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學系在幹嘛? 醫師大小事 | Doctors

醫學系在幹嘛?│麥當勞

其他醫學系我不知道,不過就我們來講,從一上大學開始,就一直和麥當勞形影不離。

 

基本上,我相信超過半數的大一新生是考試前幾天才在熬夜抱佛腳讀書,前一天才讀的也大有人在。
如果是在考前一天熬夜,專業的大學生都知道在宿舍自己埋頭苦讀是件危險的事,要熬夜讀,乖乖找個麥當勞卡實在。

首先,假設你的室友沒有同時要一起熬夜,為了配合多數人,大多數的情況會在半夜左右熄燈。

第一項考驗來了:挑燈夜讀。

我自己每次挑燈夜讀的經驗都差不多,每次都一樣悲劇。一開始覺得自己戰力滿點,非得把考試範圍都徹頭徹尾的給他弄得一清二楚才行。

「可以的,專心拚個幾小時就過去了!」

 

一小時過後,漸漸的會意識到不對勁,覺得書好像會讀不完。

眼看時間所剩不多,看來只好降低自己的期望,不求把考試範圍讀懂,先來把考古題寫過,不會的部分再回頭看上課內容就好。

這時的心境,已經從滿腔熱血蛻變成得過且過,只求看過,不求理解的階段。

而在這考古題看完一遍後的階段,身體的疲勞加上看完考古題後的成就感,往往讓許多熬夜抱佛腳的弟兄在這時候走偏了。

「累了累了,考古題也看完了,我先小睡10分鐘再來讀熟。」

別傻了,10分鐘後能起床的都是筋骨驚奇,天賦異稟的神人,一旦踏上小睡片刻這條不歸路,多的是一覺到天明的普通人啊!

 

為了強調孤身一人徹夜讀書的危險性,在這邊告訴大家澳洲人Bob的故事。

我剛上大學時有一位澳洲室友Bob,他跟我雖然不同科系,不過同樣的他也必須面臨熬夜讀書的考驗。

他的成績一直很不理想,這必須歸功於我們優秀的課程安排,這位在澳洲快樂打球,在自由學習的環境中長大的孩子,一上台大後,必修課塞了滿滿的微積分、物理和化學,這一批超硬的科目。

也因此,Bob很快的,就在退學這條路上聽牌了,只要再一科沒過,Bob就胡了。

即便如此,在Bob最關鍵的一戰,他還是一路摸魚到了考試前一天。

只能說考試真的對大多數人來講不是天性,是一種外加的、強制的、變態又可惡的東西。

 

Bob終究是一路摸魚到到考試的前一晚,緊張的他當晚帶著兩罐紅牛和咖啡走進房門,坐在位置上深呼吸了一口氣後,拿起原文書開始振筆疾書。

我看著Bob賣力的背影,心中暗自嘆息。

 

基本上,他犯了一堆菜鳥等級的錯誤。

首先他選擇在宿舍熬夜讀書,熄燈後的意志力挑戰就不用多說。

再來,他桌子前面的電腦沒有關機,這也十分危險,一個不小心就會又花半小時在社群網站上了。

還沒完,Bob讀的是原文書,天大的錯誤。在我國如果你考試要求及格,並且你還打混到了最後一刻,那麼你該讀的是考古題。

看來,聽牌的Bob這次考試是走遠了,更屌的是,即使Bob有紅牛和咖啡加持,他還是在凌晨1點半上床小睡片刻了。

「我感覺我好像無法思考了,先休息一下等回兒再來努力吧!」Bob上床前這樣跟我說。

我是覺得效率不好的確不用勉強,不過Bob,你很有可能起不來,我總感覺你要自摸了。

 

學期結束後,Bob不負眾望的自摸,也因此離開台大,回到澳洲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了。

 

