剛說病患會一頭霧水,其實這說法也怪怪的,要也是汗水,頭怎麼會有霧水呢?你說對不對?」
「唔….對對對。」

「阿還有,我其實一直覺得中文裡面『心理有個想法』這種說法很不OK,明明就是大腦有想法,而不是心臟有想法….」
「夠了夠了,水泥哥,我懂你的意思了,真的。」

堅若磐石的科學水泥腦,非這傢伙莫屬。

 

 

王水泥學長一直忠實的呈現他的科學水泥腦,直到某一天,在中午的時候,我和他在醫師室裡啃著醫院的營養部便當,而我赫然發現:王水泥在吃糖醋魚片時,都會默默的把鳳梨挑出來晾在一旁。

待過醫院就會知道,在醫院有些不成文的習俗,鳳梨和芒果就是很好的兩個例子。這兩個水果堪稱第一線的醫護人員最敬而遠之的黑白無常,只因為在諧音上,「旺」來和「忙」果都暗示著忙碌興旺的工作,在已經不堪負荷的醫院中,沒人會想要讓自己增添工作,所以許多醫護人員都避開這兩種東西不吃。

雖然說在外人眼裡,這種醫院裡的迷信可能很可笑,但在我們眼中可不是如此,在醫院工作千萬別鐵齒,有時後一旺起來,整晚不能睡就算了,還可能會無暇顧及病人的健康,害人害己阿!

但避開鳳梨不吃不該出現在王水泥身上阿?這仁兄不是以「精密的邏輯思考」、「嚴謹的科學思維」自詡的科學水泥腦嗎?怎麼可能會跟大家一樣相信旺來這一套,甚至大費周章的避開鳳梨來吃咧?

 

 

好,讓我來弄清楚到底發生什麼事。

「水泥哥,你不喜歡吃鳳梨噢?」先旁敲側擊一下。
「不會阿。」

「咦阿?可是你怎麼都把鳳梨挑出來吃?該不會你對鳳梨過敏?」繼續裝傻的套話。
「哇賽蓋瑞,你這問題有夠低能的啦!你難道不知道在醫院本來就不該吃鳳梨嗎?會『旺』來欸!」

什麼?!這傢伙竟然有臉理直氣壯的這樣回應,還一臉困惑鄙視的看著我。
王水泥,你身為「科學水泥腦」的自尊都放到哪裡去了?還不是因為你都堅持你是科學思考,才逼得我必須搞清楚你為什麼也會不吃鳳梨?

「喔這樣阿,那水泥哥,芒果你吃嗎?」
「芒果太好吃了,所以我只有值班的當天不吃,但鳳梨我可是整整戒了兩年了咧,哼哧!」 「而且蓋瑞我跟你講,我覺得沒吃鳳梨有差,現在值班沒有以前那麼忙。」

不知道為什麼,這些話明明也很不科學,但王水泥講起這些話就不會心理有疙瘩。

 

 

更超過的是,在後續的對話中,我發現這位科學崇尚者,在醫院裡該遵循的迷信一個都沒少。

在值班時,假設當下不忙,也很少會有值班醫師說「我現在不忙」。

我們相信,一旦講出來,我們的氣場就會破功,開始會有大大小小的事出現,好比說哪個病患胸口疼痛、喘不過氣…等等。總之,不忙的時後就乖乖閉嘴休息,這是住院醫師的鐵則,而王水泥也和大家一樣奉行著這樣的戒律。

在值班室裡,王水泥也固定放著一包乖乖餅乾,通時祈禱著讓值班時病患都乖乖的,以及在醫院裡那些非人世間的東西也都能乖乖的。那包乖乖是不能吃掉的,一吃掉氣場就會變差。除此之外,王水泥每次值班要睡覺時,假如值班室除了他之外沒有其他醫師,他一定開著燈,在一片燈火通明中睡覺。

「我會怕柳,蓋瑞你不覺得,醫院一定很陰嗎?」

水泥哥,你真是愧對你的科學水泥腦,雖然說我也會怕,但畢竟我沒有以我的科學思維沾沾自喜,所以我是無辜的。

 

 

最瞎的是,王水泥在大六時就和他老婆結婚,原因無他,只因他在大二時聽學長們說過,醫學系的學生們在大七當實習醫師的那一年,因為工作太鬱悶以及來自各方的壓力,感情會面臨危機,並且會出現分手潮。

「當時,大我五屆的學長那班,整整有4對班對在畢業前分手,其他和圈外人的也是分手的分手,吵架的吵架,而且幾乎都是愛情長跑很多年的!有夠讓人擔心的啦,嘖嘖!」
「所以不管怎樣,我當時就決定一定要在大七以前和女朋友結婚。」

大七有分手潮這個說法我比較少聽說,但王水泥除了深信不已外,狡猾猥瑣的他,還在大六時逼婚成功。

他用心籌備了浪漫的求婚,除了找一堆女朋友的閨蜜助陣外,還在大庭廣眾下帶著一堆道具浩浩蕩蕩的求婚,並且全程錄影。

「哼哼,我那個求婚有夠浪漫,只能用被愛情沖昏頭來形容我老婆那時的樣子,一個腦熱就答應嫁給我了。」
「阿當然,那麼多人在看,還有錄影,又一堆她的好朋友一起用心準備,我猜她也不好意思拒絕啦呵呵!」

我靠,王水泥心機真的有夠重,還好他們夫妻倆人現在感情很好,要不然真的是誤人一生。

 

 

不過,為此做到這種程度也太浮誇了吧?

