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 Light

大學期間,我前前後後接了十幾個家教,多虧了這樣的兼差賺外快,我得以遇到了不少奇妙的事情,除了超級霹靂土豪家庭外、最特別的大概就是混血小弟的故事了。 (家教故事 – 土豪篇看這邊)

當時我大三,手上有一個家教是想考台大電機的師大附中弟弟賈文青,這個弟弟其實姓吳,我叫他賈文青是因為他每次都在附中網球場門口兩張木桌上假裝在寫詩,邊撥瀏海邊寫散文,筆名叫「忘憂堇」。

 


無情的秋雨灑落在臉龐,年華,
身旁的榕樹呢喃著秋語,黃昏,
我望向妳的容,妳的影,妳的美,距離。

或許有一天,妳會聽聞秋風捎來的,我的思,無盡。  〈附中斜陽 – 忘憂堇〉

賈文青通常都會拿他的新作品給我欣賞,他的作品往往反應了他現在的校園生活與情感的狀態,看完這篇〈附中斜陽〉,不難發現他又在暗戀女生了。

 

「賈文青阿,以高中生來講,你文筆真的不錯,雖然用詞華麗煞氣了點,不過還算精確就是了。」

「但,你要不要試試看直接告白阿?咦阿?你確定要把這篇直接放進她抽屜?」

賈文青一直到畢業,都沒追到那個女生,然後就繼續到台大電機寫詩去了,貫徹始終。

 

扯超遠,總之在賈文青考上台大電機後,他媽媽太過滿意教學成效,所以介紹了一位朋友的小孩給我,正是這篇文的主角。

「蓋瑞阿,我有一個朋友的小孩,現在讀國二啦!他也想讓你幫忙輔導,他的家長人超~好的,請你一定要幫忙!」
「喔好阿!你們家賈文青上大學後,他的時段正好空著,如果方便的話就試試看吧!」國中的家教大多不用備課,當然是一口答應。

 

在答應後幾小時,家教媽媽就打電話過來約時間了,家教媽媽人很友善開朗,但中文有個腔調,有時候還需要用英文輔助才能把想講的東西講清楚。

就算媽媽是外國人,也嚇不倒我的,要教的弟弟終究還是國中生,OK的啦!

 

一星期後,我來到了他家的大樓,到了6樓後,深吸一口氣按下了電鈴。

電鈴聲後,是匆忙的腳步聲,然後門被大力拉開,一個中年、帶著細框眼鏡的金髮男子豪邁的伸出手,有力的和我握手寒暄,家教媽媽也站在後面開心的對我噓寒問暖。

爸爸是德國人,媽媽是留美新加坡人,因為工作帶著小孩來台灣,預計會讓小孩在台灣繼續升高中、讀大學,但由於從來沒想過會來台灣,所以弟弟只會一些他媽媽教他的簡單中文會話,基本上都是講英文居多。

 

混血弟弟帶著我到他房間去,坐在書桌前,我稍微和他閒聊了一下。

「哈哈,你中文名字叫宋X達,那你的英文名字是….?」

“Dar**s Ni*col*i Sh**if” 混血弟講了一大串字,搭配著強烈的口音,不妙,看來是德文唸法。

 

「喔這樣阿,那我以後就叫你阿達好了」雖然阿達這綽號很聳,不過我一心逃避念德文,也管不了那麼多了。

“But you can call me D, if you want(不過如果你想要,你可以叫我D)”

好險,天無絕人之路,以後叫他D就OK了。

 

「D,吃過晚餐了嗎?我們最好多練習中文,真的不行才能講英文。」

「好,晚餐我吃過了,吃大享堡。」

蛤?啥鬼?

” The chili dog from 7-11, you know ?(7-11賣的辣味熱狗堡,你知道那個嗎)”

槓!他在說大亨堡!
完了,這傢伙連大亨堡都沒辦法念對,到底怎麼在台灣念書?

