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學系在幹嘛? 醫師大小事 | Doctors

醫學系在幹嘛?│鯉魚大賽

傳統的第一志願台大醫學系,讀起來到底是什麼感覺呢?

就像是跟一堆大型鯉魚,在一個小小池塘裡一起游泳。

在開始大學生活前,多少就透過報紙認識這批特大號的鯉魚了。

蠻現實的是,要能在讀書至上的我國考上第一志願,大多數情況家裡至少要能提供足夠的資源,並且小孩要願意去吸收利用這些資源,才能在讀書競爭的台灣裡脫穎而出。

當然,還是會有不世出的天才,儘管家裡提供的飼料和水草比別人少,但他天生就會是條大鯉魚,隨便吃都很大條。

 

各地區高中的萬年第一名,不出意料的考上了台大醫學系,典型的XL鯉魚。
萬年第一名,外加從小熱愛運動或各種才藝,真是一條條花色漂亮的XL鯉魚。
來自某個鄉村小鎮,背負著爸爸媽媽叔叔伯伯阿姨哥哥姐姐的期待,寒窗苦讀考上第一志願,勵志型XL號鯉魚。
跳級的鯉魚,越級參加躍龍門大賽,不僅跳得不錯,講話應對還很成熟,潛力滿點的XL號錦鯉。
橫掃世界科學比賽金牌,不論在哪個學科都不只是全台灣最強,更是地球最強,XXL號狂爆鯉魚。

最後一種狂爆鯉魚真的很浮誇,努力是絕對做不到他們那種境界的,什麼飼料都吃,就算餵他吃躲避球他大概都還是能吸收,並且告訴你躲避球該怎麼吃最美味,躲避球要怎麼吃才會讓自己長的壯。

隨便舉一個例子來證明,大四國考結束後,照慣例都會有個畢業旅行,而大學生多半能支付的出國旅遊大概就是日本東南亞一帶。

班上的狂爆鯉魚打算跟日本沖繩團,於是他在出發前幾個月開始看日劇,想說加減學點基本的日文。

 

這種學日文方式,說真的如果不是狂爆鯉魚做,大概會被酸到爆,就跟畢卡索晚期的畫是一樣的道理,我總覺得跟我小孩畫得有87分像,但畢卡索就是畢卡索,想怎麼任性都可以。

你看著附贈中文字幕的日劇,然後從來沒碰過日文,你跟我說你在學日文?乖乖把50音背一背好嗎?

後來的畢業旅行,據說沒人會日文的沖繩團都靠著狂爆鯉魚熟練的操著「基本」的日文跟當地人溝通,一句中英文都沒講,還能跟老闆閒話家常。

然後回國之後,順便把日文N1考過了,槓!他根本就是鯉魚之王,不對!是爆鯉龍!

 

一上了大學,這下可好,這再也不是高中以前稱霸的那個小池塘了,身邊游著各式各樣的大號鯉魚,花色漂亮,甚至還有已經跳過龍門的狂爆鯉魚。

和他們一起游泳了七年,有什麼感受嗎?

 

 

記得畢業晚會的那天,看著身邊這些優秀的鯉魚特大號,那心中的百感交集。

高中以前的畢業,對我而言感觸都不深。

小學讀的是學區內的小學,每兩年分一次班,大部分情況下友誼和緣份很難多深入。除此之外,當時屁孩如我,在學校想走的風格是高冷酷酷風,所以我的畢業紀念冊不像班上其他女同學的,充滿各種簽名與留言。

說穿了,就是個邊緣人,回過頭來看那整片空白的畢業紀念冊,一整個悲從中來。

 

國高中就更煞氣了,在我那個年代,台灣到處充滿資優班,而我正是資優班的一員。

資優班煞氣的點就在於,國高中同學幾乎都同一批人,就連上大學也是超過一半的人讀台大,見面機會超級多的情況下,在畢業典禮上連要感傷都有點難。

 

離開台大醫學系這池塘的那一晚,回顧那和大魚們游泳的七年。

課業壓力,學業上同儕競爭,幾乎是沒有。過了競爭的高中生活後,一切的讀書學習都是和對自己的負責,無愧於心就好。

在這裡,會遇到一拍即合的鯉魚,也會有點頭之交,但不論是哪種,在同一個病房一起被壓榨過後,或多或少都有種革命情感。

就算是最要好的鯉魚,在醫院大多也是聚少離多,往往在各自的病房奮鬥。

而畢業的那一晚,鯉魚們分道揚鑣了。

有些鯉魚繼續留在了池塘裡,僅管環境不好,水質差水藻橫生,但他們仍兢兢業業的在醫學的池塘裡付出。
有些鯉魚到了太平洋的另一端,在那邊有更好的水草,有更多的機會,不過也相對的有著更激烈的競爭。
有些鯉魚的夢想不在池塘,他們一直想在天空翱翔,向下俯瞰大海,於是他們走向了創業這截然不同的人生。

