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 Light

前陣子值班時,幾乎都會被call去調解糾紛。

85歲的B阿公,意識混亂,隨時哀嚎抱怨,還會突然大聲咒罵,搞得每次住他隔壁床的人都不勝其煩,每天幾乎都睡不好覺。

每次去調解糾紛都是在大半夜,隔壁床的病患總會氣沖沖的問我能不能把B用鎮靜劑打倒。

「哎唷…%&$….阿嘶…@$….阿我不要啦!!!」
「醫生你看他啦,根本沒辦法睡著!拜託,讓他睡覺!」

如果可以,我何嘗不想圖個耳根清淨,但B阿公的家屬強烈拒絕給他任何額外藥物處置精神混亂,他們說這樣不人道又怕有風險,在現在的環境下,大多數情況我們只能和家屬的意願妥協。

 

「他家人拒絕給藥?說得簡單,自己沒在這邊被他吵,還不是只派個不會講中文的外籍看護在這邊顧?我們可是每天被他弄得睡不著耶!」

我望向B的外籍看護,才剛開始照顧阿公的她,嚴重的睡眠不足外,有時候還會被阿公痛毆辱罵,從她厭世的神情中,可以感受到她滿滿的無奈。

每次只要B的隔壁床開罵,都是以我向他們再三道歉收尾。

所謂三折肱成良醫,幾次之後我也變成了道歉高手。有了一個例行的道歉SOP與充滿誠意表情後,大概都可以在10分鐘以內結束一次調解。

 

 

說是這樣說,但這樣的頻繁道歉還是有點煩悶,好加在從上星期日開始,B換了個新室友,讓一切有了新氣象。

「醫生很不好意思,我們家阿公晚上常常會瞻妄…一直說話…..很怕吵到隔壁床呢……」
「喔哦?沒關係,小事不用擔心,先照顧好身體再說啦!」嘴巴上這樣講,在心中其實暗自叫好,看來大概不用再道歉了。

果然,自從B的新室友入住後,再也沒遇過要道歉的情況,每次進入這間病房都像在逛夜市。

「厚,來來來,吼哇甲黑咧,厚,哇嘎哩貢,厚…黑咧哩乾災?」
「哎唷…%&$….阿嘶…@$….阿不要….#@&」

這兩床阿公簡直是天作之合,他們都不曾抱怨彼此太吵,畢竟他們都超吵。

不過,今天遇到B的外籍看護時,總覺得她好像長出了滿臉痘痘。

 

上一篇:Day 32 神奇命名
下一篇:Day 34 強迫學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Related Posts
Blogimove部落格搬家技術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