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院生活故事

醫學系在幹嘛?│中二病

大家知道,有些病目前是治不好的,像是大部分癌症和一些先天疾病,這些屬於生理上治不好的疾病。

心理上有沒有治不好的疾病?肯定是有的。

舉例來講,每個人或多或少得過的中二病就是個天大的難題。

先講一下,中二是從日本傳開來的辭彙,它所代表的是一種心理狀態,症狀可能有很多表現型。

比如說,在捷運上看到一頭走路草style髮型,不斷撥著、甩著瀏海,邊吃口香糖邊斜眼瞪人的中學生,我們就可以說:馬的,中二。

 

在路上走路走得好好的,突然遠處傳來低沉的引擎聲,然後幾個穿著黑色或白色T恤的少年騎著改造過的機車呼嘯而過,那聲音大到讓人耳鳴。

如果我高中理化沒記錯的話,他們的改造不只很吵,也會造成空氣汙染。

於是,我們又可以義正詞嚴的說這些飆車改車族:馬的,中二。

 

在路上,不論是騎車時還是站在人行道上,常常會有中年人大剌剌的抽著菸,即便旁邊清楚的標著這裡不能吸菸。

老話一句:馬的,中二。

 

最後,到東部旅遊,買了對號座的火車票,一上車看到自己和老婆的位置上坐了一對約莫70歲的老夫妻,看來偶爾還是會面臨到這種窘境的。

「大哥,不好意思,這是我們的位置。」

「唉唷少年仔,我在兩站就下車了,你就稍微站一下柳。」老太太熟練且自在的講道。

馬的,中二。

 

我們綜合起來可以知道,各個年齡層都可能有中二病,並不是只有中學生才會有。

除此之外,中二病本身的定義也十分廣泛,許多行為都可以被下中二病的診斷。

 

 

像我心眼就比較小,一堆小事都會被我無限上綱為中二病。

 

跑中正紀念堂被阿伯超車,阿伯回頭看了我一眼,我就會默默咒罵他中二。

在路上看到很帥的高中生穿著制服和女生有說有笑,我一定默默罵他中二。

運動中心的猛男舉著超重長槓啞鈴,輕鬆到像在舉甘蔗一樣,我也覺得很中二。

 

在健身房,就是要邊看電視邊龜速踩滑步機才不會造成別人的自卑感。

在那邊穿露奶頭的吊嘎,馬的,中二。

 

 

這個病,要痊癒所面臨的最大的麻煩在於,人的本性難移。

即便是到了理當很注重禮節、專業形象的醫院,還是會有很荒謬的人,秉持著無法被撼動的中二。

 

以皮卡昌為例,平常正常成年人打招呼,都馬是「哈囉、嗨、你好、您好」這些詞在看場合用,頂多熟一點的死黨用「欸、欸靠」這樣打招呼。

皮卡昌硬是不一樣,以前一起實習時,在醫院每次遇到學姐或其他女性,迎面就是一句:

「安安妳好!我是來實習的皮卡昌。」

遇到學長學弟或是同性的,就裝蒜假裝沒看到。

馬的,中二。

 

他也會在雨天突然不走醫院的地下通道,而硬是從滂沱大雨中穿越馬路,然後冷冷的說:

「別阻止我,我要用這場雨洗淨我的罪孽。」

 

中二病末期,非他莫屬。

 

在中二病著墨這麼多,要說的其實是,心理上的疾病比生理上的更影響著病患的人生。

甚至有時候,來求診的病患根本沒病,一丁點病都沾不上邊。

 

在某個涼爽的四月,小兒科門診來了一個笑吟吟的阿罵,抱著一坨穿著棉襖的六個月大孫女。

光要幫孫女脫下衣服做身體檢查,就要依序脫下棉襖、背心A、背心B、長袖包屁衣。

 

小孫女身體哪裡不舒服呢?

阿罵直挺挺的指著小女嬰,告訴我們說,她孫女常常臉很紅、流汗不止,生病了。

 

看著那像要去極地遠征的小女嬰,我一開始真心以為阿罵是在開玩笑,直到她再次堅定的告訴主治醫師:

「醫師,我孫女她真的有問題,一般人散熱不會這麼差的。」

不不不,阿桑你聽我說,那樣的熱她怎樣都散不完的,光用看的都覺得熱到脖子癢癢的。

 

又或者,70歲阿伯摔車後,髖骨骨折。

「完了,我骨頭壞了,要躺床躺到死掉了。」阿伯順利動完手術後,悲觀的痛哭。

 

幾個月後追蹤,骨折完全癒合了,阿伯!該起來復健了!

