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學系在幹嘛?│謊言終結者

從小到大,我們的身邊就充滿了各式各樣,善意惡意的謊言。

舉我為例,小時後坐我爸的車時,他偶爾會提到他是如何的奮發讀書,半工半讀,成為小鎮裡考上第一志願的佼佼者,最後一路優異的成績畢業,甚至在就讀國立大學期間也取得了諸多的成功。

「我那時候每天早上,就是騎兩個小時的腳踏車上高中,上課時當然很累,不過我就是想辦法專心上課,所以成績還是保持的很好。」
「我大學時,因為家裡經濟不好,所以我同時去兼差救生員,半工半讀,也總是很認真讀書,才能保持競爭力。」他總是會這樣跟年幼的我講。

也因此,我爸看到我剛上大學時,每每在期中考前一天才計畫著熬夜讀書,而且常常讀到一半就跑去睡覺,總是語重心長的告誡我「你這樣不OK」,並再次告訴我他以前是多麼的奮發努力。

 

一直到大三去參加我爸的同學會前,我都全盤相信著他的話,並且在心中默默的景仰著年少時的他:一位半工半讀、上課認真,什麼事情總是做到100分的有為青年。

那麼…..我爸的30周年同學會到底發生什麼事咧?

 

當天一走進餐廳,迎面一位年邁,穿著筆挺西裝的老伯伯馬上興奮的朝我爸走過來說:「阿哈哈,蓋瑞爸你終於來了阿!當年幫你們上課時對你印象最深刻,又皮又吵又一堆怪點子!」

咦?認錯人了嗎?我爸很乖的。

 

接著又走來常來我們家做客的幾個蓋瑞爸大學死黨,我們湊滿一桌就坐了下來,不時會有人來敬酒敘舊。

不誇張,幾乎每一個來我們這桌的,都會跟我講幾句我爸大學時期做的事,而且大多是在酸我爸,這也讓我慢慢拼湊出他那「刻苦賣命讀書」的大學生活。

「哈,你爸都不讀書,然後跑去找你媽約會呵呵呵!」
在我爸的故事裡,他每天下課後就是讀書和打工,兒女之情這種東西自然是放在最後面。

「他那時候每天就是和我們幾個到處去玩,然後考試都不讀,超級低空飛過這樣哈哈!」
在他的版本裡,他是成績總是在前段的乖寶寶。

「他在游泳池當救生員時還常常A一個小胖弟的豆干來吃。」
這是什麼?而且到底為什麼要A別人的豆干?

 

總之,在七拼八湊之下,他熬夜不讀書、和我媽約會、和死黨到處玩、A小朋友豆干吃….馬的,謊言終結!除了A豆干比較異常之外,其他的部分老爸你根本就跟平凡大學生一模一樣嘛!

多虧了那次的同學會,從此我爸再也沒跟我跳針他那刻苦奮鬥的少年史,我猜他本來以為這輩子都不會被發現真相的。

 

 

 

爸爸會說謊,媽媽也會,我小時候沒有認真算數學時,我媽總是義正嚴詞的教我怎麼正確的學習數學,該學會哪些技巧與方法。

「告訴你,你媽以前數學都拿第一,就是因為我有認真看題目和仔細思考,像這題烏龜和雞阿,他們總共有32隻腳,所以…..」她拿起筆循循善誘沒耐心的我。

「你看!這樣不就算出來了嗎?總共有7分之23隻雞!」算出來了,我媽臉上有點得意洋洋。

總覺得好像有哪裡不太對勁,不過算了,有人幫寫作業,多寫一題算一題,賺賺!

 

隔天,數學作業發下來後,我被老師酸了一頓。

「蓋瑞?你告訴我籠子裡怎麼有辦法有3分之2隻雞?蛤?」語畢,全班哄堂大笑。

面臨全班的大笑羞辱,簡直是小學最窮兇惡極的校園生活,我媽害人不淺。

我隱隱約約覺得我媽數學好像很爛,因為她常常算出很怪的數字,曾經有一次她還算出3隻猴子總共搬了70000多顆椰子,想像起來就覺得很浮誇的畫面。

 

