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 Light
上衣上衣紹紹反芻姨講話輕聲細語文質彬彬,和她講話會覺得這人散發著典雅的古典氣息,感覺是個溫文儒雅的好人。
⠀⠀⠀⠀⠀⠀⠀⠀⠀⠀⠀⠀
實則不然,她人其實超機車,最機車那種,堪稱本社區大反派。
⠀⠀⠀⠀⠀⠀⠀⠀⠀⠀⠀⠀
不知道是怎樣,她都會在腦中反芻一些微不足道的事,想著想著,越想越不對勁,最後得出別人對不起她的結論。
⠀⠀⠀⠀⠀⠀⠀⠀⠀⠀⠀⠀
⠀⠀⠀⠀⠀⠀⠀⠀⠀⠀⠀⠀
⠀⠀⠀⠀⠀⠀⠀⠀⠀⠀⠀⠀
好比說,最近某天早上,反芻姨起床後,發現自己在流鼻水。
⠀⠀⠀⠀⠀⠀⠀⠀⠀⠀⠀⠀
流鼻水這件事根本沒什麼大不了的,感冒、季節變化鼻子過敏….等原因不計其數,對一般人來講,大概就是擦擦鼻水然後照常過一天。
⠀⠀⠀⠀⠀⠀⠀⠀⠀⠀⠀⠀
反芻姨硬是和別人不一樣,她左思右想覺得一定是C嬸害的,為什麼呢?昨天晚上她回家時,和C嬸以及狗推車在一樓大廳交錯而過。
⠀⠀⠀⠀⠀⠀⠀⠀⠀⠀⠀⠀
我不知道她的內心是怎麼反芻的,但從她後續的所作所為來看,她腦中大概是這樣的聲音。⠀
⠀⠀⠀⠀⠀⠀⠀⠀⠀⠀⠀
「一定是那個時候,接觸到了她家的狗毛!而且我之後還搭了她剛走出來的電梯!」
「太可惡了這個C嬸,害人不淺,我要大力撻伐她!」
⠀⠀⠀⠀⠀⠀⠀⠀⠀⠀⠀⠀
⠀⠀⠀⠀⠀⠀⠀⠀⠀⠀⠀⠀
⠀⠀⠀⠀⠀⠀⠀⠀⠀⠀⠀⠀
偏偏反芻姨又很孬,不敢當面跟C嬸講或者在群組幹譙的她,選擇找主委控訴C嬸的狗毛害她元氣大傷,身體耗弱。⠀⠀⠀⠀⠀⠀⠀⠀⠀⠀⠀
⠀⠀⠀⠀⠀⠀⠀⠀⠀⠀⠀
「呀?全身過敏外加無力體虛?不是就流鼻水?」
「主委您有所不知!對我這種敏感體質來講,這是可能生死攸關的事!我建議管委會新增規範,養寵物的住戶在每次行經公共空間時,都應該用酒精消毒,最好最好,要再用次氯酸水噴一遍!」
⠀⠀⠀⠀⠀⠀⠀⠀⠀⠀⠀
我盯著激動飆罵的她,腦中的思緒開始跑馬燈的回顧我的人生,思考著到底是在人生的哪一個環節出了錯,讓我得在這邊聽這種肖A抱怨。
⠀⠀⠀⠀⠀⠀⠀⠀⠀⠀⠀
⠀⠀⠀⠀⠀⠀⠀⠀⠀⠀⠀
⠀⠀⠀⠀⠀⠀⠀⠀⠀⠀⠀
最後,我暫時無視了反芻姨對狗毛的控訴,把流一天鼻水歸咎給多年老鄰居,怎麼想都不合理(雖然C嬸把我誤認為熊貓外送傷透了我的心,但這次我還是應該要挺C嬸)。
⠀⠀⠀⠀⠀⠀⠀⠀⠀⠀⠀
反芻姨這樣的人,生活在地球實在是太辛苦,不過她很幸運,主委我或許能幫助到她。
⠀⠀⠀⠀⠀⠀⠀⠀⠀⠀⠀
畢竟,我一直都有在關注Space X的火星移民計畫(她還能幫忙偵測外星毒氣,堪稱太空移民重點人才),等到哪一天登陸火星有突破性進展時,我再把相關資料貼在社區公布欄給她看好了。
⠀⠀⠀⠀⠀⠀⠀⠀⠀⠀⠀
⠀⠀⠀⠀⠀⠀⠀⠀⠀⠀⠀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