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學系在幹嘛?│命運好好玩

大家可能有耳聞,醫師的訓練過程十分辛苦,對於這點我給予肯定的答案。

在畢業以前的訓練,政府安排給實習醫師們的訓練過程超過半數是在人力缺乏的科別,工作壓力和負擔自然不在話下;而在畢業後的選科,大部分的科別也充滿了紮實的訓練與滿滿的工時,這是我們這行必經之路。

不過,雖然每個人都要走一樣的路,但有些人走起來就是格外輕鬆,理當水深火熱的這條路,在他走起來時卻一帆風順。

說到這邊,就不得不提到人見人愛的劉風扇了。

劉風扇,嗜好打電動看動漫睡覺,休假日必定整天待在家,足不出戶,或許在宅男圈裡,他只是一介平凡臭宅,但在醫院裡,他可是知名的電風扇,他的足跡一到,當天跟他共事的人八成都可以度過涼爽悠哉的一天。

 

 

醫院內有兩種極端的體質,第一種極端是鳳梨柯南型,這種人所到之處,寸草不生兵荒馬亂,每個人都忙到喘不過來,往往還伴隨著病人的生命危險,通常這一類型的人在醫院都會被討厭排擠,每個人都想趁他不注意的時候偷拿聽診器或者病歷本甩他頭。

另外一種則是風扇型體質,備受愛戴的夢幻同事,他們散發著強大的氣場,只要他們一出馬,再怎麼忙的科都會輕鬆起來,再怎麼嚴重的病情也會舒緩起來。

劉風扇能贏得這個稱號,自然不是浪得虛名,他可不是一般家裡那種小家子氣的電風扇,如果真要講的話,他絕對是工業用電風扇,讓人涼到爆,涼到要穿羽絨衣的那種超大型電風扇。

 

 

劉風扇就讀台大的期間,累積了不少成名作,當大家都要為事假和病假找理由填假單時,他總是能遇上颱風假,又或者上級醫師們出國開會,所以暫時沒收治病人這類可遇不可求的事。

 

好比說,假日的急診班相對會忙上許多,原因是假日沒有門診,民眾們有任何不適都會往急診擠,而許多醫院星期六有開門診,能幫忙分擔病患數量,也因此星期日又會比星期六更忙上一些。

由於劉風扇平時過太爽,所以在某一週的兒科急診訓練,大家給了他排了一班星期日的急診班,當作給他的懲罰和試煉。

 

週末過去了,隔天早上晨會時,大家看到劉風扇神清氣爽的走進會議室,春風滿面。

唔……..這其中必有古怪。

「風扇哥,昨天上班還好嗎?」
「喔有夠爽的,根本沒事做,到中午前我記得好像只有….一個病患吧?」

在唬爛吧怎麼可能?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呢?劉風扇幫大家娓娓道來。

 

那個星期天的早上,台北市舉辦了一個超大型馬拉松,早上到中午封鎖了中山南路、仁愛路以及附近的幾條路,基本上除了救護車外,大概沒有任何車可以輕鬆進入台大周邊,更不用說到急診掛號了。

下午,不知道什麼團體在立法院前抗議,抗到太生氣,失控了,滿滿的人龍霸佔了中山南路和東西向的幾條大路,拿著大聲公不斷怒吼的人群也讓交通管制一團混亂,車子還是開不進來。

「我看,病患八成都跑到幾個路口外的馬偕醫院去看病了吧?」劉風扇得意洋洋的推敲出了這個結論。

劉風扇的故事還真的不假,小兒科的學姐們在之後證實的那個「夢幻的星期日」,坐在診間裡,享受難得的一榻清風,每個人都愛死了劉風扇。

 

 

在當年的婦產科,劉風扇的傳奇故事也廣為被流傳。

一般來講,在婦產科值班時,一整天台大生產的產婦可能會多到甚至二三十個,運氣好一點的話,一天產婦少於五個算是很幸運的了。

平均下來,每個醫師在婦產科實習時,每星期大概都需要參與十幾個產婦的接生。

 