不論在池塘裡格格不入抑或是甘之如飴,鯉魚們都努力的爭取自己的一席之地。

 

記得畢業那一晚,環顧四周後,赫然發現和許多人即將踏上趨近平行線的越走越遠,宴席上坐在旁邊的皮卡昌那熟悉猥瑣的臉,竟然也多了些許的陌生。

 

 

常常會有外面的朋友問,真的會有人讀到台大醫學系還放棄當醫生嗎?

以經濟能力和我國普遍不佳的就業環境來講,的確放棄當台大醫師承擔著很大的壓力,很大的不確定性。

 

但,每個人想寫的故事不一樣,不是每條鯉魚都想躍龍門。當有一天,青絲成雪的回首時,你想要看到什麼樣的足跡?

在選擇大學時,大多數人都只是懵懂的高中生,或許多半的人都是照著分數填志願。
在選擇大學後的人生時,不一定需要很高的分數,不一定需要亮眼的履歷,更重要的是你對心中所選的堅持與信仰。

我期待著畢業十年後的同學會,大家各自所寫出的故事。

 

 

皮卡昌的夢想是開間咖啡店,他還為此在學生期間到咖啡店當學徒,磨練自己泡咖啡的技術,在每個寒暑假,他都賣力的打著工。

看著他每天將省下的餐錢拿去買咖啡機,牛奶以即各種設備,鑽研各種技巧的身影,面對大家詢問他為什麼要這麼刻苦,他總是淡淡的微笑。

「哥泡的不是咖啡,而是人生。」他頭也不回的對我說道。

說真的,根本不知道他在講什麼,而且每次泡完咖啡都會PO臉書給妹子看,看起來說在泡妞還差不多。

 

不過,有夢最美,皮卡昌在努力的苦練後,仍然練出了一身拉花的技巧。
在他一次次的作品中,我看到了白袍背後的努力,與對夢想的堅持的故事。

 

 

拉花作品一:缺一角的蔥油餅

作品二:經典款卡通便便

作品三:左側臀大肌萎縮的屁股

作品四:對半切開的洋蔥

作品五:輸尿管腫脹,膀胱破裂,顯影劑外流,需要緊急處理

作品六:大腸癌併腸道穿孔

從他的拉花足跡中,無庸置疑的,他正漸漸的朝自己的夢想邁進,或許哪一天他將能拉出整套的人體解剖圖。

祝福皮卡昌,祝福看文章的每一位大家。

 

醫學系在幹嘛?

《醫學系在幹嘛?》新書上市! 博客來購書連結

 

考試與讀書

當前輩們準備要開始電人時,就會有充滿自信,拼命跟學長對到眼的醫學生,與低頭匆忙翻找口袋書上的小抄,拼命低頭、眼神游移,絕對不跟學長對到眼的醫學生。
「那請在座的各位舉手投票,每個人都要投票,請問這位病人最像是什麼呢?」當全場醫師一頭霧水,努力思索要投給哪一個答案時,鐵甲詠想到了絕佳的計策......

情報搜集

專業醫學生如我們,有一個良好的共識:在每一堂課前,必定要做足完整的情報蒐集,不是對於醫學知識的情報準備,而是對於老師喜好與個性的準備。
醫學知識太博大精深,永遠無法充足的準備好;老師的個性與喜好就不一樣了,只要能妥妥的投其所好,包準又能美好的度過一天。

謊言終結者

「同學們,這一次的期末考比較簡單,祝大家考完試後有個美好的暑假!」語畢,全班歡聲雷動。
成績出來後,哀鴻遍野,美好的暑假個頭,這個暑假要在醫學院上課囉。

 

更多醫院與醫學系精彩小故事

Stay in touch!

你也許會喜歡

2 留言

  • 回覆
    sssun
    2018-01-29 於 08:08:11

    這篇最後的拉花太好笑了,皮卡昌有才,作者更是才華洋溢

  • 回覆
    Bob
    2018-01-31 於 10:37:34

    最後的拉花解說是怎麼個一回事XDDDDDDDDDDD

  •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