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 Light

大學期間,我相信有許多人都會兼差工作,而對醫學系學生而言,賺外快的方式許多人都選擇了當家庭老師,邦妮和我也不例外的兼了幾個家教。

當家教,除了能補貼點生活費外,最有趣的是能接觸到不同的家庭,感受每個家庭的不同價值觀與生活態度。

就以邦妮為例,邦妮讀書工作一向正經八百,對於考卷上每個不清楚的點都堅持要弄懂,作任何事都是全力以赴。她家教遇到的家庭也差不多一個樣,家長和學生對於教學的期許都十分高,看她每次上課都像是要上戰場一樣,背課準備教材都毫不含糊。

「邦妮老師,我女兒她讀北一女資優班,目前也想跟妳一樣考台大醫學系,她主動要求想要找滿級分的學姐來給她經驗傳承,就麻煩您了!」
「邦妮老師,妹妹目前是延平中學的第一班,想要加強生物化學,之後要申請美國的名校,她已經準備一些問題在原文書上想問您了。」

她那幾個家教,堪稱全台灣對學業最積極的學生與家長,禮儀教養更是嚴謹到不行,全程用「邦妮老師」、「您」稱呼剛上大一的邦妮,一整個讓我頭皮發麻,冷汗直流。

她的家教學生最後都成功錄取了心目中的第一志願,說實在完全不意外,以高中學生而言,他們不僅目標明確並且努力,家庭又能提供充裕的資源,簡直集當學霸的條件於一身阿!

 

一般要找家教,要碼透過別人牽線,要碼去家庭教師網站投履歷。

家教市場基本上是物以稀為貴,教國小或國中生相對容易,一般而言行情比較低,而高中生,尤其是高三要學測指考的,如果又有心想要考前面志願序,那麼往往上課前要背課比較久,行情也自然能比較高,除此之外,外語口說、音樂類、網球這類特殊專長也常常都有不錯的薪資。

但,要有好行情,除了自身的專長外,好的自我介紹也舉足輕重,往往,自我介紹文也決定了你會遇到哪類型的家庭。

 

就邦妮的自介文來講,看完之後不難理解她遇到的家庭為什麼都是學霸等級的人。

邦妮:
學經歷: 高雄女中第一名,高中三年課業平均97,滿級分錄取台大醫學系
教學理念: 讀書講求效率與重點掌握,除此之外,要求學生融會貫通,會幫學生安排讀書計畫與目標,並幫忙檢視學生學習進度。

在簡單有力的自我介紹後,她放上了一個自己的讀書計畫當作範例。在那之後的短短幾天內,無數的家長洽詢了她,而她也一一篩選,確認學生本人有學習的動機,而不是被家長所逼,整個流程一絲不苟。

 

而我則是在PO完自介文後約莫半個月,才有第一個家庭對我有興趣,接到邀約的當下簡直是痛哭流涕。

說來奇怪,我的自介文,我個人覺得沒什麼大問題,更何況為了哄抬自己的價值,我還效法邦妮放了張學習計畫,雖然我自己根本做不到,不過家長應該不致於發現阿?到底為什麼我如此乏人問津?

不過,比上不足比下有餘,皮卡昌比我慘多了,我沒看過他的自介文,但他過好幾個月才遇到第一個學生,並且他不知道在搞什麼,不僅讓學生隔年數學被當,還和學生的小學弟弟打架,簡直沒有下限。

 

 

總之,接到第一個家教的電話,對方是個聲音輕柔的女士。

「蓋瑞同學你好,想請問你現在還有空閒的時段排家教活動嗎?我們家國二的弟弟想請你幫忙輔導。」

我二話不說馬上答應,畢竟因為行情太差,我全部的時段都是空的。另外,對方才國二,對我來講應該還不用背課,這樣的家教機會,簡直是上天的恩賜阿!

「好喔!那就約你這星期六在XXX路XX號見面,我們家不好找,你如果找不到,你就認附近一個比較顯眼的水池,那裏就是我們家門口了!」

這位家教媽媽一直很有禮貌很客氣,也讓我對第一次的家教充滿了期待。

 

 

那個星期六下午,我照著google的指示,騎著腳踏車路過一棟棟百貨公司後,接著又穿過幾條綠意盎然的步道後,就迷路了。

環顧四周,沒有任何一扇門,沒有任何看得到的門牌,高聳的圍牆與庭園造景環繞,四周根本毫無人煙。

 

OK的,那我就照家教媽媽講的,來找附近有沒有顯眼的水池吧!應該會有個大樓門口有個小水池吧?

