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 Light
第一天值班,我想許多人都是又緊張又興奮的。緊張是因為怕經驗不足出包,而興奮則可能有很多原因,我和當天一同值班的好友皮卡昌的原因比較單純一點:可以穿值班服和住值班室……

每個醫生的第一天值班,大多充滿緊張和興奮的心情。

緊張是因為怕經驗不足出包,而興奮則可能有很多原因,我和當天一同值班的好友皮卡昌的原因比較單純一點:可以穿值班服和住值班室。

大家可以回想一下,在電視劇裡面看到半夜有什麼大出血,嚴重創傷等等,是不是就會看到穿著值班服的帥哥美女醫師們,英姿瀟灑的穿著值班服從值班室奔波去看病患,開始評估病情,這一幕簡直帥到不行,值班服一上身,一秒變醫龍,撇開醫術不講,起碼醫龍跟我穿的一樣。

平常白天時我們都穿自己的衣服上班,外面搭上嶄新的短白袍,胸前還掛著一張實習醫師的識別證,菜味十足,病人一看就對你沒信心。

但是一但穿著值班服,這一切就變了,不再需要配我們那全新、亮晶晶的白袍,胸前也不用再掛識別證,完美的掩飾自己菜逼八的身份了。

穿上值班服後的醫生,基本上資深或資淺就只能從臉判斷了,臉長得越老越吃香,一切憑真本事,並且由於我走在路上,絕大多數小朋友都叫我黍叔而不是葛格,所以我想穿上值班服的我,看起來應該是蠻資深的。

最後,從材質上來講,值班服雖然不透氣,但是寬鬆並且硬挺,也不怕沾上血液或者弄髒。

綜合所有的優缺點來看,值班服基本上無懈可擊,也因此有些人明明當天就沒有值班,還硬是穿著值班服工作,也有醫學生沒事穿著值班服在醫院閒晃,沒辦法,又舒服又能遮菜味又帥,不穿可惜。

值班的重點之一是弄清楚和你一起值班的有誰,要是同時值班的有班上的超罩同學或者學長,那麼出現緊急狀況時也比較心安。

於是,在第一次值班的那晚,我點開了當晚的班表,期待個強力的隊友會和我一同度過這個夜晚,結果一看班表,心馬上涼了半截。

夭壽,怎麼是皮卡昌,孽緣阿。

算了,無魚蝦也好,看來只能自求多福了。

大概晚上七點,我與皮卡昌推開了值班室的門,在電視劇中的值班室,有著明亮的燈光和舒服的床,然後帥哥主角在值班室裡坐著看影像時,忽然接到緊急的電話,一把抓起公務機邊推開值班室的門邊跑向現場,這是理想中的情境。

現實中呢?一走進去就聞到股悶悶的霉味,裡面的櫃子散亂著被各種翻攪過的值班服,兩張書桌上有許多書本被雜亂的放著,並且還有一些塑膠袋,裡面甚至有些放著疑似沒吃完的食物。

媽阿,宅氣沖天,這還比較像大學時四個肥宅住一起的宿舍阿!

值班室長什麼樣子,醫生值班

四人房的值班室分成上下鋪,木頭的床,資淺的醫師睡上鋪,資深的睡下鋪方便第一時間處理危及情況。

由於桌面實在是太髒亂了,我們的包包在兩張桌面上完全找不到可以放的地方,所以我們只好放在我們上鋪的床墊上。

我們稍微扶著雙人床把包包放上去,我靠,整張床都在搖,這張床是那種很輕的木頭雙人床,質感最差的那種。

更厲害的是,放完包包往下爬後,才發現皮卡昌那張雙人床的下鋪上竟然坐著一個人,定睛一看,原來是總醫師學長。

學長盤著腿,腿旁邊放著一個超大型鋼彈模型的盒子,全神貫注的拼裝著模型。

雖然很突兀,不過我們還是稍微跟學長打了聲招呼,但學長的鋼彈正做到關鍵處,全神貫注的他沒有理會我們。

場面有點尷尬,不過算了, 先拿值班服來穿吧!

裝值班服的櫃子半開著,淺綠色值班服雜亂的爆滿了出來,要仔細的找才能找到自己的SIZE,我們很快的就找到了自己SIZE的值班褲,卻怎麼翻找都找不到值班褲,清一色幾乎都是下褲,上衣被埋沒在茫茫褲海中了。

