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學系在幹嘛?│科學中毒

在實事求是的醫院,十分尊崇科學精神,有幾分證據說幾分話,大膽的假設,並且小心的求證。

好比說,菜市場的阿罵秀出一顆黑藥丸,告訴你那是某活佛特製仙丹,減肥美容一把罩。
「弟弟阿,阿姨我吃這顆黑藥丸,一星期瘦5公斤,1000加兩棵花椰菜給你帶回家啦!好不好?」

大概會有兩種結局,第一種是興高采烈的拿著這顆特製仙丹,迫不及待的回家見識奇蹟;另一種則是打從心裡覺得可笑,天底下哪有這種事?騙子!

 

活佛特製仙丹到底有沒有用,把這個議題丟給醫院,那麼八成醫學研究的那一套就會被搬出來,並設計適當的實驗來證明他。

證據等級有很多種,不過大概沒人想聽,所以我們意思意思一下就好。

 

首先,我們要先找到願意做實驗的肥宅,越多越好,然後把這一大批肥宅分成A和B兩組,所有的分組都要完全隨機才夠科學。

隨機分成兩組後,把兩組肥宅基本資料登記完後,開始給B組的肥宅仙丹吃,然後在一段時間後,來觀察A和B兩組肥宅誰變瘦的比較多。

以上,就是個簡單的肥宅實驗,然而就醫學的角度來看,這個實驗能提供的證據根本不夠,缺點重重。

 

舉例來講,今天假設我是個參與實驗的肥宅,被分配到了仙丹組,得意洋洋的我,回家第一件事可能是狂吃。

「開玩笑咧,我可是有仙丹護體,可以隨便吃啦!送!」

如果肥宅們會因為假設拿到仙丹,而有不同的心態,想當然就會影響實驗結果,怎麼辦呢?

解決方法就是讓A組的肥宅也拿到一顆長得跟仙丹一樣的藥丸,但其實並不是仙丹,只是顆很大很圓的肚臍垢;並且,不讓肥宅們知道其實總共分成A組還是B組,他們也不知道竟然有肚臍垢混在仙丹裡面,全部的肥宅都以為自己吃的是仙丹。

做到這樣,才勉強科學一點,不過這樣子的研究在醫院許多前輩眼中,仍然是個半吊子的實驗,證據力不夠!再科學一點才行!

 

「阿罵推銷的仙丹能不能減肥」這種問題,有必要勞師動眾做這樣的實驗嗎?做為一個正常人類,我的膝蓋告訴我:廢話噢,阿罵當然在唬爛阿!還需要想?

但讀了醫學系後,我漸漸無法接受我的膝蓋想出來的答案,總覺得,不做點實驗證明好像於心不安,萬一仙丹裡面真的有能代謝脂肪的成分,那麼我用很不科學的「膝蓋思考」冤枉阿罵不就罪該萬死了嗎?

這就是輕度的科學中毒,所有接觸到的訊息,都需要經過科學認證才算數,否則就是道聽塗說;所有發生在人生中的雞毛蒜皮小事,都無法一笑置之,腦袋會強迫性的用科學的方式思考並批判,常見於理工組,醫學相關人士。

咦?為什麼是輕度的中毒呢?看完文章後面的那個人,你就可以理解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中毒外還有更中毒的道理了。

 

科學化的思考不是件壞事,能訓練邏輯的嚴謹,能讓自己獨立思考;但科學中毒,則不是如此,常常讓人生越來越辛苦,活得越來越累。
這話怎麼說呢?就以大家的共同經驗來說明。

 

大家小時候時,應該很少會去在意小吃店的老闆用手跟你收零錢後,有沒有用另外一手做食物,或者有沒有戴手套。
隨著年紀變大,思考邏輯成長不少後,開始意識到兩件事:第一,零錢上面都是細菌;第二,老闆剛摸完零錢手正在切你等一下要吃的滷味。

如果,讀了醫學系,你會有兩個新的認知:第一,那些細菌大多是大腸桿菌,顧名思義的就是大腸裡、大便裡的那種;第二,許多疾病都是糞口傳染的,怪噁心一把的。

 

