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 Light

第三次的急救,在凌晨三點多時,當時我正準備走回值班室。

「登~登~登登。」全院廣播響起。

白天聽到全院廣播,各種可能原因都有,找家屬、找醫師、院方公告等等,但在大夜班聽到,十之八九就是有人要急救了。

「9595,13A病房7-2床。」

果然來了!全速前進!手刀衝刺 mix 握拳衝刺!

 

 

凌晨衝刺起來,特別的沒勁,不過由於這時候醫院只剩下值班的醫護人員,所以算一算,我是第五個到達現場的醫師,所謂天時地利人和,想必這就是天時吧!

看來,這次可以刷一些存在感了。

 

快速的,我在總醫師學長的工作分配下,戴上了手套開始幫心跳停止的阿伯壓胸CPR。

一下、兩下、三下….. 壓了兩分鐘後,檢查脈搏,仍然沒有心跳。

 

「好,換手,下一個人繼續壓。」學長大聲的下指令,而我也轉身準備下一次輪到我壓胸。

一轉過身,才赫然發現後面多了一大坨人,值班醫師們陸陸續續的跑來,漸漸的病房又變得水洩不通,算一算,我下一輪的CPR大概也是20分鐘後的事了。

 

5分鐘後,家屬簽了DNR,放棄了急救,阿伯也撒手人寰,在家屬此起彼落的哭泣聲中,我第一次急救的現場體驗就這樣結束了,存在感是刷到了一點,但好像也就那麼一丁點。

台大醫學系,台大醫院急救,醫學系課程,醫院急救

 

當時朋友曾經笑我,台大醫學系畢業,台大醫院實習醫師訓練完,卻只做過壓胸,實在是很不可靠。

其實,在一次次的跑急救中,就算只是在旁邊壓胸,甚至是排隊而已,都可以學習到學長們如何穩定生命徵象,如何給予處置,並且,往往這種高張力的場合下,印象會特別深刻。

所以,儘管存在感不多,但其實一點一滴的,經驗也慢慢的在累積。

 

並且,每個人機運不同,像皮卡昌畢業前,一次CPR都沒有參與過,而我則是前前後後也參與過十來次急救,同一間學校,同樣的課程訓練,每個人能獲得的經驗卻不盡然會相同。

 

再說,我們朋友中,也有少數人的經驗不是像我們一樣,主動參與各次急救而慢慢累積的,如果說我們的急救經驗是在一點一滴的灌溉中發芽,那他們大概就像天天被颱風灌溉一樣,擋都擋不住。

這些人命運坎坷,總覺得他們隨時都在跑急救,並且他們手上照顧的病患也因為病情太過嚴重,讓人感覺隨時會失去心跳,有時候明明不是值班醫師,卻還是可以在凌晨三點的醫院看到他們匆忙的腳步。

 

 

林鳳梨,七年級生,身高181,體重75,家住敦化南路公寓6樓,無不良嗜好,平常沒什麼時間做運動,但上班時間常常透過壓胸CPR維持體態和運動量,人稱「旺來仙人」、「台大柯南」。

在民間社會,生意開張時,常常有人致贈紅色鳳梨擺飾,「旺來」象徵財源廣進生意興隆;但在醫院裡,基本上值班醫護沒有人會喜歡「旺來」,鳳梨和芒(忙)果更是兩大來自地獄的果實,所以林鳳梨這個「旺來仙人」的稱號其實算是個嚴重的貶義詞,也代表著他十分不受歡迎。

柯南就不需要多作解釋了,總之就是他出現在哪,哪裡就會有人過世。

 

通常護理師們,只要看到值班的是林鳳梨,第一反應都是翻白眼,然後心中暗自咒罵,今晚可能無法吃飯了。

在病房裡,總醫師分配病患給住院醫師時,也常常出現這樣的情景。

 

「蓋瑞阿,今天給你兩個年輕人病患,都沒有過去病史,一個來裝心臟節律器,另一個明天做心導管檢查。」

「林鳳梨阿,今天有一個90歲阿伯要給你照顧,他來是因為三天前在家突然昏倒撞到頭,末期腎病洗腎20年,雙下肢截肢,同時現在有肺炎,有點喘,血壓有點低,可能要找一下原因,並且跟家屬談談如果有可能會死亡的話,要不要急救…」

看到這一長串病史,任何住院醫師多少都會頭皮發麻,心中默默祈禱這位高齡病患病情穩定;但林鳳梨卻不然,冷靜的「喔」一聲,可以感覺出他心如止水,淡漠的神情與滄桑的靈魂,這種病患對他來講早已司空見慣。

他一語不發的點開病歷,閱覽著檢驗檢查報告,海浪滔滔我不怕,如老僧入定般端坐在護理站,氣氛是如此的祥和淡定,這就是我們旺來仙人,我們的驕傲。

台大醫學系,台大醫院急救,醫學系課程,醫院急救

 

林鳳梨是怎麼從普通醫學生修煉成旺來仙人的呢? 首先,他一心覺得當急診醫師很帥,所以在選修科目就到急診實習訓練。

急診科,想當然爾會面臨許多的急救,也因此林鳳梨早早的就多次親臨急救現場,比起他人,像是選皮膚科的皮卡昌,自然有更多的經驗。

 

再來,林鳳梨抽籤的運氣堪稱全台最差,當兵時抽到唯一一隻外島簽就算了,在病房實習的抽籤也毫不含糊,清一色選到最艱辛的訓練病房。

舉例而言,假設我實習的是泌尿科病房,那麼我照顧的可能就是結石或者攝護腺腫大,來進行手術的病患們,而這些病患們,平常而言大概都可以算健康、活蹦亂跳的人;假如我實習的是腫瘤科病房,那麼我照顧的病患可能會是癌症末期,他們的身體早已不堪負荷,也讓我們隨時都可能需要和死神搏鬥。