無頭蒼蠅般的探索一陣子後,我在轉角處找到了「水池」,我想應該沒有錯,畢竟週遭唯一能稱為「水池」、唯一和水有關的的東西大概只能是眼前這個了。

在我面前,矗立著一個一層樓高,用純黑色、黑到發亮的石頭打造成的上百坪噴泉,除此之外,上面還有幾個小瀑布水聲潺潺。

前方幾十公尺處還真的有個門牌,走近看看門牌號碼,恩沒錯,跟我得知的是同一個。

 

在我用困惑的眼光比對門牌的同時,走出了一個西裝筆挺的人,他詢問我是不是「蓋瑞同學」,並在確認過身分後,帶領我走進了門裡面。

首先,我走過了一條石頭步道,兩旁種滿了植物樹木,接著,又跑出另一個西裝男,帶我通過另一個充滿造景的庭園,然後又交棒給下一個西裝男。

一路上,我腦中一片空白,要不是有這一個一個的西裝男帶路,我大概連在家教學生家都會迷路。

 

不知道第幾個西裝男,終於帶領我到了室內,是個充滿藝術品的接待大廳。

他微笑著讓我在沙發坐下後,轉身提了一籃GODIVA巧克力給我吃,我還是第一次看到這種巧克力是用「籃」當作單位的,一竹籃的巧克力,有各種形狀各種口味。

我敢發誓,關於這次家教的內容100%是真的,我從來沒想過在台北市,會有人住在這種房子內,更沒想過我人生的第一份工作會和這種家庭有關。

 

 

幾分鐘後,家教媽媽帶著家教底迪翩翩駕到。

媽媽大概四十幾歲,但身材和外型都仍十分亮麗,如果用拍照修圖的話,當個網路正妹基本上還是不成問題,而家教弟弟小華身材瘦小五官稚嫩,站在媽媽旁邊,感興趣的對我上下打量。

 

「哈囉!蓋瑞同學。」正妹媽媽友善開朗的打了招呼。

哈..哈..哈哈囉,我已經不記得我講了幾個哈了,我光一路走過來受到的驚嚇就已經夠多了。

 

「小華,蓋瑞哥哥很厲害噢!你要多跟他學習!」

憑良心講,我完全不懂為什麼小華要請家庭教師教功課,假設他考上醫學系好了,他們家光這棟房子的價值大概都比十個醫生這輩子賺得還多了吧?!

 

「我們家這個小華底迪阿,他個性比較悠哉啦~ 請你來是想說讓他有一個好的榜樣,讓他看看認真的生活態度,以及順便學點你的學習技巧。」

原來是這樣,這樣他請家教的理由就稍微可以理解一點了,目標很空泛嘛!

 

接著,家教媽媽帶我到她家餐廳,告訴我她期望的家教內容,一邊則打開一鍋燉羊膝給我,半小時過去了。

言談之中,雖然我緊張的腦袋接近當機,但大致上的理解是:她媽媽希望我教給小華正確的生活態度,並且讓小華習慣對每件事情保持熱情,並且把每件事情,無論喜歡與否,做到問心無愧。

我不懂這樣的需求為什麼要找我這魯蛇當家庭教師,不過管他的,點頭贊同就對了。

 

吃完燉羊膝後,小華和我經過了一條長廊,來到他的讀書間,裡面滿滿的都是模型。

準備開始上課,由於我根本不知道生活態度要從何教起,所以我們從小華最不拿手的科目「國文」開始上起。

小華教養很好,對於我的教學與心得分享又很肯回饋,所以上起課來也很開心,很快的一小時就過去了。

 

這時,我聽到了摳摳摳的敲門聲,以及家教媽媽的聲音。

「一小時了~ 辛苦了,要不要休息一下,等一下再繼續呢?」

哈哈,太客氣了吧?才這麼一下下又氣氛輕鬆,根本不用休息阿!是吧小華?

 

一轉過身,小華已經起身去拿橄欖球,準備衝出門外了。

然後我和小華就在他家附近丟了半小時橄欖球,順便打打塑膠棒球,打到滿身大汗後,我們回到書房聊聊天,第一次家教就這樣過去了。

到約定的下課時間,她媽媽已經不在家裡,而客廳桌上則留著給我的信封袋,小華有禮貌的雙手遞給我後,開心的跟我道別。

回到家後一檢查信封袋,不得了,她媽媽總共給了我從到噴泉的那一刻算起,共3小時的薪水。

 

這種家教,真的會當到心虛,每一次到小華家,就是一起吃個超高級晚餐,然後教課一小時,打球半小時後,再回書房吹冷氣閒聊。小華爸媽每次都付給我整整3小時的薪水,即便中間超過一半的時間根本沒在上課也是如此。

有一次,甚至在吃完晚餐後,他爸還載著我跟小華一起到桃園大魯閣開卡丁車,歡樂的度過了三小時的時光後,在回程的路上,我又拿到了信封袋。

 

想當然,我自然是百般推辭,開玩笑!開卡丁車還能賺錢?!這樣的薪水領下去實在是太無恥了!讓我有何顏面去見江東父老呢?

