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 Light

醫學系面試時,考官老師問了我:「同學,為什麼你想要考醫學系?」

老實說,這題每個人都有準備,而且大概也清一色是官方版本的回答。

我挺起了胸膛,用誠懇的語氣回答眼前那六位笑吟吟的老師,落落長的發表了早已熟練的台詞,大概講了上千個字。

「我阿,覺得,醫生是很有成就感的工作,不僅能拯救…..」

醫學系畢業後,再回頭檢視自己當初的答案,才意外發現,就算在大七那年當的是最被瞧不起的實習醫師,做的是最藍領的雜事,卻莫名的會在許多地方得到成就感。

 

舉例來說,光大七實習的那一年,在外貌上獲得的肯定就遠遠超越人生前24年的總合了。
要知道,不論是在早餐店、小吃店或者是逛街時,不免俗的,阿姨阿伯們為了拉攏你消費,超常採用瘋狂吹捧這一招。

「帥哥,你的吐司好囉!下次再來喔!」
這是早餐店每個人的共同回憶。

「帥哥,阿姨看你印堂發黑,這個護身符給你帶著好不好?一個2000元保平安。」
西門町竟然會遇到強迫推銷護身符的大媽。

「來妹妹,這個蘿蔔糕是那邊那位帥哥的!吼不是那個啦,這位啦!」
馬的,工讀生竟然把我點的餐送給別人,以後不來了。

而除了這些地方外,我人生中被叫最多次帥哥的生涯顛峰,無庸置疑的就是在醫院裡實習的那年。

台大醫學系,醫學系在幹嘛,醫學系課程

 

實習醫師上工第一天,我向每個我接著會照護的病人自我介紹,並且進行些簡單的病情討論與解釋。

光是第一天早上,帥哥冠在我身上的次數就超過10次了。

「唉唷,我爸爸麻煩你了柳,帥哥!」
「好,哇帥哥你很年輕喔,麻煩你了。」
「帥哥!你們醫療團隊怎麼決定我都可以配合啦!」

「帥哥」這兩字如滔滔江水般源源不絕,以人生中從來沒有過的高頻率出現著。
說實在,只要好好和病人溝通,病人和家屬大多會客套的叫你帥哥,不然大概也不知道該怎麼稱呼眼前這一臉大學畢業生樣的年輕人,畢竟實在是太沒醫師樣了。

 

常常會聽到說,成就感是沒辦法被衡量的,這點在我身上不一樣。
在我心中,帥哥已經變成一種單位,只要被叫一次帥哥,我就會得到1帥哥的成就感。

在24歲以前的人生,每天再怎麼拼,吃兩次早餐,午餐晚餐都吃小吃店,晚上再去西門町或夜市逛,了不起一天頂多賺到6到7帥哥。
25歲那年,開始在醫院上班,氣場整個變了,光第一個早上就得到了10帥哥的成就感,用想的就熱血沸騰起來了。

要是再加上值班顧一整個病房的病人,急診班會陸陸續續有新病人,哇賽,一天要賺到50帥哥搞不好都不成問題!

台大醫學系,醫學系在幹嘛,醫學系課程

 

第一天下班後,回家和老婆炫耀今天早上加下午賺了20帥哥的成就感,想當然,她的表情充滿歧視和困惑。
「誰會在意這種東西阿,根本沒有人吧?而且病人和家屬百分之百都是在跟你客套,你應該也知道阿!」

我這個人很簡單,客套也好,心中實際上覺得我長超醜也好,只要叫我一次帥哥,我心中的成就感固定就會增加1帥哥。

 

而且,在當了好一陣子實習醫師後,才發現老婆大錯特錯,在意這種東西的人,意外的多。

看過醫學系系列文的肯定知道,皮卡昌這種個性,絕對超在意。
但除了他那種典型的怪人外,竟然還有資深主治醫師,甚至到了教授,還在意著這種客套話。

「唉,自從我的年紀超過35歲後,病患都叫我王醫師,除了老阿姨之外的病患都不會叫我帥哥醫師了。」
「升上教授後更慘,就連老一輩的病患都開始叫我教授或王醫師,完全沒人叫我帥哥了。」

台大資深教授的一席話,說實在震驚了我。
想不到,竟然還有人跟我們一樣無聊,在意這種莫名奇妙的事。

但是,也讓我體認到,做醫師要趁年輕時,多賺個幾帥哥,不然以後大概是沒機會了。
當然,這只適用於不是帥哥的醫師,真的是帥哥的話就沒關係了。

 

我永遠記得,在某次白天的護理站,來了一個病患家屬,在護理站外喊了一聲:
「帥哥醫師!麻煩一下!」

護理站內當時有包含我和皮卡昌在內的三個實習醫師,一個住院醫師學長,全部都是男的。

聽到這一聲呼喚,大家皮都繃緊了起來,面面相覷。

 

在那個當下,可以清楚感受到,在場的大家,根本超級在意究竟誰是家屬口中的「帥哥醫師」。
學長更囂張,學長環顧我們的表情,滿是得意與自信,彷彿他已經Hold住全場一樣,準備起身去回應家屬的問題。

 

想不到,家屬直接找上了我。
在開獎的那一刻,我看到了學長那傻眼的神情,那震驚的眼神讓人神清氣爽。

學長和其他兩個人就像喪家之犬般,回去做自己手上的工作。
而我,則贏得了1帥哥,又是美好的一天。

當醫師就是這麼有成就感,積極一點,每天多找病人和家屬聊天刷帥哥,30歲前賺到人生中的第一桶帥哥,我想並不是夢。

台大醫學系,醫學系在幹嘛,醫學系課程

 

醫學系在幹嘛?

《醫學系在幹嘛?》新書上市! 博客來購書連結

 

考試與讀書

當前輩們準備要開始電人時,就會有充滿自信,拼命跟學長對到眼的醫學生,與低頭匆忙翻找口袋書上的小抄,拼命低頭、眼神游移,絕對不跟學長對到眼的醫學生。
「那請在座的各位舉手投票,每個人都要投票,請問這位病人最像是什麼呢?」當全場醫師一頭霧水,努力思索要投給哪一個答案時,鐵甲詠想到了絕佳的計策......

情報搜集

專業醫學生如我們,有一個良好的共識:在每一堂課前,必定要做足完整的情報蒐集,不是對於醫學知識的情報準備,而是對於老師喜好與個性的準備。
醫學知識太博大精深,永遠無法充足的準備好;老師的個性與喜好就不一樣了,只要能妥妥的投其所好,包準又能美好的度過一天。

謊言終結者

「同學們,這一次的期末考比較簡單,祝大家考完試後有個美好的暑假!」語畢,全班歡聲雷動。
成績出來後,哀鴻遍野,美好的暑假個頭,這個暑假要在醫學院上課囉。

 

更多醫院與醫學系精彩小故事

 

Stay in touch!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Related Posts
Blogimove部落格搬家技術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