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 Light

之前在網路上看了一篇抱怨文,說在診所看病時,醫師只不過是坐在那邊用手指敲鍵盤,問個幾句話,就把他敷衍走了。

「憑什麼講幾句話就要收100元掛號費?他也沒做什麼了不起的事阿?開開感冒藥和咳嗽藥水就能賺錢?」
「而且醫師在問診的過程中,正眼都不瞧我一眼,只看得到他的鼻孔!」
「動也不動的坐在那邊,就像一尊佛像一樣,是怎樣?」

我是不清楚當下的場景,如果真的像他所說的只看得到醫生的鼻孔,那是有點過份了。不過話說回來,要能當上坐在診所一動也不動的佛像,動動嘴巴敲敲鍵盤就好的人,門檻其實比想像中還要高上許多,中間也是充滿各種紮實的訓練。

當然,上面提到的紮實訓練是建立在能「準確的釐清病情」並且「對症下藥」的前提下,偶爾也聽聞坊間有神棍密醫,穿著自己弄來白袍,坐在診間亂槍打鳥的開藥,這種就不列入討論。

 

 

在門診和在病房接觸病人,對於醫師來講是截然不同的兩回事。

大部分的時候,到病房住院的病人,都已經由門診或急診的醫師弄清楚可能的病因,也做過初步的病情解釋和住院的理由,病患也都對自己的病況略知一二。因此,在病房的醫師所需要做的,就是記錄病例,幫他安排更進階的檢查,或者是針對可能的病因做治療。

所以在病房裡,和病患的對話大概會像這樣:

「來阿伯,你這次怎麼了阿?」
「哎唷醫生我跟你講,前幾天我後背有夠痛的,到醫院做檢查,結果看到有輸尿管結石柳,那個醫師說要住院把石頭打掉啦!」
「好的,輸尿管結石,阿伯我知道了。」

 

另一方面,來門診就診的病患大多只能告訴你他有什麼症狀,而他為什麼會有這些症狀,病因是什麼,該做什麼檢查則由你來判斷,以同一個輸尿管結石的阿伯來講,幾天前和門診醫師的對話,可能會像這樣:

「阿伯,你這次怎…..」
「醫生拜託你先聽我講!我的後背夭壽痛的啦!扛不住了,快幫幫忙阿!」
「阿伯,你什麼時候開始痛的?」
「就在剛剛啦!痛阿……」

然後,就是一串病史詢問來弄清楚後背痛的原因,排除幾個可能有生命危險需要緊急處理的警訊後,幫阿伯止痛並安排後續檢查,最後找到輸尿管結石這個最可能的病因,一切從無到有。

 

這麼說來,看門診比顧病房難囉?倒也不是。

在門診看病患常常要從病史詢問到鑑別診斷,但來看病的人大部分都沒有迫切要處理的病因;而住院的病患雖然已經有個初步的病情方向,但相比起活蹦亂跳的門診病人們,住院的病患往往病情更嚴重,也需要更多的醫療照護,後續也會做更詳細的評估。我們只能說,醫師在門診和在病房中,要做的事情不一樣。

絕大多數的醫學訓練,不論國內外,都是先著重在病房的實習,等到經驗逐漸累積後,才增加門診學習的比例,台大的臨床訓練也是這樣,偶爾會有到主治醫師的教學門診跟診的機會,而其他八成的時間則在病房見習,跟著學長姐看病人。

 

 

由於門診見習的機會在畢業前並不多,也因此,當我們第一次在看到課表上看到「教學門診」四個字時,我們這組由衷的滿心期待。

「欸皮卡昌,明天早上有教學門診欸,內科的老師。」
「哎唷好期待,不知道會遇到什麼病人,也不知道老師人怎麼樣。」

一般來講,教學門診的學習內容主要是由主治醫師決定,可能是讓你在旁邊看著他和病患解釋病情,也可能他直接讓你實戰練習問病史,無論如何,對於我們三人來講,能在門診見習就是十分新鮮的體驗。

 

「老師好,我們是大五的見習醫師,今天來跟老師學習。」在門診的那一天,我們敲敲診間的門,探頭進去打招呼。
「哦?今天有三個學生阿?來,坐坐坐!」主治醫師看看我們,然後熱情的搬椅子來讓我們坐。

萬歲,看來這個主治醫師人很NICE,今天可以在溫馨的氣氛下學習了。

 

這次的主治醫師,約莫六十餘歲,圓圓的頭,溫和的眼神與靦腆的微笑,整個散發著一股善良的感覺,就叫他陳善良吧!

