蓋瑞日記│喝符水

今天在公車上,坐在面前的兩位阿罵在討論病情,基於他們聲音很大外加我是個喜歡竊聽的八卦男,我認真地聽著她們的對話。

「啊你那個心臟醫生怎麼說?現在還會喘嗎?」
「醫生看X光片說有水啦,啊只要走幾步就會喘起來….。」

聽起來是心衰竭,並且搭公車對她來講應該很勉強。

「蛤還有水噢!那醫生叫你怎麼辦?」
「他就要我少吃少喝然後住院啊!唉唷我如果住院在醫院也沒事做,哪有需要啦!」
「黑啊我看你也好好的,哪有需要啦!我們去那個**廟喝符水保平安啦!」
「好啊,那樣比較好,星期天去。」心衰竭的阿罵講到這邊時,已經有點喘了起來。

這段對話還真是不妙,許多情況下心衰竭的治療就是要限水,眼前這位阿罵心衰竭應該已經到了第三級(總共四級),並且四肢水腫,符水再喝下去心臟搞不好就GG了。

兩個阿罵這樣的行為以人性來講並不少見,最近在我身上也有類似的舉動。

上個月以來,我每天只要手上閒著的時候,就會照著小臉按摩書籍和網路上的理論把臉瘦一遍,在手技上有著極大的突破,練就嫻熟的V臉技術;另一方面,我每天靠著食物獲得生活壓力的極大慰藉,牛仔褲越穿越緊,肚肉越捏越大塊。

「老婆你看,我的臉有變小嗎?」今天早上,我問邦妮。
「沒有,變大很多。」

老婆對老公充滿偏見在婚姻中也不是什麼少見的事,所以我找了公正的第三方,同事們來判斷我小臉按摩的療效。

「呃….好…好像沒有變小…..」
「可….可能有大一點點喔……」幾個同事明顯不敢說出實話,但從他們的語調和整體統計結果來看,我的臉絕對是變大。

所以,比起喝符水保心臟平安,乖乖住院可能還是妥當一點。話說,希望以後廟方如果注意到來祈願的信眾有四肢水腫並且喘個不停的心衰竭症狀,能把符水換成平安符這類的替代療程,不然這樣太危險。

 

上一篇:季剛很忙

下一篇:捧碗大師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