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Type to search

小夫妻育兒經

醫院爸爸日記│科學養成

我小時候曾讀過一本影響我深遠的書「Surely You’re Joking Mr. Feynman:Adventures of a Curious Character」,台灣翻譯為「別鬧了,費曼先生」。

這本書是諾貝爾物理獎得主費曼的回憶錄,他是個搞怪然而思想奔放的科學家,我對他有著極大的崇拜,並且幻想著有朝一日能成為像他一樣的科學界神人。

然而,我的夢想在我度過了幾年歡樂的大學生活後,正式葬送在了自己的手中。

 

 

曾經期盼著在理工上進修並精益求精的高中生,終究是沒能通過夜生活的考驗,我說的夜生活不是什麼約會上夜店那種潮到出水的事,我的夜生活是指熬夜看動漫打Game吃滷味(固定蒸煮麵+甜不辣+米血+百頁,70元給你滿滿的熱量),總而言之,我迷失在了茫茫肥宅海中。

胸懷大志並在國內外獲獎的有為青年,經過多年大學生活的淬煉後,被肥宅式夜生活勾引並走偏,成為了連家教國中理化都要偷看參考書後面詳解的不合格家教老師。

 

「蓋瑞葛格,這題物理我摩擦力都算不出來耶…..」
「來沒關係交給我,我看看題目噢。」

這是我家教時幾乎都會出現的場景,常常我在看完題目後會驚覺自己好像又不會了,但家教費都收了,還是得硬著頭皮堆起笑容,自信滿滿的假裝自己會。

「喔哼哼…..這題有些特別的地方噢….來你再檢查一下自己的算式再想想,5分鐘後還是不會我們再來討論。」
「好的,蓋瑞葛格」

爭取到了5分鐘後,我會高速的翻開參考書後面的詳解偷偷看怎麼算,然後再假裝一派輕鬆的把詳解解釋給學生聽。

由於在偷看前我都會聲東擊西,一下讓小孩重新檢察算式,一下指著課本叫他再讀熟一點,也讓我偷看詳解的行徑始終沒被抓到過。

 

 

 

正所謂英雄難過美人關,理組難過肥宅關,上面是我生小孩前的人生寫照,一位從科學怪宅隕落成滷味肥宅的男子。

然而生小孩後,一切似乎有了轉機,我想到在書裡面,費曼曾經提到過他爸對於他的教育如何的影響了他的科學思維,讓他對真理的追求充滿興趣,最後成為一位偉大的科學家。這就是了!或許我已經沒救了,但我可以栽培兒子,讓他對邏輯和科學充滿興趣。

為父無法達成的就交給兒子,這正是東亞文化被人詬病的精髓之一,不過管他的,硬要望子成龍就對了,就由兒子來代替我探索科學世界的一切!

 

 

 

第一個想到的主題是抽菸,或許是在醫院待得久了,我和邦妮並不希望孩子抽菸,所以我們想從小就讓孩子知道抽菸對身體的負面影響。

要做到好的科學教育,我不能一謂的用「抽菸壞壞抽菸不乖」來禁止他去抽菸,而是用開明的科學教育,告訴他抽菸對於身體會有哪些影響,以及背後的原因。

 

首先,我找上了正在玩拖吊車玩具的兒子。

「Kobe啊,你想不想聽抽菸的故事?很精采喔呵呵。」
「好。」

傻眼,這傢伙竟然答應了,有點太好騙了。

 

接著,是時候拿出準備好的香菸故事了,當然一切都是幼兒版本的。

「Kobe有看過別人抽菸嗎?」
「有,阿罵說抽菸不好。」
「嗯沒錯~這次就是要講香煙先生為什麼不好。」
「好。」

 

我拿出了預先準備好,自己畫得陽春版香菸示意圖。

「香菸先生,Mr Cigarette,白白長長的,是學校裡最壞的小朋友。」
「為什麼他最壞?」

「Mr Cigarette有很多壞蛋朋友,第一個是Nicotine(尼古丁),Nicotine會讓人生病得Cancer…..」

很突兀的,幼兒園惡霸香菸先生的故事突然變成了十分醫學,就算我兒子上小學大概也無法體會這跳痛的故事。

「他還有一個壞朋友是Tar(焦油),燒起來後會躲進抽菸的人身體裡面搗蛋,最後抽菸的人身體裡面就都會變黑黑的。」
「Tar都會躲在肺裡面,時間一久,肺就會沒辦法張到最大,抽菸的人以後就會好喘好喘。」

也不管幼幼班兒童能不能理解,我一股腦的講解著科學的細節,香菸先生的故事已經劣化成詭異、充滿專有名詞的無厘頭填鴨。

 

「Kobe有聽懂嗎?」
「沒有,Daddy你要玩車車嗎?」

竟然這麼直白,算了,下次再來。

 

 

 

某天,我們一家三口懶洋洋的在仁愛路上散步,突然間,兒子指著一個方向大叫了起來。

「Daddy Daddy!他們在抽菸!」
「在抽二手菸!」

朝著兒子的視線望去,三個充滿刺青的壯漢手扶著垃圾桶吞雲吐霧,聽見兒子的吶喊,他們三人朝我們不悅的斜視過來。

那三人真心超壯,就像三台商業用電冰箱,如果用館長的身材當單位的話,那我估計他們的壯度至少都有0.9館長以上。

 