「沒用啦!一站起來就會痛,就要這樣到死了柳。」阿伯斬釘截鐵的坐在輪椅宣布。

據家屬描述,阿伯從來沒嘗試站立過,只有回醫院追蹤才會在眾人的幫忙下移動到輪椅上。

 

前幾天,骨科的學長幫我更新了阿伯的現況,臥病在床2年,完全失去自主生活能力。

「他脾氣很硬,每次他女兒要帶他去復健,都碰釘子被罵到臭頭。」

或許當時的一念之差,阿伯肯站起來嘗試復健,他的人生會有180度的轉變也不一定。

 

 

最近接觸的,是一位43歲女性,前年血管瘤破裂,腦出血昏迷。

「醫生我跟你講,我當時就是過勞才會生病,工作壓力很大工時又久。」

翻開病史,健康檢查報告上一排排紅字,高血壓糖尿病都沒有好好控制;認定過勞時將被採用的打卡紀錄,不幸的也全是朝九晚五。

阿姨也知道,所有能被提出的證據,都對她十分的不利。

 

手術出院後的兩年,她不斷的尋求翻案的機會,到各個醫院報到,試圖證明她真的是被工作害到生病的。

整整兩年,她拋棄了以往喜愛的旅遊興趣,也失去了工作,許多原因也讓她不被家人諒解。

 

有時,會希望她能體認到,當發生這樣的腦出血時,能幾近完全復原是件多麼被上天眷顧的事。

或許,她可以不用花這兩年的時間,徒勞的去追尋那八成無法拿到的額外10萬元賠償。

 

 

人生太短,容不下太多悲觀與不必要的執著。

的確生活中從來不缺滿滿的負能量,但不值得讓堆積的負能量,造成心理上的負擔與怨懟。

 

雖然文章前面不斷的嘲諷罹患中二病的人們,不過偶爾,中二病帶來的功效卻超乎預期。

39歲男性,罹患肝癌,影像學報告顯示出已經來到末期。

 

「大哥,報告出來了,你這個肝癌有遠端轉移,下午來跟你討論接下來的治療如何 ?」

躺在病床上的中年男子聽到後,眼光從他的筆記型電腦上移了過來。

「咦?我的癌症還沒有好嗎?已經治療很多次了捏?」

 

「關於這個,目前我們希望能盡可能的控制你的疾病進展….」大概就委婉的讓他知道,他的疾病目前是不可逆的,並且很有可能會快速惡化。

在講解完後,他陷入了沉思,專注的皺著眉,當下的氣氛嚴肅而凝滯。

 

「唉,想不到….竟然….」他撫摸下巴,若有所思的開口。

年紀輕輕,便面臨癌末的打擊,任誰都會無法接受吧?

 

「終於還是來了嗎?哼哧,想不到本大爺也難逃此劫阿!」他抬起頭露出一抹輕蔑的微笑。

可憐的大哥,打擊太大,看來是情緒潰堤了。

 

「沒辦法了,算我倒楣,本爺也只好拿出真本事來對付死神了。」

「我玩遊戲也都是這樣,別人常常都以為我要死了,最後被我出奇不意的反打一波。」

咦阿?大哥你扯遠了吧。

 

「不過現在都比較沒空玩遊戲了,我最近都在愛情公寓上和一些女網友談心。」他指了指他的筆記型電腦螢幕,頁面停留在交友網站上。

 

「哈哈,老實跟你講阿醫師,現在對我來講,癌症這個病的治療是其次,感情還是比較重要的。」

「寧爛勿缺,你懂的哈哈!」他爽朗的笑了。

 

總覺得哪裡怪怪的,不過這點程度的中二恰到好處,能讓癌末的他如此開朗,值得嘉許!

 

醫學系在幹嘛?

《醫學系在幹嘛?》新書上市! 博客來購書連結

 

考試與讀書

當前輩們準備要開始電人時,就會有充滿自信,拼命跟學長對到眼的醫學生,與低頭匆忙翻找口袋書上的小抄,拼命低頭、眼神游移,絕對不跟學長對到眼的醫學生。
「那請在座的各位舉手投票,每個人都要投票,請問這位病人最像是什麼呢?」當全場醫師一頭霧水,努力思索要投給哪一個答案時,鐵甲詠想到了絕佳的計策......

情報搜集

專業醫學生如我們,有一個良好的共識:在每一堂課前,必定要做足完整的情報蒐集,不是對於醫學知識的情報準備,而是對於老師喜好與個性的準備。
醫學知識太博大精深,永遠無法充足的準備好;老師的個性與喜好就不一樣了,只要能妥妥的投其所好,包準又能美好的度過一天。

謊言終結者

「同學們,這一次的期末考比較簡單,祝大家考完試後有個美好的暑假!」語畢,全班歡聲雷動。
成績出來後,哀鴻遍野,美好的暑假個頭,這個暑假要在醫學院上課囉。

 

更多醫院與醫學系精彩小故事

Stay in touch!

 

你也許會喜歡

無留言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