一樣到了上大學後,有一次和我姊聊天時,她告訴我:我媽大學聯考數學考9分,重考一年全力拼數學後,大幅進步將近一倍,來到了16分。

馬的,老媽也騙太大,總之,我姊的資訊成功的幫忙終結了一個謊言。

現在我們知道,當老爸老媽在講古,說著他們年少時期是多麼的努力,苦盡甘來,才換得現在的生活時,我們都要好好思考、多方打聽,試著找漏洞求證,才不會像我一樣被騙快20年。

 

 

 

 

那麼醫學系呢?醫學系會不會也充滿謊言?答案是肯定的。

讀完多年下來,只能說,醫學系的謊言大概也是老爸老媽等級,一樣的充滿歡樂,並且讓人哭笑不得。

大一到大四,跟所有科系會面臨到的謊言一樣,往往都發生在考試前的大堂課。

「同學們,這一次的期末考比較簡單,祝大家考完試後有個美好的暑假!」語畢,全班歡聲雷動。

成績出來後,變成哀鴻遍野,美好的暑假個頭,平均分數不及格,一起暑修囉!

教授的這種謊言,不得不說真是充滿惡意,用甜言蜜語讓人放鬆警戒後,再給大家致命一擊,最討厭的一種,跟渣男沒什麼兩樣。

 

 

進臨床後,最常見的謊言是什麼?

主治醫師告訴你他再10分鐘就會到,這種大概是最常見的之一。

 

「老師說他再10分鐘就到。」皮卡昌放下電話,報告與上課老師聯絡的結果。

那是外科的第一堂課,我們四個人在教室等了半小時等不到老師後,決定打給老師確認一下上課時間。

 

外科醫師真的很忙,遲到半小時這種事算家常便飯,我們四個就乖乖在教室繼續等。

「嗯…不然我們在老師來之前來玩三字接龍吧?」鐵甲詠提議。

 

嗯,反正這10分鐘也零碎到不知道能做什麼,就來三字接龍吧!

連接的字發音必須要一樣,並且是約定成俗的詞,15秒內要接出下一個詞,總共三個規則,好,開始吧!率先攻擊的是鐵甲詠。

鐵甲詠:後背包!
皮卡昌:包皮垢!
蓋瑞:…..什麼鬼……垢…..購物袋!
鯉余王:袋鼠跳!
鐵甲詠:跳房子!
皮卡昌:子孫袋!

「屁啦!子孫袋是什麼東西?你自己亂發明的吧!」這種聽起來很猥瑣的答案,加上皮卡昌又前科累累,馬上激起眾怒。
「我才沒有,不信我Google給你們看。」說完,皮卡昌拿起手機上Google子孫袋的結果給我們看,畫面上滿滿的都是男性生殖器。
「看吧,你們都誤會我了,這回合算我贏了!」他得意洋洋的放下手機,宣布他的勝利。

 

眼看時間還沒到,於是我們又開始了第二回合,激烈的三字接龍。

鯉余王:加拿大!
鐵甲詠:唔….不錯嘛…我想想….大甲溪!
皮卡昌:溪…C字褲!

「最好啦,那個C是英文欸!」皮卡昌的這種接龍自然沒有得到大家的同意,而且由於他實在是太猥瑣,所以大家已經不太想玩接龍了。

抬頭一看時鐘,咦?已經過15分鐘了,說好的10分鐘後老師會來呢?

 

再半小時後,我們又打給了老師,他仍然告訴我們大約再10分鐘他就會來幫我們上課。

「嗯….那大家要玩接龍嗎?」皮卡昌提議。
「不要。」我們其他三人果斷拒絕。

我們寧願繼續滑手機,即使大家的FB動態大概都點完讚了

 

最後呢,早上9點的課,老師很霸氣的在中午時打給我們,告訴我們,他今天沒辦法來上課了,這堂課調到下星期同一時段。

不誇張,在外科大概有超過一半的課,老師大遲到或者臨時調課,準時上課的幾乎都是沒什麼在開刀,日子相對清閒的年邁老前輩。

 

 

 

 

另一種很常出現的謊言,來自於影像學的判讀,超音波、電腦斷層或是核磁共振都常出現。

 