扯這麼遠,只是要告訴大家,要抱佛腳還是大家一起抱,一來不會的地方可以互相討論,二來不會面臨挑燈夜讀的嚴峻考驗。

也因此,麥當勞成為抱佛腳的完美地點,有水有電,要是肚子餓了還能吃宵夜,唯一需要注意的就是別不小心和同學聊天聊太開。

考試前一天就是閉上嘴巴好好念書,別跟旁邊的朋友聊人生聊八卦,只要記住這點,麥當勞就是抱佛腳的好去處。

話說除了讀書外,麥當勞還可以做動物實驗,不過怕激怒群眾就不多提了。 (詳細情況:醫學系在幹嘛?│動物實驗)

 

大一大二,台大正門對面開24小時的麥當勞就陪伴大家度過了無數個日出,提供了大家抱佛腳的好去處與滿滿的大‧熱‧量。

升上大三,醫學系學生來到醫學院上課後,麥當勞的身影依然存在。醫學系學生大多是住到了徐州路的宿舍,而距離宿舍不到十分鐘的路程矗立著一間巨大的麥當勞。一樣的,麥當勞這個舞台,給予了我們滿滿的抱佛腳和大‧熱‧量,這時候體重計上的數值已經比剛上大學時多了10公斤。

 

進到臨床後,常常三餐在醫院內解決會省下許多時間,這時候,偉大的麥當勞又來雪中送炭了,在台大兒童醫院地下室有間麥當勞,如果要在上班前在院內買到早餐,那麼我們只有萊爾富和麥當勞這兩個選擇。

其他人我不敢講,不過我身邊的人大多是選擇麥當勞。

到了午餐時間,我們可以選擇到台北車站附近去吃,但如果當天不幸值班離不開醫院,那麼選擇就剩下便當和麥當勞。

便當和麥當勞彼此互有勝負,不過一到消夜時間,醫院的便當店一關門,麥當勞就不戰而勝了。

總而言之,每個成功畢業的台大醫學系學生後面,一定有著一間偉大的麥當勞,默默的為台灣的醫療貢獻一份心力。

 

熬夜讀書,靠的是麥當勞的24小時不打烊。
冬天保暖,靠的是麥當勞提供的無數熱量,讓我們體脂肪upup,再也不怕冷。
值班時怒吃一發消夜,靠的是麥當勞,因為它是院內除了萊爾富外,唯一還在營業的店家。

 

前陣子,兒童醫院的麥當勞宣布結束營業,同事們在臉書上一片崩潰。說實在,麥當勞撤櫃後,我值班的中午倒真的不知道能吃什麼。

 

不過我相信,麥當勞的撤櫃也會帶來一些好事,或者說,起碼讓一些鳥事不會發生。

我曾經因為吃麥當勞被病患嫌棄,正確來講,是病患和她的媽媽。

 

 

在一個普通到不行的值班日中午,我跟皮卡昌來到了兒童醫院地下一樓準備吃普通到不行的午餐:麥當勞。

正當我們高興的準備把外帶的餐點帶上病房慢慢吃的時候,旁邊傳來大聲的吵架聲。

「我要吃!我要吃麥當勞!」一個一身粉紅的公主裝小妹霸氣的向她媽宣布。
「我不管,我就是要吃!阿阿阿阿!」眼看她媽無動於衷,小公主把尾音淒厲的拉長抗議。

這種事情並不罕見,所以我們就邊等電梯,邊在旁邊看好戲。

「不可以!媽媽有幫你帶午餐,我們在這邊吃媽媽煮的!有好多紅蘿蔔、甜椒和好吃的茄子。」她媽有耐心的循循善誘著。
好樣的,這個媽媽專業,是說那些東西我大概有一年沒碰過了。

「不行,麥當勞非常不健康!」
「不要!我要吃麥當勞,醫生叔叔也在吃麥當勞阿!」小妹矛頭一指,把砲火轉到路過的我和皮卡昌身上。

我靠,小妹妳人真不厚道,沒事不要亂牽拖。
然後叔叔妳個頭,哥哥們工作壓力大,吃什麼都可以的,妳長大就會慢慢學習到怎麼幫自己找藉口吃垃圾食物了,現在還是乖乖去吃蔬菜吧。

