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Type to search

Featured posts 醫學系在幹嘛? 醫師大小事

醫學系在幹嘛? | 考試與讀書

讀醫學系的七年就是一直被電,一直被電。正確來說,即便七年畢業後,進醫院還是被電,考過專科後還是會被電,只是電你的人從學長姐到老師到醫界大老的不同而已。

被電是什麼意思呢?跟所有領域一樣,就是被考難題。

然而,醫學上症狀與治療等等問題,會拿出來電人的大多都已經有約定俗成的標準答案,所以不會就是不會,一番兩瞪眼,沒有打迷糊仗的空間。

也因此,對資深的前輩們而言,只要透過一些問題,就可以知道眼前的這位醫學生的學習狀況。

平常到底有沒有在認真念書?還是都在摸魚打混?問些刁鑽的問題電一電就知道了,這是某些前輩的信念。

但是,我深深覺得,有時候被電倒真的不是因為這位醫學生在打混,你和誰在同一組攸關重大。如果今天老師問了一題簡單的題目,而整組都是摸魚組,就可以一起裝蒜說還沒學到,那麼就不會感受到重重的羞赧與恥辱;相反的,今天老師如果問了一題超級難的問題,很不幸的,跟你同組的人超級認真並且也有融會貫通原文書,他輕鬆回答出來的話,那你就會覺得自己好可恥,羞愧的想要一頭撞上豆腐算了。

 

 

pulse-trace-163708_1280

 

「蓋瑞醫師?請問這張心電圖有什麼問題?」

永遠記得大五去內科時的晨會,學長面帶微笑的問道,同時在小教室裡還有滿滿的其他10位學長姐。

「……唔?」
「咦?怎麼不會咧?皮卡昌醫師你來講講看?」

「……?」
「哇?該不會是還沒學到吧?不然鐵甲詠醫師你說說看。」

我們望向鐵甲詠,等著看他跟我們一樣一邊沉默,一邊假裝看著心電圖深思,當然,腦中其實是一片空白。

 

想不到,這傢伙竟然背叛我們,他流利並且充滿自信的開始講起他看到的發現,並且還搭配著讓人不順眼的手勢。

這混蛋竟然有讀?該死的,我們不是同甘共苦,最講義氣,一起不會裝蒜說老師還沒教到的醫學生嗎?

聽完鐵甲詠的回答,學長滿意的點點頭。

「鐵甲詠說得很好。唉,皮卡昌和蓋瑞阿!你們也要多讀書阿,都進臨床了別再打混啦!」

最好是啦!我們一路下來也都是有乖乖讀書乖乖考試,該過的考試也都從來不是低空飛過阿!

 

晨會結束後,是時候找鐵甲詠算帳了。

「欸最好是啦!你怎麼會那種東西!根本從來沒有教過吧?」我倆怒氣沖沖。

「哦,上星期我剛好在整理書桌時,看到以前大三留下來的補充教材,剛好看到,就稍微查了一下啦!」

當時讀課內教材都讀不懂讀不完了,最好還會留著補充教材,然後就這麼陰錯陽差在兩年後被他給看到,並且又深入研究一下,最後把他記下來,成為被學長誇獎的好醫學生。

馬的,竟然有這種鳥事。

「可惡阿!好吧!這次先放過你!下次別再回答得這麼好了懂嗎?」

 

不過幾年下來,我發現這種鳥事還蠻常發生的。常常都會剛好有某個人,有意無意的在某個地方讀過老師要電的東西,然後回答出來後讓其他人相形見絀,並且被部分的前輩們無情的羞辱。

我自己也意外的當過幾次回答出來的人,說真的,還蠻爽的。

只能說人心險惡阿,當自己回答得出來或者是做了充分的準備時,就有點期待學長問稍難的問題,讓自己秀一下。

 

到了最後,就會發現,當前輩們準備要開始電人時,就會有充滿自信,拼命跟學長對到眼的醫學生,與低頭匆忙翻找口袋書上的小抄,拼命低頭、眼神游移,絕對不跟學長對到眼的醫學生。

通常後者還有一個特性,就是當拼命翻書的過程中被點時,心中明明知道是點到自己,卻還是會下意識的呈現出「咦?學長?你剛剛點我嗎?」的裝傻狀態。

這樣的裝傻有時候竟然有用,有一次裝傻到一半,前面的學長聽到沒有人回答,就以為自己被點了,就幫我回答完那題了,阿彌陀佛。

 

那麼,我們這組的學習狀況是怎樣呢? 皮卡昌,鐵甲詠和我,聽起來就不太給力。

即使有時候我們也能回答出難題,不過說實在,大部分的時候,我們都是屬於拼命翻書裝忙的那群,心中默默想著:絕對不能抬頭!絕對不要對到學長的眼睛!絕對要把被點到的機率降到最低阿!