陳善良聽聞我們是第一次到門診見習,笑著告訴我們,見習醫師在教學門診的學習內容。

「我的習慣是會讓大五的學生練習接接看病人,問病史並試著診斷看看,畢竟要訓練醫學思考,很重要的!」
「不過你們也不用有壓力,我知道你們剛進入臨床,有些知識或者身體檢查可能做得不是很熟練,我們之後再一起討論學習。」
「最後,記得在問病史前一定要跟病患自我介紹,有些病人會不想要讓學生看診,你們可以告訴他主治醫師都會再幫他們仔細看過,阿如果他們還是不願意的話,也沒關係,別灰心就是了。」

陳善良客氣的慢慢告訴我們問診要注意的事項,一切都是那麼的讓人自在舒服。
俗話說相由心生,對我們這群菜逼八都如此的友善歡迎,看來,陳善良真的有一顆善良的心。

 

 

除了教導我們問診重點外,陳善良為了不讓氣氛太過嚴肅,還主動把話題從臨床上扯開,和我們聊聊個人的興趣,以及未來有沒有什麼生涯規畫。

「蓋瑞你平常興趣是什麼阿?」
「皮卡昌你頭髮燙那麼帥阿?這樣多少錢?」
「哦,鐵甲詠你說你剛去印度做完義工阿?老師想聽你分享一下!」

本來以為教學門診會是嚴肅正經的三小時教學,想不到在陳善良的帶動中,溫馨快樂的氣氛縈繞著我們所有人。

快樂的時光總是過得特別快,在我們的天南地北的閒聊中,很快的就過了兩個小時,往牆上的掛鐘一看,時針指著十一,看來,差不多可以準備吃午餐了。

咦阿?十一點?!
奇怪,阿病人咧?怎麼一個病人都沒有?
我們彼此面面相覷,然後慫恿鐵甲詠提出我們的疑問。

「呃…老師那個….門診的病人…一般是都會比較晚到嗎?」他吞吞吐吐的拼湊出一個不會太失禮的提問法。

 

聽到我們的疑問,陳善良盯著鐵甲詠笑了笑。

「沒有啦哈哈,一般病患不太會想要掛教學門診啦,他們都比較喜歡看主治醫師的門診。」
「除此之外,老師我也不是什麼名醫就是了,名醫的教學門診還是都會爆滿的。」
「不過你們別擔心沒並人,我看看喔,今天這一個門診,已經有人掛號了柳!」

講到這裡,陳善良弓起背,把老花眼鏡扶了一扶,吃力的看著電腦螢幕上顯示的掛號病患資訊。

「已經有….恩…兩個人掛號了!」
「很好!今天一共有兩個病患掛號,所以我看,就由鐵甲詠和蓋瑞先練習接病人吧?」

有總比沒有好,我們欣然接受這個結果,繼續在狹小的診間聊著天,等著病患的到來。

 

一般來講,在告知病患有教學門診可以掛的時候,櫃檯人員一貫的說法大概都是:
「先生,我們這邊是教學醫院,所以我們會有一診是教學門診,由主治醫師帶著學生看診。」
「如果可以的話,幫您掛教學門診的號,會比較快就能看到診噢!」

大部分情況,如果帶教學門診的不是名醫或者大教授,得到的回應大概會是:
「喔好,沒關係,我還是看本來的醫師好了,多等一下也沒關係。」

而這一次,有兩位神聖美好的貴人,賞臉來掛教學門診的號,雖然不夠我們三人各學習一輪,不過也讓我們感激涕零了。

 

在十一點過後的幾分鐘,門外響起了遲疑猶豫的敲門聲。

「叩…?叩叩….叩?」
哦?看來病人來囉!