劉風扇的三個星期產科實習,只接生過兩個產婦,在訓練結束後,他甚至還有點不熟悉產婦的生產流程。

不知道為什麼,小寶寶們看到他值班,就會乖乖待在子宮裡多住一天,每次在他隔天值班的人都會忙到無比厭世,而劉風扇卻不切實際的覺得婦產科「生活品質良好」、「有夠爽的啦」。

 

 

我真正體會到劉風扇的氣場,是在醫學系畢業後的社區醫學訓練中,這輩子第一次,我感受到了他的法力無邊。

在醫學系畢業後,會有兩個月的社區醫學訓練,顧名思義就是讓醫師走出醫院,到社區受訓,實地的走進社區,了解一般民眾真正需要的醫療資源是什麼,以及在現在的醫療環境中我們能為民眾做點什麼。

在我的社區醫學訓練中,有一個環結是「登革熱密調」,我們需要到有登革熱疫情的鄰里內了解病媒蚊的密度,研究可能的孳生源並排除,聽起來很複雜,講白了就是到社區殺蚊子這樣。

 

 

在登革熱密調的課程中,我體驗到了當一台電風扇的快感。

第一天的密調,下起了滂沱大雨,所以課程就取消了,畢竟在大雨中清除頂樓和陽台的積水,感覺好像不太聰明。於是,我得到了一個上午的假,這無庸置疑的是是漫長訓練中的一個小確幸。

隔天一早起床,往窗外一看,天助我也,大雨依然下著,又賺了一個上午,小確幸變成了中確幸。於是,我挑了間早午餐店,悠閒的吃了一頓飯。

 

幾天後,我在便利超商巧遇到劉風扇,兩個人聊了起來。

「哦蓋瑞,你現在在哪裡訓練阿?」
「我在社區,這個禮拜在XX衛生所受訓。」
「哦?我以前也被分派到那邊受訓耶!」

聽到劉風扇跟我在同一個單位受訓過,我不禁想跟他分享我經歷的中確幸,說好聽點是分享,但其實我只是單純的想炫耀。

 

「唉唷風扇哥,我上星期的登革熱密調,你猜發生了什麼事?」語畢,我滿心期待他的猜測,並等著跟他炫耀我放了兩個上午的假。

想不到,聽完我的問題後,劉風扇一臉困惑的盯著我。

「你說登革熱密什麼?」
「密調阿,密度調查。」

「哦….密度調查?那是什麼阿?」
「咦阿,在衛生所第一天上課不是有上課嗎?實地調查發病個案住家附近的病媒蚊密度阿?」

邊聽我解釋,劉風扇一邊苦苦的思索著,他怎麼回想,腦中似乎都沒有上過這堂課的印象。

 

「阿我想到了!我那個星期都放假啦!」突然,劉風扇豁然開朗。
「你說什麼?放一星期假?!」
「對阿,我分派到那邊的那星期剛好有颱風來,所以戶外活動都取消。」

可是,就算戶外活動取消,也有許多室內的學程不是嗎?

「是沒錯,但那時候衛生所內一堆員工得流感,所以主任索性就叫我別去了。」
「唉唷蓋瑞我跟你說,放一星期假實在是有夠爽的,我去東京買了一堆動漫周邊,回家吃日本零食,快樂似神仙。」

本來我打算跟他炫耀我的中確幸,放了兩天上午的假外加吃了一頓早午餐,想不到這傢伙卻擁有著巨無霸確幸,放了一星期的假並且去了日本一趟。

最後,我默默的聽著劉風扇炫耀他的東京之旅,一陣子過後,劉風扇意識到他好像扯太遠了。

「阿抱歉我扯太遠了,所以蓋瑞你在衛生所發生什麼事阿?」
「喔….也沒發生什麼事啦…..」

「我猜猜看,老師請吃好料嗎?」
「算了算了….別猜了….就這樣吧….」

跟這台工業電風扇相比起來,我感覺我像是一台小朋友在玩的掌上型電風扇,完全炫耀不起來的喪家之犬,確幸都不確幸了。

 