 

中文基本會話都七零八落的D,讀美國學校大概是萬事OK,但不知道為什麼,D的媽媽幫他選了一間超填鴨的私立國中,那間國中的教學模式讓人不敢恭維。

這間學校,每一科隨時都在超前進度,D的幾乎每一個老師,都常常把「我們已經教到高一了」、「我們進度已經超前其他學校一年半」這種話掛在嘴邊,這些其實是事實,但我相信大部分的學生根本無法負荷這樣的填鴨式趕進度。

 

 

D是個認真勤勞的好小孩,上課從不睡覺,因為他覺得睡覺是不尊重台上老師的行為,所以他撐著眼皮把黑板上老師寫下的東西整齊的紀錄在筆記本上,即便他幾乎都看不懂。

我一看到那些筆紀,腦中除了傻眼外,心中更是對這間學校的學生感到同情。國二的D,筆記裡滿滿的都是正餘弦定理這些不屬於國中的數學知識,就算讀數理班都不一定會了,更何況是身為德國新加坡混血兒,國外長大的D。

這間學校的策略不難理解,用超前的進度去篩選出頂尖、能適應的學生,方便自己貼出好看的榜單,上建中、北一女、附中,但D這樣的學生就像是陪讀一樣,在學校被迫花費時間心力在追趕那過度超前的進度。

不過,數學理化雖然教課內容很病態,但終究還算是全世界的共同科目、有著共同的語言或符號,對D而言,最終的大魔王絕對是國文。

 

我對D的教學方法一直都很明確,先求弄懂、理解。而在考試方面,由於他光閱讀文字就要超久,所以在考試時只求把看得懂的簡單題目寫一寫就好,其他來不及寫的題目全部用猜的沒關係。

考0分都沒關係,反正這間學校那些「超前進度」的考題,在知識的學習上,就像是一堆高級垃圾。

對於大魔王科目「國文」的期許,我則是希望他能多閱讀來增加語感,考試時就把最後兩篇閱讀測驗寫一寫就好,前面的題目,全部寫B就是了。

由於策略很明確,所以在第一次段考後,我預設他國文的成績會很接進25分,畢竟他整個答案卷大概全都是B。

 

「D,來台灣的第一次考試感覺如何阿?」

「還可以,大部分科目考得比想像中好,除了國文之外。」D開心的笑著回答。

接著,他開始告訴我他各科分數,英文98分,理化70分、數學60分、社會科全部40~50分,一整個超乎預期。

 

「哇不錯耶!看來你的努力都有回報,那最難的國文呢?該不會考0分吧哈哈?」

「哈哈沒有啦!其實我國文噢……考了1分啦!哈哈哈哈」D笑著回覆,並開始在包包裡翻來覆去的要找考卷給我看。

當下,我乾笑了幾聲,在心中默默覺得D放的這個梗有夠爛,看來幽默感還有待加強。

 

想不到,當D拿出他的國文考卷時,定睛一看,右上角大大的用紅筆寫著”1″,1的下方劃著兩條底線。

我咧?!他竟然不是在開玩笑?還真的考1分!

 

 

D的國文考1分真的是非戰之罪,他們段考試題竟然是110題填充題,滿分100分,每錯一題扣1分,而且題目都是國學常識等需要硬背的東西,十分不友善。

但,雖然說考題讓人憤怒,但看外國人在台灣的病態考卷上寫的答案,還是莫名的充滿喜感。

 

Q: 司馬遷,著述史紀,後人稱其為?
A: 小遷。

Q: 一飯千金是何人的典故?此人最後輔佐誰開啟一代盛世?
A: 司馬遷,司馬遷。

Q: 「食之無味、棄之可惜」出自曹軍中何人之語?
A: 司馬遷。

就是要司馬遷,整張考卷,只要能填人名的地方一律都填司馬遷,非司馬遷莫屬。
那麼,大家或許會和我一樣納悶,算一算,D也寫對11格,他這種寫答案法,到底是如何在這麼硬的填充題中猜對11格呢?

 

Q: 請標示下面七言絕句平仄譜,「兩岸猿聲啼不住,輕舟已過萬重山」。
A: 仄仄仄仄仄仄仄,仄仄仄仄仄仄仄

OK,原因揭曉,全部都仄聲,還好他貫徹了信念這樣作答,要是他認真寫,搞不好1分都拿不到。

 

 

幾次的考試,幾乎每一次,不管D多麼努力,他都無法追上同學的進度,也讓他漸漸的灰心起來。

D是我最喜歡的家教學生,一來是他真的很成熟穩重,真誠的對待他人,並且無論在課業上多麼的沮喪,他從不想讓他爸媽擔心或感到愧疚,總是笑笑的自我解嘲。

但,對於這樣一個生活態度良好的孩子,雖然我很想幫助他能適應台灣的求學環境,讓他在考試能拿高分,但在我心中,深深覺得台灣的教育在浪費他的時間。

他肯付出、肯用心、並尊重生命中的一切,我相信放在各個領域他都能大放異彩,但如果照著他媽媽原先的規劃,他在台灣只會一路考差,花費大量時間在永遠考不好的國文,信心一再受創。

