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 Light

在我小四時,第一次知道數學競賽這種萬惡的存在。

「媽媽,我明天想去阿廷家玩四驅車。」
「ㄟ不行喔,你要去數學比賽,蔡坤龍奧林匹克比賽。」
「???」

也是從那時候開始,數理競賽開始佔據我的周末,這些資優數學的創辦者,蔡坤龍王百世….等等真的是壞到骨子裡去,剝奪我四驅車夢的千古罪人。

這種數學競賽過程很簡單,就像考試一樣,考卷寫完後統一收回去給主辦單位批改,一陣子依照成績頒獎這樣。

不過,考題可就不簡單了。

「在4*4的正方形表格中,擦去一格線段後至少還能夠數出多少矩形?」
「這啥?先看下一題吧…..」
「水龍頭一秒鐘可以注水100毫升,右圖的容器底部有一個破洞,破洞每秒流出28毫升的…….(下略200字)」
「算了,隨便猜個數字100好了。」

連題目都跨謀是要怎麼寫?看來,回家勢必得打113通報蔡坤龍虐童了。

最後,整張考卷我大概有八成的格子都填上了100,想當然爾,最後出來的成績也是低到不行。

屋漏偏逢連夜雨,同年紀的乒乓泰考了個全國第一,還滿分。

數學競賽是惡魔般的存在,而讓家長們有了個比較依據的乒乓泰,就是小惡魔,破壞眾人的小學體驗,和蔡坤龍根本一掛的。

「哎唷喂!那個阿泰考100分,一等獎第一名柳!我們家小如有點失常,76分唉……」
「矮唷起碼有拿二等獎啦!我們家蓋瑞才23分柳!」
「有聽說乒乓泰都在哪邊補習的嗎?好像是去H老師那?」毫不意外的,乒乓泰像落入湖心的石頭般,在家長心中激起了恐懼。

不久後,我便被送到和乒乓泰一樣的補習班,我那時暗自惋嘆,感慨自己身不逢時,在求學生涯中遇到了小惡魔乒乓泰。

既生瑞,何生泰?大概是這樣的心情。

H老師的課教得頗難,整堂課有八成的內容我都有聽沒有懂。

好加在,坐我旁邊的那位好像也和我一樣充滿著茫然,他的眼神渙散,臉上寫著「我是誰?我在哪裡?」的迷惘。

俗話說物以類聚,很快的,坐我旁邊的那位成了我的好麻吉,那傢伙便是大家耳熟能詳的鐵甲詠。(鐵甲詠的來歷可以參考醫學系系列文,以及鐵甲詠番外篇 )

至於乒乓泰呢?應屆的難度對他來講太簡單了,所以他跳了好幾級上,小學就上國中的資優數學這樣。

總結來說,雖然同樣都在H老師那上課,但乒乓泰的數學程度早已飛到外太空,三角函數代數幾何信手拈來,我和鐵甲詠則還在殺豬公,加減乘除都還屢屢算錯。

每個星期,H老師的數學班都會有考試,考題印在雙面的B4紙上,充滿挑戰性,滿分150分左右,一般學生考個60分就不錯了。

我和鐵甲詠呢?大概都30到40分徘徊,幾乎每一次考卷都寫不完。

也因此,我們組成了作戰同盟,每一次考卷發下來他負責寫正面,我負責寫背面,快要收卷的時候再抄彼此的答案,如此一來便有充足的時間寫每一題,想必成績也會起飛大躍進!

但,不知道哪個環節出了錯,我們的進步很有限,同盟作戰後,每次都還是考個60分左右,差強人意的成績。

由於我們是上比較低年級的班,所以時段被安排在放學後,乒乓泰上的則是七點半以後的高年級班。

有一次放學時,我和鐵甲詠遇到了等著上下一堂課的乒乓泰,三個人聊了起來。

「握靠咧,每一次的考卷我們都不會寫,最近和鐵甲詠聯手還是考不好,回去我媽又要囉嗦了!」

乒乓泰聽完我的抱怨,安慰我說錯不在我們,最近每個人都陷入了低潮。

「不是你們的問題,H老師最近都考超難,我也都不太會寫…….」
「最近幾次的成績單,平均下來都只有138分,唉……」

馬的咧,雖然他講得語重心長又很誠懇,但聽起來總格外嘲諷,這傢伙,真的是很會吸仇恨值的壞胚子。

乒乓泰是個很耐斯的人,但我當時真的覺得他很機掰,尤其是聊成績時。

鐵甲詠:我這次考不錯,82!
我:哼哼,我也很猛,81柳!阿泰咧?
乒乓泰:喔我這次都不太會,只有……148喇…..
鐵甲詠 & 我:………..(OS:對吼,滿分不是100分)

或許有眼尖的朋友注意到,在過去醫學系的文章裡有出現過乒乓泰的身影。

是的,乒乓泰、鐵甲詠和我成為了多年的同學,一路到大學畢業都是,以後來的學業表現來講,似乎我們也沒落後太多。

每個人的學習有自己的節奏,乒乓泰開竅的早,我和鐵甲詠則晚了他一兩年,我很高興當時有鐵甲詠存在,讓我對自己不會有太多否定。

「槓,怎麼又考40分!我是不是不會念書啊?」
「喔?鐵甲詠考38分,半斤八兩半斤八兩。」

同時,我也很慶幸遇到有耐心的老師,不會對學生妄下斷言,讓我們能維持學習的意願。

至於乒乓泰呢?畢竟他在我們的成長中扮演著無情的反派角,所以在過往的系列文裡,我也用我的方式給予了精神勝利式的復仇,在系列文裡,他只有以跑龍套的雜魚身分抽過一次血這樣,而且還沒抽到,弱爆。

(乒乓泰的雜魚亮相 → 醫學系臨床技能篇  )。

上一篇:補習達人│就是我

下一篇:補習達人│防疫破口專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Related Posts

蓋瑞日記│YO被排擠了

寶寶心似海底針,自從今年二月從紐約回來後,小豆和老爸的關係每況愈下。在紐約時,小豆還可以開心的跟老爸邊笑邊喇舌;想不到幾天後回台灣,小豆竟然排擠起我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