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院故事│致命頭痛

「27歲女性,意識不清,昏迷指數5分。」無線電另一端,救護人員簡短的報告,同一時間,他們的救護車正全速趕來醫院。

5分鐘後,兩個救護人員匆忙的推進一張床,上面的女生穿著連身洋裝,一頭棕色長髮凌亂的散著,怎麼叫都叫不醒,用盡吃奶的力捏她也毫無反應。

昏迷指數又下降了,只剩3分。

第一線處置如火如荼的進行著,急診室護理師們熟練的幫她抽血置放管路,緊急插管也在家屬同意後的幾十秒後完成,她媽媽在一旁焦急的告訴我們病史。

「她今天工作完回家後,告訴我們說她頭很痛,想去小睡一下。」
「一陣子後,我們想說她睡好久,決定叫她,卻發現怎麼叫都叫不醒。」

意識不清的可能病因有很多種,貧血、血糖電解質不穩、藥物過量、感染或創傷等等,族繁不即備載,但聽完家人的敘述,大家都心裡有數了。

幾分鐘後,這位年輕女性已經做完了電腦斷層加上血管攝影,看到她腦部影像的那一刻,我們都沉默了。
腦幹無比大量的出血,映在我們眼前,命運之神無情的給這位女生判了死刑。

 

在將她從影像檢查室一路送回急診的路上,她身上的監測器持續發著警報,隨著她的腦壓上升,她的心跳也越跳越慢,儘管我們給予了所有的處置,她仍一步步走向死亡。

在回到急診室後,在診間外踱步不安的家屬多了一位,或者說,未來的家屬。她的未婚夫雙手合十不斷禱告,向上天求情。

 

看到昏迷不醒的未婚妻,他慌張的詢問我們病情,家屬們也隨之聚集過來。

「她的電腦斷層顯示有大片的腦幹出血。」
「你們要有心理準備,她,很可能回不來了。」

她那一直眉頭深鎖的爸爸,再也壓抑不住淚水,嚎啕大哭起來;她的未婚夫則緊緊握住她的手,哭喊著她的名字。
一個月後的婚禮,從此遙不可及。

 

開刀有辦法嗎?外科醫師可以來看看嗎?
轉院試試看呢?
有什麼藥可以救她嗎?全部自費都可以,拜託你們了。

看著神經外科醫師的嘆氣與嚴肅的搖頭,告訴他們以她這次凶險的出血而言,救回來十之八九也會是植物人。
她妹妹,唯一強忍住淚水不斷詢問的家屬,也癱軟在椅子上。

 

在病情解釋時,無論口氣多麼冷靜,無論言語多麼理性,但自己的心中也是情緒湧動。隨著其他病人漸漸的掛號進來,我們把時間留給了她與家人,按下看診鈴,繼續工作。

在凌晨時刻,家屬們選擇了讓她離開人世,看著家屬的背影,蹣跚的緩慢遠離。

長大了才知道人生中有太多的殘酷事,也認知到並不是每一次都會善有善報,掌管命運的神輕易的就能帶走一切,帶走歡笑與希望。

在外面如磐的黑夜中,我仍依稀聽到朦朧淒迷的哭聲。萬般皆空,27歲的天人永隔,還沒公布的婚紗照,和那永遠不會到來的蜜月旅行。

 

最後,突兀的來宣導一下「頭痛什麼時候要看醫生」?

如果,你的頭痛符合下面的描述:

1. 人生中最痛的一次頭痛,或第一次經歷嚴重的頭痛,或這一次的頭痛和前幾次都不一樣
2. 有神經學的症狀,像是失去意識、癲癇、手腳無力瞳孔放大…等等
3. 有癌症病史、有慢性感染的疾病、或年齡在50歲以上,第一次發生的頭痛

帶上你的家屬或好朋友,趕快看醫生去。

最後,人生大部分的時候請盡量保持心平氣和,控制好自己的血壓,好好珍惜身邊一切賦予我們人生意義的人、事、物。

 

醫學系在幹嘛?

《醫學系在幹嘛?》新書上市! 博客來購書連結

 

考試與讀書

當前輩們準備要開始電人時,就會有充滿自信,拼命跟學長對到眼的醫學生,與低頭匆忙翻找口袋書上的小抄,拼命低頭、眼神游移,絕對不跟學長對到眼的醫學生。
「那請在座的各位舉手投票,每個人都要投票,請問這位病人最像是什麼呢?」當全場醫師一頭霧水,努力思索要投給哪一個答案時,鐵甲詠想到了絕佳的計策......

情報搜集

專業醫學生如我們,有一個良好的共識:在每一堂課前,必定要做足完整的情報蒐集,不是對於醫學知識的情報準備,而是對於老師喜好與個性的準備。
醫學知識太博大精深,永遠無法充足的準備好;老師的個性與喜好就不一樣了,只要能妥妥的投其所好,包準又能美好的度過一天。

謊言終結者

「同學們,這一次的期末考比較簡單,祝大家考完試後有個美好的暑假!」語畢,全班歡聲雷動。
成績出來後,哀鴻遍野,美好的暑假個頭,這個暑假要在醫學院上課囉。

 

更多醫院與醫學系精彩小故事

Stay in touch!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