但他爸爸仍然堅持要付我薪水,而於此同時,我心中則響起了這樣的內心話:
「小華家那麼有錢,我每跟他爸互相推辭一秒,估計他爸就少賺好幾百元,我怎麼可以這麼自私無理的浪費他的時間呢?」

於是,我果斷的收下了薪水,免於成為一個自私的壞孩子。
除此之外,我回家後順便跟家人炫耀說我開卡丁車賺了3小時的薪水。

 

小華的學業成績一直都不太理想,在我的教導下也沒什麼進步,雖然說每次的家教都十分愉快,但心理壓力實在是很大,畢竟實在是感受不出小華有學習到什麼,每次去他家都像是去白吃白喝一樣。

但出乎意料的,小華爸媽對於我的家教無比滿意,他們覺得小華成熟多了,也願意對生命抱有更多的熱忱了。

 

 

一年多後,小華照著他爸媽的規畫到美國讀書了,在家教結束的前一週,我手機傳來他媽媽的簡訊。

「蓋瑞同學,我和小華爸爸真的很感謝你這一年多來的幫忙,儘管他成績還是差不多,但我想讓你知道的是,有時候,生命的厚度是無法被衡量的,小華真的進步成熟很多,他在你身邊耳濡目染下,也不再離經叛道,學會對生活負責…..」

她寫很長,整篇簡訊讓我一頭霧水,到底每個禮拜那樣的家教會帶來什麼生命的厚度?我倒覺得小華身體的厚度倒是有增加不少,因為到後來不只打球,我們還去他家多元活動空間重量訓練。

我相信我什麼都沒有教給小華,這一年多就是每個星期去吃飯打球,然後過年過節心虛的拿拿禮盒這樣。

 

如果有人想知道小華的家世的話,我能說的只有,他爸爸持有對岸某企業的大量股權,一間大家絕對都有聽過的前十大企業;他媽媽則是台灣某大企業的董事秘書,那間企業今年營收破千億,也是大家絕對都知道的企業。

 

最後,如果要說我在人生第一次的工作經驗中得到了什麼,大概就是開了眼界吧。

在接這個家教之前,土包子我還以為帝寶是台北最狂的豪宅,直到有一次和小華聊天時,他告訴我他家開的價格是帝寶的好幾倍,一語驚醒夢中人,讓我知道人外有人、帝寶外還有帝寶的道理。

 

但,即便他家擁有驚人的的財富,除了最初的驚艷外,我不曾渴望自己擁有小華的家財萬貫與含著金湯匙的身世。

我覺得,在他家很難體會到「小確幸」的感覺,而我很喜歡小確幸帶來的feel。

好比說,當我在下雨天,千里迢迢的到他家上完課後,拿到裝著薪水的信封袋時的滿足感,小華這輩子大概無法理解;當和老婆精挑細選,買到便宜並且喜歡的商品時,那樣的成就感,一擲千金的小華大概也無法體會;在家裡賣力規畫,清出一個空間來放新烤箱的開心,家裡有無數空房間的小華也沒機會去感受。

 

他有他錦衣玉食的生活,我有我閒適自在的人生;他樂於光顧高級餐廳吃海膽,我喜歡在人氣平民美食攤前排隊,每個人都有自己喜歡的路,如此而已。

就算人生可以重來,我還是會投胎回自己,並選擇再一次認識我的家人我的好友。

 

醫學系在幹嘛?

《醫學系在幹嘛?》新書上市! 博客來購書連結

 

考試與讀書

當前輩們準備要開始電人時,就會有充滿自信,拼命跟學長對到眼的醫學生,與低頭匆忙翻找口袋書上的小抄,拼命低頭、眼神游移,絕對不跟學長對到眼的醫學生。
「那請在座的各位舉手投票,每個人都要投票,請問這位病人最像是什麼呢?」當全場醫師一頭霧水,努力思索要投給哪一個答案時,鐵甲詠想到了絕佳的計策......

情報搜集

專業醫學生如我們,有一個良好的共識:在每一堂課前,必定要做足完整的情報蒐集,不是對於醫學知識的情報準備,而是對於老師喜好與個性的準備。
醫學知識太博大精深,永遠無法充足的準備好;老師的個性與喜好就不一樣了,只要能妥妥的投其所好,包準又能美好的度過一天。

謊言終結者

「同學們,這一次的期末考比較簡單,祝大家考完試後有個美好的暑假!」語畢,全班歡聲雷動。
成績出來後,哀鴻遍野,美好的暑假個頭,這個暑假要在醫學院上課囉。

 

更多醫院與醫學系精彩小故事

Stay in touch!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