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學系在幹嘛? 醫師大小事 | Doctors

醫學系在幹嘛?│霸凌大師(下)

正如同前面講的,要霸凌的好,適當的包裝是必要的,所以我們勢必要加強我們的話術,也為此,從一當上實習醫師開始,我們就努力不懈的思考著、修行著講話的訣竅。

講得好像很厲害,不過老實說好像也沒什麼竅門,就是把學姐跟我們講的話原封不動的用上去就對了。

「做這些事是對你很棒的訓練喔~以後都會用得到;這個機會很難得喔~一般不會讓見習醫師去嘗試的。」
「最後,如果學弟你自己OK了的話,那麼下次就自己去練習看看。」
「學弟,那麼這個重責大任就交給你了,有什麼不清楚的再來問學長就可以了,應該還好吧?」

到這一步就差不多了,從此就放生他們,每天等他們把雜事做的妥妥的,然後記得最後要勉勵一下他們,讓他們維持打雜的熱情。

以上是最理想的情節,然而實戰上的霸凌,還是要在開學後才能驗收。

 

 

 

九月的第一週,護理站裡不負眾望的出現了三個學弟,和我們剛當見習醫師時一樣,不自在的站在人群中,眼神無助的四處游移。

浮木,颯爽登場!

我和皮卡昌帶著一抹不自然微笑來到了這三位溺水者前面。

 

「學弟們,一切都還好嗎?對臨床還適應嗎?」用關懷誘拐學弟,一脈相傳的開場白。
學弟果然沒讓人失望,馬上有禮貌,還雙腳立正回話。

 

「還可以啦…..謝謝學長,不過有點不知道自己要做什麼就是了….」

「這樣阿,大五剛進臨床嘛!」
「不然等等我們帶你們去試試看換藥如何阿?恩~?」我努力的掩飾心中的喜悅,繼續裝誠懇的說道。

在那一刻,學弟們看著我,想必就像看到關聖帝君下凡一般吧!

 

「額呵呵呵呵~ 咈咈咈~」
皮卡昌不愧是超級豬隊友,已經忍不住心中的骯髒念頭而奸笑起來了。

想當然學弟們多少起了點戒心,但我們身為機車又有無比毅力的學長,還是半推半就的把學弟們帶到了病床旁邊觀摩嘗試這「難得」的練習機會。

 

一路上,我們持續灌輸學弟錯誤的觀念,告訴他們換藥導尿什麼的阿,都是難得的機會,要好好把握、多多練習,對未來都有很多的幫助。

並且,我們看學弟好像跟我們好像是肥宅這型的人,所以我們因材施教的用大量肥宅話來包裝我們的霸凌。

「學弟阿,本魯一直很羨慕那些大五就能換藥的人生勝利組,甚至還有人能導尿和放鼻胃管,讓我又羨慕又森77阿!」
「大五剛進臨床94這樣,如果能有人願意帶你們,並讓你動手做,那絕對是最棒的事BJ4。」
講了一堆這樣白癡的話後,打從心裡覺得我們人真的很糟糕。

 

夜路走多了總會碰到鬼,我和皮卡昌則是夜路剛走就碰到鬼。

腦中滿滿邪念的我們笑嘻嘻的帶三個見習醫師到病床旁邊時,在病床旁,好死不死的遇到了正在巡視病人的主治醫師「臭脾氣吳」。「臭脾氣吳」這個稱號也沒什麼典故,單純就是他脾氣很差,每個人和他互動都必須小心翼翼,雞毛蒜皮的小事都要提心吊膽。

不幸的是,他當天心早上才剛到護理站對著眾人咆嘯一次,心情正處於谷底。

 

