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 Light
不知不覺大樓的主委也當了一年,經歷千錘百鍊後,很幸運的,怪人們因為彼此之間的矛盾吵架了,吵到不可開交那種。
⠀⠀⠀⠀⠀⠀⠀
「為什麼樓梯間能放垃圾袋?這樣會影響公共安全!」左邊角落的參賽選手,是本樓最北爛的反芻姨。
「也就晚餐後垃圾車來之前放一下,我們大樓又不用走樓梯,請問哪裡妨礙到您了?」另一邊是海鮮伯,斤斤計較又愛放話。
「矮額是廚餘!哪天跑出米奇怎麼辦?」
「米奇是什麼啦?」
「老鼠啦!別逼我講出來,想到就雞皮疙瘩!」⠀⠀⠀⠀⠀⠀⠀
⠀⠀⠀⠀⠀⠀⠀
看這些50幾歲的人吵架,跟看我們家兩個兒子差不多,兩人互不相讓,充滿執著與搞笑劇場。
⠀⠀⠀⠀⠀⠀⠀
⠀⠀⠀⠀⠀⠀⠀
⠀⠀⠀⠀⠀⠀⠀
他們吵一陣子後,耶?反芻姨氣到搬家賣房了!
⠀⠀⠀⠀⠀⠀⠀
好個以毒攻毒,天助我也!
⠀⠀⠀⠀⠀⠀⠀
更棒的是,丟包主委的機會來了。
⠀⠀⠀⠀⠀⠀⠀
很快的,反芻姨的房子成交了,買家是一對彬彬有禮,整套正裝的中年夫妻。
⠀⠀⠀⠀⠀⠀⠀
「主委您好,未來主要會是我岳母陳媽媽來住這邊。」
「她從南部上來幫我們帶小孩,再麻煩各位多多關照了!」
「岳母人很好很熱心,平常有什麼事情都可以互相幫忙。」
⠀⠀⠀⠀⠀⠀⠀⠀
額呵呵呵機不可失,看來下一任主委,非陳媽媽莫屬。
⠀⠀⠀⠀⠀⠀⠀⠀
⠀⠀⠀⠀⠀⠀⠀⠀
⠀⠀⠀⠀⠀⠀⠀⠀
陳媽媽這個月初搬來了,由於我們戶數很少,相遇機會難得。也因此,第一次在一樓巧遇她和孫子時,我腦中便立馬演練起當時C嬸丟包給我的劇場,蓄勢待發。
⠀⠀⠀⠀⠀⠀⠀⠀
「欸陳媽媽妳好壓,哇咧妳保養得真好,看不出來是阿罵了!」
「握,妳兒子媳婦真孝順捏,買房子給妳住,妳真的好會教!」
「陳媽媽想不想試試看做主委阿?也沒什麼事要做,負責簽一些名匯一些款就好,啊銀行就在隔壁棟,網路銀行也很方便,很輕鬆又能管理社區……」
⠀⠀⠀⠀⠀⠀⠀
先一頓操作猛如虎的把她捧上天,再順便丟包屎缺,完美。
⠀⠀⠀⠀⠀⠀⠀
⠀⠀⠀⠀⠀⠀⠀
⠀⠀⠀⠀⠀⠀⠀
不過,我還是太高估我的恥力了,當我開口時,不僅說不出要把這屎缺丟包給她的話,更說不出違心之論的吹捧。
⠀⠀⠀⠀⠀⠀⠀
「陳媽媽妳好,哇妳保…..保……」槓…..她雖然看起來很健康硬朗,但…..真的就是普通阿罵該有的樣子。
「妳保…..寶貝好乖喔,弟弟你幾歲啦?」一個畫風驟變轉頭搭訕孫子。
⠀⠀⠀⠀⠀⠀⠀
然後在和樂融融的氣氛中,一個盛情難卻收下了陳媽媽自己家裡種的芭蕉,丟包不成還欠了人情,計畫整個大失敗。
⠀⠀⠀⠀⠀⠀⠀
可惡,到底要怎麼樣才能練就像C嬸這樣的恥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