 

話說,雖然在忙碌的當下,每個人都會羨慕一帆風順的人,但在事過境遷後,過往那些帶來壓力與煩躁的忙碌,往往在之後的人生中珍貴無比。

最近新聞鬧得沸沸揚揚的「病患當醫美診所抽脂身亡」這件事,沒有醫師會想遇到病患在麻醉時掉血壓掉心跳,但只有親身經歷過類似事件,才能在病患命危時更處變不驚並給予適當處置,經驗的累積常常是無價的,對我來講,我寧願選擇雞飛狗跳的忙碌,也不是書到用時方恨少的懊悔。

 

當然,有些人會抗議,尤其是工作體系基層的菜鳥們。

「我們的忙碌根本沒意義,都馬在掃魚池除雜草,或者幫不會用電腦的公家機關冗員弄文書。」替代役這樣講。
「我的老闆腦袋有問題,我們都在做無腦又不重要的雜事!」年輕菜鳥會這樣講。

不可否認這些都是事實,我自己也感觸很深,總覺得每天有大半的時間好像就這樣耗在不重要的事上面,效率和心情一樣低迷。

但有句話叫置之死地而後生,在經歷過這些無意義的忙碌後,我們才會發現自己真正想把時間花在哪裡,並把時間有效率的投注在自己在意的事物上。有些人在幾經思考後轉換跑道,有些人選擇好好利用剩下的時間,這些都是很棒的選擇。

 

大家很常問我們,年輕醫師生活這麼忙,我們怎麼有時間寫文章?怎麼有時間兼顧家庭呢?

瞎忙也好真忙也好,正是這樣的生活,讓我們更確信了自己的興趣,並努力提升自己的效率。

以前下課後或者週末,我和邦妮會努力想著要去哪裡約會,或者要去哪裡走走逛逛,往往自己也不是真的那麼想出門,在外面也都是閒晃亂逛居多,但就會想辦法把空閒時光給度過。

 

經過臨床值班和結婚生子的洗禮後,很灑狗血的,我們還真的體會到了「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但為自由故,兩者皆可拋」的真諦。

以往那些空閒時光,我們不再煩惱要去哪裡「殺時間」,自由的時間實在是殺不得,今天要是沒把它們花在自己覺得值得的地方,明天的自己就會不爽前一天亂殺時間的那個肥宅。

現在,我們只在真正有需求時才出門購物,真的想抒壓或帶小孩去玩時才出門旅遊,每天的空閒時間就是陪小孩和寫文章、經營社群。日子雖然不像學生時期一樣看似精彩,但卻能讓自己感到充實自在。

醫學系在幹嘛?

《醫學系在幹嘛?》新書上市! 博客來購書連結

 

考試與讀書

當前輩們準備要開始電人時,就會有充滿自信,拼命跟學長對到眼的醫學生,與低頭匆忙翻找口袋書上的小抄,拼命低頭、眼神游移,絕對不跟學長對到眼的醫學生。
「那請在座的各位舉手投票,每個人都要投票,請問這位病人最像是什麼呢?」當全場醫師一頭霧水,努力思索要投給哪一個答案時,鐵甲詠想到了絕佳的計策......

情報搜集

專業醫學生如我們,有一個良好的共識:在每一堂課前,必定要做足完整的情報蒐集,不是對於醫學知識的情報準備,而是對於老師喜好與個性的準備。
醫學知識太博大精深,永遠無法充足的準備好;老師的個性與喜好就不一樣了,只要能妥妥的投其所好,包準又能美好的度過一天。

謊言終結者

「同學們,這一次的期末考比較簡單,祝大家考完試後有個美好的暑假!」語畢,全班歡聲雷動。
成績出來後,哀鴻遍野,美好的暑假個頭,這個暑假要在醫學院上課囉。

 

更多醫院與醫學系精彩小故事

Stay in touch!

加入好友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