 

 

一年後,我鼓起勇氣和他爸媽討論了D的求學規劃,並老實告訴他媽,由於中文這個語言真的太難,我和D其實都用英文在上課,不然根本無法有效率的上課。

最後,我堅定的告訴D的爸媽,在台灣求學對D很辛苦,而且如果照著考試的途徑升學,D很難考好。比起來,如果D接受的是更自由的教育,他是個很棒的孩子,可以有很好的發展。

 

討論過後,他媽媽沉思了一下,並告訴我到底為什麼D會被送到這間私立學校就讀。

「其實我們一開始只是因為Djahangir在台灣同事的小孩都讀這間,才幫他選這間學校的,或許我們可以考慮讓他讀其他學校,接受不同的教育。」那串字母是他爸的名字,我之後看D的FB好友才知道怎麼拼的,我也完全忘記怎麼念了。

「不過,讀美國學校或者到美國讀書都好貴阿….哈哈」D的媽媽繼續苦笑道,並說她會再想想辦法。

 

我和D的緣份也自此,漸漸的到了一個段落,他媽媽開始積極的幫他尋覓更適合的教育,並在幾個月後,D轉學到中部念相對便宜的美國學校,並在一年過後,獨自一人到美國讀高中。

話說,D雖然身為混血兒,但從外表超級難看出他是混血兒,輪廓上大概是98%的東方臉孔,然後配上一頭微棕的短髮,不知道家世的話,看起來就是個染髮的亞洲人而已。

 

 

四月份,D從Facebook上敲了我,告訴我他錄取了哈佛大學,並且在學士後的生涯選擇上,希望能像我一樣,成為醫學系的學生。

「感謝你為我作的一切,蓋瑞。」看到那訊息,當下真是鼻頭一酸,感動到想飛去美國跟D擊掌,然後再飛回台灣工作。

 

我雖然是我國教育體系的受益者,但我深深認為這樣的教育打擊到了許多人,許多熱情洋溢、認真努力的人。

在台灣,升大學時,我們比的是在短短三年中,誰能把考卷上的題目寫得最熟練,並且在一小時內考出最好的成績,以此排名,並且斷言一個人的資質、才能。

但,人生不是只有三年,能力更不是那短短一小時的考試可以呈現的。

 

或許D沒辦法在考試時寫對三角函數,但他卻願意在下課後的時間,花上一整天研究數學邏輯,有幾個台灣的資優生能做到這件事?或許D的國文連要考30分都困難重重,但他卻喜歡在休閒的時候,拿起東坡詞,細細品嘗文字,用心感受蘇軾寫文時的心境。

在我心中,D的數學是最有潛力的,他的文學造詣也將無與倫比,好啦,在電機系寫詩的賈文青說不定也會很厲害,但D永遠是我最喜歡的學生,那位熱情專注、成熟貼心,只混到頭髮的混血王子。

 

醫學系在幹嘛?

《醫學系在幹嘛?》新書上市! 博客來購書連結

 

考試與讀書

當前輩們準備要開始電人時,就會有充滿自信,拼命跟學長對到眼的醫學生,與低頭匆忙翻找口袋書上的小抄,拼命低頭、眼神游移,絕對不跟學長對到眼的醫學生。
「那請在座的各位舉手投票,每個人都要投票,請問這位病人最像是什麼呢?」當全場醫師一頭霧水,努力思索要投給哪一個答案時,鐵甲詠想到了絕佳的計策......

情報搜集

專業醫學生如我們,有一個良好的共識:在每一堂課前,必定要做足完整的情報蒐集,不是對於醫學知識的情報準備,而是對於老師喜好與個性的準備。
醫學知識太博大精深,永遠無法充足的準備好;老師的個性與喜好就不一樣了,只要能妥妥的投其所好,包準又能美好的度過一天。

謊言終結者

「同學們,這一次的期末考比較簡單,祝大家考完試後有個美好的暑假!」語畢,全班歡聲雷動。
成績出來後,哀鴻遍野,美好的暑假個頭,這個暑假要在醫學院上課囉。

 

更多醫院與醫學系精彩小故事

Stay in touch!

1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