就我們夫妻而言,雖然腦袋告訴我們食物上有大腸桿菌,但心態上會知道,這樣想東想西只會讓自己的人生很累,還不如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要是拉肚子就當腸胃特訓就是了。

但科學中毒者則不然,他們的腦袋無法釋懷大腸桿菌的存在,迫使他們訂定無比嚴格的衛生標準;從他們人生的某個階段開始,再也沒吃過夜市,路邊攤也敬謝不敏。充滿各種路邊美食的台灣,不再適合他們生存,而出國旅遊的地點更是無比挑剔。

就目前看來,好像就是比較潔癖而已不是嘛?的確如此,但除了衛生方面外,他們在日常的聊天和生活中仍無法抵抗腦袋的科學思維,隨時都強迫自己用理性的角度思考人生的大小事。

 

比如說,當老闆跟他說:「你搞什麼阿,你這菜鳥真不知天高地厚捏!」
一般人的心裡,這種時候都在想著要怎麼賠罪,要怎麼讓自己看起來十分懊悔,把道歉包裝的越誠懇越好;科學中毒者則不然,受過良好科學教育的他,腦中想的是:

「馬的咧,我怎麼會不知道天有多高,你是要問對流層、平流層、中氣層還是增溫層啦?!另外,地殼我也知道有多厚啦!」

科學中毒就是可以讓一個人如此的不合時宜,這是單純的潔癖還不能達到的境界。

 

 

基本上,就算我一輩子的升學路上,身邊都已經是大量接觸科學的人了,我仍然沒遇過嚴重的科學中毒者,當然也沒想過會有人能因為腦中的科學思維,而影響到日常生活。

然而,直到了我遇見了何濃毛學長,我才真正體會到重度科學中毒的荒謬,以及為什麼他們可以讓自己的人生如此艱辛。

 

52歲的他,私人手機和公務機上都用夾鏈袋包著,他也都隔著夾鏈袋滑手機,看起來十分違和。每天回家後,才容許自己打開夾鏈袋,把手機倒在乾淨桌面上,洗完手再使用。

「手機上也都是大腸桿菌捏,借別人手機來滑時,你要想清楚,手機上都是他腸道的細菌柳。」
「跟拿著他的便便在手上是一樣的意思,媽媽咪阿,想到都起雞皮疙瘩了。」語畢,何濃毛打了一個哆嗦。

想當然,這種人不會去游泳,但他也從不打球,從不嘗試戶外運動,他的大腦告訴他,草地上都曾經有民眾遛狗的狗屎,就算有掃掉清理掉,微觀上還是充滿著狗屎分子。

「說實在,你也讀科學,你用想的也會知道路上其實都是狗屎分子,有時候走在路上都想憋氣到回到家。」

說實在,我才不會那樣思考。

以上,相信大家並不難看出,何濃毛有科學中毒者典型的併發症之一,嚴重潔癖。

 

 

除此之外,跟何濃毛互動也是十分辛苦,多虧了他那強迫性、批判性的科學大腦。

前年,趙又廷拍了個廣告,本質上就是打帥哥美女牌的廣告,身為暖男主角的他和女主角瘋狂放閃,一邊推銷產品這樣。正巧用膳室裡的護理師有幾個是他粉絲,歡笑興奮的談論著他。

本來氣氛都和樂融融的,直到趙又廷在廣告裡說了一句話。

「女人是水做的(暖男腔)。」此話一出,那幾個鐵粉陶醉並熱絡的聊著天。然而那一刻,我眼光卻不自覺的看向了何濃毛。

這句話對他的大腦而言,絕對是個無比的挑釁,我心中的何濃毛警報器也嗡嗡作響。果不其然,我看到何濃毛翻了翻白眼,把嘴巴那口食物吃了下肚,清了清喉嚨準備講話。

不妙,他要來破壞氣氛囉!

