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 Light

「阿姨,多運動對你這個病有幫助!」
「馬麻,產後可以做這本衛教本上的運動,會對復原有幫助!」
「底迪,如果多運動的話,你會長得更壯更高喔!」

適當的運動是維持身心健康的重點之一,也是我們時常掛在嘴邊告知病人的。
話雖如此,進臨床後的醫學生,或多或少會因為臨床工作壓縮到運動時間,維持正常的體態難度也上升許多。

舉例來說,大家都知道大醫院的電梯很難等,裡面又常常都塞滿人。
以往,假設要走的樓層不多,我都會盡量走樓梯;現在則不然,上次在值班時遇到好朋友,兩個人一起等了快10分鐘的電梯,最後發現他要從9樓坐到11樓,而我則是坐到12樓,說有多懶就有多懶。

在某一堂麻醉科的課中,教授開門見山的便開始大談運動健身的重要性。

「你們別看我快60歲了,我每個星期還是進行3次高強度運動。」
「注意,是高強度運動,不是什麼走路半小時到捷運站的運動。」
「所以你們看,我身材還是保持的跟年輕時一樣。」的確,老師雖然有些年紀,身材還保持得十分精壯。

那一堂課是在大六時上的,課名叫做「鴉片類藥物的使用」,不過老師似乎根本不打算講任何和主題有關的東西,在連珠砲的開場,敘述他的運動多麼的紮實後,老師做了一個擴胸,自信的轉過身來,環顧教室裡的學生。

整個教室的醫學生總共有七位,看著最後一排正在打瞌睡的幾個實習醫師,老師嘖了一聲。

「你們這些年輕人有沒有在運動,我一看就知道,身型是騙不了人的。」
「你,一看就知道沒有在運動,又瘦又沒肌肉,臨床訓練讓你累到隨時想睡覺對吧?」打瞌睡的學長被點名了。

「妳下盤比較肉,應該沒在做有氧運動,要多做吼。」
唉,可憐的學姊。

老師一個一個看過去,在觀察幾秒後,總是毫不留情的下評語,一路由後往前點名,緊接著,下一個要被羞辱就是我了,老師唸完學長姐們後,盯著我看了一陣子。

「你身材大概是這邊唯一可以看的,這身型看起來就是有練過的,平常重量訓練應該做了不少。」老師滿意的點點頭。

咦搞什麼?教授認真的?

其他人的眼光也朝我看了過來,大家心裡八成在想:難道這看似是肥宅的傢伙,其實衣服底下都是肌肉?

當然不可能,我的衣服底下都是肥肉,老師才剛信誓旦旦的說身型騙不了人,想不到我這種肥宅穿厚一點,就騙倒他了,看來邦妮幫我選的這件外套不錯喔。

「蓋瑞同學,你平常都做什麼運動的?蛤?」老師努努嘴,又繼續追問。

我想想,這麼難的問題大概要想個一小時。我平常都做什麼運動嘛….如果是高中時期體育課會打籃球,大學有打一點網球。
但如果把時間限定在最近兩年的話,那麼高強度的運動大概只有一次,某一天捷運的電扶梯壞掉了,我只好面對現實的爬一長串樓梯,僅此而已。

不過,身為唯一「身材可以看的人」,要是回答說我做的運動是走樓梯這種阿伯運動,那麼不僅我臉上無光,其他人的面子大概也掛不太住吧?

剎那間,我靈光一閃!

dz_garbage_inspectors_gallery

我平常垃圾車來的時候會把垃圾袋到外面去丟,有時候垃圾積久了就會比較重。
阿還有,我平常快要遲到時都用跑的!

綜合以上,廣義來講我應該算有在重訓和跑步。

「老師,我都做重量訓練和跑步。」無恥的回答完後,我可以看到皮卡昌狐疑的眼神盯著我看。
「我想也是,很好!告訴你們,醫師最重要的本錢就是身體要好!」

在聽完老師滿意的短評後,我的眼角餘光瞄到有隻手朝我的方向接近,在這一秒間,我的警覺心讓全身感官的敏銳了起來。

馬的,皮卡昌這傢伙想摸我肌肉驗貨,夭壽,絕對不能讓他摸到肥肉,他一定會大聲張揚!

快!用力!
他的手指戳在了我用力準備好的手臂和胸部,戳的幾下後,他若有所思的轉了回去。

「好吧,算你硬。」他默默的說。

雖然有點心虛,但我不禁得意了起來,我成功騙過老師和同學了!儘管皮卡昌還是瞇著眼的深思懷疑著,不過眼看老師下一個就要點評他了,奉勸他還是先顧好自己吧!

