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 Light
剛搬進新家後,第一次遇到鄰居是住三樓的C嬸,她笑吟吟的向我搭話。
⠀⠀⠀⠀⠀⠀⠀⠀⠀⠀⠀⠀
「新來的劉先生啊?哇好年輕好帥喔!」
「沒沒沒,過獎了過獎了…..」
⠀⠀⠀⠀⠀⠀⠀⠀⠀⠀⠀⠀
C嬸這一聽就是老江湖,合理懷疑她當過早餐店老闆娘。
⠀⠀⠀⠀⠀⠀⠀⠀⠀⠀⠀⠀
「啊劉先生,既然遇到了就跟你提一下,是這樣的…..我們大樓現在的主委是我啦…..」
「恩?」
「本來今年是輪到你們樓下要當主委,但那個屋主不住台灣,不可能給他當…..我在想能不能先輪你們當呢?」
「喔?那主委要負責什麼事呢?」
「其實主委也沒什麼事要做,負責簽一些名匯一些款就好,啊銀行就在我們隔壁棟,現在網路銀行也好方便的…..」
⠀⠀⠀⠀⠀⠀⠀⠀⠀⠀⠀⠀
講了一堆,大致上就是整棟樓的屋主幾乎都住國外,她主委已經連續當N年了,想交接給我們。
⠀⠀⠀⠀⠀⠀⠀⠀⠀⠀⠀⠀
⠀⠀⠀⠀⠀⠀⠀⠀⠀⠀⠀⠀
⠀⠀⠀⠀⠀⠀⠀⠀⠀⠀⠀⠀
由於我覺得C嬸講話很中聽,所以我答應了她,喔不是,因為她講得合情合理,我答應了她。
⠀⠀⠀⠀⠀⠀⠀⠀⠀⠀⠀⠀
然後,C嬸提了一個裝滿多年文件的洗衣籃給我,並把我加入LINE群。
⠀⠀⠀⠀⠀⠀⠀⠀⠀⠀⠀⠀
「這邊的屋主們,人都很NICE,有任何問題,有些人在國外的不能出力的,也都很願意出錢的!」
「哈哈好喔!」
⠀⠀⠀⠀⠀⠀⠀⠀⠀⠀⠀⠀
接著,C嬸便用推車推著他的愛犬去散步了。⠀⠀⠀⠀⠀⠀⠀⠀⠀⠀⠀⠀
⠀⠀⠀⠀⠀⠀⠀⠀⠀⠀⠀⠀
⠀⠀⠀⠀⠀⠀⠀⠀⠀⠀⠀⠀
幾個月的主委當下來,我感覺這根本就是屎缺,C嬸坑我。
⠀⠀⠀⠀⠀⠀⠀⠀⠀⠀⠀⠀
每一次在LINE群投票時,每個人都很隨和,口口聲聲都說好,然後之後再意見一堆。截至目前,還沒有一次的公設維護能波瀾不起的完成,平時住戶的爭執也一堆。
⠀⠀⠀⠀⠀⠀⠀⠀⠀⠀⠀⠀
「主委,我房客覺得疫情期間應該減少人員出入!所以廠商不能到我們這樓!」
「工班走路的聲音好大聲,我們很敏感,這簡直是精神折磨!他們每次都做一整天,不能只做10點到12點嗎?」
「主委,你們噴了什麼毒氣?甲醛?!我們周末都在家欸!」
「我周末有約朋友來,到時不會還在施工吧?這樣很難看欸!」
⠀⠀⠀⠀⠀⠀⠀⠀⠀⠀⠀⠀
但是沒辦法,不照規則輪流扛這個屎缺也說不過去,更何況C嬸說我好年輕好帥…..喔不是,C嬸都當那麼久了,幫忙分擔一下也好。
⠀⠀⠀⠀⠀⠀⠀⠀⠀⠀⠀⠀
⠀⠀⠀⠀⠀⠀⠀⠀⠀⠀⠀⠀
⠀⠀⠀⠀⠀⠀⠀⠀⠀⠀⠀⠀
今天早上,我穿著粉紅色配白色的上衣,手上拿著剛買回來的早餐在一樓等電梯。
⠀⠀⠀⠀⠀⠀⠀⠀⠀⠀⠀⠀
電梯門打開後,走出了C嬸和她的狗推車,我禮貌的向她點了點頭。
⠀⠀⠀⠀⠀⠀⠀⠀⠀⠀⠀⠀
「欸你們熊貓以後送餐,記得大門要關好,不管進來和離開都是欸!」C嬸和我對到眼後,語氣嚴厲地說。
⠀⠀⠀⠀⠀⠀⠀⠀⠀⠀⠀⠀
接著,C嬸又頭也不回的用推車推著他的愛犬去散步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