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 Light
很多人說我的調適能力很好,很樂觀正向這點吼,其來有自啊!
⠀⠀⠀⠀⠀⠀⠀⠀⠀
多虧了我爸媽,在小的時候,我就學會如何對事物做好最壞的打算。
⠀⠀⠀⠀⠀⠀⠀⠀⠀
⠀⠀⠀⠀⠀⠀⠀⠀⠀
⠀⠀⠀⠀⠀⠀⠀⠀⠀
第一次學會自我調適是大班時,那時我爸跟我說,只要踩在他背上幫他按摩,再捶捶他的背,他晚上就帶我去百貨公司買玩具。
⠀⠀⠀⠀⠀⠀⠀⠀
當時我理解的百貨公司,就是遠東和SOGO百貨,一想到能逛百貨公司,那畫面太美,我二話不說照著爸爸的指示開始幫他按摩。
⠀⠀⠀⠀⠀⠀
吃完晚餐後,我開心地搭上他的車,滿腦都是「耶!要去百貨公司」的念頭。
⠀⠀⠀⠀⠀⠀⠀⠀
然後,我爸直接把車開到了嘉北五金生活百貨,看著門口用綁線掛著的掃帚拖把等生活用品,我一整個晴天霹靂。
⠀⠀⠀⠀⠀⠀⠀
但,這間百貨竟然有賣玩具,所以雖然期待大幅的落空,整體還是沒那麼絕望的。
⠀⠀⠀⠀⠀⠀⠀
⠀⠀⠀⠀⠀⠀⠀
⠀⠀⠀⠀⠀⠀⠀
真正悲壯的是小一的校外教學。
⠀⠀⠀⠀⠀⠀⠀
一學期一度的校外教學是我最期待的盛事,雖然大多是去在地的公園或博物館,但對幼童來講,校外教學去哪不是重點,重點在於可以大吃特吃零食。
⠀⠀⠀⠀⠀⠀⠀
不知道有沒有人跟我是同一梯的,那時候,在我心目中零食三巨頭是會送蝙蝠俠旋風卡的波卡、會送組裝小飛機的袋裝波樂,還有送神奇寶貝橡皮擦的巧克力球。
⠀⠀⠀⠀⠀⠀⠀
為了這三個零食,我忍辱負重了許久,書法硬筆字畫畫音樂都乖乖地練習,作業也都在回家前寫完,終於讓我媽鬆口同意幫我買我指名的零食。
⠀⠀⠀⠀⠀⠀⠀
⠀⠀⠀⠀⠀⠀⠀
⠀⠀⠀⠀⠀⠀⠀
校外教學當天一早,我興奮地打開我的書包後,看到了什麼?一包菜圃餅和兩包營養口糧。
⠀⠀⠀⠀⠀⠀⠀
「不!不是這個!不可以!」
⠀⠀⠀⠀⠀⠀⠀
我爸給我吃過這兩種零食,完全雷到不行,菜圃餅會被鹹到一定要配水,營養口糧也差不多,因為它乾到無法下嚥,只能配水吞下去。
⠀⠀⠀⠀⠀⠀⠀
我媽通常不是惡意騙小孩,她就是個嫌麻煩又隨興的人,前一天忙不過來後,索性就從家裡隨便挖出幾包我爸的零食給我。
⠀⠀⠀⠀⠀⠀⠀
「還是你要瓜子?這個也很好吃,你爸的最愛柳,啊不然你跟同學交換吃也可以吃到波卡啊!」
「蛤?蝙蝠俠旋風卡?矮壓之後給你廖添丁的貼紙啦!」我不記得她原話是什麼了,反正她想輕易打發我就對了。
⠀⠀⠀⠀⠀⠀⠀
⠀⠀⠀⠀⠀⠀⠀⠀⠀⠀⠀⠀⠀⠀
這樣的例子一定還有,還有跟我說要去逛鳥展,結果因為道路施工懶得繞路,改成去看石頭館的(我爸很喜歡玉、礦石、石雕)。
⠀⠀⠀⠀⠀⠀
總之我很早就學到,人生很多煩惱來自於過度的期望,生活往往不如所願,做每一件事,內心都得預留最壞的可能。
⠀⠀⠀⠀⠀
只要記得,未來的日子還有很多懸念,有很多更好的事情在等待自己就好,這大概是我小四時體悟出來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