「妳還騙我說醫生叔叔都不吃麥當勞….嗚阿阿阿!」
顯而易見我們不需要淌這灘渾水,但我們的電梯還沒到,也只能愣在原地看這齣八點檔。

不只這樣,我們還跟小妹妹的媽媽對到了眼,而小妹也更加的把我們當作她的底牌,不停的指著我們哭鬧。我們可以看到她媽滿臉殺氣,旁邊則充斥著小妹無止盡的「為什麼叔叔可以吃?」的跳針。

 

本來以為她媽媽煮菜煮得這麼養生,想必是個修養很好的太太,哪知道完全不然,她媽斬釘截鐵的拒絕小公主以外,還順便開始教訓我們。

「台大醫院地下一樓怎麼可以有麥當勞這種店家?你們這樣很不負責任!」
「你們買的這種東西,對於小孩子完全沒有任何好處。」

這點倒不太對,有時候病懨懨沒食慾的小朋友,靠著喜歡的食物可以補充體力和營養,並不是沒有任何好處的。而且,罵我可以,但罵麥當勞我就跟妳拼了,它可是我一路讀書上來的避風港阿!

「樓上在治病,樓下在致病,這樣讓我們真的很難教小孩。」
「走了走了,不能吃麥當勞就對了!」

語畢,她一把抓起哭鬧的小妹揚長而去,還可以聽到小妹那淒厲的「嗚阿阿阿」漸行漸遠,除此之外還有她媽「叔叔壞壞!」的碎念。

雖然我們被罵得一頭霧水,然後我心裡也想著要跟這位阿姨拼了,但是由於我們的白袍上都鏽著我們的姓名,基於不想被投訴的鴕鳥心態,我們很孬的都沒有回應她媽,而且說實在這整件事有點好笑,就一笑視之吧!

 

 

天底下真的無奇不有,兒童醫院麥當勞的撤櫃,大概可以減少這種鳥事的發聲,同時避免外界的輿論撻伐吧?

雖然說如此,我內心還是覺得很難有店家能取代麥當勞在兒童醫院的地位,也感謝麥當勞一路的陪伴,讓我度過每一次的考試,讓我冬天都不怕冷,讓我每次回老家都被長輩念說又變癡肥許多。

而且轉念一想,從側門走出去大約100公尺處還有一間麥當勞,看來我的世界末日也還沒到就是了。

 

 

醫學系在幹嘛?

《醫學系在幹嘛?》新書上市! 博客來購書連結

 

考試與讀書

當前輩們準備要開始電人時,就會有充滿自信,拼命跟學長對到眼的醫學生,與低頭匆忙翻找口袋書上的小抄,拼命低頭、眼神游移,絕對不跟學長對到眼的醫學生。
「那請在座的各位舉手投票,每個人都要投票,請問這位病人最像是什麼呢?」當全場醫師一頭霧水,努力思索要投給哪一個答案時,鐵甲詠想到了絕佳的計策......

情報搜集

專業醫學生如我們,有一個良好的共識:在每一堂課前,必定要做足完整的情報蒐集,不是對於醫學知識的情報準備,而是對於老師喜好與個性的準備。
醫學知識太博大精深,永遠無法充足的準備好;老師的個性與喜好就不一樣了,只要能妥妥的投其所好,包準又能美好的度過一天。

謊言終結者

「同學們,這一次的期末考比較簡單,祝大家考完試後有個美好的暑假!」語畢,全班歡聲雷動。
成績出來後,哀鴻遍野,美好的暑假個頭,這個暑假要在醫學院上課囉。

 

更多醫院與醫學系精彩小故事

Stay in touch!

你也許會喜歡

無留言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