「你們要幹嘛蛤?」
看到我們兩個一臉春風得意的實習醫師帶著一坨學弟,推著換藥車來到病床旁,臭脾氣吳顯然覺得我們有礙觀瞻,不耐煩的問道。

「我….我們帶學弟來換個藥。」我們孬孬的回應。
「換藥?你別搞笑了!他們絕對不準換藥,我可不想要病人出什麼併發症!在旁邊看‧就‧好!」語畢,臭脾氣吳轉身就走。

就這樣,我們馬失前蹄,處女霸凌就這樣失敗了,夢想破滅,沒有見習醫師每天幫忙做雜事,還要做雜事給見習醫師看。

不過老實說,要把這麼多雜事交給見習醫師,雖然少了一些負擔,但在心裡還是有點過意不去。除非學弟妹真心因為沒接觸過而想要嘗試,或者真心充滿熱情,不然實在沒理由讓他們一直做未來會大量接觸的事。

也因此在霸凌失敗後,我們也金盆洗手,洗心革面的放棄了霸凌學弟妹們的想法。

 

隔年的六月,我們從醫學系畢業了,實習的生涯結束後,一整年下來,我從來沒有把事情丟給下面的學弟妹去做(除非是院方規定他們必須完成的作業,或者他們對臨床工作異常的有熱情)。

說實在,這也沒什麼了不起的,大多數同學大概也是如此,做好自己的本分而已,不過我還是很慶幸自己也做了這樣的選擇。

除了見習時被誘拐,實習時也常常會有臨床上的前輩,把他份內的事情丟下來給晚輩做,直到住院醫師也還是如此,我想只要還身在職場,只要仍然過著生活,或多或少會有不公不義的事情持續的發生在身上,無所遁逃。

我們認為的「霸凌」,有時候可能真的是蓄意的吃豆腐,但有時候也只是雙方觀點不同的誤解罷了;有些不公平可以申訴解決,有些則根本無從下手。

 

幾年下來,從陰雨走到艷陽,路過泥濘、路過風。

驀然回首,我會希望過去的自己能早點忘掉當自己被凹、因為權益受損的那些憤怒、那些沮喪,而把心思放在我的家人、我的生活。

如果不幸有一天,吃了大虧卻無力回天,也沒關係,時間可能會還你正義;也或許不會,但真正重要的是你的身邊,那些你所在意的一切。

人生的路,靠自己一步步走去,真正能保護你的,是你自己的選擇。那麼反過來,真正能傷害你的,也一樣是自己的選擇;有人把人生局促於互窺互監、互猜互損,我們則可以把人生花在真正值得我們重視的人事物上。

行者無疆,一切達觀都是對於悲苦的省略,當著眼在懊惱憤慨時,上頭仍是那廣闊的藍天。

 

霸凌秘笈寫到最後突然變勵志文了,不過算了。

 

霸凌大師上集看這邊

 

 

醫學系在幹嘛?

《醫學系在幹嘛?》新書上市! 博客來購書連結

 

考試與讀書

當前輩們準備要開始電人時,就會有充滿自信,拼命跟學長對到眼的醫學生,與低頭匆忙翻找口袋書上的小抄,拼命低頭、眼神游移,絕對不跟學長對到眼的醫學生。
「那請在座的各位舉手投票,每個人都要投票,請問這位病人最像是什麼呢?」當全場醫師一頭霧水,努力思索要投給哪一個答案時,鐵甲詠想到了絕佳的計策......

情報搜集

專業醫學生如我們,有一個良好的共識:在每一堂課前,必定要做足完整的情報蒐集,不是對於醫學知識的情報準備,而是對於老師喜好與個性的準備。
醫學知識太博大精深,永遠無法充足的準備好;老師的個性與喜好就不一樣了,只要能妥妥的投其所好,包準又能美好的度過一天。

謊言終結者

「同學們,這一次的期末考比較簡單,祝大家考完試後有個美好的暑假!」語畢,全班歡聲雷動。
成績出來後,哀鴻遍野,美好的暑假個頭,這個暑假要在醫學院上課囉。

 

更多醫院與醫學系精彩小故事

 

Stay in touch!

 

你也許會喜歡

無留言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