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 Light

台大醫學系,醫學系在幹嘛,醫學系把妹

大學的七年,我全部的家教學生都是國高中的男生,半個女學生都沒有。想想也還算合理,畢竟要是以後我有女兒,打死我我都不打算請男大學生來幫她家教,開玩笑,簡直跟引狼入室沒什麼兩樣。

兒子和家教哥哥聊天,我覺得很OK,甚至還希望家教哥哥能多聊一點,幫助兒子度過青少年時期的叛逆和徬徨;但如果家教哥哥敢跟女兒討論課本以外的東西,我打從心裡就會覺得這個哥哥是變態,當然是先打斷狗腿再說。

其實我本來也不是這麼古板傳統的人,不過多虧了我身邊男性友人各種猥瑣的行為舉止,讓我對男性的信任又下滑了許多。

 

曾經,我看著大學同學胸毛康興奮的玩著他新抓的遊戲,女子高校生題材的戰鬥遊戲,一坨少女穿著性感服裝,熱情的打著架;我也曾看著大學室友微笑的點開電腦上的資料夾,一片片以女中學生為主角的日本影片後,眼睛眨也不眨的度過一個周末。

而我的FB好友們,也總會有誰又追蹤了某正妹的粉絲專業,點了一些比基尼照讚,然後下面就是狐群狗黨們刷一波留言。

「水喔,我也要追蹤個!」
「大哥起飛囉!」
「喔靠,這個穩這個穩!」

總之就是一坨拉庫讚揚卻低俗的用語,雖然說我自己也不是什麼正人君子,每次也都邊看邊癡癡的笑,不過在內心深處,我則暗自慶幸還好生的是兒子。某古人曾說過,食色性也,男人們的猥瑣更是不在話下。

總而言之,大部分的家長或許都經歷過我這樣的思考過程,連帶的也讓我從來沒遇過女學生,我的家教學生清一色是國高中的少年。

 

我真心覺得,對這批血氣方剛的少年郎來講,出門在外讀書什麼的根本不重要,在異性眼中的樣子才是他們內心最在意的東西。舉手投足,所作所為,都是為了營造自己心目中理想的形象,假掰的在路上寫詩、認真讀書考好成績、穿著帥氣球鞋邊走路邊把玩籃球….等等,都是如此。

所以,和他們互動與教學,重點之一就是要和他一起刻劃出他想呈現出的形象,他希望自己是什麼樣的人,一起朝那個方向去努力。講好聽一點是為了豐富他自己的人生,點綴他的夢想藍圖;講白了就是要讓他追求自己喜歡的人時,成功率可以UPUP。

有人可能會覺得我太膚淺了,怎麼可以一竿子打翻一船中學生咧?

不能否認,當然也是有少數的清流學生真心的在經營自己的理想,但只有真正接觸過男人的圈子,你才能參透那深不見底的黑暗。總之,我這樣一竿子打下去,大概8成被打翻的中學生都不是清白的。

 

 

阿賢,身高180體重80,家住敦化南路屋齡15年大樓,就讀延平高中,長得像戴粗框眼鏡的陳漢典,無前科無不良嗜好,是我大三那年接觸到的家教學生。

身為年輕氣盛的高中生,又就讀男女混校,阿賢自然也沒讓我失望,在頭幾次的上課,我就發現他手機偶爾會「叮」的一兩聲,然後出現LINE的訊息通知。

每次手機一響,阿賢的眼神總忍不住飄向手機螢幕,然後他的嘴角就會出現一抹神秘的微笑。接著,阿賢就會藉故裝做不會題目,並趁我拿起筆寫算式畫圖講解時,快速的回個訊息或貼圖給對方,再若無其事的會來聽我講課。

 

看來,阿賢終究是個跟我一樣的凡人,被費洛蒙驅動著的雄性個體,而且阿賢總覺得自己掩藏的很好,家教葛格都不知道他在和女生聊天,天真,真是天真。

首先,他的行為實在是太明顯了,用膝蓋想都知道他在和妹子聊天;二來,做他隔壁的家教葛格,可是在骯髒的男人圈中打滾多年的資深肥宅,江湖人稱千里眼蓋瑞。

基本上,他每一次的LINE通知,我大概是都沒有漏掉,而且,我還知道和他互動的每個女生ID,什麼「要堅強」、「多喝水」的,每一個都很中二,而且都沒能逃過我猥瑣迅速的眼睛。

「多喝水:欸你在幹嘛」
「多喝水:? ? 」
「多喝水:我跟你講我快瘋了……」

阿賢不知道,他的家教葛格什麼不會,就這種變態的勾當最專精。

 

 

不過,我還是有良心道德的,雖然偷窺很好玩,不過幾次之後,我還是跟阿賢攤牌,告訴他我認真的發漏了他的每一次LINE互動。想當然,阿賢嚇了一大跳,起初還心懷存疑,直到我背誦「多喝水」給他的LINE訊息以及他們聊天的進度他才徹底的相信。

我自然沒有給阿賢任何壓力,也向他保證我覺對不會跟他爸媽告狀,畢竟說實在的,要求小孩斷絕讀書以外的活動,實在是很不OK,尤其是這種出於本性的事情。

看到我比想像中的還要開明,阿賢自然是喜出望外,這種時候,當然就是要順水推舟,來和他一起討論「他想呈現的形象」,並且給予他建議,告訴他要兼顧高中課業與他想維持的校園生活時,有哪些有效率的方式。

往往這樣的溝通,不僅能讓學生減少對於課業的排斥,也能讓他們在每一天的校園生活中多一點笑容,更重要的是,我也可以繼續follow他和女生的LINE訊息了,一舉多得,水啦!