 

除此之外,台大醫院有幾間分院,某分院病患量也不少,但人力卻完全比不上總院的豐沛人力,林鳳梨就是那總是抽到少數幾支外院籤的人。

我在總院賣力的衝刺,才偶爾能在9595時排隊壓到胸,刷到些微的存在感;林鳳梨在分院的9595,卻是他獨立苦撐幾分鐘後,才有另一個資深學長匆匆到場接手,存在感不僅刷好刷滿,急救完還會全身癱軟無力。

手裡滿滿外院籤的林鳳梨,想不參與急救都不行,幾年下來,他已經身經百戰,對各種急救場合的流程倒背如流了,我看林鳳梨的勞碌命大概是永世不得翻身了。

 

 

不過,隨著急救參與次數越來越多,說實在,現在都很怕聽到急救的廣播,和學生時期的心態早已不同。每次的急救,不論是否成功的救回病患,高壓力的現場和伴隨的家屬情緒,都無比耗神累人,成功救回當然很好,但病患也已經歷過多次的電擊和插管等侵入處置,終究很難面面俱到。

偶爾,會有急救且復原良好的病患開心的分享他們現在的生活,但在急救成功的背後,多的是死神的勝利,或是急救回來的植物人,生老病死悲歡離合的情緒,往往也衝擊著急救現場的醫護們。

也因此,儘管現在還是賣力的手刀衝刺著,但心中早已不是那熱切希望能參與急救的醫學生,腦中想的是希望病患能突然好轉,或是家屬減輕病患痛苦,讓病患舒服的離開。

台大醫學系,台大醫院急救,醫學系課程,醫院急救

 

在醫院裡面,急救的重要性與專業無庸置疑,但心跳停止的案例卻常常發生在院外,可能有許多人,也早已經歷過身邊的人、或路邊的陌生人突然應聲倒地,面臨可能需要急救的場合。

莫驚莫慌莫害怕,一樣是回到「叫叫CABD」的六個步驟,落實了這幾個步驟,我認為就民眾而言,也算仁至義盡了,甚至可能成為眼前這位昏迷不醒的人生命中的貴人。

然而,中間其實有個小細節,在於「記得評估倒地的人是否有脈搏」,沒有脈搏的話就放手去壓胸,有感受到脈搏的話,就不用去幫病患壓胸了。

當然如果對於有沒有脈搏沒信心的話,要CPR讓自己心安也是OK。

 

 

大六時,急診診間來了一瘦一壯兩位阿伯,以及一位憂心忡忡的阿姨,瘦阿伯駝著背,表情猙獰痛苦的呻吟著,壯阿伯則泰然自若。

 

「我早上在公園運動看到他倒在地上,意識不清,馬上衝過去幫他CPR。」壯阿伯自信滿滿的說到。

「壓了十幾秒後,他就好了,他老婆讓他吃點東西休息後,我們就一起來急診了。」壯阿伯熱心的補充。

詳細問了病史後,得知瘦阿伯長期血糖控制不佳,早上在家裡量血糖常常都很低,今天沒吃早餐就出門運動,發生的意識不清很可能和低血糖有關。

也就是說,那幾十秒的壓胸大概是多餘的,壯阿伯也表示他不知道在壓胸前要先檢查呼吸脈搏。

 

「阿伯,你要小心注意低血糖噢!阿現在還有沒有哪裡不舒服阿?」主治醫師向瘦阿伯問道。

「胸….胸口很痛,感覺好像要裂開一樣。」阿伯費力的說道。

 

最後,我們讓瘦阿伯去照了胸部X光,看著幫他壓胸的壯阿伯那魁武的身材,說不定瘦阿伯真的斷了幾根胸骨。

台大醫學系,台大醫院急救,醫學系課程,醫院急救

 

「哇賽,大哥你很壯欸,你平常都做什麼運動阿?」我好奇的問一身肌肉的壯阿伯。

「我噢,沒有啦!我都在公園推樹木拉拉單槓而已啦!前後也有十幾年了。」

 

推了十幾年的樹木,雖然我無法理解那是什麼運動,不過這種人壓胸想必內力深不可測,力道渾厚。看著瘦阿伯坐在輪椅上,臉部緊繃皺著眉被推向X光室的身影,我只能幫他祈禱,並考慮在自己的胸前,刺個「檢查脈搏」的刺青。

 

 

醫學系在幹嘛?│急救賽跑(上)看這邊

醫學系在幹嘛?

《醫學系在幹嘛?》新書上市! 博客來購書連結

 

考試與讀書

當前輩們準備要開始電人時,就會有充滿自信,拼命跟學長對到眼的醫學生,與低頭匆忙翻找口袋書上的小抄,拼命低頭、眼神游移,絕對不跟學長對到眼的醫學生。
「那請在座的各位舉手投票,每個人都要投票,請問這位病人最像是什麼呢?」當全場醫師一頭霧水,努力思索要投給哪一個答案時,鐵甲詠想到了絕佳的計策......

情報搜集

專業醫學生如我們,有一個良好的共識:在每一堂課前,必定要做足完整的情報蒐集,不是對於醫學知識的情報準備,而是對於老師喜好與個性的準備。
醫學知識太博大精深,永遠無法充足的準備好;老師的個性與喜好就不一樣了,只要能妥妥的投其所好,包準又能美好的度過一天。

謊言終結者

「同學們,這一次的期末考比較簡單,祝大家考完試後有個美好的暑假!」語畢,全班歡聲雷動。
成績出來後,哀鴻遍野,美好的暑假個頭,這個暑假要在醫學院上課囉。

 

更多醫院與醫學系精彩小故事

Stay in touch!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Related Posts
Blogimove部落格搬家技術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