「那左邊那位爆炸頭,你平常應該沒什麼在運動吧?」
「有,很常運動。」
「咦?你做什麼運動的?」

說到我們的好朋友皮卡昌,他完全沒有在運動,空閒時間也只想著要在咖啡店打工泡妞,我們一起走樓梯到2樓的宿舍還聽得到他微微的喘息聲。

但皮卡昌這傢伙竟然撒謊,沒在運動就別在那邊嘴硬虛榮吼,雖然說我好像沒有資格說他,但嚴以律人寬以待己總是簡單的。

「我平常都打Candy Crush。」皮卡昌自信,微笑的說道。
夭壽,人不要臉天下無敵,在這種場合還想厚著臉皮講冷笑話,大概只有他能做到了,然而看著老師嚴肅的神情,完全沒有想要笑的意思,看來皮卡昌式笑話又失敗了一次。

老師板著臉,陷入了幾秒的深思,我猜他大概是被這個爛笑話震懾住,不知該如何反應了。

「哦,你們年輕人現在從事的運動,很多名字都很新奇耶,那個什麼Crush的運動強度高嗎?」老師推推眼鏡問道。

等等!老師,那只是一個爛笑話阿!

「嗯,強度有時候蠻高的,在越後面的時候越高。」
「原來如此,是像之前新聞上很紅的那個一堆人把自己套在氣囊裡,然後撞來撞去踢足球嘛?」

「有點像。」皮卡昌無恥的點點頭。
「嗯,總之有在運動就好。」

老師問完一輪後,轉過身在白板繼續講解運動需要達到的心肺目標,絲毫沒有懷疑Candy crush這超爛的說法,這和跑來跑去的泡泡足球完全不像,只不過是滑滑螢幕讓糖果撞來撞去,虧老師剛剛還說「有沒有在運動騙不了人」,結果一轉眼就被兩個人騙了,一整個有夠好騙。

雖然說我們的行為十分厚臉皮,不過在當下,成功騙過老師的成就感讓我們得意洋洋,除此之外,儘管在課堂上老師諄諄告誡我們運動的重要性,不過下課回家後,運動什麼的當然都先拋到九霄雲外了。

就這樣,我們又渾渾噩噩的度過了一年,沒做過幾次運動,持續堆肥的一年。

一年後的某一天,我前往皮卡昌的宿舍,表面上是要欣賞他苦練的咖啡拉花技巧,當然實際上,我只是想省杯拿鐵錢。

我們邊從醫院走到宿舍他位於2樓的房間,一路上兩個肥宅氣喘吁吁的爬著樓梯。

「哥決定了,不能再這樣下去了……」他莫名其妙的有感而發。
「今天開始,我要每天跑中正紀念堂!」
「怎樣?要加入嗎?」

我二話不說馬上答應,一來是他的熱血感動了我,二來實在是太喘了,再不加強體力,下次搞不好要走出門都有問題。

於是,我們約在中正紀念堂斜對角的星巴克外面,晚上8點,不見不散。

從今天開始,我們要努力克難的鍛鍊自己,改變自己的生活型態,改善自己的健康,打造更自信的人生!

晚上8點,皮卡昌傳了個訊息告訴我他已經全副武裝,準備好要狂奔N圈中正紀念堂了。

老實講,我不懂全副武裝的意思,不就運動服和跑步鞋嗎?但一走到星巴克門口,我豁然開朗。皮卡昌頭上不僅帶著頭帶,仔細看還會看到髮夾,除此之外耳朵掛著運動式耳機,手臂上綁著的運動臂套裡面裝著他的iPhone。還沒結束,他的手腕有運動手環,腳踝有運動腳鍊,全身行頭加一加大概比實習醫生一個月薪水還高。

「我本來想說要不要綁個腰包,這樣還可以放鑰匙和錢。」他邊綁著鞋帶邊說,Nike的跑步鞋新的發亮。
「後來想想好像有點多餘,專心跑步才是重點。」我也這麼認為,而且你身上很多東西都很多餘。

大家都知道跑步是個很挑戰意志力的東西,為了激勵彼此,我們在開始跑步前,約好比較慢跑完三圈的人要請對方喝飲料。

「好,那麼我數到3我們就開始跑吧!」皮卡昌講解著規則。
「3!阿哈哈哈哈!」皮卡昌甩著一頭爆炸頭,狂笑的往前狂奔。

說真的,我對他的行為一點都沒有感到意外,默默的跟著跑起來。一路上,他邊跑邊回頭奸笑,一臉得意洋洋,直到好一陣子後才停止這種舉動。

別管那白癡了,我照自己的節奏跑就是了。

一二一二、一二一二、保持呼吸。

一二一二、一二一二、不妙….有點呼吸困難了。

一二一二、一二…..可惡!怎麼又被超車了?

就這樣,我心中一邊默數著節奏,一邊腦補,一路上每一個人都跑得比我們快,我們連穿著花俏便服的中年大媽都跑不贏,還有阿伯在高速超車我們後,鄙視的朝我們瞥了一瞥。

再仔細想想,我們到底是怎麼討論出「跑3圈」這種目標的?平常走個兩層樓都會喘了,現在突然要跑6公里,簡直是自找死路。

一二一…..下腹一直隱隱作痛,算了懶得數了。

更糟的是,當腦中浮現出上面一長串跑馬燈的想法時,我們連一圈都還沒跑完,而且這時,心中的小惡魔出現了…..

