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院生活故事

醫學系在幹嘛?│心理戰

我認為,大概每個人這輩子都經歷過數不清的心理戰,從出生的那一刻,一場場的心理戰就開始了。


以小豆為例,在小豆出生後的幾天,護理師或家人們看完他後,通常都會試著稱讚他。

要稱讚新生兒,好像大多是從外表著手比較容易。

也因此,在小豆出生的那幾天,聽到最多的就是:
「矮油!長得跟把拔一樣帥捏!」
「挖賽!這圓圓的鼻子看起來以後就會是富貴的!」
「喔優!一根頭髮都沒有?小豆以後個性一定很溫和!」
雖然知道客套話居多,而且很多稱讚都不太有邏輯,不過說真的,聽到稱讚就是爽,這場心理戰輸了也甘願。

而在小豆離開月子中心後,接著來看他的就是平常的死黨或者同學,這幫傢伙是完全沒在跟我客套的。

「槓!慘了,怎麼長得這麼像你?」
「馬的,好死不死鼻子跟你一個樣,他長大感覺會生你的氣喔!」
「哇咧!光頭?!」

在這些大屁孩們造訪我家後,當晚我就和老婆討論,假如以後小豆長大後對自己外表不滿意,我跟怎麼跟他溝通,以及如果他想整型我該怎麼引導他做決定。

印象中,老婆翻了個白眼,罵了一聲「白癡」後,我們的討論就結束了。

在人生中大多數時候,除非是超級熟的好朋友,否則心理戰還是必備的。

用包裝過的言語來攻克對方的心理,自然就在心裡戰上佔了上風,也更容易卸下對方的防備。
就像現在,只要有路人阿桑稍微誇獎說小豆是像爸爸小帥哥,雖然打從心裡知道阿桑用的是最基本的套路,我仍然會情不自禁的整理一下頭髮,心甘情願的當個不戰而敗的喪家之犬。

 

從小到大,我戰敗的心理戰可多了。

小學時,我希望能加入的是足球隊、棒球隊或籃球隊,我爸媽則覺得我平常球打夠多了,該加入樂隊好好修身養性才對。

於是,某天晚餐時,我媽假裝無意的跟我閒聊,順便告訴我鄰居的大姐姐是怎麼喜歡上樂隊的同學。

「鄰居的小美阿,她覺得阿寶雖然不會打球,平常也沒有很喜歡他….」
「不過,她每次早上升旗時,看到阿寶在樂隊進場時,用力的打著大鼓的樣子,就覺得好帥好帥,幾個星期下來才發現,已經情不自禁的喜歡上他無法自拔了!」

聽完老媽瘋狂灑狗血的一席話,我恍然大悟,隔天就加入了樂隊,並且在志願表上填了打擊組。
更坑人的是,樂隊老師告訴我,打擊組不是隨隨變變就能勝任的,小朋友你先吹口風琴吹個一年吧。

隔年,我被換到手風琴組。
等到高年級時,千呼萬喚始出來,我終於打到了大鼓。
女人緣有變好嗎?馬的完全沒有。

即便如此,我還是在每次升旗進場時,賣力的敲打著鼓面,有時還會因為打太大力,被老師酸說像在打棒球一樣。
往事不堪回首,講一講真的覺得小時候真的有夠白癡。

人對自己沒有的東西總是特別執著,而這也特別容易成為心理戰中的弱點,小學時學校旁早餐店的老闆娘,說不定也是看準這一點,把我吃得死死的。

每天一路過,馬上來一句:小帥哥,參考一下喔~
本來都已經走過去,而且在家裡也吃過早餐了,現在突然被一個誇獎,一下子亂了手腳,就走進早餐店買三明治了。

 

還好,老闆娘的騙局幾天後就被我識破了,不然我那沒多少零用錢的錢包大概要被拿去一天多買一個三明治了。

 

有一次,我們小學的教務主任,一位全身上下除了頭頂外都是毛髮,並且非常非常胖的大叔,正好在我前面排隊買早餐。

在學校裡,屁孩們都叫教務主任「蠻尼」,也正是冰原歷險記裡面那隻長毛象的綽號。
總之,蠻尼點的蘿蔔糕做好了之後,老闆娘頭也不回的叫工讀生把外帶的蘿蔔糕拿給「那邊的帥哥」。

 

一聽到的當下,我還下意識的想要告訴工讀生姐姐她搞錯了,我點的不是蘿蔔糕,是三明治。

想不到,大姐姐給蠻尼一個大大的微笑,並且精確的把蘿蔔糕遞給了蠻尼。
自那一刻起,我才意識到:槓!好像又輸了場心理戰。
從那天後,我再也沒有每天多買一個三明治,徹底的離開了這個傷心地,遠離把我和蠻尼歸類在同一個族群的老闆娘和大姐姐。

