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Type to search

小夫妻育兒經

醫院爸爸日記│工作好輕鬆

台北孕婦寫真

其實我覺得,陪小孩遠遠比想像中還累,尤其是和小孩單打獨鬥,有時候甚至感覺比在醫院當醫生累多了。

好比說,在陪小孩時會有倫理壓力,得拿出最好的工作態度,努力笑嘻嘻陪笑或者角色扮演都得無比敬業。當然,我不是說工作時不用展現這樣的態度,但起碼在工作時,我們能有一些宣洩負能量的機會。

「馬的咧,老闆喪盡天良啊!」
「欸皮卡昌,那個誰誰誰真的很機,丟包一堆爛攤子過來!」

在工作時可以偷偷擺臭臉翻白眼,偶爾咒罵幾句或者和同事一同幹譙老闆,讓我們在夭壽的職場上維持動力,這些都是在陪小孩時完完全全不能做的,每個爸媽都想要在小孩面前扮演著好榜樣,任何負面的東西都會被極力的壓抑,就像壓力鍋一樣。

 

就算再怎麼無聊,再怎麼無厘頭,面對小孩時,清一色只能散發100分的正能量。

「Daddy你要不要吃蛋糕?」兒子不知道從哪裡拿了一塊清潔用海綿問到。
「你對把拔這麼好啊,不過把拔不餓,先不用謝謝 ~」

兒子盯著我2秒鐘後,又再問了一次。

「Daddy要吃蛋糕嗎?」
「不用,謝謝你。」
「Daddy要吃!」
「嘎?!」

不等我反應過來,他掐著那塊微微發黑的陳年海綿衝了過來,直朝我的嘴巴。

「不用!把拔不用!謝謝你但真的不用!」
「要!」

養過小孩才會知道他們對於一件事的執著,那樣的執著大人很難去理解,完全不講道理。以前我總覺得小孩絕對沒辦法跟大人比耐性,後來我才發現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他們能在很無聊的事堅持數小時,趕快繳械投降是最有效率的方法。

也因此,我放棄了掙扎,意思意思的把微黑的海綿湊近嘴邊,演戲般的隔空「啊呣」一聲。

「啊呣!哇你的蛋糕好好吃噢!」

湊近海綿的一瞬間,還可以聞到微薰的霉味,但無論如何都得保持燦爛的笑容。

「Daddy你剛剛有吃到嗎?」
「呃,有啊哈哈!」
「沒有,Daddy沒吃到,啊呣的時候沒吃到。」

 

這種感覺就像老闆要幫你慶祝生日,幫你買了一個生日蛋糕,不過除了從你的薪水扣掉了蛋糕錢以外,老闆挑的還是家樂福的最Low奶油蛋糕。

能怎麼辦?終究是對方的一番好意,面對這樣的人生悲劇,你還是得含著眼淚,陪笑的道謝吃蛋糕。

看著兒子拿著海綿緩慢湊過來的手,心一橫豁出去,抓好距離盡可能減少接觸,我張嘴又「啊呣」了一聲。

「輕輕用嘴唇碰到就好,嘴唇….」

即便我不斷提醒自己,但世事難料,兒子的手在最後一刻瞬間加速。

「馬的啊!!!!!!!咬到了啊!!!!」在我啊呣的那一瞬間,我感受到了鬆軟極富彈性的噁爛口感,世界瞬間變成黑白的。

 

兒子首先是困惑的看著我,接著大笑了起來。

「啊哈哈哈哈哈!」小朋友對於大人突如其來的大動作和大喊大多會覺得很好笑,這次也不例外。

然後,這隻不知人間疾苦的猴囝仔興奮的跑去找媽媽,一路上笑著大喊:

「Daddy說馬的啊,哈哈哈哈哈!」
「什麼是馬的啊?」
「馬的啊,馬的啊,哈哈哈哈哈哈!」

 

「劉蓋瑞,你到底為什麼會教小孩罵髒話蛤?」一分鐘後,我面臨了老婆的興師問罪,一整個欲哭無淚。

所以我才覺得,有時候在醫院被萬惡的老闆壓榨還比較輕鬆,起碼可以自在的流露出憤世嫉俗的一面。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