「Kobe噓!噓!」
「Daddy他們是在抽菸嗎?」被我阻止後,兒子困惑的看著我,想著自己是否說錯了。

「哦對,他們是在抽菸,不過現在先別提…..」
「那他們是不是壞壞不可以?」
「小聲一點,Kobe先小聲點!」

當下那三人所站的區域也是被劃定的吸菸區,無論我們再怎麼不想吸二手菸,他們的所作所為完全站得住腳。除此之外,他們加起來逼近三個館長的物理攻擊力也是我想要兒子小聲一點的原因,總之我當下只想拉著兒子逃離現場。

「他們會得Cancer嗎?他們裡面是黑色的嗎?」整個過程中,兒子還搖頭晃腦的問著,讓場面更加尷尬。

 

 

類似這樣的情況出現過不只一次,之前也曾經在和長輩聚餐的場合,兒子向和我不熟的姑姑宣導了抽菸壞壞的故事,當下刁著菸的姑姑一臉僵硬的笑容永生難忘。

他也曾在姨婆給他喝檸檬汁,並且開心的跟他說「這個是鹼性的對你身體很好」時,用爸爸教他的科學觀念,糾正了檸檬汁是鹼性的這件事。

「我把拔說檸檬汁是酸性的。」當下也是一陣尷尬,想想我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對,竟然連這種冷知識都教了。(而且還沒教完全,正確來講起碼在下肚前,檸檬汁都是酸性的,不過誰在意呢?)

 

 

幾次下來,我開始反思科學教育。

首先,很明顯的我操之過急了,用爛到炸的科學教育去定型兒子的思維,對我來講背後的原理再簡單不過,但對沒有從最基礎的原理開始學的兒子,大概也只是聽了些爛故事,然後背下這些故事的結尾,這樣的學習並沒有太大的意義。

還是等他慢慢長大,慢慢在自己的觀察和經驗中掌握到萬物運作的基本原則後,再來學更進階的科學對他才比較好。

 

 

除此之外,我反覆想著,事情的真相真的有那麼重要嗎?

 

在醫院工作的醫護人員一定都知道,在多數情況,好的醫病溝通和醫病關係建立遠遠比告知醫學的真相還來得重要,甚至有時候,我們得隱藏真相。

36歲男性很快速的死於末期癌症,他的兩個幼稚園小孩說:「爸爸去哪裡了?」、「我想找爸爸!」

爸爸過世了,你們再也看不到他了,該這樣回答嗎?還是像他們媽媽一樣,摟著他們說,爸爸在一個很遠的地方看著我們,對我們笑。

 

 

三個抽菸猛男或許相隔十年碰面,享受著久違的相逢,快樂的聊著天,結果路邊的猴囝仔一次屌嗆他們身體裡面黑黑的會得Cancer,心情一落千丈,而且還因為對方是小孩,社會不容許大人和小孩計較而只能往肚子吞。最後,猴囝仔的老爸還裝死跑得很快,想罵人也罵不到,那心情大概無比鬱悶。

給檸檬汁的姨婆也是出於善意,卻莫名面臨的科學的挑戰,如果歸根究柢的話,終究是我自作聰明的科學教育惹的禍。

 

一直以來,台灣都是理重於文的教育,教育會盡可能的引導你成為邏輯清晰的科學人,告訴你如何出人頭地,但自始自終不會告訴你如何成為一個溫暖善良的人。

當然,同時有著完善的科學思維並充滿人文關懷並不衝突,不過就我現在而言,好的人文素養比起科學邏輯,更值得放在前面。

 

我教他吸菸的壞處,但我沒有教他人有權利選擇自己想做的事,我們得給予尊重;我告訴他檸檬汁化學上的酸鹼值,但我忘記告訴他對別人的贈與得滿懷感激。

” Cleverness is a gift, kindness is a choice(聰明是一種天賦,善良是一種選擇)”,亞馬遜的CEO,Jeff Bezos曾這麼說。

 

 

就我看來,善良比聰明難多了,需要自律和發自內心的體貼。

現在看著兒子,我會想,在這個階段與其教他是非與邏輯,不如教他善良與體貼,雖然我還不知道要怎麼教,我自己可能也不擅長這些東西,但這得是我們家教育的最重要理念。

 

想想這樣也好,要是堅持完善的科學教育,一路成績優異競賽獲獎到大,結果在乍看前程似錦的當下,又像本肥一樣被滷味和電玩勾引而走偏,這種故事實在不想再發生一次,而偏偏在我腦中,這件事很可能再次發生。

就像星際大戰的尤達大師的能預見未來一樣,我總覺得兒子如果走理工路線,會成為超越我的肥宅。不是我在講,台灣的理工男,長大之後真的是高機率肥宅化,如果持反對意見的話,請先到醫院或者科學園區走一圈,我們再來討論我的話是否太過武斷。

 

最後,可能會有人很好奇究竟是哪間店的滷味如此厲害,培養出驚天動地的肥宅,很不幸的,我說的滷味店是台大男生宿舍的滷味店,大概每半年會倒閉一次然後換招牌變另一間滷味店,總之男宿永遠都會有間滷味店就對了(俗稱男宿滷味法則)。

男宿的滷味並不好吃,甚至是邦妮拒絕往來戶之一,我會天天吃滷味只是因為太宅,滷味店離宿舍只有20公尺這樣…..

 

 

Stay in touch!

 

1 Comments

  1. 匡大 2018-07-20

    這篇文章寫得真好。
    剛好家中有小孩,有時也會想教一些東西,看了這篇,讓我知道還是別操之過急。
    謝謝分享!!

    回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