扯超級遠,還沒講到醫學系。

我相信許多人考上了醫學系,和身邊師長們從小到大的心理戰有關。

眾所皆知的,歷史淵源讓我們這個科系成為數十年來的第一志願,也因此唸書稍微厲害一點的學生,身邊總是不乏這樣的聲音。

「你這麼會讀書,以後一定考得上醫學系啦!」
「我們補習班考上台大醫學系就靠你了!」

有些或許是無心的觀念灌輸,但是有些就是刻意的想要引導你的方向,盡可能讓醫學系成為你的唯一選擇。

考過醫學系都知道,面試時老師們最常問的問題就是:你為什麼選擇醫學系就讀?

有些人是興趣使然,有些人則是對這行業充滿憧憬,然而我相信更多的人是因為分數超越了醫學系的門檻。

醫學系填下去後,才發現未來的路和自己的期待大相逕庭。
高中沒想過的東西,漸漸的一一浮現在前:無盡的面對鮮血體液,讓人沮喪的醫病關係,人力缺乏造成的工作負擔,屢屢讓人徬徨,甚至讓人憤世。

壓力大時,我曾經對一路引導我填上醫學系的師長們感到不滿。
「馬的,如果你們當時不要為了讓自己榜單好看一點,無時無刻都在心理戰,我現在或許會過得快樂一點。」

非台大醫學系不讀,是我的高中三年。
顯而易見的我的心理戰戰績是全敗,從小學開始,早餐店老闆娘也輸,加入社團也輸,就一路輸到高中考大學。

現在,是該真真正正贏個幾場心理戰了。

或許,我們的工作常常很鳥,並且上頭還烏雲密布,小醫生們要撥雲見日難上加難。
但幾度峰迴路轉,在工作時和同事的嘴砲抱怨中,我發現自己的心態已經變了。

 

我一直覺得,聰明的人很多,但聰明有很多種,能考出漂亮的成績只是其中之一。
我何其有幸,受惠於我們的考試制度和大環境,求學路上能一直受到師長的眷顧和同儕的稱讚。

在醫學路上,烏煙瘴氣的事真的不少,但身邊總是有著一樣悲情的好朋友們一同苦中作樂,在更前方,更仍有不屈服於大環境的前輩們熱血的為理想奮鬥,為大家的福祉抗爭著。

更不用說,我自小到大,家庭一直美滿和諧,年紀越大後,越覺得這是件三生有幸的事。

人生只有一次,哭著或笑著度過的每一天都不會重來。
大環境讓人想哭,但身邊的幸福總能讓我微笑。

小豆弄壞東西時的逃跑,身邊大屁孩們的FB動態,家人隻字片語的互相調侃,都是深藏於記憶中的美好,每每回首咀嚼都能會心一笑。


在這場人生必定要面對的心理戰中,每個人都不孤獨。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援軍,往往是身邊那些早已無比熟悉的人事物,習慣視而不見他們的存在,習慣著他們的理所當然。
往往,他們最能為我們平復湧上的情緒,無聲的在後面為我們加油。

對我而言,這就是身邊最簡單的幸福。

醫學系在幹嘛?

《醫學系在幹嘛?》新書上市! 博客來購書連結

 

考試與讀書

當前輩們準備要開始電人時,就會有充滿自信,拼命跟學長對到眼的醫學生,與低頭匆忙翻找口袋書上的小抄,拼命低頭、眼神游移,絕對不跟學長對到眼的醫學生。
「那請在座的各位舉手投票,每個人都要投票,請問這位病人最像是什麼呢?」當全場醫師一頭霧水,努力思索要投給哪一個答案時,鐵甲詠想到了絕佳的計策......

情報搜集

專業醫學生如我們,有一個良好的共識:在每一堂課前,必定要做足完整的情報蒐集,不是對於醫學知識的情報準備,而是對於老師喜好與個性的準備。
醫學知識太博大精深,永遠無法充足的準備好;老師的個性與喜好就不一樣了,只要能妥妥的投其所好,包準又能美好的度過一天。

謊言終結者

「同學們,這一次的期末考比較簡單,祝大家考完試後有個美好的暑假!」語畢,全班歡聲雷動。
成績出來後,哀鴻遍野,美好的暑假個頭,這個暑假要在醫學院上課囉。

 

更多醫院與醫學系精彩小故事

Stay in touch!

你也許會喜歡

無留言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