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夫妻育兒經 | Kids

師王│補習達人

師王│補習達人

我常在想,我應該在名片上加個補習達人,不誇張地說,從小到大我大概補過上百個老師的課,夭壽多。

要補到這麼多習,需要人和天時地利,首要是我爸媽真的分身乏術,除了常常沒日沒夜的工作外,在我小學時,我媽也重病住院了數個月,進一步成就了我補習達人的資歷。

再來是家長之間無止盡的討論,攀比期許和恐慌。

「妳家蓋瑞有在上功文數學嗎?」
「沒有耶,那是什麼?」
「蛤瑞媽妳竟然不知道!那是現在最紅的教學,六年級班那個都考100分的賴賴,就是去上功文數學的!」一邊講,一邊搭配著浮誇的綜藝語調。

家長們熱絡討論的這一幕,一旁拎著書包的我無比熟悉,八九不離十,很快的我就要被送去上功文數學了。

最後,在我小三時,家裡附近一直有間商辦在裝修,占地數百坪。

「這邊會不會是要開玩具反斗城?」看著那裝潢中的一二三樓大店面,我陶醉在自己的想像中。

幾個月後,裝修好了,拎老師咧,怎麼是聯合文教補習班?

天亡我也。

多虧了大量的接觸補習,我很早就認知到老師之間的差異。

平平同一種課,有些補習班讓人雀躍,有些則避之唯恐不及,能找藉口翹掉最好;無關乎年資,有些老師會讓你覺得活力滿滿熱情洋溢,有些老師厭世到連小孩子都感覺得出來,跟我們一樣,他也是被逼著出現在補習班的,在這兩個小時,他必須站在講台上履行工作的義務,僅此而已。

那麼,老師之間的差異來自哪裡呢?

小學時,老師C杯飽受其他補教名師的攻擊,攻擊他的人說他不夠格教數學。

「他大學讀航運的科系,出來跟人家教數學!」
「真的是,唉,很看不起專業呢!」許多正統的高學歷碩士S叔,總是揶揄地酸C杯。

然而,我認為好老師與否,取決於老師的心態,而非他有的學位和執照。

酸言酸語的老師們,認為一位老師要有著合格的學位,本科碩士合情合理,他們的思維充滿框架,認為達到某個學業指標才是成功,不論老師或學生都是如此。

也因此,他們大肆強調自己的學歷,張貼了大大的榜單。

S叔的補習班招生成果,遠遠超過C杯,他帶出很多成績很好的學生。

但同時,他也傷害了很多學生。

我在S叔補習班的同學阿盛,漸漸地對學習越來越沒自信。

阿聖是拼命三郎型的人,從小五開始便每天熬夜讀書,他媽甚至得苦口婆心地勸他去睡覺。

他是S叔的愛將,每間國中的資優班甄試都能擠進前段班,是補習班的明日之星。

上了國中後,或許是課業難度變高也可能是他燃燒殆盡了,總之阿聖的成績退步了,依舊優秀依舊能考上高中第一志願,但S叔對他的關愛不在。

「阿聖不行了,他就死腦筋一直練習解題,東西一變難就卡住了!」
「我看他持續這樣努力,大概考個後段醫學系就差不多了。」

阿聖知道S叔對他的評價,他覺得對不起S叔的厚愛,自己一直退步,得更努力練習才行。

「阿聖媽媽說,兒子有時候,晚上會偷爬起來算習題,嚇死人。」
「要是你也能這麼認真就好了,阿彌陀佛。」我媽笑著對我說時,我知道她並不是真心這麼想的。

阿聖真的不行了嗎?似乎言之過早。

多數小孩很難獨立的思考,他的價值觀取決於大人的灌輸。

考出一條高分的道路,的確能在未來的就業上有個穩定的起薪,但那不代表能有自己滿意的生活。

坦白說,我常常覺得自己一路上的夥伴們,這些從小到大濾紙般篩選出來的考試資優生,許多對生活的滿意度都不高,甚至能說充滿焦慮。

「我一路都做著『對』的事,為什麼總是做著身不由己的工作,處處迎合體制?」
「如果重來一次,我能選擇自己想要走的人生,我應該能更快樂吧?」

過往我就讀所謂的第一志願,但我衷心認為,這樣的學歷光環正漸漸地在貶值。

不只台灣,全世界都盛產著更多的高學歷,以前你可以用一個學位拿到很高的起薪,現在會被盡可能地壓低薪資,因為這樣的高學位俯拾即是,把學歷成就視為生活中的頂點是不OK的。

比起課業和學術能力,更重要的該是培養小孩學習的習慣,讓他知道怎麼去學習,並且願意永遠的學習。

世界變化得太快了,或許有一天,我們過往認定的鐵飯碗,那些考出好成績才能入門的「好工作」都將被取代,到時,自小就習慣著學習的人,更能處變不驚。

追求學術能力固然有其價值,但在這條路上,我們會看到許多因為課業趕不上他人而自我否定的孩子,也會看到在考出好榜單後,認為終於能擺脫學習,可以開始耍廢的學生。

學習該有著多樣性,該是活力充沛讓人嚮往的,作業習題上的正解外的天空無比寬闊。

科技加速了世界的變遷,有價值的東西往往來自於多領域的融合,多元領域的整合能力,比能在學力考試拿出滿分珍貴多了。

補習達人如我,在小孩也漸漸要上小學後,開始回顧自己從小所接觸過的上百個補習,總結出的心得是……

恩,大多數蠻沒用的,填鴨居多,而且是填不重要的鴨,平平仄仄平平仄這類的。

把那每天超過四小時的時間,拿去跳鄭多燕,延緩長大便肥宅的時間還比較實際。

你也許會喜歡

無留言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