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 Light

上大學之後,不論是其他科系的朋友、親戚或者是鄰居,都對我們的學業充滿好奇。

醫學系的課業會不會很重?有沒有人讀書讀到暴斃?會不會有人一看到血就暈倒?大家對醫學系的七年充滿了種種好奇與想像。

 

網路流傳一篇號稱是台大醫學系學生的文章,Google搜尋「一位台大醫師的告白」就可以看到原文。
這篇文章,講到了讀台大醫學系的悲情,內容真的是嚇死人。

考上台大醫學系後,每天只睡5小時的用功讀書,結果考試還是不及格,只好每天再少睡一點。
考上台大醫學系後,花在課業的時間讓他完全沒辦法維持和女朋友的感情,女朋友劈腿了半年他還不知道。
當上住院醫師後,每天忙病人忙到沒空吃飯,沒空回老家,把身體都弄壞了後,才發現薪水比載瓦斯CP值還低。

整篇文字字血淚,控訴著台大醫學系的悲劇人生。
說真的,這篇文我看得一頭霧水,除了住院醫師的部分還算貼切外,其他的都像是在看八點檔。

 

我們家鄰居有一個大媽,退休後每天就是逛東門市場,到處閒話家常聊八卦。
而在那篇文章廣被轉發後的幾天,果不其然,這位大媽就上門來按門鈴了。

「叮咚。」
一打開門,映入眼裡的是大媽那殷切的臉,以及一根巨大的絲瓜。

 

「唉唷,蓋瑞喔,這根絲瓜我買好便宜柳,阿姨想說買來給你吃啦!」
她每次都這樣,有求於人或者想強勢的找人聊天,就會帶著一根絲瓜或者一顆南瓜直搗黃龍。

「唉唷喂,阿你怎麼黑眼圈那麼重?」
才客套一句,大媽馬上開始鋪梗,進入套八卦模式。

「學校課業很重齁,你們讀台大醫很辛苦阿姨都知道啦!」
「有沒有什麼阿姨可以幫忙的盡量講,和女朋友還好吧?」

雖然阿姨帶的絲瓜真的又粗又漂亮,無奈我的大學生活平淡無奇,風平浪靜到就算給我想一整天,我應該還是想不出要訴什麼苦。

「謝謝阿姨的絲瓜和關心,我讀得還好。」
語畢,阿姨皺了皺眉,顯然不太滿意。

「阿你黑眼圈怎麼那麼重?每天都讀到幾點阿?」
「平常比較沒在讀,不過考試前幾天會熬夜讀比較晚。」和全世界大多數大學生一樣的答案。

想當然,大媽覺得我在唬爛,而且她始終堅持我有厚重的黑眼圈。
薑還是老的辣,她也不囉嗦,直接開始跟我講她聽聞的台大醫學系生活。

基本上,就是幫我把「一個台大醫師的告白」這篇文章複習一遍,只不過大媽為了讓講話聽起來比較有說服力,把主角改成了她朋友的兒子。

滔滔不絕的講完後,大媽又再次探聽我身邊是否有類似的故事。
完全沒有,真心不騙。

 

回過頭來看那篇文章所呈現的醫學系生活,深深覺得那樣悲慘荒謬的故事,大概是萬中選一的人才會經歷到。

 

 

系上的同學,就和普通的大學生沒什麼兩樣,有人每天讀書,有人每天打混,考試前也是全班哀聲連連。
有時候,考卷上的題目真的會難到讓人想用絲瓜打教授的頭,不過被留級的人也是少數。並且就我的觀察,會留級的人全部都不是拼命苦讀、犧牲睡眠還不及格的人,多是因為其他因素而選擇留級這條路。

讀醫學系和大家想像的並不一樣,不用聰明絕頂,不用每天苦讀,也不用讀書讀到暴斃。
只要有足夠的自制力,肯自我要求準備好考試,要從醫學系畢業、考過國考都不成問題。

之前遇過學弟抱怨說,他每次上課都有到,每次考試都讀的要死要活,最後還是都不及格。
然而,真相是他每次上課都帶IPAD去滑一整節,有去上課大概等於沒去。除此之外,每天回宿舍都瘋狂打線上遊戲到凌晨,就連考試前一天也不例外,根本都沒在讀書,卻總是無獨有偶的在每次考差後,在網路上告訴大家他讀的多努力卻都沒獲得回報。