在一堂內科的課,病房主任指著超音波的一角,一派輕鬆的說:「同學們,像在這裡,你可以看到一個明顯的病灶,那我們這邊就要看仔細點,多看幾個角度來確認。」

語畢,他把鼠標停留在他剛說的「明顯」病灶上。

定睛一看,鼠標的地方一坨烏漆媽黑,就像是用電腦的小畫家直接整片塗黑一樣。老實講,超音波上一大堆地方都是黑的,老師指的那一坨根本跟大部分的地方長得一模一樣。

「對吧,這個應該一看就要知道有問題。」
不對吧,這個怎麼看都不會覺得有問題。

「這個漏掉一次,保證被病人告到脫褲。」老師面不改色的繼續說。

雖然說老師很嚴肅的告訴我們,不過我們四個打從心底覺得老師沒有在說實話,那一區任何醫學生看起來大概都是100%的純黑色調。

這種謊言主要常見於需要判讀影像或者玻片的科別,主治醫師們甚至會說:這個病灶明顯到連我阿罵都看得出來。

別被騙了也別失去信心,阿罵才看不出來,而且據說老師們自己年輕時也常常沒有看出來。

 

 

 

既然大學七年內充滿這麼多謊言,醫學生們自然也發展出了一套套的應對方法。

「同學們,這次考試很基本,大家有來上課自然就會寫。」
別傻了,教授在唬爛,很多東西他覺得很基本,不代表學生們覺得很基本。

像我覺得螞蟻有6隻腳是基本不過的事,不過我兒子看著螞蟻的側面圖,然後怎麼數都告訴我有3隻腳,教授們看大學生大概就是這種感覺,他們是不知道民間疾苦的。

images

 

「同學們,老師再10分鐘就到了。」
這個就比較仰賴經驗了,如果老師遲到是因為在開刀,那麼大家可以利用這「10分鐘」好好的吃頓飯,打打球,睡個覺,再回去教室,說不定上課都還沒開始。

「同學們,這個斷層就可以看到這邊有個明顯的病灶,我想這是很簡單的。」
如果老師這樣說,然後你發現身旁的人都滿臉狐疑的看著老師比的位置,那麼大可放心,不是你的問題,問題出在老師。

 

 

不過,最防不勝防的,莫過於一手把你養大的父母家人的謊言,他們一開始就計畫把你蒙在鼓裡一輩子了,我總感覺,爸爸媽媽沒告訴你的東西遠遠的比你想像中的多。

像現在,我已經著手計畫怎麼拐騙小豆乖乖的做家事了,從他開始聽得懂話,我們全家就會有意無意的告訴他:

「哇,你好努力喔!等你長大一點就可以像把拔一樣洗碗了。」
「哇,你也想倒垃圾嗎?這是最乖的小孩才能做的事喔!」

就這樣一點一滴的給他洗腦,讓他對各種家事充滿熱情與憧憬,這樣的謊言估計大概在小學高年級才會被識破,到時他也已經做了超久的家事了,賺賺!

不過,用謊言把小孩引導到父母期望的方向,這不是我最不恥的老爸老媽謊言嗎?看來為人父母終究會踏上這條路阿….

醫學系在幹嘛?

《醫學系在幹嘛?》新書上市! 博客來購書連結

 

考試與讀書

當前輩們準備要開始電人時,就會有充滿自信,拼命跟學長對到眼的醫學生,與低頭匆忙翻找口袋書上的小抄,拼命低頭、眼神游移,絕對不跟學長對到眼的醫學生。
「那請在座的各位舉手投票,每個人都要投票,請問這位病人最像是什麼呢?」當全場醫師一頭霧水,努力思索要投給哪一個答案時,鐵甲詠想到了絕佳的計策......

情報搜集

專業醫學生如我們,有一個良好的共識:在每一堂課前,必定要做足完整的情報蒐集,不是對於醫學知識的情報準備,而是對於老師喜好與個性的準備。
醫學知識太博大精深,永遠無法充足的準備好;老師的個性與喜好就不一樣了,只要能妥妥的投其所好,包準又能美好的度過一天。

謊言終結者

「同學們,這一次的期末考比較簡單,祝大家考完試後有個美好的暑假!」語畢,全班歡聲雷動。
成績出來後,哀鴻遍野,美好的暑假個頭,這個暑假要在醫學院上課囉。

 

更多醫院與醫學系精彩小故事

Stay in touch!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