除此之外,有時候即使亂猜猜對了,絕對不是一件好事。就我們的經驗,當你答對的那一刻,常常反而是悲劇的開始。

「皮卡昌醫師? 請問這樣子病人的心雜音大概會是什麼原因呢?」

然後就看著皮卡昌對著口袋書上面一排看不懂的醫學縮寫,挑了一個,一臉就是隨便亂猜的樣子。

「唔….這個…我覺得是…..」
「PPS!」皮卡昌看著口袋書上面一排他看不懂的東西,挑了一個當答案。

學長滿意的點點頭。

「不錯喔學弟!平常有在認真讀書的樣子唷!」

皮卡昌得意的看著我們,明明就是亂槍打鳥的,但這傢伙膨脹的好像自己真的會一樣,令人不爽。

「那麼,學弟可以跟大家講解一下造成這種心雜音的機制嗎?」

皮卡昌得意的臉黯淡下來,本來以為猜對就沒自己的事了,想不到還要解釋為什麼這樣猜,皮卡昌連PPS是什麼的縮寫都不知道,解釋出原理的機會根本是零。

大家都在等待皮卡昌解釋,但皮卡昌根本講不出東西,哈哈你看看你。

學長看著皮卡昌「唔….恩…這個…well….you know….」了好一陣子後,嘆了一口氣,放棄治療,自己跟大家解釋所有的醫學原理。

「你們阿,也都大五了,要多認真一點多讀點書,這樣才不會害到病人。我也知道大學生很喜歡玩,可是都要當醫生了還是要好好充實一下自己。」
「三日不讀書,面目可憎,學弟們!你們知道這句話是誰講的嗎?」

「蔣中正。」有別於醫學知識的貧脊,皮卡昌自信滿滿的一秒回答。

「白痴喔!怎麼可能猜他阿!猜個古人好不好」我跟鐵甲詠鄙視的看著皮卡昌。
「一定是孔子或者孟子啦!」

學長看著我們,搖搖頭,告訴我們是黃庭堅講的,並且又再次告誡我們,我們該多念點書了。
在學長的諄諄教誨下,我們也羞恥的感到自己的不足,也知道自己需要更多的努力。

「是的學長!我們會好好努力!」我們三人異口同聲的答覆,並暗自發誓,從這一刻起要好好讀書,下次讓學長姐刮目相看。

 

晨會八點結束之後,我們三人便賣力的讀著書,拿起以前老師們教導的講義們啃了起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我們已經讀書讀到精神耗弱,整個大學生涯好像沒這麼認真的充實自己過,也因為感受到自己的不足,所以這一回特別的努力。

「先吃個午餐再繼續讀吧!」鐵甲詠提議,而我們也一致贊同,太累了,該休息了。

一看時間,我咧!9點20分?

感覺讀了一甲子的書,其實一小時半都不到阿!算了!再吃一次早餐好了!

就像這樣,由於讀書實在是太消耗心神,我們的三分鐘熱度一下子就耗光了。

 

I know the answer

三天後,又來一個個案討論會議了,這次的更不一樣,除了學長姐到場外,還有所有的感染科主治醫師,以及美國來的醫師。

感染科的主任,人稱洪爺,享譽中外,往往都會有美國在台協會的醫師來跟他一起學習,這種程度的場面看起來就是很不得了。

會不會被電呢?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們這三天大概是沒什麼進步的。

 

個案討論到一半時,問題來了。

「那請在座的各位舉手投票,每個人都要投票,請問這位病人最像是什麼呢?」

一共有五個選項,而我們三人組的程度大概只看得懂選項,該有什麼症狀都不懂。而且我們三個人因為最資淺,坐在最前面,舉什麼答案後面都看得一清二楚,要是舉了很蠢的的答案,然後被學長詢問為什麼選這個答案,羞恥度絕對爆表。

 

