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 Light

疫情造成的停課,彷彿看到十幾年前SARS時的影子。

不過,在恐慌停課的當下,還是有許多的家長對補習有很大的需求,無暇顧小孩考試在即等等,我們就是這樣的家庭。

也因此,在補習名師Mr. T霸氣宣布以最高規格防疫,全程戴著N95幫學生補習時,毫無意外的,報名的學生名單出現了我的名字。

 

「Mr. T 說上課期間,老師和學生全程都要戴著N95柳!」上課的前一天,我媽買回來一夾鏈袋的N95,掏了兩個給我。
「蛤這個很緊欸!我不要!」
「矮唷這個班很好,你去上就對了喇!」

就這樣,我半推半就地被抓去上Mr. T的理化課,以嚴格管控當賣點的防疫專班。

一進教室,還真的跟Mr. T承諾的一樣,整班大約20個人都戴著N95口罩,並且上課前要先確認體溫,課堂中間的休息時間還會再發溫度計下來再量一次,然後再傳閱一個表格給大家填體溫。

當時量體溫不像現在是用耳溫或額溫槍嗶一下,印象中大多是電子溫度計,長得有點像前端有金屬探頭的驗孕棒。

「欸蓋瑞,你剛剛量哪邊的體溫?」一入座,坐我旁邊的老相識徐蠟筆迫不及待的問我。
「腋下啊,怎麼了?」

徐蠟筆的綽號其來有自,一般來講,小學中年級以後的男生會越來越愛黃色笑話,這傢伙對開黃腔的熱情是箇中翹楚,三句不離黃堪比蠟筆小新,也為他搏得徐蠟筆的稱號。

「那個要量哪裡我跟你講,屁眼。」
「最好是喇,大家都量腋下吧?」
「蓋瑞你想想,Mr T如果都用最嚴格的標準,那他是不是該量最高溫的地方,才知道自己有沒有發燒。」
「唔…..你這麼一說倒…….」

當時的我民智未開,立場開始動搖。

「那我問你,哪邊的體溫高?」
「……屁眼。」

就這樣,Mr. T 用那支電子體溫計量肛溫的流言從第一堂課便開始醞釀,印象中沒幾堂課後,大家便開始亂填溫度,沒人想量體溫。

「你看Mr. T那麼胖,他溫度計得插很深才能經過屁股…..」
「所以,傳溫度計時只能握後面二分之一,不然會沾到他的屁眼。」

到後來流言越演越烈,大家對電子體溫計避之唯恐不及,防疫的效果自然大打折扣。

 

除了量體溫外,這班另一個賣點就是師生會全程戴N95,除非必要否則不能拿下來。

這個更不用提,全面失守。

「啊這樣木質部、韌皮部和形成層的部分,大家還有沒有什麼問題?嘿蓋瑞,你說。」老師比了高舉著手的我,示意我可以開始提問。
「Mr. T,我要喝水。」
「好,那其他人還有沒有問題?來,小哲。」
「老師,我也要喝水。」
「…..你們以後要喝水就別問了,直接喝。」

戴著N95頗不舒服,也讓大家都很想伺機鑽漏洞,借喝水之名把口罩晾在一旁的事成為家常便飯,到後來Mr. T也懶得管了。

不過,口罩破口也不全是屁孩的責任,其實Mr. T自己也扛不住自己訂的N95鐵律。

好比說,嚴厲的他總是會需要罵人的,通常是我們這一區被罵。

「欸蓋瑞你看,N95奶罩,額呵呵呵。」
「額呵呵,呵呵呵呵呵。」
「徐蠟筆蓋瑞!你們又再幹嘛蝦?!一直一直講話!」前方傳來Mr. T的怒吼

前面有說過Mr. T很胖,也因此咆哮完後,戴著N95的他常常面紅耳赤氣喘如牛。

「呼呼…..呼!」然後,他就得拿下N95換氣。

拿下N95換氣的Mr. T,因為臉上的肉們被口罩無情擠壓太久,所以都會有一圈圓形壓痕,像熊大一樣。

不過當時還沒有熊大,比較接近的形容是麵包超人,大概就像我用小畫家畫的這樣。

因為那圈真的太過突兀,每每Mr. T脫下來換口氣時,台下都會有一陣的騷動。

「欸你看你看喇,哈哈哈哈,麵包超人!」
「他每次戴N95,口罩邊邊都壓出一堆肉,壓到肉都變白了哈哈!」
「喂!是誰還在那邊聊天!暫停一下不是讓你們休息欸!」然後,又是Mr. T的大吼聲。

不過,Mr. T一開罵,他的肺又再抗議了。

「呼呼….氣死我….呼…..」

接著,他又拿下口罩,底下又是一陣悉悉窣窣,一整個惡性循環,這個防疫班真的是沒救了。

上一篇:補習達人│小惡魔乒乓泰

下一篇:補習達人│出國比數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