每個人都會抱怨,但那些悲觀消極,並且總是在訴說悲情淒涼故事的人,不論把他放到哪一個科系,還是註定會有滿滿的負能量。

 

醫學生涯的確累人,要學的東西也很多,但看看現在的環境,我看大概走每一條路都很辛苦。
各行各業勢必在人生中,都會面臨許多犧牲,但我們並不是沒有選擇餘地。

當醫生有很多種方法,每一種都有它的優點跟缺點,畢竟魚與熊掌不可兼得,要選擇哪一種方法還是端看自己的選擇。

 

 

網路上對於醫學系的討論,除了繁雜陳重的課業這種刻板印象外,還有一個我深深覺得,必須要跳出來澄清的刻板印象。

「考上醫學系,女朋友換不完。」這是高中以前常常被傳達的錯誤觀念。

女人緣這種東西,還是和人比較有關,真正的高手是不需要考上醫學系來讓自己交到女朋友的。

 

考上醫學系,絕對不是能交到女朋友的保證,我們系列文的常客皮卡昌已經證明這一點,他的努力自然不在話下。
除了他之外,我也有幾位同學和學長,在考上醫學系後的七年,即便處處打探,該參加的聯誼也沒有少過,卻每一次都沒能交到女朋友。

每次都被喜歡的女生打槍,每次都被大家揶揄是「剩男」,久而久之,幾年下來,也逐漸適應了這樣的模式,也漸漸對自己的「剩男」身分產生了認同感。

於是,他們組成了剩殿騎士團,專門糾正大眾對醫師女人緣好的刻板印象。

 

常常,當又有哪個醫生因為私生活不儉,被用放大鏡丟到媒體上檢視時,出現「醫生女人換不完」這樣的留言時,我就會看到同學那批熟悉的ID,在下面義憤填膺的留言。

「馬的,我台大醫讀七年,一個女朋友都沒交過啦!」
「我現在主治醫師第6年,單身第36年啦!」
「我統計過,台大醫在我畢業時,這七年跟我一樣的剩男有18個啦!」
「外遇機率有三分之一,不要每次渣男都挑醫生出來報啦!」

依照剩殿騎士們的身份和資歷,理論上應該是充滿說服力才對,但想不到,不論他們怎麼努力,類似的刻板印象言論仍一而在的出現,也讓剩殿騎士團要頻繁的出征,一次次的打著聖戰。

或許哪一天,你們也能從新聞下面的留言中,找出那些潛藏於各大醫院,默默守護著大家的剩殿騎士們。

 

醫學系在幹嘛?

《醫學系在幹嘛?》新書上市! 博客來購書連結

 

考試與讀書

當前輩們準備要開始電人時,就會有充滿自信,拼命跟學長對到眼的醫學生,與低頭匆忙翻找口袋書上的小抄,拼命低頭、眼神游移,絕對不跟學長對到眼的醫學生。
「那請在座的各位舉手投票,每個人都要投票,請問這位病人最像是什麼呢?」當全場醫師一頭霧水,努力思索要投給哪一個答案時,鐵甲詠想到了絕佳的計策......

情報搜集

專業醫學生如我們,有一個良好的共識:在每一堂課前,必定要做足完整的情報蒐集,不是對於醫學知識的情報準備,而是對於老師喜好與個性的準備。
醫學知識太博大精深,永遠無法充足的準備好;老師的個性與喜好就不一樣了,只要能妥妥的投其所好,包準又能美好的度過一天。

謊言終結者

「同學們,這一次的期末考比較簡單,祝大家考完試後有個美好的暑假!」語畢,全班歡聲雷動。
成績出來後,哀鴻遍野,美好的暑假個頭,這個暑假要在醫學院上課囉。

 

更多醫院與醫學系精彩小故事

 

Stay in touch!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Related Posts
Blogimove部落格搬家技術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