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故事│賽車黑馬

常常,我會想到剛和邦妮交往時的那段時間,那時我們剛上大學。

台大醫學系的同學們大多從競爭激烈的地區而來,聰明的人比比皆是,處在同學之間,來自嘉義這個小城市的我並不太有自信。在嘉義,時間慢悠悠的,騎腳踏車半小時便可以從鬧區到郊區,而在台北,哪裡都是繁榮,半小時也只不過是短短幾站捷運和一個轉乘的距離。

看著來自大都市的同學們對這樣緊湊的生活習以為常,我像鄉下老鼠進城般,微微緊張。

 

 

邦妮和我不一樣,她來自第二大的城市高雄,不只如此,她高中期間幾乎壟斷了學業上的所有第一名,拿第二名的次數一隻手數得出來,聽聞她的人對她都是滿滿的崇拜,在宿舍男生的話題裡,她也是被當神主牌在供奉。

「你們知道班上那個邦妮嗎?她是我們高雄這邊的第一名,強到靠杯!」在宿舍裡,小湯米這麼說。
「真的,超猛。」寡言的蘇猴子也應和了一聲。

好歹小湯米和蘇猴子也是雄中的前幾名,邦妮能讓他們這樣的景仰,又能在宿舍裡有這樣的話題度,想必是超級神人。對比之下,超級宅男、沒自信又欠缺社交經驗的我,大概大學七年和這位同學都不會有太多的互動吧?當下我是這麼想的。

世事往往不如預期,沒多久後的醫學系烤肉活動,我被和邦妮分配到了同一組,而當晚結束後,我就隱約感覺不妙,感覺好像喜歡上這位遙不可及的女生了。

當晚烤肉時,和我理論上沒什麼話題的邦妮,突然和我聊到了完全意想不到的賽車話題,說好聽點是賽車,但其實只是在體育課時飆腳踏車的事。

 

 

在烤肉前兩天的體育課,老師帶著我們班去河濱公園騎腳踏車,在大一,體適能課是必修課,而其中例行性都會有騎腳踏車的這一堂課,平凡無奇。

然而,在路上,我們經過了一個有著用輪胎排列成賽道的場地,這時候,騎在我前面的D能彥停了下來,對著我努努嘴。

「欸蓋瑞,你看,這裡有賽道欸!」
「奇怪,這是要幹嘛的?賽狗嗎?」看著輪胎排成的賽道,我一時也沒有頭緒。

接著,另兩位同學小詹和阿傑也注意到了這個賽道。

「唉唷?這邊有賽道?」
「那….不如….我們來尬一下車?」不知道誰提出了這個爛點子。
「喔讚!來啦來啦,有賽道不尬一下怎麼行!」支持的聲音此起彼落。

一群人在一起就是會有這種問題,明明就是個爛到不行的主意,卻還是會在起鬨後付諸實行。總之,我們四人在其他同學的見證下開始了幼稚的賽車。

 

當時的圖片還保留在我的FB,當時畫素高的手機並不普及,在下圖右邊數來第二個,是第一圈時暫居第三的我。

 

 

領先組的D能彥和小詹,在沙石地的賽道上賣力地踩著踏板,過彎時,輪胎和地面大聲摩擦著。

「哇靠他們這蝦毀,也太快了吧?根本追不上啊……」我一邊想著,一邊加快踩踏板的速度。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排行最後的阿傑,則根本沒有要認真騎的意思,一直大聲笑著。

很快的,在第二圈時,前面兩個人和我的距離已經大到我追不上的地步了,這時候,我早已放棄競爭了。

「算了算了,放棄,騎慢一點,不要摔倒就好…..」
「唉,到底幹嘛要參加這個比賽咧…..晚上還有球賽要打,白白浪費一堆體力…..」並且,我內心小劇場爆發,開始覺得這是個錯誤的決定。
「可惡,早知道叫老闆不要在車子前面裝菜籃了,就我一個人騎淑女車,丟臉死了!」在當下,我認為這個決定毫無意義。

 

最後一圈,小詹火力全開,在終點線前幾公尺一舉超越了D能彥,劍指冠軍。

「嘶….嘶嘶嘶……..碰!」突然,一聲巨響伴隨在輪胎磨擦的聲音後出現。

小詹跌倒了,在高速狀況下跌倒的他和腳踏車噴起了一堆沙。

「嘶嘶…..嘶…碰!鏘鏘!」緊接著,又是一聲碰撞聲,D能彥剎車不及,撞上了在地上的小詹。

 

大幅落後他們的我,看著他們兩個倒地且猙獰狼狽的樣子,一時也沒反應過來。

「咦啊?」我和我的淑女車緩慢地經過終點線。

最後,我意外的拿下了第一,記得在撿到冠軍的當下,多少還是帶來了點虛榮,我笑得合不攏嘴(另外,之後噴沙哥」這個綽號跟了小詹整整七年)。

只不過,這整個賽車冠軍的事就向過眼雲煙一樣,除了一段有趣的回憶外,我不認為這會對我的人生帶來什麼不一樣的改變。

 

 

回到烤肉現場,完全出乎意料的是,這荒腔走板的體育課賽車往事會成為我和未來老婆的首次交集,第一個話題。

「劉蓋瑞,你們前天比的那個賽車到底是什麼鬼啦哈哈哈!
「到底怎麼會想在那種場合比賽腳踏車啦?」

由於當時我腦袋算是一片空白,具體怎麼回答的我已經忘了,但那晚的對話十分順利愉快,並且在之後,我有了兩個心得。

首先,我喜歡上了這個直率的女生,喜歡她風光下的平易近人,喜歡和她相處的每一個片刻,要是不秉棄宅男的沒自信衝一發,我這輩子會後悔莫及。

再來是,我們做的很多事情在當時看來是沒用的,但它像精靈一樣,潛伏在某處,在需要之時,它會出現,然後幫助你,就像這次的賽車一樣,如黑馬般異軍突起。

 

我想,對未來的任何事情,我得提醒自己永遠保持開放的心胸,不排斥,去嘗試。畢竟,連尬腳踏車都能帶來好事了,生命中大概很少沒用的經驗吧?

 

Stay in touch!

醫學系在幹嘛?

《醫學系在幹嘛?》新書上市! 博客來購書連結

 

考試與讀書

當前輩們準備要開始電人時,就會有充滿自信,拼命跟學長對到眼的醫學生,與低頭匆忙翻找口袋書上的小抄,拼命低頭、眼神游移,絕對不跟學長對到眼的醫學生。
「那請在座的各位舉手投票,每個人都要投票,請問這位病人最像是什麼呢?」當全場醫師一頭霧水,努力思索要投給哪一個答案時,鐵甲詠想到了絕佳的計策......

情報搜集

專業醫學生如我們,有一個良好的共識:在每一堂課前,必定要做足完整的情報蒐集,不是對於醫學知識的情報準備,而是對於老師喜好與個性的準備。
醫學知識太博大精深,永遠無法充足的準備好;老師的個性與喜好就不一樣了,只要能妥妥的投其所好,包準又能美好的度過一天。

謊言終結者

「同學們,這一次的期末考比較簡單,祝大家考完試後有個美好的暑假!」語畢,全班歡聲雷動。
成績出來後,哀鴻遍野,美好的暑假個頭,這個暑假要在醫學院上課囉。

 

更多醫院與醫學系精彩小故事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