「蓋瑞,你要不要切個西瓜?」
「好的小惡魔,我切。」

連天人交戰都沒有,一秒就決定切西瓜。

於是,我決定先慢下腳步,等皮卡昌跑到我前面大約10公尺,轉過頭也看不清楚我的身影以後,我再直接從中正紀念堂側門繞進去走捷徑。

沒辦法,6公里太多了,休怪我無情,能少跑幾公尺算幾公尺。
而且這樣不僅少跑大半路程,到了最後還有飲料喝,正所謂一石二鳥。

%e6%9c%aa%e5%91%bd%e5%90%8d

於是,我漸漸放慢腳步,等著皮卡昌跑到我前面後,再一步步的實施我的計畫。

哪知道,在我慢下來後,皮卡昌也越跑越慢,完全沒有超越我,我們兩人並排前進了一大段路,就此錯過了我預定切西瓜的側門。

搞什麼鬼?難道皮卡昌腦中也在想一樣的計畫?真是個骯髒的傢伙。

總共才跑一圈多一點點後,皮卡昌停了下來,開始綁起鞋帶。

「呼…呼哈….綁…綁一下鞋帶,你先跑沒關係。」他氣喘吁吁的跟我講。
我先跑?開玩笑,那我怎麼知道你有沒有偷切西瓜?

「沒關係,我等你。」就這樣,我們兩個都停下了腳步。
一停下腳步,才發現不得了,不過短短幾秒鐘,我們跑步健身的熱情已經消磨殆盡,完全不想跑了。

好死不死,這一刻我們正好在名店「杭州小籠湯包」的正對面,橘紅色的招牌遠遠的勾引著我們。

於是,原本計畫跑3圈中正紀念堂的我們,在跑了1圈多一點點後,兩個人一起走進了杭州小籠湯包,想偷切西瓜什麼的都不重要了,我們不計前嫌的吃起了小籠湯包。

「太久沒運動了,運動是長久的事,我看我們循序漸進,慢慢增加圈數,這樣才不會對身體造成過大的負荷,也可以避免運動傷害。」吃完湯包與麻辣冬粉後,皮卡昌娓娓道來。

「也是,那我們明天同一時間在同一地點見面?」
「好阿,不見不散。」約好了明天的運動行程,我們心滿意足的解散了。

然而,隔天我們並沒有一起去跑中正紀念堂,我們各自找了一個藉口,並且相約再隔一天再「不見不散」。

最後,無數個「明天」過去了,結局怎麼樣大家都心知肚明。

這樣的肥宅人生,一直到Pokemon Go上市後才有了轉機,我們一批人,為了成為神奇寶貝大師,不論是短跑衝刺還是中長程心肺耐力,我們都徹底的做過好多次,甚至從台大醫院一路跑到101都有。

看來,這款遊戲要幫助我們達成強身健體的目標了!

世事難料,一個月不到,大家快速的對Pokemon Go失去熱情後,我們的跑步計畫也無疾而終,回歸平靜愜意的肥宅生活。

「你運動應該要達到每周333的目標,每星期3次、每次30分鐘、心跳要130喔!」

即便如此,我卻還總是理直氣壯的教育著病患運動的重要性,想想臉皮也真是夠厚的。

上一篇:醫學系在幹嘛│謊言終結者

下一篇:醫學系在幹嘛│怪奇教學

醫學系在幹嘛?

《醫學系在幹嘛?》新書上市! 博客來購書連結

 

考試與讀書

當前輩們準備要開始電人時,就會有充滿自信,拼命跟學長對到眼的醫學生,與低頭匆忙翻找口袋書上的小抄,拼命低頭、眼神游移,絕對不跟學長對到眼的醫學生。
「那請在座的各位舉手投票,每個人都要投票,請問這位病人最像是什麼呢?」當全場醫師一頭霧水,努力思索要投給哪一個答案時,鐵甲詠想到了絕佳的計策......

情報搜集

專業醫學生如我們,有一個良好的共識:在每一堂課前,必定要做足完整的情報蒐集,不是對於醫學知識的情報準備,而是對於老師喜好與個性的準備。
醫學知識太博大精深,永遠無法充足的準備好;老師的個性與喜好就不一樣了,只要能妥妥的投其所好,包準又能美好的度過一天。

謊言終結者

「同學們,這一次的期末考比較簡單,祝大家考完試後有個美好的暑假!」語畢,全班歡聲雷動。
成績出來後,哀鴻遍野,美好的暑假個頭,這個暑假要在醫學院上課囉。

 

更多醫院與醫學系精彩小故事

Stay in touch!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Related Posts
Blogimove部落格搬家技術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