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整寶寶睡眠習慣一年多心得 | 奶爸日記 睡覺大賽

哄寶寶睡覺真的是一個大挑戰,這個十之八九的人都會認同吧。

其實小豆剛出生時的前三天,他都安穩的睡在醫院的小籃子裡,以至於我還以為小豆是所謂的天使寶寶,睡眠時間完美配合爸媽,並且不費吹灰吃力就會乖乖入睡。

(媽媽心裡os:其實是我三天幾乎沒睡,這位先生你倒是睡的很爽….)

出院後馬上住進月子中心,晚上我們自己的睡眠時間大多也交給護理人員,所以爸媽還是懵懵懂懂的。

第一天回家,我們謹遵從月子中心的規律作息,在晚上快八點時給小豆一個溫暖的熱水澡,然後接著就是趁著他還沉浸在舒服熱水澡的餘溫時,接著賞他一發熱騰騰的母乳,最後搭配Fisher小海馬的音樂給予他最後一擊,接著我們只需要在他睡著後欣賞他可愛的臉就好了。

洗完澡後,小豆突然哭了起來。

糟糕!跟計畫中的不一樣!會不會是母乳上太慢了?趕快跟上!

小豆順順的喝完了母乳,但是喝完後並沒有像行程中那樣昏昏欲睡,反而從母乳那獲得了滿滿能量,精神飽滿並且開始打中氣十足的嗝。

「打完嗝後他就睡了,他之前在月子中心也會這樣。」我自信十足的對老婆耍專業。

打完嗝後哭了起來,所有我們猜得到的生理需求我們都給過一輪,通通沒有用,折騰了一個多小時,正覺得小豆應該要累了的時候,他吐了。

很好,重新再戰一輪,從熱水澡開始。

新生兒時,由於實在是有點難看出小豆的需求是什麼,所以我們也買了些育兒書來參考,許多人提到的百歲醫師育兒教學就是我們的第一本入門書。

照表操作了好一陣子,只能說,馬的一點用都沒有。

由於那本書好像已經在某次清倉中賣人或送人,只能憑印象說出裡面的做法。印象中是建議對於寶寶的哭聲不予理會一陣子,也可以藉此判別寶寶是真的有生理需求還是心理上只是單純想要哭哭討拍。

假設在20分鐘後寶寶還在哭,那他可能有需要被滿足的生理需求,我們就去滿足他,反之則不予理會,讓寶寶知道哭是沒有用的。

聽起來十分不錯,或許在許多寶寶身上也很有效,但不是我們小豆。另外,以我們家的狀況而言,實在是很難永遠貫徹他的作法。

首先,在台北很難像書裡需求一樣給予寶寶一個自己的房間,我們住的地方相對條件也不錯了,也很難布置出寶寶的一間臥室專給他睡覺,真的要做的話房租大概又要再超個一萬了。

再者,小寶寶哭聲真的是超級大聲,有時候抱著小豆時,他一哭,我還真的被震到耳鳴。這種音量,再加上台北普遍不怎麼樣的隔音,寶寶這樣哭個一小時,照環保署現行法規來講,還真的是可以報警來處理的,雖然說警察來可能對於讓寶寶安靜沒多大效用就是了。

總之,我們在幾個月的與寶寶睡覺對戰後,原本的信念是建立規矩讓寶寶知道,漸漸的我們的信念變成就盡量給予小豆他的需求,雖然說還不會講話時都是在瞎猜他的需求。

其實這樣的轉變,我們內心也是十分的不安,深怕漸漸的寶寶越來越難被安撫,畢竟我們只是盡量的滿足他。有些人的經驗分享是漸漸延長寶寶晚上喝奶的間距,從兩小時一次次延長半小時等等,讓寶寶最後能睡過夜。

我們則放棄這樣的想法,總之且暫且走,哭了就起來餵,大不了隔天上班累一點。

之後,在兒童醫院遇到一位備受尊敬的小兒科教授,跟他提到了這個問題,他不以為然的說:你自己餓了都會找東西吃了,幹嘛讓寶寶餓?

「你們真的是壞把拔壞馬麻柳!」前輩笑吟吟的留下一句話就閃人去看門診了。

竟然得到這種評語,可惡! 為了爭一口氣,我們只要小豆一哭,Fisher海馬、母乳、抱抱以及拍背都馬上就緒,什麼能不能睡過夜的就不管他了。

想不到,從他四個月大的某一天起,他突然開始睡過夜,我們都一頭霧水。

其實如果讀一些國外的文獻,會發現他們給的建議還蠻有彈性的。整理起來有下面幾樣:

1.燈光策略,白天開燈夜間熄燈,讓他把昏暗的燈光與睡眠做連結

2.在寶寶昏沉時就放寶寶上床,別等到他睡著後再放他到床上

3.如果寶寶在床上哭起來別太急著去找生理需求,幾分鐘後或許他就睡著了

4.別直視寶寶眼睛,有些寶寶很容易被刺激,看個眼睛就讓他有精神起來

5.別嚴格執行換尿布任務,換尿布這點在睡覺時間時要有多一點彈性

6.睡前或者睡覺間給予寶寶母乳,有時候對於延長睡眠時間很有幫助

7.別太急著給寶寶睡眠訓練,常常寶寶根本沒能接受這些,四個月後會比較準備好

8.新生兒和寶寶的睡眠本來就比較斷續,自己別太驚慌,另外在他們年紀到一定時候時可以給予睡眠訓練

最後的建議則是在日間給予寶寶更固定的行程,消耗一些他們的體力,在夜間則給予他們較緩和的行程幫助入睡。

雖然說也有蠻多點的,但是執行起來還蠻簡單的。

與小豆的睡眠角力,我們大概過了快半年的蜜月期,在這段期間,我們的行程十分固定,晚上洗澡喝奶後,就可以做自己的事,很少有例外。

果不其然,人無千日好,花無百日紅,寶寶無百日睡過夜。

在他有明確的自己意識後的某一天,他堅持不肯睡自己的嬰兒床,一放下去,馬上直挺挺的站起來哭。

本來想說,你就哭吧,多消磨點體力,半小時後就看你累到睡著。

想不到回過神來,一看時間,已經過一小時了,我們心軟妥協,讓他在我們的床入睡後才把他放回小床去。

隔天又來一次,這次他更猛了,抱到入睡一放回小床就哭著跺腳,一抱回我們的床就繼續熟睡。

我不信邪,怎麼可能睡著還分得出是誰的床,於是又實驗了一次,還真的會一放回小床就哭!

潛意識認床流,只能認栽了別再試了,要是他醒了絕對得不償失。

有鑑於每年還是有幾起寶寶跟大人一起睡而被悶死的案例,為了安全考量,我們最後把嬰兒床跟我們的床接在一起,並把兩張床中間的柵欄拿掉,基本上應該就不會有問題了吧?

並沒有,床接起來的前幾天,小豆入睡前看到我們三個人的床,都會興奮起來在兩張床之間爬上爬下的,開心的轉來轉去。

第一天,哄睡一小時半,而且我跟老婆還不能坐著哄,因為他要看到我們兩個躺著才肯乖乖躺好。

第二天,好像有好一點?四十分鐘後解套!

第三天,我跟老婆在朦朧中睜開眼睛,時鐘上指著凌晨三點。

以前他睡小床時我們是在旁邊哄睡,現在這樣變成我們必須要躺著哄他,最慘的下場就是比他早睡著,而且比想像中常發生,有時候真的覺得是在比賽誰先睡著。

有次我跟老婆躺著講著話,眼角瞥到正骨碌碌睜著眼睛看著我的小豆,我心中還想說:哼哧,兒子,你頂多再撐一小時,把拔還很行咧,你就洗洗睡吧!

當我起床看到窗簾透進來的日光時,我才知道我又輸了,而且隊友老婆不知為什麼竟然也輸了,以致於現在我們都是半放棄狀態,睡著就算了這樣。

與寶寶的睡眠大賽就像健保制度一樣沒有極限,在某次出國後,小豆開始排擠我,大家知道寶寶們睡相大概都很差,180度轉身、爬來爬去與莫名的土下座,這種東西都是家常便飯。

在被排擠後,有幾次我在朦朧中感受到有人在踹我的頭,想也知道是誰,不過也只能忿忿然的起身把他抱回他小床去。

我現在是支持小兒科教授的話,寶寶肯不肯睡過夜以及能不能延長餵奶,這種事情很看寶寶性格,盡量給予他們滿足,直到他們夠成熟到能理解接受你想要建立的紀律為止。

說實在家中長輩當時就分了兩派,一些是建立原則派,另一邊則是要給予寶寶所需要的一切。兩派都打著「我們也都養過小孩」這樣的口號。

到了最後,幾種方法都試過一輪後,小豆也大了,也無從比較哪種方法比較有用了。但我跟老婆決定,第二胎以後的哄睡,都盡量以對大人、小孩都最輕鬆的方法,對我們來說滿足寶寶的生理需求會比跟他大戰數百回合方便。

現在小豆一歲八個月,我們還是睡在我們的三人床上,他現在睡前一定要看故事書,找阿公阿罵抱,逼人陪玩巧虎玩偶和猩猩玩偶,喝水後才睡。

這些例行公事做完一輪後,他常常會要求再看一次書或找阿公阿罵,這種時候就常是溝通,一般來講就可以勸退他,目前已經這樣順利過了幾個月有了。

唯一要抱怨的大概就是,一歲半以後的小孩電力真的爆表,常常覺得白天怎麼放電都沒用,每天晚上就硬是撐著不睡,這種時候比的就是意志力了,每一天,都是誰先睡著的睡覺大賽。

我們是沒有統計,不過總感覺我們目前勝率很低就是了。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