「水泥哥,冒昧的問一下,你不是最講究科學思考的嗎?怎麼感覺你在這方面,都快要比我阿罵還迷信了?」他的行為實在是太兩極,實在是有釐清的必要。

聽到這個問題,王水泥停下了手邊的筷子,嘆了一口氣。

 

「我以前也是很不信邪的,鳳梨芒果樣樣來,看到護理站放乖乖餅乾還會嗤之以鼻。」
「直到有一天,我從捷運站出站,路過一位在化緣的尼姑時,順手給了他幾個零錢後….」

等等?尼姑?

「尼姑突然激動的握住我的手,告訴我說:你以後千萬不能吃雞蛋,千千萬萬不行!切記!」
「當下心中覺得有夠荒謬,所以我也沒特別注意,中午的時候吃了一碗雞肉親子丼。」

劇情就這樣超展開了,在吃完親子丼不到一小時後,見習醫師王水泥手上的唯一的一床病人,一位來醫院做簡單的切片檢查的阿伯,突然心肌梗塞,健康狀況急轉直下,讓護理站忙上加忙,眾人雞飛狗跳。

但這時候的王水泥,還沒有把這件事和親子丼做連結,畢竟心肌梗塞也不是什麼罕見疾病,就此把這病人的病情歸咎給親子丼,對親子丼不太公平。

 

不過在之後,王水泥漸漸的發現,怎麼好像每次他吃了雞蛋,手上病人的病情就會出現意想不到的轉折。

「去拉麵店吃碗麵配溫泉蛋,隔天到醫院,值班的學長告訴我說:學弟,你那床病患昨天吃東西嗆到,過世了。」
「早上吃個麥當勞的蛋堡,到病房時跟坐在輪椅上的阿姨打招呼,結果之後阿姨竟然在出院前跌倒骨折。」

幾乎每一次,吃完雞蛋的王水泥都會像名偵探柯南一樣,讓周遭的人陷入生命危險。儘管他打從心中不信,但罪惡感終究是一點一滴的累積了,擁有僵硬科學水泥腦的他,推導出了一條不怎麼科學的公式:

“王水泥 + 雞蛋 = 出人命     <王式定理> ”

「而且馬的,就連吃蛋糕都不行!」從這公式問世的那一天起,他不再吃雞蛋相關的任何食物,而也是從那時候起,他千呼萬喚的,終於從名偵探柯南變成普通的醫學生。

 

有了吃雞蛋的慘痛教訓後,儘管在大部分的時間王水泥仍然堅守著科學思維,但在那剩下的時間簡直是無可救藥的迷信。

隔年大六,他逼婚當時的女朋友,好啦,浪漫的求婚。
再隔一年,開始值班後的他,鳳梨和芒果全都不碰。
畢業後當住院醫師,他固定會在值班室放一包乖乖,祈求平安。
明年,他會帶他老婆去法國和倫敦看她最喜歡的網球四大公開賽,因為他相信結婚會有「七年之癢」,明年他們夫妻應該會癢起來,要事先計畫點浪漫的行程聯繫感情。

只能說,最能有效改變一個人堅守的信念的,莫過於挫折了。在磨練和苦難中,任何人的想法都可能會變,好人會變壞人,科學水泥腦也會變迷信。

 

「話說回來,院方竟然在提供便當時,偷偷在糖醋魚片中加鳳梨,看來資方立場果然和第一線人力不同,醫院經營者真的有夠陰險狡猾的!」
「故意要陰我們第一線的醫護耶….」看著挑出來的鳳梨們,王水泥忿忿不平的說道。

慢著,那道菜本來就很常加鳳梨吧?!這傢伙的想法也太執著了吧。
看來,不論是科學還是迷信,唯一不變的就是那固執的水泥腦阿!

 

醫學系在幹嘛?

《醫學系在幹嘛?》新書上市! 博客來購書連結

 

考試與讀書

當前輩們準備要開始電人時,就會有充滿自信,拼命跟學長對到眼的醫學生,與低頭匆忙翻找口袋書上的小抄,拼命低頭、眼神游移,絕對不跟學長對到眼的醫學生。
「那請在座的各位舉手投票,每個人都要投票,請問這位病人最像是什麼呢?」當全場醫師一頭霧水,努力思索要投給哪一個答案時,鐵甲詠想到了絕佳的計策......

情報搜集

專業醫學生如我們,有一個良好的共識:在每一堂課前,必定要做足完整的情報蒐集,不是對於醫學知識的情報準備,而是對於老師喜好與個性的準備。
醫學知識太博大精深,永遠無法充足的準備好;老師的個性與喜好就不一樣了,只要能妥妥的投其所好,包準又能美好的度過一天。

謊言終結者

「同學們,這一次的期末考比較簡單,祝大家考完試後有個美好的暑假!」語畢,全班歡聲雷動。
成績出來後,哀鴻遍野,美好的暑假個頭,這個暑假要在醫學院上課囉。

 

更多醫院與醫學系精彩小故事

Stay in touch!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Related Posts
Blogimove部落格搬家技術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