不知道翻找了多久,最後總算被我挖到一件上衣,看來這是僅存的一件男生上衣了,這可能意味著皮卡昌只能去穿女生的M號上衣了。

想不到皮卡昌卻莫名的感到開心,套上了超緊身上衣後,不斷的端詳自己,滿意的說了一句:「欸你看,我激凸。」

一直都沒有理會我們的學長聽到這句話,也默默的抬起頭來看了一下皮卡昌的胸前。

說時遲那時快,皮卡昌的公務機響了起來。

「喂皮卡昌醫師嗎? 請來第二手術房幫忙!」
「好, 沒問題! 我5分鐘後到。」

掛斷電話,皮卡昌帥氣的動身前往手術房,正要走出值班室的門口時,看了看廁所鏡子裡的自己,然後停了下來,開始抓頭髮。

「究竟是什麼樣的病患,需要我皮卡昌醫師晚上緊急動身前往手術房呢?」皮卡昌邊抓頭髮邊喃喃自語。

他已經病入膏肓了,而且等到他頭髮抓到滿意時大概已經花了3分鐘了,最好是這樣這傢伙能在5分鐘後到達手術房。

幾分鐘後,我的公務機也響起來了,看來輪到我來帥一波了。

「喂你好蓋瑞醫師嗎? 第二床的阿公要導尿!」

別人是進開刀房,我卻是幫阿公導尿這種完全帥不起來的東西,而且,需要導尿的阿公個性緊張又有嚴重的重聽,所以要解釋為什麼要幫他導尿時都要賣力的大喊的,尷尬度爆表。

除此之外,手術後一直都尿不出來尿不出來的阿公,從外觀上就可以看到他的下腹有一個大大凸起的膀胱,看來尿量大概也爆表了。

「阿公! 導! 尿! 喔!」
「蛤?說啥兒呢?」

「阿公!我!要!導!囉!」
「別….疼…我怕疼阿!」

總之在一陣雞同鴨講後,我在阿公女兒的強力鎮壓,霸王硬上弓的幫阿公導起尿來,尿管一從尿道督進去,阿公就淒厲的尖叫起來,大聲到整個走廊都聽得到。

推送尿管進入膀胱時,阿公則一直呻吟,哎唷哎唷的叫著,尿管一進入膀胱,阿公好死不死在那時後掙脫了他女兒的壓制,一個扭腰,尿管甩了一下。

看到尿管失去控制的那瞬間,時間彷彿停止,我看到尿滴從甩動中的尿管飛了出來,慢動作的節奏。

馬的,要噴到我了!
千萬別噴到值班上衣阿,我找到的男生值班上衣只有這一件阿!

好險,沒有噴到上衣,只有噴到褲子,不過不幸噴到的位置在褲檔正中央,外人一看第一直覺幾乎一定是:

「唉唷,這醫師剛剛尿褲子了?」

值班室長什麼樣子,醫生值班

折騰一陣子後總算是完成了幫阿公導尿的任務,不過這個時候已經狼狽不堪,褲檔正中央有一攤尿漬,即便看起來是我尿褲子,但那根本不是我的尿,有夠冤枉。

不去換件值班褲,根本就沒有任何帥起來的本錢,這時候我真慶幸,值班室雖然又髒又陰暗,又有天搖地動雙人床,但什麼沒有,就是有一大堆值班褲。

跟電視劇上唯一一樣的就是,在外科的值班真的是充滿奔波,很不幸,在回到值班室換褲子前又有陸續來了三通電話,都是要馬上去處理的事情。

等到有空檔的時候已經是兩個小時後,此時阿公的尿也早就乾了。

一進入值班室,學長已經消失蹤影,留下組裝到一半的鋼彈模型在床上,而皮卡昌則跟完了緊急手術,癱倒在椅子上。

「欸皮卡昌, 所以你剛剛在手術房負責做什麼阿?」
「吸煙,一開始把皮劃開時我有拿管子吸一下煙。」

由於現在手術許多都用電刀,切開組織時又兼具燒灼止血的效果,不過缺點就是會有燒東西時的煙跑出來,沒有特別去吸的話會煙霧瀰漫,影響視線之外,還很臭。

皮卡昌負責的,就是拿著類似吸塵器拔掉頭後的軟管,把煙吸掉。

「應該有做其他事情吧?」
「恩……」

皮卡昌陷入深思。

「恩……老師開完刀後,有跟我擊掌一下,這樣算做其他事情嗎?」

整整兩個半小時的值班,皮卡昌抓了三分鐘頭髮後,吸了三分鐘的煙,然後跟主治醫師擊掌一下。

總計2個小時,我與皮卡昌戰績如下:
處理病患不舒服4次,導尿2次,被病人兒女罵10分鐘,吸煙3分鐘,放鼻胃管壓制阿罵15分鐘,路上遇到學長姐和老師鞠躬3下,打招呼5聲,擊掌1次。

做這些事情要帥起來,比登天還難。

一看時間,現在還不到10點,還要撐到明天早上八點後繼續上班,不太妙。

值班室長什麼樣子,醫生值班

上一篇:醫學系在幹嘛│下診斷囉

下一篇:醫學系在幹嘛│動物實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Related Posts
Blogimove部落格搬家技術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