「請進!」陳善良中氣十足的喊道。

接著,從門縫裡探進一張困惑的臉,是個大約六十歲的阿姨,沒錯,跟電腦上看到的第一位病患資料都相當符合,就是她了。

 

想當然,對於第一位接觸的門診病患,我們每個人都是滿心期待,好奇興奮的看著這位阿姨。

然而對於這位阿姨而言,她眼前的景象是,一個年紀和她相仿的主治醫師,用善良的表情盯著他微笑。除此之外,後面莫名的有三個穿著白袍的年輕人,用激動亢奮的雙眼骨碌碌的緊盯著她。

並且,我們心地沒有像老師那麼善良就算了,平常也沒有在練習微笑的技巧,所以儘管我們當下心中是充滿歡迎與感激之情,但在我們臉上卻呈現著心懷不軌的奸笑。

我猜阿姨沒有預期教學門診會是這樣的一個陣仗,也沒有同時被一坨穿白袍的人,包含疑似變態的年輕男性盯著看過,所以在探頭進來一探究竟後的下一秒,阿姨轉身就逃了!

「阿不好意思,我搞錯了!」她慌亂的留下這串話後,逃之夭夭。

 

陳善良也沒料到來門診報到的病患會落荒而逃,語調也不再溫和,指著門邊說:「快攔住她!別讓她走遠了!」

我們三個人中,離門最近的是皮卡昌,並且他也是唯一一個不用大費周章的搬開椅子就可以出門的人,想當然他應該要趕快衝出門叫住阿姨。

然而這傢伙卻該死的沒反應過來,在門邊看著關上的門,自顧自的奸笑著,我和鐵甲詠看到他沒在狀況內,還一臉愉悅的癡笑,一急之下,朝他大喊:

「欸皮卡昌!那傢伙跑了!快給我追阿!」
「皮卡昌你幹什麼?!別讓那傢伙走遠了!」

大夢初醒的皮卡昌,反應過來後立馬手刀衝刺出診間,準備把「那傢伙」抓回來看診。回想起來,沒搞清楚前因後果的人,大概會聯想到黑道追殺吧?

 

不到一分鐘的時間,皮卡昌把「那傢伙」繩之以法,喔不是,把阿姨帶回了診間。

「哎唷真拍謝捏,我沒想到有這麼多人,還以為我走錯了咧,拍謝拍謝。」一進門,阿姨靦腆的搔搔頭道歉,後面還跟著她的女兒,一樣帶著歉意的苦笑著。

「沒關係啦哈哈,我是內科醫師陳善良,後面這三個是今天跟診的見習醫師,如果可以的話,方便由他們來幫妳進行病史詢問嗎?」
「那當然沒問題!掛號時櫃檯的那個美女有跟我們講了,我們很OK的!」

真是友善的病人和家屬,一口答應時的那畫面太美,不忍直視,再搭配上熱情又友善的主治醫師陳善良,今天教學門診的一切都是那麼的圓滿阿!

想不到,唯一美中不足的事馬上就來了。皮卡昌在聽到病患的話後,湊了過來,在我耳邊低聲的說道:
「欸她說掛號櫃檯有美女。」
「那我等一下去會會那個美女,額呵呵。」

無視這傢伙就對了,而且他會會美女的方式就是在一旁偷窺而已,猥瑣度爆表。

 

醫學系在幹嘛(中)看這邊

醫學系在幹嘛?

《醫學系在幹嘛?》新書上市! 博客來購書連結

 

考試與讀書

當前輩們準備要開始電人時,就會有充滿自信,拼命跟學長對到眼的醫學生,與低頭匆忙翻找口袋書上的小抄,拼命低頭、眼神游移,絕對不跟學長對到眼的醫學生。
「那請在座的各位舉手投票,每個人都要投票,請問這位病人最像是什麼呢?」當全場醫師一頭霧水,努力思索要投給哪一個答案時,鐵甲詠想到了絕佳的計策......

情報搜集

專業醫學生如我們,有一個良好的共識:在每一堂課前,必定要做足完整的情報蒐集,不是對於醫學知識的情報準備,而是對於老師喜好與個性的準備。
醫學知識太博大精深,永遠無法充足的準備好;老師的個性與喜好就不一樣了,只要能妥妥的投其所好,包準又能美好的度過一天。

謊言終結者

「同學們,這一次的期末考比較簡單,祝大家考完試後有個美好的暑假!」語畢,全班歡聲雷動。
成績出來後,哀鴻遍野,美好的暑假個頭,這個暑假要在醫學院上課囉。

 

更多醫院與醫學系精彩小故事

Stay in touch!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Related Posts
Blogimove部落格搬家技術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