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Type to search

小夫妻育兒經

醫院爸爸日記│說謊成性(上)

「Daddy 那是什麼?」

從某個階段開始,小孩子的好奇心就像被打開了開關一樣,讓他們三不五時隨時都在問問題。


「鑰匙啊~ 可以打開家裡的門 ~」
「可以開捷運的門嗎?」
「不行,每個鑰匙都有自己的……」
「可以開火車的嗎?」
「不行,兒子,這把鑰匙只能….」
「那可..可以開計程車的門嗎?」

這畢竟是成長必經之路,對於他們的好奇心,為人父母給予鼓勵也是天經地義的事,也因此無論小孩的問題多麼重覆跳針,爸媽們還是得用孩子聽得懂的語句,不厭其煩的向他們解釋。

 

「Daddy,那個鑰匙只能開我們家的門嗎?」
「沒錯!」
「捷運火車計程車都有自己的鑰匙嗎?」
「水啦就是那樣!你好棒!」

雖然說整個問答過程可能會極度的考驗耐性,但當小孩理解我們的答覆並更加的認識這個世界時,那樣的成就感可以讓一切都變得無比值得,尤其是他們主動給予正面的回饋時,那當下的欣慰和喜悅都是無可取代的。

 

 

然而,即便帶領小孩認識這個世界是件美好的事,但總有些時候,爸媽並不會想讓孩子太快揭開這個世界的真相,寧可先把他們蒙在鼓裡一陣子。

 

比如說,H阿姨養了一隻臘腸狗Jonas,而Jonas隨時隨地都想著要交配。

從Jonas第一次來我家的那一天起,我就一直覺得這隻狗大腦裡的性慾調節中樞一定出了什麼問題,儘管Jonas在Instagram和Facebook上都呈現出呆萌無辜的清純形象,但Jonas本人,阿不對本狗,則是千真萬確的癡漢狗。

我總會想,如果牠是人類的話大概已經背著50條性侵的罪名,終生無期徒刑了吧?

 

Jonas的腦袋粗估有87%的容量在想著交配,剩下13%則分配給吃飯排泄睡覺,總之我覺得這條臘腸狗壞掉了,偏偏男人不壞女人不愛,公狗不壞女人似乎也不愛,H阿姨愛Jonas愛的要死,隨時隨地都會帶上牠。

 

 

上上個月,H從美國回來,打了電話給我。

「Gary,我有幫你兒子買很可愛的衣服還有玩具!什麼時候拿給你們呢?」
「看你什麼時候方便囉~ 太客氣了啦,真是謝謝妳了!」
「好啊~ 那Kobe什麼時候幼稚園下課呢?我今天晚上拿過去順便和他玩~ 」
「OK,那一起在我家吃晚餐吧!」我愉快的掛斷電話。

兒子Kobe每天都把自己的衣服弄得破破爛爛,衣服老舊得很快,H這回可真是雪中送炭阿!

 

大概5分鐘後,我想到了某件事,拿起手機又撥給了H。

「欸Gary,怎麼啦?」
「呃那個….請問晚點Jonas會一起來嗎?」
「當然囉!我給牠買了件可愛的美國隊長裝,跟Kobe的搭起來正好呢!怎麼了嗎?」
「沒事,我知道了,到時見囉…..」

糟糕,癡漢狗的逆襲要來了,這樣我要怎麼教小孩。

當時,我對Jonas的印象正如同上面所寫的一樣,生命中隨時都在交配,會對著我的小腿交配,會對著門柱交配,會硬壓著絨毛娃娃交配,甚至還會對空氣交配,正所謂空幹。旁人也曾勸H帶Jonas去結紮一下,但H以「Jonas會很痛很可憐」為理由拒絕了。

 

 

晚餐時間,Kobe回家時,我滿臉笑容的告訴他H阿姨等等會來看他。

「阿姨還會帶一隻很可愛的狗狗Jonas來喔!」
「Daddy,狗狗可以騎嗎?」
「不行喔,Jonas很小隻,騎上去牠會受傷。」

Jonas不能騎,但別擔心,等等Jonas一定會騎某樣東西給你看,我心中是這麼想的。

 

 

「叮咚。」

門鈴響了,我如臨大敵的深吸一口氣打開了門,映入眼簾的是穿著和化妝一看就華僑的H,以及一輛戰車級的歐美式推車。

 

「唷~ 哇~ Kobe好久不見~ 你長好大了~」
「我是誰蛤?你還記得嗎?」

在溫馨的相見歡時刻裡,我努力尋找心腹大患Jonas的身影,最後,我在我以為是要送給我們家二寶的推車裡,看到了啃著一個娃娃的癡漢美國隊長狗。

「來Kobe ~ 阿姨給你介紹Jonas ~~」

該來的還是要來,隨緣吧。

 

其實一開始他們彼此試探的時候,那個畫面還是蠻美好可愛的,兒子會好奇的撫摸Jonas的毛,時不時被癢得哈哈大笑,而Jonas則四處嗅聞,拘謹的不像我記憶中那隻色狗,畫面一派和諧。

但沒過幾分鐘,Jonas似乎適應了環境,快速的四處跑動,行為也大剌剌了起來,我回憶中的那隻狗也逐漸回來了。這次,牠看上了客廳的沙發,上肢扶著坐墊,用雙下肢站立,節奏明確的前後扭動著,摩擦沙發。

對嘛!這才是我認識的Jonas。

 

 

「Daddy,Jonas在做什麼?哈哈哈哈!」覺得交配動作很滑稽的兒子,笑著問到。
「Jonas在跳舞!」
「這樣跳舞嗎?」
「不不不不,狗狗跳舞和小朋友跳的舞不一樣!」

看著兒子也把兩手扶上沙發準備開始模仿,我趕忙阻止了他。不過小朋友這種生物生性喜歡唱反調,他們不能理解一些事情不被允許的原因。

 

兒子這次也不例外,為什麼不能跳Jonas在跳的舞?不管我怎麼勸說他跳別的舞,他就是硬要跳交配舞。

值得慶幸的是,他跳得一點都不像,畢竟三歲小孩很難懂那種舞的精髓,要跳得像跳得猥瑣,首要重點是骨盆腔的前後擺動和神情,兒子那種全身亢奮的亂扭是不成氣候的,最後我也不再阻止他,就讓他跳吧…..

無論如何,Jonas之亂就到此為止,雖然現在看到沙發時,Jonas的身影仍然陰魂不散,但事情總算是過了。

 

 

我也不想成為保守又充滿戒律的傳統家長,但說真的,有些東西如果用開明開放的角度來教育孩子,會出現許多後續的問題,這種例子族繁不及備載……  (待續)

 

Stay in touch!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