就在主治醫師和住院醫師們思索要投給哪一個答案時,鐵甲詠想到了絕佳的計策。

「欸!洪爺坐在最右後方,我先用眼角餘光偷看他的答案,然後我們再跟他投同一個答案,這樣就不會選到很蠢的答案了。」

語畢,我們三人暗自叫好。

「鐵甲詠,虧你想得到,不愧是我們的精神領袖。」我們再三吹捧著鐵甲詠,並且準備偷看洪爺的答案。

 

前面幾個選項,不論周遭的人怎麼舉手,怎麼討論,我們都不為之動搖。我們遵循著小組鐵則:洪爺不舉手,我們就不舉手。

「那麼,請問在座醫師覺得是typhoid fever的請舉手。」

眼角餘光,洪爺的那個身影,右手緩緩的舉了起來。

「你媽的!洪爺舉了!typhoid fever!快舉手!」鐵甲詠通風報信著。

我們三人毫不猶豫,手直挺挺的跟上洪爺,就決定是你了typhoid fever!我們只知道這是傷寒,然後在衛生不好的地方糞口傳染,其他一概不知。

 

不知為何,學長愣了一下,然後開始發表統計結果。

「哇,那麼覺得是typhoid fever的有….」

「總共四位醫師!在這邊告訴各位,typhoid fever正是這位病患確診的疾病。」

馬的,答對了阿!太爽啦!洪爺真心很罩阿!

 

「那麼,想請問這幾位醫師,為什麼會和其他大部分醫師選不一樣的答案呢?」
咦阿?等一下!學長剛剛好像說總共有四位醫師答對?!

那不就是只有我們三人跟洪爺答對?!

不妙阿!絕對不能跟大家解釋為什麼選傷寒了!我們一概不知阿!

另外兩個偷看洪爺答案的隊友也知道大勢不妙。
糟了!學長的眼神移過來了!絕對不能跟學長對到眼!完全不敢講實情阿!

 

眼神大賽開始,學長只要一想跟我們對到眼,我們就開始裝忙,一下子假裝在討論個案,一下子低頭翻書或查iPAD,總之,學長完全沒機會看到我們的眼睛。

交戰幾次後,學長轉而詢問洪爺他的臨床思考邏輯。

謝天謝地!學長放棄了!我們挺過來了!100分阿各位!

不過由於實在是太驚險,所以我們當下也告訴彼此:有了這一次的經驗,我們更需要好好努力讀書,才不會在被問問題時,這樣的心虛惶恐。

 

下午三點,個案討論結束,這將是我們醫學生的轉捩點,認真的讀書活動要開始了!

我們賣力,專心的讀著書,有別於平常的嬉笑打混,這一次我們動真格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感覺似乎是到極限了,該休息一下充充電了。

「欸,要不要收拾一下準備吃個飯回家?」

「好阿好阿,休息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恩,可能差不多了,也讀的有點累了。」另外兩個也都附和著。

 

一看時間,咦?4點35分?

蛤?才一小時半多一點點?怎麼每次都這樣?

 

child-945422_1280

醫學系在幹嘛?

《醫學系在幹嘛?》新書上市! 博客來購書連結

 

考試與讀書

當前輩們準備要開始電人時,就會有充滿自信,拼命跟學長對到眼的醫學生,與低頭匆忙翻找口袋書上的小抄,拼命低頭、眼神游移,絕對不跟學長對到眼的醫學生。
「那請在座的各位舉手投票,每個人都要投票,請問這位病人最像是什麼呢?」當全場醫師一頭霧水,努力思索要投給哪一個答案時,鐵甲詠想到了絕佳的計策......

情報搜集

專業醫學生如我們,有一個良好的共識:在每一堂課前,必定要做足完整的情報蒐集,不是對於醫學知識的情報準備,而是對於老師喜好與個性的準備。
醫學知識太博大精深,永遠無法充足的準備好;老師的個性與喜好就不一樣了,只要能妥妥的投其所好,包準又能美好的度過一天。

謊言終結者

「同學們,這一次的期末考比較簡單,祝大家考完試後有個美好的暑假!」語畢,全班歡聲雷動。
成績出來後,哀鴻遍野,美好的暑假個頭,這個暑假要在醫學院上課囉。

 

更多醫院與醫學系精彩小故事

Stay in touch!

 

Tags: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