在她們的熱烈笑聲中,何濃毛不斷的嘗試找到空檔插話,而在他成功插話後的第一句話,不出所料,就是對於「女人是水做的」這句話的批判。

「我一直覺得很奇怪捏,台灣人怎麼都喜歡這種廣告?寫廣告的那個一看就知道根本沒讀過書阿,蛤?」
「什麼叫女人是水做的?阿所有人都馬是水做的不是嗎?不然低血壓時我們給病人補水幹嘛?」

何濃毛講這些話時,還莫名的很激動憤慨,讓對面的那批年輕護理師好像做錯事一樣,每個都默不吭聲。而我,則下意識的把椅子往旁邊多挪幾公分,想要讓大家知道我跟何濃毛不是一卦的,這種鳥事,切割的越乾淨越好。

 

之後,我還陸續聽說了何濃毛和聲稱有陰陽眼的人,以及信仰虔誠人士吵架的故事。據說,何濃毛暴躁的提出的對於神明和靈魂的質疑:

「好,你說死後會有靈魂,那我倒問問你,靈魂是用什麼分子組成的阿?你看你講不出來嘛!」
「假鬼假怪!」

只能說,完全不意外,也難怪何濃毛的52年人生都沒交往對象也好像沒什麼朋友,跟他相處實在太辛苦了,而身為醫院裡的學弟和他互動,更是要小心翼翼,謹慎為上。

 

 

每一個給予的化名都有它的意義在,何濃毛學長也是,大家別誤會了,並不是因為他體毛很濃密而給他這樣的化名,其實他體毛一點都不濃,他的化名來自於他對體毛的執著,和為此不斷的南征北戰,四處吵架。

他十分介意一件事:現代女性常常會去除毛,這讓他超級不以為然,他認為體毛有演化上的作用,把它們除掉十分荒唐。

 

「蓋瑞阿,你知道現在女生常常會去除毛吧?愛漂亮阿~怕有味道阿什麼的,那我倒問問你,你知道為什麼我們的老祖宗會留給我們體毛嗎?像是腋毛,它有什麼功用你知道嗎?」

不知道。
保暖保濕?散發汗味驅趕壞人?總之我根本不在意就是了。

「腋毛、陰毛這些都是減少摩擦的,女生愛漂亮把它們剪掉了,結果又因為一直摩擦而長出難看的紅色疹子來,還抓的一片紅,反而很難看,你不覺得很好笑嗎?」

我相信學長搞錯了,他以為女生除毛是像我們刮鬍子一樣用刮刀,所以除完後的幾天會長出刺刺會癢的短毛,除此之外,我也不覺得好笑。

老實說,我本來要幫他取名叫何肛毛的,因為他對那種毛也有一些科學的看法,但在跟邦妮提議時慘遭阻止而作罷,只好改取名為濃毛。

然而,如果有人對肛毛也有同樣興趣,那麼或許你也是個科學中毒者,在這邊我們祝福你。

 

 

 

醫學系在幹嘛?

《醫學系在幹嘛?》新書上市! 博客來購書連結

 

考試與讀書

當前輩們準備要開始電人時,就會有充滿自信,拼命跟學長對到眼的醫學生,與低頭匆忙翻找口袋書上的小抄,拼命低頭、眼神游移,絕對不跟學長對到眼的醫學生。
「那請在座的各位舉手投票,每個人都要投票,請問這位病人最像是什麼呢?」當全場醫師一頭霧水,努力思索要投給哪一個答案時,鐵甲詠想到了絕佳的計策......

情報搜集

專業醫學生如我們,有一個良好的共識:在每一堂課前,必定要做足完整的情報蒐集,不是對於醫學知識的情報準備,而是對於老師喜好與個性的準備。
醫學知識太博大精深,永遠無法充足的準備好;老師的個性與喜好就不一樣了,只要能妥妥的投其所好,包準又能美好的度過一天。

謊言終結者

「同學們,這一次的期末考比較簡單,祝大家考完試後有個美好的暑假!」語畢,全班歡聲雷動。
成績出來後,哀鴻遍野,美好的暑假個頭,這個暑假要在醫學院上課囉。

 

更多醫院與醫學系精彩小故事

Stay in touch!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