 

「阿賢,你阿,想讓別人覺得你是什麼樣的人?」
「很會聊天?很會讀書?很有某方面才華?都可以,也可以複選噢!」看阿賢沉默不語,我給了他幾個選項。
「或者,你有沒有覺得誰很酷,覺得跟他一樣應該不錯?」
終於,在我百般提問後,阿賢有了一個答案。

 

「跟你一樣,我覺得還不錯。」
一開始,我還以為我聽錯了,但看著阿賢用他的漢典眼誠懇的盯著我,我意識到他是認真的。

我終究是個虛榮、膚淺的人類,發現阿賢是認真的後,我在心裡暗爽了一下,清清喉嚨,挺起胸膛,準備和他一起釐清,究竟我呈現了哪些他期待、欣賞、甚至崇拜的形象呢?

「不至於吧,阿賢,為什麼你想成為我這樣的人呢?」嘴巴上當然是先謙虛一下,拋磚引玉等他開始誇獎我。

「你…..應該…交過很多女朋友吧?」
「哈哈,這倒是沒有耶,我以前很認真讀書,然後大一交個女朋友,一路走到現在這樣。」

「所以,還有什麼地方想和我一樣的嗎?」
「唔……….恩……」

看著他苦苦思索想和我一樣的原因,我赫然發現我對他期望太高了。本來期待他講出一堆優點,多多益善,想不到這傢伙竟然想到一點後就詞窮了,而且唯一的那一點還是錯的。

 

 

「我媽媽跟我說,你讀醫學系,很會把妹的。」阿賢不死心,再次跟我確認。
馬的,阿賢媽媽亂講,改天應該帶她認識台大醫的剩殿騎士團,規模之大絕對遠遠超過她的想像。

「看PTT說,醫學系追正妹都超輕鬆的。」
又是一個錯誤的觀念,大家都是看到少數的個案,而且通常都是那少數的人三番五次的和一個個正妹交往,像醫界王陽明那種。大家沒看到的,是在陰影中,蹣跚前行,不知愛情為何物的醫學系魯蛇團。

 

阿賢倒是挺直接的,現階段的人生目標,他說,只要能在高中時追到一個正妹就可以了,不用是同校的,也不必是高中生,國中妹也不錯,阿賢胃口很大的。

只能說,阿賢大概是被費洛蒙沖昏頭了,滿腦正妹和交女朋友,雖然錯不在他,但我覺得,我還是有些想和阿賢分享的愛情觀。

「阿賢,你要知道阿,感情這種東西,對方正不正或帥不帥,並不重要,和他在一起快不快樂才是你的最大考量。」

 

雖然現在外表的保存期限越來越長,但總有一天,鏡子裡的外貌終究難逃年華的老去。
在人生的後半段旅程,我相信看著白髮蒼蒼的伴侶,心中在意的不會是她的外表,而是過往兩人的身影,一起牽手走過的小巷,一起笑著聊天的回憶。

當有一天,世界末日來臨時,你會想和誰一起面臨人生的盡頭?是那和你攜手走過風雨走過泥濘的女孩,還是那讓你驚艷無比的超級正妹?
當你生活失意時,你撥出一通電話想找人聊聊,會希望是那總是傾聽、總是溫柔的女孩接聽,還是你素不相識,但極其美麗的正妹?

 

我相信,阿賢有一天,會遇到一個女孩時,她不一定是正妹,但阿賢和她在一起會很自在,很有自信,很快樂。

常常大家會對正妹和不帥男的組合頗有微詞,把這樣的感情和物質金錢做連結,但誰又知道,說不定和那個不帥男在一起的每一天,正妹都過得比億萬富翁還快樂,不是嗎?

在發表我落落長的愛情講座時,我有一瞬間甚至鼻頭一酸,夭壽,要被自己感動到哭了。

並且,在我的醍醐灌頂後,阿賢陷入了沉思,看來我佛蓋瑞又感化了一位有緣人了。

 

「那所以,你的女朋友是不是正妹?」在師父開示後,阿賢問了這個問題。

糟糕,好像被阿賢反將一軍了,如果回答「是」,那麼我才剛發表完的演講就完全失去說服力了,但,應該不可能有男人敢回答另一個答案吧?

 

醫學系在幹嘛?

《醫學系在幹嘛?》新書上市! 博客來購書連結

 

考試與讀書

當前輩們準備要開始電人時,就會有充滿自信,拼命跟學長對到眼的醫學生,與低頭匆忙翻找口袋書上的小抄,拼命低頭、眼神游移,絕對不跟學長對到眼的醫學生。
「那請在座的各位舉手投票,每個人都要投票,請問這位病人最像是什麼呢?」當全場醫師一頭霧水,努力思索要投給哪一個答案時,鐵甲詠想到了絕佳的計策......

情報搜集

專業醫學生如我們,有一個良好的共識:在每一堂課前,必定要做足完整的情報蒐集,不是對於醫學知識的情報準備,而是對於老師喜好與個性的準備。
醫學知識太博大精深,永遠無法充足的準備好;老師的個性與喜好就不一樣了,只要能妥妥的投其所好,包準又能美好的度過一天。

謊言終結者

「同學們,這一次的期末考比較簡單,祝大家考完試後有個美好的暑假!」語畢,全班歡聲雷動。
成績出來後,哀鴻遍野,美好的暑假個頭,這個暑假要在醫學院上課囉。

 

更多醫院與醫學系精彩小故事

Stay in touch!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Related Posts
Blogimove部落格搬家技術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